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我成了魔教教主澹台曜的第十八房小妾

>

我成了魔教教主澹台曜的第十八房小妾

宫墙往事著

本文标签: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彩玉澹台曜   更新: 2022-10-31 21:51: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彩玉澹台曜《我成了魔教教主澹台曜的第十八房小妾》讲的是我成了魔教教主澹台曜的第十八房小妾可我没想到魔教教主还是个黏人精“姐姐,曜儿会乖的……”“姐姐,不要离开我……”“姐姐,你不听话,我会杀了你的……”如此疯批的话,也只有澹台曜能说的出来

精彩节选


我成了魔教教主澹台曜的第十八房小妾。
可我没想到魔教教主还是个黏人精。
“姐姐,曜儿会乖的……”“姐姐,不要离开我……”“姐姐,你不听话,我会杀了你的……”如此疯批的话,也只有澹台曜能说的出来。
不过这些都改变不了,他是魔教教主而我是杀手的事实。
1起初被澹台曜收入房中做小妾的时候,我还有着一丝犹豫。
想我堂堂绝风堂第一女杀手怎会甘心给一个魔教教主当小妾?
而且还是第十八房!
可当我瞧见小妾的待遇之后,不禁陷入了沉思。
不仅有好吃好喝供着,还有数不尽的绫罗绸缎可以穿,不用风餐饮露,不用睡荒郊野岭,我没有过多犹豫就答应了!
不过我发誓,我绝不是被眼前的物质所迷惑,而是我决定留在魔教当卧底。
血月教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魔教,澹台曜身为魔教教主,武功极高,手段残忍,更是江湖中人人畏惧的大魔头,他初登教主之位就在江湖中滥杀无辜,无故挑起争端。
如今江湖中五大门派已经被他残害了三个,就剩下天贤门与无量阁还在苦苦支撑。
为了不让血月教继续残害江湖中人,两大门派这才偷偷联系了绝风堂,发动了此次刺杀任务。
昨晚我接到任务后,偷偷潜入血月教,在一处书房后院找到了喝的烂醉如泥的澹台曜。
我虽没见过他真容,但是魔教教主喜穿红衣,一头银丝灰发,在江湖中独属一份,极好辨认。
我想这是个刺杀他的好机会,我毫不犹豫的掏出匕首,缓慢走进。
哪成想我刚抬起手的一瞬间,就被他抓了个正着,我匆忙之下只好扔了匕首,心肝胆颤的望向他。
毕竟他声名在外,我多少还是有点害怕的。
彼时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传闻中的魔教教主,有人说他人如鬼面,奇丑无比,可我瞧着怎么是个极为俊美还带着些奶气的少年郎?
莫不是我认错了?
还没等我过多考虑,手腕上一紧,人已经被带入他的怀里,他双目似醉的迷离,“你叫什么名字?”
“阿晚。”
我顺嘴胡诌。
他细细的呢喃了一句,然后用他的手撩了一下我的脸,不容人拒绝的开口,“以后你就是本座的第十八房小
妾,只管服侍本座。”
我潜入魔教的时候,为了掩人耳目换了一身婢女的衣服,我想他定是把我认错了。
可我已经错失杀他的机会,只好与他虚与委蛇,以策来日。
2自那一日,我在魔教教主的后院安顿下来后,我就没在见过澹台曜,倒是和他那十七房小妾打成了一片。
都说后宫如战场,我本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哪成想他的十七房小妾的画风竟然如此和谐。
打牌,跳舞,放风筝,三五成群说八卦。
这是日常。
不过这也让我得到了不少的消息。
听说澹台曜最近几日未踏足后院,是因为在前厅听着几位长老打嘴架,无外乎是先攻打天贤门好,还是先攻打无量阁好。
我一时间若有所思,天贤门地处险峻,易守难攻,倒是无量阁坐落在平原之地,只不过分舵极多,若说要先攻那一个,无量阁自然是最优的选择。
我准备把这一消息传递出去,就在我想着怎么把这消息传出去的时候,门外走进一个婢女。
“阿晚姑娘,晚些时候教主会过来,你准备着些。”
我轻轻点头,表示知道了。
心底却在想着这位魔教教主当得简直比皇帝还牛叉,来睡个觉,还要我先准备一番。
不过该来的总会来……我无父无母,是被绝风堂里的老师父养大的,自打我当上绝风堂杀手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清白这种东西,不能当饭吃。
沐浴更衣是必不可少的,我换上婢女一早就给我准备好的裙子,布料少的可怜,薄纱轻轻一扯便会碎裂。
我一边暗嘲着魔教教主的喜好,一边坐在屋子里吃着甜腻可口的桂花糕,静静地等着。
不多时,一道红衣身影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酒壶,整个人醉醺醺的。
我心想着,这魔教教主八成是个嗜酒的酒鬼,不然为什么两次见面,他都喝的烂醉。
“来,陪我喝几杯。”
他声音暗哑。
我没有拒绝的权利,拿着酒杯与他喝了起来。
可我着实不胜酒力,几杯酒下肚整个人就已经醉醺醺的了。
我感觉身子轻飘飘的,何时到的床上已经不知道了。
“姐姐,你好香……”按年纪来说,我确实比澹台曜大了几岁,可当他在我耳边叫出口的时候,我还是感觉
到了浑身一阵**。
堂堂魔教教主,竟然这么软萌的叫我姐姐,这像话吗?
我与他耳鬓厮磨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精力充沛的去处理教内事物,而我则是睡到日上三竿才饥肠辘辘的起来干饭。
过来送饭的人是个可爱妹子,我一眼便瞧出了她,惊喜开口,“彩玉!”
彩玉和我一样也是绝风堂的杀手,都是老师父**出来的,所以关系亲近,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也混进血月教了。
“前几天你没回来,我们都以为你任务已经失败了,师父伤心了好久,这两天我混进来之后,才知道你成了澹台曜那厮的小妾,好在你没死,我已经通知师父让他老人家安心了。”
彩玉做事谨慎,我也放心,“澹台曜已经准备攻打天贤门与无量阁,你把消息传回去,让这两大门派务必小心对待。”
我和彩玉没有闲聊,把消息告诉她之后,就让她走了。
她前脚刚出门,后脚澹台曜就进来,瞧见我坐在那吃饭,有些恶趣味的夺了我的碗筷。
“那是我刚吃过的……”“有何不可?
反正你,我也吃过……”他这般说完,我造了个大红脸,又想起昨晚的荒唐事,不敢再说话。
他却好像发现什么有趣的事似的,伸出手搂住我的腰,“在想什么?
昨晚的事?”
“我……没有……”他轻笑出声,“明明就有。”
就在我憋红一张脸的时候,他却不打算放过我,在我耳边继续说道,“今晚本座还来,乖乖等着。”
他说完,我身体本能的轻颤了一下。
3一直煎熬到了晚上,澹台曜如期而至,我本以为他会想要与我做些不可言说的事情,可他却带我去了一个地方。
入眼是漫山遍野盛开的月灵花,形成的紫色花海。
我从没想过血月教的后山竟然还有如此的仙境美景。
“喜欢吗?”
我们两个站在山巅之上,他侧头看着我。
“喜欢。”
我点点头,我向来喜欢紫色,就连衣服首饰也都颇爱紫色。
难道这位魔教教主想要投其所好,对我精神控制,让我精神上爱上他?
我在心底告诫自己,不可能。
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就在我心底冒出奇怪想法的时候
,一道宽厚的身姿从背后揽住了我的腰,在我脖间吹气。
我痒的有些受不了,身体本能的扭动了一下。
“别动,这上边没人。”
“没人?”
他好像被我这般笨拙的表情逗笑了,肆意的吻着我,一双手也在我身上不安分的游走。
我好像有点知道他说的这上边没人是什么意思了。
自从花海之后,澹台曜越发的宠爱我,无论去哪都要带着我,看我的眼神也是越加的温柔。
白天他是声名赫赫,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魔教教主。
晚上他就化身小奶狗,对我姐姐,姐姐的叫着,让我真实的感受了一把人格上的冰火两重天。
就算事后他也会抱着我不放,把我整个人圈入怀里。
有时候我能听到他的呓语声。
“姐姐,曜儿会乖的……”“姐姐,不要离开我……”“姐姐,你不听话,我会杀了你的……”如此疯批的话,也只有澹台曜能说的出来。
不过这些都改变不了,他是魔教教主而我是杀手的事实。
这一日,彩玉再次来送饭。
“阿晚,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我拿碗的手一顿,“再等等吧。”
“现在澹台曜那厮已经成功被你迷惑,天天和你睡在一处,你有很多机会杀他,你还要再等什么,难道你真的和他生出情谊来了?
阿晚,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个杀手。”
彩玉提醒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我没忘,五日后,血月教会分头攻打无量阁几处分部,到时候澹台曜身边没了帮手,自然是我们的机会。”
我都这般表态了,彩玉自然没有意见,悄然的把消息再次传递了出去。
临走的时候,彩玉对我说道,“这次结束之后,我们就离开,也好些时日没有见到师父了。”
彩玉被师父收养的早,一向比我更黏着师父。
我对她点了点头,“好。”
五日后。
澹台曜带着我和一众手下,出现在了无量阁的分舵处。
大摇大摆,符合他一贯嚣张的姿态。
然而我们刚一出现,两大门派的高手就把我们团团围住。
为首的正是无量阁的阁主。
“糟糕,我们中计了!”
“澹台曜,你这个魔头,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澹台曜坐在椅子上,面对众多高手围攻,并未见
多慌张,嘴角轻蔑的笑了起来,“老东西,找来些杂七杂八的臭鱼烂虾,倒是给了你不少的底气啊?”
“澹台曜,当年你与你师父霍乱武林,搅得江湖腥风血雨,你们师徒沆瀣一气,今天就是我们为武林除魔卫道的时候!”
“住口!
你们有什么资格说她,你们也配!”
无量阁主的话就好似炸弹,瞬间引爆澹台曜的怒火,他双目瞬间血丝弥漫,杀气纵横十里。
4“哈哈哈,澹台曜当年你做了什么,敢做还不敢让我们说吗?”
“当年你亲手杀了你师父,可是帮我们除掉了一个心头大患啊,你二人互相残杀,哈哈哈,真是好不痛快!”
无量阁主好似没说够似的,继续开口,“老夫只恨,当年你怎么没死了!”
我入江湖晚,只听说过当年五大门派和血月教有过一场大战,打的天昏地暗。
然后澹台曜的师父来劝架,澹台曜向来疯批,不满其师父的行径,就把人杀了。
“老东西!
去死!”
澹台曜被刺激的发了疯,一掌扫了过去,掌风惊人!
面对一众武林高手围攻,他一个打八个,刚开始丝毫不落下风,可终究有力竭的时候。
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裹住袖子里的匕首,悄悄站在了他的身后。
可就在这时候,血月教的人马从四面八方,快速而来。
局面刹那间倒转。
我一看此情形,默默收回衣袖里的匕首,再次悄无声息的扔了。
两大派请来的高手,一时间溃不成军,伤的伤死的死。
就连无量阁主,也被澹台曜一掌打成重伤,成了阶下囚。
血月教领头的是一个叫兰雪的女护法,我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她,长得挺漂亮,她双手抓着人,一把扔到了地上,我一瞧,心下震动的厉害。
“教主,幸得您英明神武,早就发现有人泄露消息,将计就计,这才能一举杀他们措手不及,人我已经抓来了,请教主处置。”
“看好她,别让她死了!”
彩玉被带走的时候,我知道,她不会出卖我,作为绝风堂的杀手,死绝对不是最可怕的。
但澹台曜为了套出彩玉身上更多的消息,她连死都死不成。
做为魔教教主的第十八房小妾,在身份没有暴露之前,我还是要继续装下去

澹台曜今天一战消耗极大,我特意拿着补品去了他的书房,没想到意外听到一段惊人的对话。
“教主,如今你有伤在身,咱们接下来的行动要不要先缓一缓?”
我心底一惊,虽然澹台曜将计就计,但他一向狂妄,还是在这场战中受伤了!
“不用,明天加派人手围剿天贤门,至于天贤门主那老匹夫,我自会收拾!”
“是!”
明天澹台曜率众攻打天贤门,教内必定空虚。
翌日下午。
我一袭黑衣蒙面,打晕了门口的守卫,径直的往地牢深处走去,地牢尽头我看到了被折磨半死的彩玉。
我毫不迟疑的砍开她的锁链,把她往身后一背。
“你不该来的……”我没说话,继续带着她往前走,忽而地牢门口突然冲入不少教众。
“有人劫狱!”
“阿晚,放我下来,否则咱们两个都得死在这!”
彩玉神色悲凉,仿佛已知道自己的结局。
“我不放!”
“没用的,他们早就暗中埋伏,等你落套,你现在赶紧走,还能不暴露身份!”
彩玉挣扎的跌落下来。
她知道我不愿弃她独自离开,突然狠了心的抽出我袖中匕首,一刀扎进心脉,鲜血迸了我一脸。
她毅然决然的推开我,眸中已存死志。
“阿晚你还是那么心软……走吧,回去告诉师父,我不能侍奉在他老人家身边了……”5我眼铮铮看着彩玉气绝身亡,眼角泛红的抹了一把眼泪,拼命的冲出了教众的包围圈。
我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死在这,我答应过彩玉带她回去见师父。
我受伤了,逃不远,索性钻回了澹台曜的后院。
就在血月教的人在教内大肆搜捕劫狱之人的时候,澹台曜来了。
他直接打开了我的房门,看到我正窝在被子里。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他故意设计为了抓和彩玉一样的教内奸细,虽然我不清楚他知不知道我是卧底,但这一次,我不能在错过机会!
就在他靠近我的时候,我猛地跳起来,手中匕首快速向他射去,然而他似乎早有准备,仅用两根手指就夹中了匕首,并且让它动弹不得分毫。
“小狐狸尾巴终于要露出来了?”
我心中凉了半截,“原来你从一开始就知道。”
他没说话,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心跌落谷底,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现在又受了重伤,我自知逃不走,索性扔了匕首闭上了眼睛,“给我个痛快。”
抱歉,彩玉,答应你的恐怕要做不到了。
然而我没等到脖颈间的痛楚,等来的确是唇上一凉,我猛地睁开双目。
“姐姐,你的刺杀计划已经失败,不如你跟了我吧。”

《我成了魔教教主澹台曜的第十八房小妾》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