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男朋友在得知自己是富豪私生子之后

>

男朋友在得知自己是富豪私生子之后

小尘著

本文标签: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周项卿周明   更新: 2022-10-31 21:48: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周项卿周明《男朋友在得知自己是富豪私生子之后》讲的是男朋友在得知自己是富豪私生子之后,第一时间甩了我为了报复这个渣男,我决定把他的富豪哥哥追到手既然做不成情侣,那就做你的嫂子!0

精彩节选


男朋友在得知自己是富豪私生子之后,第一时间甩了我。
为了报复这个渣男,我决定把他的富豪哥哥追到手。
既然做不成情侣,那就做你的嫂子!
01周项卿是个二十四线小歌手,我是个三十六线漫画师。
娱乐圈不好混,漫画圈也是各种卷。
我俩赚的钱加一块不够有钱人吃顿饭的。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我那个穷到吃煎饼果子都舍不得多加根肠的男朋友,竟然是富商周明的私生子。
看着财经新闻上周项卿那张帅脸,我乐得牙都收不回去。
我兴奋得不行,一个电话给他打过去。
“周项卿周项卿,新闻上说的是真的吗?
你真的是周明的儿子啊?”
电话的那头一直没说话,我预感到气氛不对,可能是个乌龙,白高兴一场。
安慰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对面熟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冯小茶,我们分手吧!”
……蛤?
我失恋了,趴在闺蜜的被窝里哭。
闺蜜章浅浅一边给我递卫生纸一边大骂周项卿渣男。
一个小时后,我哭累了,她骂累了,我俩趴在被窝里吃炸鸡。
“小茶你别难过,虽然那个渣男是周明的私生子,但他也不一定能拿到钱。”
我吐出一块骨头,“嗯?
怎么说?”
“周明可不止他一个儿子,人家家里还有个正宫娘娘生的大公子,好像是叫什么周最。”
章浅浅继续说:“你想啊,他们那是家族企业,人家周最从小就被当做继承人培养的,那么大的产业本来都是他一个人的,他能忍受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分走了他的财产吗?”
我点头,“他不能,他要是不作为我都瞧不起他。”
“这就对了嘛!”
章浅浅一拍大腿,“豪门子弟争夺财产,这场面不堪比九子夺嫡啊,就周项卿那智商,分分钟被秒的片甲不留。”
我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鸡翅,一场豪门狗血剧已经在我脑海里基本成型。
“浅浅,我想通了。”
“嗯?”
章浅浅抬头看我。
“热闹不是白看的,我要把这场血雨腥风用我的漫画记录下来。”
我举起手里咬过一口的鸡翅,做出一个冲锋的手势。
“我要出版,我要大火,我要让周项卿那个渣男灰飞烟灭以后,还有人帮他反复回忆这段
屈辱的历史,哈哈哈哈哈!”
02作为一个虽然糊但自律的漫画家,我的执行力绝对一流。
昨晚上刚有了这个想法,今天一早我就以周项卿为原型画出了漫画形象。
但作为我们的主角周最,我却并没有见过,网上关于他的消息也很少,唯一一张出席拍卖会的抓拍还特别糊。
这不行,主角形象可不能糊弄。
为了完成我的漫画,我必须亲眼去看看这个正儿八经的周少爷长什么样。
浅浅的男朋友陈奇是一家 KTV 的经理。
据内部消息透露,周最今晚会去那跟朋友聚会。
那里是会员制,没卡的人进不去,我牺牲了一顿火锅才从浅浅男朋友那弄来了一张会员卡。
“一会咱俩假扮成服务员去给他们送酒,你机灵点,不要穿帮了。”
浅浅一边说着,一边给我递服务生的制服。
我在一旁狂点头。
“不会,我多机灵你不知道吗?”
有钱人的快乐是我们想象不到的,KTV 的整个四楼都被那帮富家子弟包下了,我和浅浅推着一堆价钱我都不敢直视的酒,进了音乐声震耳欲聋的包间。
“哪个是周最啊?”
我靠近浅浅悄悄问。
“笨,肯定是坐 C 位的那个啊。”
我顺着浅浅的视线朝 C 位看过去。
……身材矮小,肥头大耳、脸上恨不能流出二斤油、地中海,搂着一个大眼美女喊着宝贝……“你确定?”
“呃……也,不是很确定。”
03作为服务生,我和浅浅不能久留,刚想转身走,旁边的角落里就传来了说话声。
“周最,我听说你家老爷子还挺重视你那个便宜弟弟的,你打算怎么办?”
一个慵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能怎么办?
他要什么就给他呗。”
“?

?”
我和浅浅对视了一眼,这剧情不对啊!
身后那个慵懒的声音继续说着话。
“毕竟在在外面受了那么多苦,我这做哥哥的,总得关怀关怀吧。”
“啧啧啧,你厉害周最,乐山大佛见了你都得拜一拜。”
身后发出一阵调侃的笑声。
我俩在门口停留的时间太长了,浅浅拉着我想走,我不甘心,快速地回过头,朝说话的角落看过去。
四目相对……他们姓周的长得还都挺好看的哈

昏暗的灯光里,周最一只胳膊搭在沙发的椅背上,翘着二郎腿,微微歪着头看着我。
我感觉他在笑,我不确定。
再看一眼?
没机会了,章浅浅同学搂着我的脑袋就往外跑。
我被章浅浅骂了一顿,她说要是被那些富二代盯上了没我好果子吃。
我说不至于,他对自己老爸的私生子都那么宽容。
不过说起这个我就生气,周最他朋友说的没错,乐山大佛见了他都得拜一拜,这得是什么品牌的活菩萨啊。
我看着朋友圈里周项卿和某知名女明星的亲密合影,翻了个白眼。
不行,为了不让渣男飞上枝头,也为了我的漫画能流芳百世。
我得想个法子劝劝周最。
04我去附近的二手市场淘了件带帽子的袍子,又买了副圆框墨镜,用 KTV 仓库里的废旧布料和木棍做了面简易的幡,挥笔在上面写了四个大字:“问卜算卦”。
一切准备妥当,只等周最出来了。
我穿着袍子,扣着帽子,戴着眼镜,把幡杵在一边,盘腿坐在 KTV 门口。
因为陈奇提前交代过,保安并没有赶我走。
我跟门口的保安谈天说地,熬走了两茬换岗的,周最才一身酒气,慢悠悠地走出来。
我赶忙压低嗓子吆喝:“问卜算卦啦,姻缘、财富、运势。
老婆生几个孩子,父母有没有私生子,都能算了啊!”
周牧听见声音,回头看了我一眼,皱了皱眉。
“哎,这位帅哥,要算算吗?”
他朋友凑上前看了我一眼,“滚滚滚,谁的钱你都敢骗。”
说着勾着周最的肩膀就要走。
“哎,等等,”我从地上站起来,指着周最说。
“没算错的话,这位小哥姓周吧。”
周最挑眉。
我挺挺腰,故作高深。
“本来是家中独子,一辈子荣华富贵的命,可惜,可惜啊!”
周最双手**裤子口袋里,“哦?
可惜什么?”
我伸出食指晃了晃。
“天机不可泄露啊!”
他朋友一听急了,扬手就要冲过来,我眼疾手快往一边躲,拳头才没落在脸上。
周最拦住他朋友。
“你先回去吧,我跟这位……先生,聊聊。”
“聊什么啊?
你还真信这个啊,她明显要坑你钱。”
我在一旁辩解:“我不收费的。”

他朋友不甘示弱:“是吗?
那你也给我算算啊!”
我小声嘀咕:“不算,我只给帅哥免费。”
那人听见更生气了,冲过来就想给我两拳,被周最手脚并用地塞进了车里。
司机估计也是怕惹麻烦,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我看着渐远的豪车,朝前面做了个鬼脸。
05“现在可以说了吗?”
周最问我。
我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重新回到了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咳,没算错的话,周先生家里最近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吧。”
周最点头,“先生神机妙算。”
我收起上扬的嘴角,继续忽悠。
“哎,这就是症结所在,这个人,他吸你运势啊。
本来呢,你是大富大贵的公子命,结果他一出现,你这个运势就被他吸走了。
他得到的越多,你拥有的越少,就那个,零和博弈你知道伐?”
周最没忍住笑,“呦,先生还知道零和博弈呢?”
我扶扶眼镜,“瞧不起谁呢?”
“总之一句话,不要让他有好日子过,不然你就没好日子过。”
“行了,泄露天机损我阳寿,点到为止,我先走了。”
大功告成,我转身便走,结果突然头上一空,喉咙一紧。
周最从身后拽住了我的帽子,把我拉了回去。
我双手护着脖颈,仰头看着周最。
周最看了我两秒,然后伸手拿掉了我架在鼻梁上的墨镜。
“KTV 服务生,还兼职算命,你业务面挺广啊。”
我挣开周最的束缚,大口喘了两口气。
“咋?
你有意见?”
周最把眼镜腿合上,套在食指上转着圈。
“说说吧,你跟周项卿什么关系啊?”
“什么关系?”
我翻了个白眼。
“看他倒霉我开心的关系。”
“哦?”
周最笑了笑。
“既然如此,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要一起吃个饭吗?”
06没有人会拒绝凌晨两点半的约饭,毕竟为了等周最,我在 KTV 门口守了五个多小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周最虽然是个正经富二代,但却莫名很接地气,我们俩坐在烧烤摊的塑料板凳上,因为“全场消费周老板买单”而肆无忌惮。
而我面前,眼见第三瓶啤酒已经见底了。
“所以,周项卿是你男朋友?”
周最说。
我摆摆手,纠正他。

“是前男友。”
我这个人酒量不行,酒品也不太好,喝多了就喜欢胡言乱语。
这么多天被甩的憋屈终于借着这三瓶酒有了发泄口,眼前的周最就成了我“一吐为快”的倾诉对象。
“我没想图他钱,他就这么着急跟我撇清关系啊?”
我拽着周最的袖子抹眼泪,把他那五位数的外套搞得惨不忍睹。
周最也没躲,任由我拽着他。
“不是我眼光差,他以前很好的,对我很好。”
“他会攒钱给我买生日礼物,会在我生病的时候唱歌哄我睡觉,会把我的名字藏进歌词里,悄悄跟我告白。”
“但是……嗝……男人有钱就变坏,他刚变成富二代就把我甩了,呜呜呜呜……”“别哭了,”周最递给我一张纸巾,估计是为了防止我把鼻涕也蹭到他的外套上。
我接过纸巾嘬了嘬鼻涕,打了个酒嗝。
周最的声音很好听,有一种奇怪的诱惑性,让我莫名地想要安静下来。
“你总不能阻止他奔向更好的人。”
周最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猛然抬起头,差点撞到他的下巴上。
“啥玩意?
周最你属乐山大佛的吧?”
周最低着头笑,“你也可以奔向更好的人啊!”
我吸吸鼻涕。
“周最我跟你说,有一种性格叫圣母,而比圣母更严重的就是你这种大佛。”
见周最抿着嘴不说话,我又吹掉了两瓶酒。
“我跟你说,你这样的性格容易受欺负你知道吗,就周项卿那满肚子心眼子的,他肯定欺负你。”
我窝在副驾里,晕乎乎的嘴上还说个不停。
周牧握着方向盘,目不斜视。
“那怎么办?”
我嘿嘿一笑,“别怕,叫我声姐,我罩着你。”
“我比你大。”
“是吗?
那……叫我声大姐。”
“……”“你家在哪?”
“我家……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07我喝多了,我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去的,准确地说,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周最家的。
总之第二天从柔软的大床上醒过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蒙的。
“醒了?”
“……这……是哪?”
周最站在窗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我家。”
我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衣服,我自己的衣服不见了,身上是一套我没见
过的睡衣。
“!


我们?”
周最解释,“阿姨帮你换的,你昨天吐了一身。”
我长吁一口气,“那个,不好意思啊,我酒品有点差。”
周最把已经干洗过的衣服递给我。
“先换上吧,我让人准备了吃的,换好出来吃。”
周最说完就出去了,卧室里有浴室,我快速洗了个澡,把自己收拾一下也出去了。
然而,我这社死的一大早,还远远没有结束。
我站在二楼的台阶上还没来得及下去,就迎面对上一个中年优雅贵妇阿姨的目光。
六目相对……“这……儿子?
这位是?”
周遭的时间似乎凝固住了。
还没等我冷汗涔涔而下,优雅贵妇忽然一个跨步上来,抓住了我的手:“哎呀,是最最的女朋友吧?
你真是的最最,怎么这么不懂事,也不提前跟我说,你看,我这什么都没准备。”
“不是妈,我也没想到你会突然过来。”
周最说。
我觉得他解释的有点瑕疵,可一时又反应不过来。
周最妈妈快步上前,拉着我往餐桌的位置走。
“是是是,是我打扰你们。
丫头,你叫什么啊?
这都同居了,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啊?
对了,我亲家什么时候有时间啊,咱们约着见一面呀!”
热浪扑面而来,直接给我震懵。
亲家?

我疯狂给周最使眼色想让他救火,但这个人竟然不紧不慢地端着咖啡,一股确实如此的表情看我们说话。
我只能硬着头皮自我解围:“那个阿姨,不是您想的那样,您误会了。”
周最妈妈一拍我的手背。
“你看你这丫头,还不好意思,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来咱俩加个微信,你把你爸爸妈妈联系方式推给我,咱两家约着见一面。”
周最无奈,“妈……”如果世界上有神,那一定就是在此时此刻一个电话打过来,拯救我于水火之中的章浅浅。
“那个,不好意思阿姨,我接个电话。”
我退后一步和周妈妈拉开距离。
“喂浅浅,听我说,你是我的神!”
“啥神?
你少来冯小茶。
你昨天答应什么了?你说要请我和我男朋友吃饭的,看看现在几点了,你人呢?”
“对不起对不起,我睡过了。”
章浅浅在电话那头操着大嗓门,“行了,改天再教育
你,我给你发个位置,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马不停蹄的滚过来。”
我点头哈腰,“好嘞娘娘,奴才这就过去。”
我挂掉电话,一转身,周妈妈还在一脸殷切的看着我。
我抿嘴笑笑,“不好意思阿姨,我朋友找我有急事,我得赶紧过去。”
周妈妈摆摆手,“没事你去吧,咱们改天再约,最最你快送丫头过去。”
我看向正在喝豆浆的周最,“啊不用麻烦,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
周最放下手里的杯子,“我送你。”
“真不用。”
周最看了一眼他妈妈,走过来付在我耳边,轻声说:“你也看见我妈的战斗力了,别留我一个人在这。”
我看了看站在对面,此时正一脸姨母笑的周妈妈,只能点头同意。
08我当初答应章浅浅他男朋友的是一顿火锅,可当我看着面前那个,就差在门框上上写上“我吃不起”四个大字的高级西餐厅,嘴角一阵抽搐。
“怎么不进去?”
周最问我。
“你怎么还不走?”
我说。
“不是说你请客嘛,我蹭个饭。”
我撇过头看他,指着自己的脸很是无奈。
“你看我这身无分文的脸,像是能在这地方吃得起饭的吗?”
正说着,章浅浅从里面走出来,身后跟着她男朋友陈奇。
“小茶!”
我把章浅浅拉到一边。
“怎么回事?
我可没说要请你们吃这么贵的,你是要把我卖到这刷一辈子盘子吗?”
“害,没说让你请,我男朋友请。”
“哎?”
我俩这边正激烈讨论着她男朋友高不可攀的月薪,那边两个人也攀谈了起来。
“周先生,这么巧,您也在这。”
周最笑笑,“来蹭顿饭,怎么,今个你请?”
陈奇宠溺的看了一眼这边的章浅浅,点头道:“是。”
“那,不介意多我一个吧?”
陈奇礼貌回笑,“我的荣幸。”
对于陈奇和周最认识这件事,我一点都不奇怪。
周最是那家 KTV 的常客,理论上就是陈奇的金主,两个人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但至于我为什么认识周最,以及周最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跟着我来蹭饭,章浅浅很是好奇,一路给我使眼色都快使成面瘫了。
一两句解释不清楚,我只能悄悄告诉她,“欲知前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然而在等到下回分解之前,我先冤家路窄的遇见了周项卿。

《男朋友在得知自己是富豪私生子之后》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