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儿子订婚宴上

>

儿子订婚宴上

小尘著

本文标签: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白瑾瑜陆芜   更新: 2022-10-31 22:02: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白瑾瑜陆芜《儿子订婚宴上》讲的是儿子的订婚宴上,他带着一个离异坐过牢的女人回来了面对我的声声质问,他梗着脖子怼我“你根本不懂什么叫真爱,怪不得我爸会爱上别人”这就是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好儿子,生他还不如生块叉烧

精彩节选


儿子的订婚宴上,他带着一个离异坐过牢的女人回来了。
面对我的声声质问,他梗着脖子怼我。
“你根本不懂什么叫真爱,怪不得我爸会爱上别人。”
这就是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好儿子,生他还不如生块叉烧。
1.我对唯一的儿子白瑾瑜一向温柔,就算他瞒着我跟他那个不成器的爸爸偷偷见面,我也从来没有拦着他。
只是我没想到,这样的宽容让他得意忘形。
他的未婚妻,是我闺蜜的女儿陆芜,今天是他俩订婚的日子。
现场的鲜花是意大利空运过来带着露水的玫瑰,陆芜的裙子由大师手工缝制三年半。
我和闺蜜的婚姻都不算幸福,这么用心布置,也是为了圆我俩年轻时候的爱情梦。
而这一切,都被我儿子亲手毁了。
他带着一个陌生女人进来,那个女人穿着发旧的白 T 牛仔裤,长了一张楚楚可怜的脸蛋,局促不安地跟在白瑾瑜身后。
陆芜为难地看了我一眼,闺蜜拍了拍她的手,对着我摇了摇头。
身后的宾客都沉默下来,大家都在看白瑾瑜和这个格格不入的女人。
他急匆匆地拉着那个女人跑到我面前,丝毫不管别人的眼光。
给白瑾瑜当了二十四年的妈,我太了解他了。
为了闺蜜和陆芜的颜面,我强压着火气,笑着开口:“瑾瑜,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我希望你能清醒一点,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
只可惜,我儿子是个十足的蠢货,他没看出我眼底的怒气,带着一点天真的希冀对我说:“妈妈,我不爱陆芜,我只想跟安安在一起。
“她单纯善良,跟陆芜这种大小姐一点都不一样,妈妈,你成全我吧!”
我深吸一口气,甚至不敢回头看闺蜜的脸色。
“白瑾瑜,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
陆芜从未受过这样的气,更何况这些侮辱人的话是从名义上的未婚夫嘴里说出来的。
她教养良好,如此情况下,也只是红了眼圈,却仍保持了得体的形象。
那个叫安安的女人从白瑾瑜身后探出头,诚惶诚恐地道歉:“对不起陆小姐,都是我的错,我把瑾瑜让给你——”“闭嘴!”
我和陆芜同时出声,陆芜又道:“你什么身份,也配对我说让?”

陆芜你有什么气冲我来,不要欺负安安!”
我儿子像一条吃了药的疯狗,突然大步向前把陆芜推搡倒地。
“够了!”
我站起身拉住白瑾瑜,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严厉,他被爱情冲昏了的头脑终于有一刻消停,哑着声叫了一声“妈”。
我冷冷地看向白瑾瑜,松开了拉着他的手。
闺蜜把陆芜扶起来,路过我身边时候拍了拍我的肩膀:“舟舟,别跟孩子动气。”
我反手握了握她的胳膊:“你放心,这事我会给你跟小芜一个交代。”
说完,我没有理会试图说话的白瑾瑜,转身对着宾客说道:“今天我还有一些家事要处理,抱歉这个订婚仪式只能取消了,希望大家理解,一会我安排车送各位回去,等我处理完私事,再跟大家赔罪。”
“妈,你明明可以让我跟安安订婚的。”
我不带任何感情地看了一眼白瑾瑜:“你非要在各位叔叔伯伯面前丢人丢到底?”
2.强撑着送走了宾客,我才冷下脸,对着站在一边的白瑾瑜道:“下午三点,我在滨江三号四楼等你。”
“妈!”
我没理他,转身带着助手离开。
滨江三号四楼是我的私人会客厅,除了用来见生意场上的仇家,我只用它处理过一次私事,就是跟白瑾瑜他爸宋廷晟谈离婚的那次。
我白舟这辈子只后悔过两次,一次是跟宋廷晟结婚,还有一次就是现在。
我竟然生了这么一个蠢货儿子,还好吃好喝地把他养这么大。
下午,我让闺蜜和陆芜一块来了,闺蜜劝了我几句,让我别跟孩子动气。
“两个孩子没缘分,也是咱们做大人的错,你和瑾瑜好好说就是了。”
“甜甜,你不用替我找补,他不想订婚,有大把的时间跟我说,何必等到订婚宴上丢人现眼?”
我冷哼一声:“不过是跟他那个没出息的爹见了几次面,想故意给我难堪。”
我拉着陆芜的手,温声道:“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小芜你放心。”
陆芜的眼圈还有些红,心情已经平静下来,反倒笑着安慰我:“白姨,你别太生气,我和白瑾瑜做不了夫妻,也还是朋友。”
正说着话,白瑾瑜带着他的真爱敲门进来了。
他眼里有些畏缩,却故作不
在意,还大言不惭地问我:“有什么事情咱们家人说就行了,还要叫上外人。”
生他还不如生一块叉烧。
“瑾瑜,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
“我在想,你真的是我亲儿子么?
你不聪明,我尚且可以接受,但是你连教养都忘了,我真想跟你再做一次亲子鉴定。”
白瑾瑜脸色变了变,梗着脖子没出声,倒是身后的安安试图说话:“阿姨,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亲生骨肉。”
“安小姐,我教育自己的儿子,请你不要插嘴。”
“妈,你有气冲我来,不要对着安安!”
这时候我反倒不觉得生气了,只觉得自己这些年真是有些可笑,这样一个蠢货,真的能守住我留下的财产?
“瑾瑜,你过来,离我近一点。”
白瑾瑜咬了咬牙,往前蹭了几步,刚好是我够得到的距离。
我对着他笑了笑,他神色有些放松下来:“妈,我知道你生气,但是——”我扬起手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这些年我保持健身习惯,手劲不小,一巴掌打得他头都偏过去。
“阿姨——”安安试图冲过来,被我一个眼神吓得定在原地没敢动。
这是白瑾瑜长这么大,我第一次打他。
“这一巴掌,是我替你唐恬阿姨打的。
“你小时候吃住都在她家,陆芜有的,她都给你备了一份,你生病住院,是你阿姨不眠不休照顾你三天。
“你今天做出这样的事情,有没有想过你阿姨会有多伤心。”
白瑾瑜捂着脸,愣愣的没说话,难得有些愧疚,可能是蛀空的恋爱脑终于开始转动了。
我缓了口气,换一只手又打了他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我替小芜打的。
“你跟她青梅竹马,你大学差点挂科,都是小芜帮你混过去。
你们做不成夫妻也应该是朋友,就算你有了喜欢的人,也可以早点跟我说,何必等到订婚现场让小芜丢脸。”
白瑾瑜皱着眉,口齿不清道:“陆芜她只是在你面前装得好而已,你不知道她怎么对安安的!”
陆芜忍不住打断他:“你在说什么胡话,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安安!”
“安安就是被你无辜裁掉的员工。”
陆芜一言难尽:“我是集团总经理,怎么会每一个被裁掉的小员工都认识?”

陆小姐,我离职那天找过你,你让保安把我轰出去了,你怎么能没印象呢?”
“就是!
陆芜你无非是看我喜欢安安,才想要报复她。”
我实在不想听他再发表言论,没忍住又打了一耳光。
他捂着脸,震惊地看我:“妈你怎么还打我?”
我揉了揉手掌:“这一巴掌,算你尽孝,替我挨的。
“子不教母之过,你做出这样毫无教养的事情,是我教育得不够。
“你没有家教,是我对你疏于管教。
“这些年,我对你太宽容了,让你忘了自己姓什么,靠谁吃饭。”
他白白净净的脸蛋迅速肿起来,眼底有些受伤的神色,口不择言道:“我就知道我爸说的没错,你根本不懂什么叫感情!
“怪不得我爸会爱上别人。”
3.白瑾瑜说完也察觉到说错话,忙闭上嘴,有些后悔,却拉不下脸道歉。
本来一直帮他说话的唐恬这下真生气了,冷声质问他:“白瑾瑜!
你就是这样跟生你养你的母亲说话的?”
看着他跟宋廷晟如出一辙的神色,我心底的火气更大。
“瑾瑜,我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要跟安小姐在一起吗?”
白瑾瑜拉起安安的手,深情地看着她:“对,我白瑾瑜此生非安安不娶。”
“很好。”
我鼓了鼓掌,从身后拿出一份文件。
“作为你的亲生母亲,你选择的女孩儿,我理应提前了解一番。
“这是我刚刚让助手调查的信息。”
我把文件递给白瑾瑜,面无表情地看着安安:“安小姐,恕我直言,你的过往经历,我不敢苟同。
“无论是作为母亲,还是白氏集团的董事长,我都不可能接受一个十九岁就堕胎,坐过台、进过监狱的女人进门。”
“白夫人,你怎么能这样羞辱我?”
安安的眼泪说来就来,雨打梨花,颇有几分美感。
怪不得白瑾瑜被她迷昏了头,毕竟当年他爸的情人也是这样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不愧是亲父子,审美当真是一致。
“我不过是把你做过的事情说出来,也算是侮辱你?”
白瑾瑜神色复杂地合上资料:“妈,安安的过去我都知道,但是我不介意,她是个单纯的女生,只不过是被人骗了。”
“我没兴趣了解她的动机,我只问你一次,
你是不是坚持选择跟她在一起。”
白瑾瑜梗着脖子说是。
我看着白瑾瑜,甚至露出一点笑容:“很好。”
“你是个成年人了,我即便是你的母亲,也不应该为你做决定。
我同意你和安安在一起,一会我的律师带你去把户口单独迁出来,明天,我会登报跟你解除母子关系。
“你私下里跟你父亲常见面,想来父子感情很好,那就也不用跟我姓,日后,你就跟你父亲姓宋吧。”
唐恬皱眉拦着我,我摇摇头,让她先不要说话。
我知道她是想劝我再多想想,但是我这人做事向来如此,哪怕是亲儿子也一样。
宋瑾瑜僵在原地不出声,一脸的不忿,等律师拿了解除母子关系的协议出来,他也没有说一句软话。
我知道他是有恃无恐,觉得自己是我的独生子,就算我现在生气,过几年也就好了。
可惜了,他还是不够了解我这个母亲。
我白舟一个人攒下这么大一番家业,靠的从来都是心狠手辣,开弓没有回头箭。
“白阿姨,瑾瑜哥是你唯一的儿子啊,你这样做他多伤心啊!”
安安怜惜地拉着宋瑾瑜,谴责地看我。
我冷笑出声:“安小姐,你还没过门呢,就急着替我们当家做主是不是太早了?”
安安脸色通红,一副不堪受辱的模样,看得我格外生厌。
“如今他为了陌生女人,就能这样不分场合地发疯,我要是真把家产都给他,岂不是死也闭不上眼?
为了我能安度晚年,咱们还是尽早划清界限,我也好多活几年。”
“我才不稀罕你的财产呢!”
宋瑾瑜脸红脖子粗地拿过笔,在财产协议上重重地签上字。
他拉起安安转身就走,被我开口拦下:“再等一下。”
宋瑾瑜停下脚步,嘴还挺硬:“哼,没想到我这么有骨气?
后悔了?”
我微微一笑:“你想太多了。
我只是提醒你,见了你父亲让他把钱还给我,你偷偷接济他的钱都是从我这里拿的,如果他不按期还款,我有权利起诉宋廷晟。”
宋瑾瑜脸色一僵,红着眼说:“你就跟你的钱过一辈子吧!
我明天就跟我爸拿钱还给你。”
“那就祝你好运吧。”
4.宋瑾瑜摔门而去,我才疲倦地坐回椅子上。
作为他的母亲,我
只觉得自己很失败,我精心教育他这么多年,不求他能成才,只求他能成为一个三观正常、懂得分辨善恶的人。
他真是,跟他父亲一样让人失望。
陆芜给我倒了一杯温水,低声劝慰我:“白姨,瑾瑜他慢慢会明白你的苦心的。”
我冷笑一声:“他是有恃无恐,指望着我跟他低头呢。”
我这辈子最不拍就是威胁,亲儿子也不例外。
唐恬叹了口气,皱着眉摇摇头:“这孩子我也是看着长大的,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呢?”
陆芜眨眨眼:“可能瑾瑜是真动心了吧。”
我摇摇头:“动心?
他可不单单是为了个女人这样。”
他是为了他爹,故意恶心我呢。
宋瑾瑜这一年跟宋廷晟时常见面,有时候甚至会父子一起旅行,他们两个自以为瞒得好,其实我连他们买的哪一天的车票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宋瑾瑜如今跟他爹千好万好,是全然忘了当初宋廷晟嗜赌成性,带着情人登堂入室的时候,我跟他有多难熬了。
当年,我和宋廷晟一起创业,他项目失败背了一身的债东躲西藏,要不是我接手了他的公司,如今他命在不在都是未知数。
我既然接了烂摊子,自然要大刀阔斧地改革,宋廷晟公司里安排的那些只会吃干饭的亲戚,我全都递了辞退信。
想着是亲戚,他们中饱私囊的钱我都没打官司,这难道还不够宽容吗?
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些人吃闲饭还吃出来优越感了,鼓动着宋廷晟跟我离婚,好把他们接回来。
宋廷晟素来没主见,听了几回哭闹,就心软地想把他们再带回来。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宋廷晟这个人靠不住。
公司如果再交到他手里,我那几年的辛苦估计全都打水漂了,我是绝无可能做这种蠢事的。
私下里我跟唐恬合计了大半年,慢慢地收购散股,转移公司项目,策反核心管理人员。
那半年我每天亲自跑业务,喝酒喝到胃出血,才从一众男人中杀出一条血路,掌握了核心上下游关系。
在我辛苦跑业务的时候,宋廷晟跟他带回公司的亲戚每日里花天酒地,还推脱说我心里只有工作,让他压力很大,在外面找了个“真爱”。
他带着真爱跟我摊牌的时候,也是我跟他图
穷匕见之时。
宋廷晟让我退出董事会,他的真爱让我退出他们的爱情。
我至今仍未忘记,那个年轻女孩骄矜又傲慢地对我说:“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我等这一天很久了,和宋廷晟离婚,我分了一大笔财产,只给他留了一个空壳公司。
那时他还沾沾自喜,对我说:“夫妻一场,我也不希望你以后过得太孤单,儿子你带着还是个陪伴,凭你的性格再找也不容易。”
我当即带着宋瑾瑜改名,一天都没耽搁。
等我另起炉灶,董事会成员纷纷离职,公司日渐亏损的时候,宋廷晟才恍然发现自己进了我的圈套。
这些年他一直不服,觉得我是在他的公司基础上搭建的白氏集团。
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没有我白舟,早八百年他就街边要饭去了。
5.让陆芜先回家以后,我和唐恬回了一趟公司处理后续。
可真是我的亲亲好儿子,只会给我留一堆烂摊子。
好在订婚宴影响不大,事情没有发酵出去,不过是一些合作伙伴私下里传开了而已。
点了三根烟,打完一通电话之后,我又从烟盒里抽出来一根。
唐恬按住了打火机:“不是说好了戒烟吗?”
我无奈地笑笑:“哎,这么多年了,还是要给姓宋的扫尾。”
“别拿身体开玩笑啊,舟舟。”
“甜甜,我现在真的有点后悔,当年要是没跟宋廷晟结婚,现在也没这么多烦心事了。”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事情已经过去了,最难的时候都熬过来了,咱们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得早做打算。
我看着瑾瑜今天这个事情,跟宋廷晟脱不了关系。”
她打开电脑,点开了一份文件:“刚刚我让助理去查了一下,你猜猜安安住哪里?”
我挑眉:“该不会是宋廷晟那边吧?”
她冷冷地勾唇:“不止。
“她跟宋廷晟还以父女相称,叫宋廷晟一声干爹呢。”
真是一点没出乎我的意料,我就知道,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巧合。
“瑾瑜这个孩子,可真是让人失望。”
我讽刺地笑笑:“本来还想着,他没什么本事,小芜愿意跟他在一起,也算后半生安稳。
“这人啊,有多少能耐吃多少饭,是我对不
住你跟小芜了。”
唐恬瞪我一眼:“咱们认识三十多年了,你说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哪有什么对得住对不住的。
“这些细枝末节的,小芜不会在意,我更不会挂心。
“倒是你,早做安排才是,我总觉着宋廷晟他们还会再出幺蛾子。”
6.唐恬没有说错,第二天,我在律师见证下重写了遗嘱,顺便登报发布跟白瑾瑜(现名宋瑾瑜)解除母子关系,日后宋瑾瑜先生一切行为均与白氏集团无关。
陆芜说,声明一出,就上了热搜。
她提前准备的水军控好了评论,再加上宋瑾瑜本身就不在白氏集团任职,股价没有动荡,甚至因为这波出圈,反倒是涨了一些。
很快,秘书转来电话,宋瑾瑜要跟我单独交流。
“妈,你非要做得这么绝吗?
我才是你的亲儿子,你当初就跟唐恬一起害了我爸,现在你又要为了她的女儿抛弃自己的亲儿子吗?”
我看着助手送来的加急版亲子鉴定,虽然确定宋瑾瑜一定是我亲生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怀疑为什么我的亲儿子会这么蠢呢?
“我不知道宋廷晟跟你说了什么鬼话,但是作为你的母亲,我还是劝你一句,想过好日子就离他远一点。”
宋瑾瑜喘着粗气不说话,我知道他此刻非常纠结,一方面觉得自己跟宋廷晟才是亲父子,一方面又清楚知道我才能给他提供优渥的生活。
“你不就是想让我跟陆芜结婚么,行,我答应了,以后我和安安不会回家碍她的眼,白夫人这个位置永远是她的还不行吗?”
我气笑了:“你最近体检没有去查查脑子吗?
“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香饽饽,要不是你妈姓白,陆芜会多看你一眼?”
“记得去改名,改完名再去看看脑子。
我这些年送你出国读书的学费还不如捐给山区学校,扔水里都能听到几声响,投资给你这个无用的脑子,钱都是哭着走的。”
宋瑾瑜当即挂了电话。
我坐在办公室,仔细琢磨这两天的事情。
还好是订婚仪式上出的问题,要是真让小芜嫁给我这蠢货儿子,我死都闭不上眼睛。
宋廷晟和宋瑾瑜我倒是好处理,这个安安,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我拿起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去给我好好查查安安,我要看看她从小到大的经历。”

《儿子订婚宴上》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