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论有一个嗜如命的老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论有一个嗜如命的老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江岁晚著

本文标签: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江彦小虎牙   更新: 2022-10-31 22:03: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江彦小虎牙《论有一个嗜如命的老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讲的是论有一个嗜小说如命的老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精彩节选


论有一个嗜小说如命的老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1、我和她恋爱三年,结婚四年,至直今天她依旧喜欢将我想象成小说里的男主。
下班刚回到家,我就看她坐在沙发上抱膝流泪,一幅可怜样。
我赶紧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向她走去。
“怎么了。”
一把将她抱进怀里,问:“乐乐怎么了?
谁欺负你了?”
她依旧在哭,眼眶红肿,眼泪大颗大颗的掉。
我顿时心急痛极了,究竟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让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娘哭成这样。
“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好不好?”
她抽泣两声,声音呜呜咽咽的:“死、死了。”
“什么死了?”
“他、他死了,他坚持不……下去然、然后自……杀了。”
我听得一头雾水。
她继续抽泣着说:“他是潜伏在……犯…罪分子身边……的卧底,意外被发现,然后被各种折……折磨,女主和战……友去解救他时,他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了,可他还是为……女主坚持了好几年,但最后……呜呜呜。”
她说得磕磕巴巴的,但我听懂了。
看向她旁边的粉色壳子的手机,看来是这两天追的小说看完了,结局是她所说的BE。
“好了,好了啊,不哭了,我带你去吃蛋糕好不好。”
她抬头看着我,饱含泪水的眼睛里情绪有些复杂。
“我以后会、会对你好的。”
是吗?
我很欣慰。
但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说出来。
她海誓山盟,语言像极了画饼的大渣女:“加倍对你好,蛋糕我让给你吃,火锅我也点不辣的,睡觉我不争你被子……” “等一下。”
我打断她的话:“你又把我代入小说男主了是吧?”
她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好了,你不用去吃蛋糕了,在家吃饭吧。”
说完我起身去了厨房。
就很离谱! 什么霸道总裁、校草男主、校霸男主、年下小奶狗男
主、年上小狼狗男主,绝世大渣男男主我都能忍。
但这次…… 这已经是我,不知道在她心里死的多少次了。
“哼,江彦是坏蛋。”
我系着围裙点头:“嗯,坏蛋去给你做饭。”
但说到底。
多亏小姑娘爱看小说,我才能在追求她的路上顺利些。
我大二时被安排去迎接新生,但我从小就不是个什么热心肠的人,接新生也是兴致缺缺的。
有人找我,我就指路,没人找我,我也乐得轻松。
我支着下巴,看着校门口人来人往。
直到穿着果绿色裙子,扎着马尾,推着白色行李箱的她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太阳不大,树影斑驳,她如同暗淡的世界里唯一一束清新的光彩。
那一瞬间,让我分不清她到底是进入了我的视线还是我的心里。
怎么说那种感觉呢。
就是比游戏里抽到最新的皮肤、游戏拿到五杀、拥有限量版运动鞋、和打篮球进三分球还要让我高兴。
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这么明显。
看她东张西望对学校不熟的样子,我没再犹豫,果断起身向她走去。
“学妹找不到路吗?
我带你去新生报道处吧。”
她朝我甜甜一笑,声音温润悦耳,像是潺潺溪水淌过一般,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学长好,麻烦学长了。”
“不麻烦,走吧。”
我接过她的行李,走在前面带路。
她追上来,手搭在行李箱的推手上,跟我的手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学长,还是我自己来吧。”
“没关系,别人都是这样的。”
她左右看了看其他的新生,只得再次道谢:“那就谢谢学长了。”
我点头,再次走在前面,唇角却止不住上仰,小虎牙,小梨涡。
还挺可爱。
可能是第一次主动接触女孩,我不专业到忘记问她名字和联系方式。
只留我一人烦恼了一个星期。
但好在我知道她是英
语专业的,学校才多大,我们总会遇见的。
果然如我想的一样,我们在操场上遇到了。
刚打完篮球回去的路上,迎面和她相遇。
惦念了许久,余光瞥见她的那一刻,我来不及兴奋也顾不得自己刚打完球的一头汗,就快走两步到她面前。
“学妹!”
她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不是吧,才两个多星期而已,就把我忘记了?
心里难过了一秒,我正准备自我介绍:“我……” 但架不住她有礼貌,向我微微弯腰:“学长好。”
然后,和我擦肩而过。
砰~砰~砰~我手中的篮球滑落。
室友们在我身后笑得不能自抑。
“真没想到我们大校草还有被无视的一天,究竟你是宝刀已老,还是学妹眼光过高。”
“肯定是江彦的报应来了,哈哈哈,快笑死我了。”
我一记眼神杀过去,他们笑得没那么明显了。
我仅仅给自己一晚上的时间颓废,第二天我便下定决心要在她面前多刷刷存在感。
专业不同?
没关系,只要我有空就去找她。
见面机会少?
也没关系,食堂操场图书馆这些公开场合,只要我有心,就会遇到她。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李灵乐。
果然,人如其名,呆萌可爱。
可是……我还是没能要到她的联系方式。
都这么久了,我食堂吃饭时和她拼桌,特意去她的课堂听课,在操场和她一起跑步,一起泡图书馆等等我都做了。
但她依旧是一幅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状态。
对我礼貌到如同长辈一般,表白一词让我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我看着镜中的脸陷入沉思。
也挺好看的呀,小姑娘都挺喜欢自己这一款的呀,追自己的小姑娘也都挺多的呀。
怎么到她这儿就不行了?
后来,我学业上的事情多了起
来,我找她的次数也逐渐少了。
到快放寒假时,我甚至忙到有一段时间没去找过她。
这个假期我只要一空下来,满脑子都是她。
她的笑、她的呆萌、她读书时的认真、还有为了吃食堂的甜品下课就往食堂跑的样子。
“江彦,江彦,江彦!” 耳边的声音打断了我。
“怎么了?”
老妈一脸凶样:“你在想什么,我叫了你很多遍哎。”
“……” “我等一下要去隔壁清吧听歌,你帮我看一下店。”
“你又去看3号小哥哥了是吗?”
我无情的拆穿老妈。
“不行吗?
他长得帅,唱歌还好听,我就喜欢看他。”
我点头:“行,我不会跟老爸说的。”
“哼!”
老妈一脸高傲的走了。
无奈,我找了个口罩带着,下楼去看花店。
在旅游景点开花店,也就只有江女士才能做得出来。
她说人在哪儿,芬芳就到哪儿,花能给人带来最美好的相遇。
呵,也就我爸这么支持她吧。
我只觉得这花香能熏死我。
我手支在收银台上,看着满屋子的花,思绪又飘到小姑娘那儿去了,也不知道她喜欢哪一种花。
在我百般无聊之际,朝店门口看了一眼,然后直接愣住,店门口那个身影也不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吗。
而她像是有感知般,也偏头向我看来,在我们线视对上的那刻,我清楚的看到她的身形也愣在原地。
我猜她可能是认出了我,正想起身出去。
结果她受惊跑了。
什么情况?
这是把我当洪水猛兽了?
李灵乐跑向旁边的饰品店,一下子从众人中逮到了小姐妹,激动道:“欣悦,我看到小说里面的男主了。”
正在挑手链的陈欣悦不解的看向李灵乐,无情吐槽:“什么男主?
你看书看糊涂了吧。”
“真的,就是那种长像俊美,气质绝佳的小说男主呀,你推给我看的那种。”

做为小说迷一号陈欣悦放下手中的手链,眼里依旧疑惑。
就这姐妹,自己向她安利八百遍热门小说,而她被缠得无法就看了其中一本,现在就开始幻想了。
“你这才看了一本,就毒入骨髓了?”
李灵乐急了:“哎呀,是真的!”
陈欣悦又认真的端详了她两眼,问:“在哪儿?”
“隔壁花店。”
花店里有各种各样的花,娇艳欲滴,美不胜收,但统统不及花店里穿着白色卫衣,戴着口罩的小哥哥来得让人心动。
李灵乐勾着陈欣悦的手,蹦蹦跳跳的,眸子里亮着光很都得意:“是吧,是吧,我就说是小说里的男主吧。”
陈欣悦嘴巴张成一个O字形:“真的哎,这也太有氛围感了吧!”
“就是不知道口罩下的脸是什么样的。”
陈欣悦敲了下李灵乐的头:“我觉得也没差,可惜我有狗子了,不然我就去要微信号了。”
说狗子,狗子到,李喆喊道:“欣悦,走了,你们俩在那儿干嘛呢?”
陈欣悦立刻甩锅:“乐乐喜欢花店里的小哥哥,不敢要微信,我帮她想办法呢。”
李灵乐转头疑惑的看向无耻的小姐妹。
“是吗?
我去帮你要吧,难得乐乐有喜欢的人”要到了约会时就不用带电灯泡了,李喆美美的想。
“哼!
你们俩……”李灵乐一眼就看穿了自家哥哥在想什么,气冲冲的抢过他手里刚买的奶茶,转身就走:“我不理你们了,自己逛自己的吧。”
李喆满意点头,把另一杯奶茶插上吸管,递给陈欣悦:“走吧宝贝,我们去约会。”
陈欣悦吸一口奶茶:“好啊。”
花店里,我目睹着店门口的她去了又来,按捺住想起身的想法。
小姑娘单纯里还透着点傻劲,虽说我听不见她在跟朋友说些什么。
但看她对着我蹦蹦跳跳的激动样,都不用听,我就知道她话题里有我。
我笑笑,快一个月没见,我很好奇她话题里的我是什么样的。
这时,一个男的向她们走去,我下意识的站起来,还没走出收银台,小姑娘就气冲冲的走了。
而她朋友和那男的则笑嘻嘻的牵着手往她反方向走。
嗯?
这是吵架了?
可小姑娘对景区熟不熟呀?
丢了怎么办?
我正想要不要追出去呢。
还没两分钟,小姑娘再次出现在门外,看我一眼,又走过。
手里的奶茶喝了小半。
我没忍住,笑出了声。
又一会,小姑娘再再出现在门口,又看我一眼,又又走过。
奶茶喝了大半。
如此反复。
我也懒得动,回到收银台坐下,配合着她“光明正大”的偷看我。
最后,小姑娘估计是走累了,干脆去对面的小吃店,点了份蛋糕,坐在店门口边吃边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直接被弄得没脾气了,咱家花店是开在景区,可我并不是这里的景点,我也不是景点里的某种动物。
她就不会找我说话吗?
不会才放假没几天就不认识我了吧?
这小姑娘! 我果断起身,朝对面蛋糕店走去,直奔她坐的位子。
她看见我走近,连忙将碟子里剩下的蛋糕吃完,随后起身想逃。
我一把拉住她衣服的帽子,低睨着她,悠悠开口:“去哪儿?”

《论有一个嗜如命的老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