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虐恋之绝爱囚妃皇宫内

>

虐恋之绝爱囚妃皇宫内

橙听故事馆著

本文标签: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轩辕洛沈静黎   更新: 2022-10-31 22:02: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轩辕洛沈静黎《虐恋之绝爱囚妃皇宫内》讲的是虐恋之绝爱囚妃皇宫内,谷儿捧出一身绯红的凤袍锦袍上那鲜艳夺目的凤凰睁大双眼,象征着无上的光荣沈静黎坐在那梳妆镜面前,双眼是化不开的浓愁身后是一个粉衣姑娘在细致的梳着她那微黄的发丝,不出一会儿,一

精彩节选


虐恋之绝爱囚妃皇宫内,谷儿捧出一身绯红的凤袍。
锦袍上那鲜艳夺目的凤凰睁大双眼,象征着无上的光荣。
沈静黎坐在那梳妆镜面前,双眼是化不开的浓愁。
身后是一个粉衣姑娘在细致的梳着她那微黄的发丝,不出一会儿,一个高高的昭阳髻便已在她头上呈现,头上插满朱钗头饰,显得雍容华贵。
额前的齐刘海早已长长,宫人将那刘海别在头上,露出光洁的额头,那张小脸显得越发的精致了。
身后的粉衣宫女微微退开,接过谷儿手中的凤袍,恭敬地道,“娘娘,这凤袍是皇上吩咐下来,让娘娘换上,与黄皇上一同去参加逸王爷的婚礼。
闻言,沈静黎转过身,双眼似要喷出火来,怒瞪着那粉衣宫女,那宫女吓得双手一抖,那凤袍差点跌落在地。
沈静黎起身,拿过她手上的凤袍,冷笑,道,“轩辕洛,你不是人。
你说带我去见逸,就是在今晚吗?
呵呵…可笑!”
说罢,沈静黎扬起双手,将那鲜艳的凤袍用力扔在地上,双脚踏过凤袍,“轩辕洛,我不会去的。
你这个魔鬼。”
沈静黎的声音阴沉的有些可怕,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朝下面的宫人发火。
那粉衣宫女早已害怕得跌跪在地上,即使眼里是一汪死水的谷儿,此时,那麻木的双眼里也掠过一丝慌乱。
那粉衣宫女跪在地上,移到那凤袍边上,颤抖的双手拾起那绯红的凤袍。
害怕得直掉泪。
那绯红的凤袍,象征着在这后宫无上的权利,而她却不屑一顾,将它扔在地上,双脚踏过。
不出一刻钟的时间,尖细的声音传来,轩辕洛已跨入轻罗宫内殿。
轩辕洛看见地上浑身发抖的宫人,又看看一脸僵硬的沈静黎,轩辕洛走了上去,将坐在床榻上沈静黎拉了起来。
“爱妃又在发什么脾气,是不是那个宫人热朕的爱妃生气了?
告诉朕,朕让她生不如死。”
轩辕洛靠在沈静黎的耳边轻柔的道,但那双阴冷的双眼扫过跪在地上,双手捧着凤袍,浑身发抖的粉衣宫女。
沈静黎一身白纱衣饰,在那满头朱钗的映照下显得有些别扭。
全身上下极不映衬。
轩辕洛见沈静黎不语,眸底的阴霾加深。
喝道,“来人,将她压下去!”
轩辕洛一声爆喝,将沈静黎吓了一跳
,那跪在地上的粉衣宫女瞬间便软了下去。
“皇上饶命啊!
娘娘饶命啊!”
那粉衣宫女传来颤抖的求饶声。
沈静黎呼吸加重,似在忍耐。
轩辕洛,这个魔鬼,他只会惩罚她身边的人来警告她。
听着那粉衣宫女的哭喊声,沈静黎最终是硬不下心肠,她挣开轩辕洛的怀抱,走到那粉衣宫女的面前。
冷冷地道,“你现在马上给本宫更衣。”
站在宫女身后的侍卫顿在那里,望向轩辕洛,轩辕洛挥手,那些侍卫便退了出去。
那宫女颤抖着声音,道:“秋月谢娘娘饶命!”
起身,走至沈静黎身后,当着轩辕洛的面,将沈静黎那身白纱脱下,然后换上那身华丽的凤袍。
轩辕洛的眼神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沈静黎的身子。
那身绯红的凤袍在沈静黎身上与她那高贵的头饰相得益彰,将沈静黎装扮得光彩照人,内殿那华丽的装潢也瞬间失色。
轩辕洛满意的笑了,他挪动脚步,来到沈静黎身边,牵起她的手,朝沈静黎笑笑。
一切看来都是那么契合,他们在此时像是天作之合,天生一对。
沈静黎拿出自己被握在他手中的手,向前走了一步,冷声道,“谷儿,秋月,你们先出去!”
谷儿,秋月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偌大的内殿只剩下轩辕洛与她两人。
轩辕洛上前扳过沈静黎的身子,调笑道,“爱妃,有什么话要与朕说吗?”
沈静黎看见轩辕洛蔓延的笑意,不知为何心里一阵反胃,想要将整颗心都吐出来。
“轩辕洛,你怎么可以这样?”
沈静黎朝他大吼,这口气憋了好久,可在他面前吼出来,还是稍稍欠了些气势,轩辕洛那天生的王者气息,让她害怕。
“哦,爱妃此话怎讲?
爱妃现在都是朕的皇后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
轩辕洛半眯着双眼,里面闪出危险的气息。
“轩辕洛,你答应带我去见逸,就是今天吗?
你好残忍!”
沈静黎眼泪已经掉了出来,挂在那精致的妆容上,心早已痛裂。
一抹残忍的笑出现在轩辕洛的嘴边,“爱妃怎么了?
朕答应带你去见逸王爷,可没有食言,难道是爱妃不想去了吗?”
“轩辕洛,你根本就不是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们!”
沈静黎一手扇过轩辕洛的脸颊,柔弱无力,根本就造不
成任何痛楚,但还是惹怒了轩辕洛。
不是因那一巴掌,而是因她一句“我们”。
轩辕洛抓住沈静黎的右手,恶狠狠的盯着她,道,“我们,什么我们,你以为你们还可以在一起吗?
你与轩辕逸,早就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自称‘我们’,哼!
我说过,你是我的,今天晚上,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就去看看你自己心爱的人是怎样拥着别的女人进入洞房的吧!”
轩辕洛甩开她,“半个时辰时辰之后,去逸王府,你好好准备一下。”
轩辕洛说完,迈出了内殿。
沈静黎被摔在一旁的椅子上,脸上的妆容早已哭花。
她瘫软的滑落在地上,眼泪还是簌簌的往下掉。
为什么,自己努力了这么久,他还是要娶了别的女人?
逸,你说过,你会来接黎儿的你会放弃荣华富贵只为带黎儿走的。
可为何黎儿等来的却是你成婚的消息。
逸,你还是那般若即若离,似在眼前,似在天边。
可黎儿却从未触摸得到。
第75章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逸王府火红一片,那红色的灯笼露出殷红的灯光,整个逸王府都是一片通明。
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只等皇上驾临主婚。
轩辕逸一身鲜红的喜衣,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整个大堂显得有些沉闷,王爷不高兴,其他吓人哪里敢露出半点欢声笑语。
众人都垂着头,满脸不解,今天是王爷大喜的日子,为何在他脸上却不见任何的笑意,反而是阴霾一片。
这一切,随风都心知肚明。
王爷爱的是那个在皇上怀里的静妃,可事与愿违,现在却被逼迫娶了自己不喜欢的蓝伊长公主。
看着王爷那一脸的忧伤,除了她,谁也不能让王爷展露半点笑颜。
皇宫内,沈静黎脸上那哭花的妆容竟修补,再次呈现出精致美丽。
谷儿扶着沈静黎上了龙辇,轩辕洛早已在那等候。
沈静黎坐在轩辕洛身边,轩辕洛抓住沈静黎那微凉的小手,眼里闪过一丝狠绝。
只有让你死心,你才会完完全全属于我。
宫人簇拥着龙辇,浩浩荡荡朝逸王府出发。
不出一个时辰,陈公公尖细悠长的声音在逸王府外响起。
逸王府整个大院内厅内所有的朋友,官吏早已迎接出来。
轩辕逸带头,众人跪在那灯火通明的园中,“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轩辕洛笑得异常舒心,他拉着沈静黎的手,道,“众位大人不必多礼。
请起,请起。
今日是逸王大婚,主角可是他,不用在乎这些虚礼了。”
轩辕洛上前,虚扶轩辕逸一把,轩辕逸起身,对上那双忧伤的眸子。
自进入这园中,沈静黎的双眼便不曾离开过那个浑身鲜红的轩辕逸,一身喜服的他,比平时更加耀眼俊逸了。
可那身喜服,却不是为她而穿,他要娶别人了。
让她有些移不开眼。
此时,望着他,眼里早已是盈满忧伤。
轩辕逸跪在地上的时候,早已发觉站在自己面前的除了那伟岸的身躯,还有一个娇弱的女子,自己眼到之处,看见那雍容高贵的凤袍包裹住一个娇小的身躯,感觉是那般熟悉。
他起身,抬头,对上那双眸子,哀伤在两人之间弥漫,相顾无言。
若不是境况特殊,两人早已上前拥住彼此。
轩辕洛放在腰间的手,紧紧地拖住她,让她已迈出的步子被硬生生的憋了回来。
众位大臣起身,一身龙袍的轩辕洛身旁,还站着一位貌美的女子,她身着那高贵的凤袍,一切早已不言而喻。
那是皇上宠爱已久的静妃罢!
皇上果然如传言一般宠爱她,夜夜留宿轻罗宫,就连这应带皇后来的场合,也携她一同前来。
皇上没有皇后,大可带宁贵妃前来,可皇上竟是带了她,还让她穿上凤袍,一切再明显不过,皇上是要将她立为皇后呀!
那这位静妃,一如传言中的那般美丽,可较之那位柔媚的德妃,似乎还差一点,为何皇上就偏偏独宠于她,这点让众臣有些不解。
可这些后宫之事,皇上历来不允许大臣插手,众大臣想要说什么,也是无济于事。
“是朕来迟了些,还请逸王不要挂在心上便是,既然众人都已到齐,那现在就开始行礼罢!”
轩辕洛笑道,说完,揽着沈静黎走近大堂。
轩辕逸在后面呆呆的看着轩辕洛与沈静黎那亲密的动作,心痛再次浮上,以为早已麻木,心却还是痛得这般清晰。
轩辕洛拉了沈静黎站在上首,轩辕洛那沉稳的声音响起,“朕现在宣布,逸王与公主的婚礼现在开始,祝我圣都与蓝伊永结盟好,国泰民安。”
下面早已是欢呼一片,随着拜堂的声音响起。
沈静黎看见轩辕逸站在下
首,与那个盖着喜帕的女子拜堂成亲,可那个女子不是自己。
极力忍住心中的悲伤,泪还是毫无预警的掉了下来。
轩辕洛微微伸手,接住那一滴滚烫的泪滴,另一只手紧紧地拽住沈静黎的。
那阴冷的眸子转向沈静黎,似警告。
还好众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那拜堂的一堆人身上,沈静黎的失礼众人并未发觉。
但轩辕逸却是能感觉到沈静黎的忧伤,他看得到那滴夺目的泪珠。
心底愈发的疼痛,那犹如千斤重的头颅还是低了下去。
沈静黎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见一身鲜红轩辕逸与别的女子拜堂,心痛得无以复加。
终于听见“送入洞房”的几个字了,众人簇拥着轩辕逸与墨子沁,将二人拥向新房。
沈静黎再也抑制不住,挣脱开轩辕洛的手,独自跑了出去。
轩辕洛也似乎松了口气般,整个人便放松下来。
他没有去拉住沈静黎,他给了她现在的自由,让她去好好哭一场,让她彻彻底底的死心!
他示意陆天跟了上去,陆天随着沈静黎跑出的方向追了出去,眼底却闪过一种特别的神色,是一种心虚吗?
沈静黎来到园中的长廊之上,刚才还是热闹非凡,人山人海的庭院,此时早已是凄清一片。
众人都已去了大堂,均已入座,兴高采烈的喝着逸王爷的喜酒。
与那喧闹的大堂在,这里还真是一个寂静的地方,沈静黎趴在长廊的桅杆上,耳里早已听不见大堂里传来的欢声笑语,心里只留下一片落寞。
整张脸早已湿透,她慌乱的用小手去擦掉脸上的泪水,谁知竟是越擦越多。
那精致的妆容也有些花了。
眼前递来一张白色丝帕,沈静黎看也不看,直接扯过那张丝帕在脸上乱擦一通,才响起旁边是有人在的。
她起身看向身边,竟是萧陌。
她才想起,自己刚才好像一直都没有见到萧陌,他何时又来到了这里。
悲痛欲绝的沈静黎,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现在脆弱的她,只想找一个肩膀靠一靠。
沈静黎扑进萧陌的怀里,“萧陌,他成亲了。
可为何新娘不是我?”
萧陌不答话,只是任由沈静黎的泪水沾湿他肩上的衣衫。
良久,只剩下沈静黎的抽泣声,萧陌抬手,轻拍沈静黎的背。
眼里是心疼,是落寞,还有忧伤。
静儿,逸成亲了,
你哭得这般伤心,若我也成亲了,你会为陌哭泣吗?
萧陌感到悲哀,他知道答案是否定的,沈静黎不会为他的成亲而哭泣,只会有祝福吧!
萧陌叹口气,道,“静儿,你…”萧陌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沈静黎打断。
“萧陌,你带我走吧!
我不要留在这里,我不要留在皇宫!”
沈静黎抬起双眼,定定的看着萧陌,那眼神坚定,告诉萧陌,她要离开。
这里早已没了自己的梦,留下的只是伤心,心痛。
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逃离这个伤心地,逃离所有的伤痛,所有的记忆。
从未觉得自己是个坚强的人,面对不了就只有逃避。
萧陌认真的看着她,想要从她眼里看到一丝动摇,但是没有。
沈静黎那双坚定的大眼告诉萧陌,她不会后悔。
萧陌在心底笑了,其实他要说的就是带她走。
现在她自己说了,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正当的带她走了?
是不是意味着他就有机会了?
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就是自己的了?
喜悦在心底蔓延开来。
“好,静儿,我会带你走的。
你要等我!”
萧陌承诺道,这个承诺,就是拼了所有的一切,也要将它达成。
“等吗?
萧陌,你不会让我等一辈子吧!”
沈静黎的语气里是浓浓的忧伤,逸曾经也让她等,可最终等来的竟是他成亲的残忍消息。
那如今萧陌让她等,等来的又是什么?
萧陌将手抚上她的脸颊,满是心疼的道,“静儿,放心,很快的,不会让你久等的。
相信陌,好吗?”
萧陌看着眼前忧伤的女子,心痛得有些猛烈。
最终,沈静黎点点头。
道,“好,我相信你。
萧陌。”
沈静黎说完,挣脱他的怀抱,转身去了大堂,既然是逸的大喜日子,她当然要好好的醉一次。
突然落空的怀抱,萧陌心头涌上来一股失落。
看着她走向大堂,背影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忧伤还有一种叫做决绝。
浅笑爬上萧陌的嘴角,自己是终于等到机会了吗?
第76章再次来到大堂,一片热闹的景象在沈静黎看来有些讽刺。
陆天走到沈静黎身边,轻声道,“娘娘,皇上在那边!”
沈静黎抬头四处看了看,她看见轩辕洛一脸阴沉的坐在那里喝酒。
是自己的离开惹怒他了吗?
沈静黎已顾不得太多,随即便走向轩辕洛,轩辕洛
抬头冷冷地看着她。
轩辕洛坐在最**的一桌上,旁边的位置已然空了许久,那是她的位置。
周围的大臣早已是一片欢笑,轩辕洛却显得落寞而孤寂。
沈静黎疾步走过去,在轩辕洛身边坐下。
垂下眼帘,不敢去看轩辕洛一眼,她怕对上一双阴冷的眸子。
轩辕洛放下已经举在嘴边的酒杯。
沉道,“去哪了?”
声音毫无温度。
沈静黎也小声的回道,“去了庭院。”
沈静黎据实已答,她不敢惹怒轩辕洛,她了解轩辕洛。
若是她惹恼他,即使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会将她拖出去。
“去庭院做什么?
见了哪些人?”
轩辕洛继续追问。
双眼紧紧地盯住沈静黎的面颊,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
沈静黎迟疑了一会,再次据实已答。
“没做什么?
见了萧丞相。”
轩辕洛那双眸子再次阴沉下去。
他抬头看了一眼陆天,陆天朝他微微点点头。
轩辕洛再次问道,“萧陌和你说了什么?”
沈静黎有些不耐烦,道“什么也没说,只是给了臣妾一张丝帕?”
轩辕洛眼里是满满的怀疑,似乎一点也不相信她说的话。
“真的什么也没说?”
轩辕洛转过眼,一脸怀疑的看着她,他看见她脸上那哭红的双眼,那哭花的妆容,还有那略显凌乱的发丝。
同桌的大臣似乎感到他们之间有些异常,均停止彼此之间的谈笑声,略微紧张的低下头,谁也不敢出声,生怕惹恼了轩辕洛。
“真的什么也没说,皇上还要知道什么,不如直接问陆将军,既然你不相信我又何必来问我!”
沈静黎微微的怒了,她站起身,朝轩辕洛吼道。
声音不大,却让整个喧闹的大堂瞬间安静下来不少。
众人都转过头来看着皇帝这一桌。
沈静黎站起身子,满脸怒容的瞪着轩辕洛。
那张脸再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妖娆,像一朵有毒的花朵,吸嗜着众人的血液。
轩辕洛那张脸如黑云压顶一般,轩辕洛微微抬头,那阴冷的星眸里射出两道犀利的寒光,那略显安静的大厅瞬间便又恢复先前的喧闹,只有轩辕洛这桌气愤略显紧张。
众人各存心思,这个皇上宠爱的女子竟是这般不知死活。
轩辕洛黑着脸,沉声道,“坐下!”
沈静黎暗嘘一口气,看来今天又是在劫难逃了。
都怪自己过于
冲动,惹怒了轩辕洛。
沈静黎故作沉稳的坐下,刚一落座就听见轩辕洛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拿来!”
沈静黎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拿来。
沈静黎转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轩辕洛,轩辕洛却是不看她,直接将她放在自己腿上的手拽了过去。
沈静黎一下子反应过来,原来他要的是萧陌给她的那方丝帕。
沈静黎松手,那方丝帕便已落入轩辕洛手中,轩辕洛将它拽在手中,一使劲,再扬起手掌,那方白色的丝帕已是化成一滩粉末,从空中挥洒下来。
这一切都被大堂的所有人看在眼里。
大堂的气氛再次变得诡异。
这时,从内堂进来一个红衣男子,大堂再次热闹起来然而,沈静黎的心却是纠结起来。
是一身喜服的轩辕逸,想必是安顿好新娘子了。
轩辕逸一进入大堂,道贺之声不绝于耳。
轩辕逸点头微笑示意,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有些酸涩。
轩辕逸来到轩辕洛面前,从旁边的下人手中拿过早已倒满的酒杯。
轩辕逸朝轩辕洛笑道,“承蒙皇上厚爱,将蓝伊长公主赐予臣弟为妃,臣弟在此敬皇上一杯,聊表谢意!”
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轩辕洛并不起身,笑道,“皇弟何须如此多礼,逸王这正妃之位空了这么久,朕都替皇弟着急啊!
长公主沉鱼落雁,与皇弟真乃当世绝配!
朕在此就祝皇弟与长公主相亲相爱,早生贵子,为我圣都多添子孙才是。”
轩辕洛笑得有些虚假,有些阴冷。
轩辕逸脸上一僵,许久,才道,“臣弟谢皇上吉言!”
轩辕逸说完绕过沈静黎,去了轩辕洛那边的位置,沈静黎没来由的心底又是一阵心酸。
逸,你连一眼都看看黎儿吗?
伤感在此涌向自己,沈静黎低下头,暗自神伤。
轩辕洛却将她的一切都看在眼里,眼里显得越发深沉。
轩辕逸绕过轩辕洛,来到萧陌的位置,竟发现萧陌早已不在这个位置上,他抬头巡视了一遍大堂,仍未发现萧陌的影子,心里不禁有些奇怪。
照理说萧陌应该已经来了才是,为何不见人影。
轩辕逸压下心底的疑虑,旁边的大臣早已向自己道贺。
轩辕逸笑意在次浮现在脸上,朝各位大臣敬酒。
轩辕逸几乎将整个大堂的大臣,朋友敬完酒,他的眼睛时不时的瞟向沈静黎
的方向,不过很失望,竟没有一次遇上她的眼神。
心底被一片失落笼罩,黎儿,你都不看看逸吗?
是在生逸的气么?
逸也是迫于无奈,洛说带你来见我,没想到竟是这般境况下。
敬完酒,轩辕逸已有些微微的醉意了,沈静黎始终没有勇气抬头去看轩辕逸一眼,她怕自己对上的一片空白。
她只是一直往自己肚中灌酒,原来酒也是如此香甜的。
轩辕洛没有去阻止她,任由她一杯一杯的将那香醇的酒望下灌。
最终,沈静黎还是醉倒在桌上。
轩辕逸也有微微的醉意。
此时,萧陌才从外面进来。
一身白衫,带着微微的寒气。
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的妖冶,邪魅。
轩辕逸叫住他,“陌。”
声音里盈满痛楚。
萧陌转身,面对着他。
看着他那为微醉的脸庞,眼底闪过一丝疼惜,是对兄弟的关心。
“陌,今天是…我的大喜的日子,你都…不陪我喝几杯吗?”
轩辕逸站得有些不稳,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
“逸,你少喝点!
你已经醉了。”
萧陌隐藏的关心还是从那不经意的话语中流露出来。
“呵呵,我没醉。
来再陪我喝几杯,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轩辕逸举起酒杯,双眼都有些朦胧,萧陌看向沈静黎,也对上一双迷蒙的双眼。
沈静黎早已醉的不省人事,她只是睁开那朦胧的双眼随意看着前方。
却没想到刚好对上萧陌那双妖媚的桃花眼。
萧陌朝沈静黎温柔的一笑,然后抢过轩辕逸即将送到嘴边的酒杯,一饮而尽。
然后对轩辕逸身后的仆人道,“你先送王爷回房!
不可再让他饮酒了,知道吗?”
萧陌那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那仆人急忙将那盛酒的器皿递给旁边的一个婢女,扶着轩辕逸进了内堂。
萧陌走回自己的位置,轩辕洛那阴冷的眸子射向他。
萧陌当然知道轩辕洛是何意,但他还是故作不知,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从容的坐下。
萧陌举起面前的酒杯,道,“皇上,臣下来迟,在此向皇上与娘娘罚酒一杯,还望皇上原来臣下便是!”
轩辕洛看着萧陌将自己手中的那杯酒喝得一滴不剩,而沈静黎只是听见有人敬酒,便拿起酒杯,道,“呵呵,喝,我要不醉不归!”
说完,那杯酒还未到进嘴里,便已倒在了桌上,一醉不

《虐恋之绝爱囚妃皇宫内》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