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我以为谏议大夫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谁知某天夜里他拉着我看腹肌朝野

>

我以为谏议大夫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谁知某天夜里他拉着我看腹肌朝野

抗衰靓仔著

本文标签: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林儒升李软   更新: 2022-10-31 22:17: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林儒升李软《我以为谏议大夫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谁知某天夜里他拉着我看腹肌朝野》讲的是我以为谏议大夫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谁知某天夜里他拉着我看腹肌朝野上下皆逼我和亲他又站出来诡辩群臣原来我才是蒙在鼓里的蒙鼓人嘉庆殿是我在整个宫里最讨厌的地方,偏今日像撞了邪一样从不待见我的母妃,居然牵着我

精彩节选


我以为谏议大夫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谁知某天夜里他拉着我看腹肌朝野上下皆逼我和亲他又站出来诡辩群臣原来我才是蒙在鼓里的蒙鼓人嘉庆殿是我在整个宫里最讨厌的地方,偏今日像撞了邪一样。
从不待见我的母妃,居然牵着我的手演上了母女情深,我心里隐隐升起一丝不安。
近日宫里议论纷纷,南楚大军越过边界已攻下三城,整个朝堂动荡不安。
一顿饭吃的我浑不自在,见惯了臭脸,突然的转变还真是让人吃不消。
母后您还是黑着脸对我吧,当然这话不能说。
临走时母妃笑盈盈的拉起我的手“小九,现下你父皇多有忧愁,你没事多去他宫里陪他说说话。”
我怎么不知道我是父皇的解忧丹,现下父皇最需要的是兵马和得力将领才对,这话她不该说给太子听吗?
事出反常必有妖,只是我现在还不清楚母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实在是厌烦的很这只会做戏的娘和嗜权如命的哥。
建文八年,一场政变使母妃一族元气大伤,她便希冀再生一子来稳固地位,可最终生下了我,黄粱梦一场罢了。
偏巧同时怀孕的芸妃娘娘生下一子,父皇大喜,随即提拔了芸妃兄长,母妃便看我处处不顺眼了。
要不是父皇公主少,亲自交代嬷嬷好生照料,我也我不知道会交代在哪次宫斗中。
实在是憋的慌,回到寝宫我便要来一大只肘子解闷,正当我吃得满嘴流油的时候,李承基拿走了我的肘子。
李承基是整个大夏最肆意快活的人,小时候上树下河什么不规矩就做什么,全然不像个皇子。
要不是芸妃一力护着,父皇奈何不了心爱的人,只怕到现在他屁股还是烂的。
小时候我也是十分羡慕,有着李承基这个榜样,私底下我也算不得什么规矩公主。
皇后和芸妃是宫里最大的冤家,我和李承基前后脚出生,一个恨不得塞回肚子里,一个巴不得捧在手心里。
算了上一辈的恩怨何故牵扯到我们身上。
看着对面的俊朗公子,我气不打一出来。
前几日才投拿了我最喜欢的一根钗子送给小宫女。
呸,仗着长得好看便四处留情的浪子。
不知为何李承基今日倒是严肃了许多。
“李软,你可有心仪的世家哥儿。”
果然严肃是我的错觉,没两句话
便现原形了。
我羞臊的要将他打出去“哎呀,我认真的,要是有我便替你对父皇说,让他给你赐婚。”
“我不嫁,我一辈子在宫里做姑子。”
“罢了罢了,你们女孩就是皮薄,我去替你找驸马。”
很快我就知道为什么那天母后突然对我亲热,李承基又为何问我是否有心上人,原来南楚提出的停战条件是要公主和亲。
不难理解为何母妃突然对我热络起来了,她怎么会放过这个给她儿子铺路的机会,我不由得苦笑。
亲生的只想踩着我往上爬,他们认为是对手的人却来提醒我。
勤政殿里,我看着父皇白了一半的头发,不由得心酸,这几个月很难熬吧。
说起我的婚事父皇眼泪似有泪光,我确不被母后喜欢,幸得父皇庇佑。
父皇虽无大志,却也是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在位十多年眼看着国库日渐充盈,但太宗几战耗伤太多元气,南楚又太过狡诈欺人,再来一战怕是支撑不住。
这一个月来朝臣争吵不休,多半是逼着父皇嫁公主的,父皇能为我顶这么久,已是不易。
“想必小九也知道南楚求亲之事了。”
“父皇不必太过忧心,大不了我嫁就是。”
“还没到那步呢,现如今有你八哥和林儒升那小子在朝堂上为你舌战群儒,也算是全了你们少时相伴的情谊。”
林儒升为我舌战群儒,我是不信的,实在想不出少时有何情谊,是让他在夫子面前出糗还是把他丢进池塘。
我迈着重重的步子走出勤政殿,殿外天还是清澈的蓝,但天下已经浑浊不堪了。
“公主,事到此处必有解法。”
林儒升穿着蓝色朝服,到不似小时候那般死板了,有几分清隽公子的味道了,看来没有我的这几年,林儒升过得很是滋润呢。
“无妨,不过一嫁。”
我大手一挥,以为走的潇洒“我以为公主是个天地不怕的人,也不过如此,实在让臣失望。”
看着林儒升面露讥讽,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为我舌战群儒指不定憋着什么坏。
我转身离开却听见林儒升说“朝堂之上公主不必忧心,但怎么糊弄过皇后与太子还全凭公主自己了。”
专戳人心肺管子,绝对是故意的,绝对!
我恨恨的甩袖离开。
林儒升真是个乌鸦嘴,等我回到宫里,就看见了两个不速之
客。
“小九回来了,快坐到母妃身边来。”
十几年不理不睬,不知道她是怎么装下去的。
“母妃,何事。”
我不冷不淡的回话“这是你对母妃说话的态度?”
“太子皇兄以为我该是什么态度。”
“太子住口,小九还小,今后母妃会多教教她的,毕竟也是要嫁去南楚做太子妃的人,规矩是最重要的。”
“谁说我要嫁去南楚。”
“如今南楚休战,求娶公主,当朝独你一个嫡公主,你当如何?”
“母妃莫是糊涂了,父皇没点头,还轮不到母妃来同意。”
“小九,你既知你父皇为难,就应该主动请缨,为你父皇排忧解难,这才是做公主的本分。”
“我不知道什么公主的本分,母妃不过是为太子谋划,何必打着父皇的幌子。”
“你既然这么明白就应该知道怎么做,我们母女、兄妹齐心才是正道啊。”
“等太子坐稳皇位,也为小九你谋个好前程啊。”
我被他们的厚颜无耻给震惊到了,凭什么认为被亏欠了十几年的人愿意为他们出力。
接下来日子看似平静,但朝堂上已胶着多时。
此刻李承基坐在我对面神色飞扬,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李软,我为你想了一个妙计,既能得嫁良人又不用远赴南楚。”
“什么?
要我嫁给林儒升!”
我站起来揪住李承基的耳朵,这是什么烂法子。
李承基痛呼“我都替你想好了,儒升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他家境优越皇后娘娘必定不会拒绝,更重要的是他爷爷是文人标杆,你若做了他家媳妇,那些士大夫也不会再多嚼口舌。”
我没想到林儒升居然也会同意这么荒唐的法子,小时候一板一眼的样子,看着就像老学究。
如果嫁给林儒升,我都不知道他会怎么折磨我,毕竟小时候我做的事确实不够地道。
想到当众扒他裤子,虽然是无意的,但也让林儒升几日没来学堂。
我怎么会有这么勇猛的时刻,实在是羞愧羞愧。
经过李承基这么一闹,我倒是冷静了下来,听说南楚皇子不日就会到达都城,此次南楚发动战争开头声势浩大,不到两月就偃旗息鼓了,急于求亲,这背后到底有什么原因。
看来必须会一会南楚皇子了。
夜里、驿馆、房梁上、我、林儒升打死我也没想到会看见如此香艳的一
幕,如果知道,我是绝不会让林儒升跟来的,我的脸今日算是全丢完了。
那南楚皇子居然在驿馆与侍女同室洗澡,还被我和林儒升偷窥了。
林儒升捂着我的眼睛将我带了下来。
“原来公主喜欢看这样的,臣实在不敢苟同。”
毕竟也是个大姑娘,我羞得说不出话。
“公主瞧过南楚皇子了,觉得如何。”
我怎么敢说话,我何时在林儒升面前丢过这么大的脸,他戏虐的表情就好像我是那急色之人。
“你不也瞧见了吗,何必问我。”
“臣觉得不如何,论脸比不上臣,论身材也比不上臣,论人品,虽然臣不知,但大概也是比不过臣的。”
怎么这么自恋,你的身材我又没见过,就是你的脸在大都是数一数二的好看,我不承认,你又能怎么办。
“公主不如好好考虑一下八皇子的提议,相比南楚皇子臣实在是个更好的选择。”
这个世界都疯了,要不然林儒升为什么说这样的话。
“我又没见过你的身材,更何况我嫁谁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公主要验一下吗?”
林儒升作势便要脱衣服,疯了疯了“天太晚了,我先回去了。”
我撒腿就跑林儒升倒是笑得很高兴,他当然得意,我还从未在他面前落下口舌之风。
回到寝宫已有一会,脸上还是燥热的厉害,我居然不自主想到了林儒升脱衣服的样子,罪过罪过。
为了避免尴尬,我索性这几个月都不出门了。
林儒升视角我第一次见公主,是在劝导八皇子不要爬树的下午,我在下面拼命拦着皇子,公主站在树顶不停的挑衅。
最后我还是没有拦住,我第一次见这么不规矩的皇子公主,大夏前途堪忧。
不过陪八皇子九公主读书的日子甚是轻松,比我在家里看着祖父要高兴。
八皇子九公主似乎有斗不完的气,一个往东一个要往西,我夹在中间实在难受。
九公主这样的女子实在少见,每次吵架都是气势汹汹的,不过也多亏了她,我是个不会吵架的,每每被太子一群人刁难的时候,半天也憋不出个字,多亏了九公主解围。
可她总这样顶撞太子,不知道皇后会不会责怪她,听闻皇后向来是不喜公主的。
中秋节公主一人在门口哭泣,没想到像她这样开朗的女子也会哭的这般难受。
公主问为何皇后总是责备她,她也想被母亲疼疼,这个问题我无法解答,太复杂了,皇宫里总是人心复杂。
不过好在公主后面还是那个灿烂如骄阳的孩子,虽然她做的一些事情总让我哭笑不得。
最过分的是她居然为了和八皇子的狗屁约定在夫子面前扒拉我的裤子,真是有辱斯文,她这样怎么嫁得出去。
我思索几天准备找到公主说明我会对她负责,这才过几天公主就把此事抛诸脑后。
自此之后我便赌气不理公主了,我也不知道我在气什么,后来看见父亲母亲我才知道,原来我是心悦公主的。
虽然皇后不喜公主,但也是不许公主低嫁的,更何况皇上是把公主放在心里的。
于是我便不讨厌祖父的日日督促,用工读书,娶公主。
想来我和公主是有缘分的,不然为何我读书如此有天分。
我听祖父说皇上是属意八皇子接任的,我想也是太子阴毒,皇后母家虎视眈眈,我又想到公主,若是太子与八皇子争起来,她定会伤心,别看她没心没肺,实则最重情谊。
我想她嫁到我家来,以后太子与八皇子争权也伤不到她,八皇子即位,她更不会被太子皇后牵连。
今日南楚又在边境作妖了,更过分的是他们居然要求娶公主。
我和八皇子急作一团,皇后和太子定不会放过这个拉拢朝臣和南楚的机会。
听见公主说不过一嫁时,我简直要急坏了,于是八皇子的提议我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公主拒绝了,我也不奇怪,这实在是太草率了。
往后形势不容乐观,我想公主为了皇上定会妥协,但我不会。
公主这个急冲冲的居然敢去驿站偷看,幸好我抓住她了,冲动之时原来我也是没有理智的。
算了在公主面前浪荡一回也不丢脸。

《我以为谏议大夫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谁知某天夜里他拉着我看腹肌朝野》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