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他起身凑近云依

>

他起身凑近云依

莓好熊抱著

本文标签:

小说叫做《他起身凑近云依》,是作者莓好熊抱的小说,主角为云依沈君现代言情。本书精彩片段:快。<br>云依几乎是被他连拖带拽的扔回了自小居住的云华宫。<br>“好生看管公主。”<br>沈君一声令下,侍卫们将此地围得密不透风。<br>看着他转身而去的背影,云依从这场错付痴心的梦中完完全全清醒过来,心也一寸寸完全冰冻。<br>若非她执意要嫁沈君,若是让他随沈家人一起流放三千里,便不会有今日。<br>“是我爱错了人,我后悔了。”<br>她的嗓音很轻,但沈君听见了。<br>他脚步一滞,面色陡然变得阴沉难看,口中却发出轻蔑的笑与讽刺:“蠢货,现在才想明白,为时已晚。”<br>这日晌午,云依又梦回儿时,她在御花园里玩耍,哥哥在一旁摇头晃脑的背书。<br>父皇蹲下身子,向她伸出双手:“来,小公主,父皇带你骑大马。”<br>“骑大马喽!”<br>父皇酣畅的笑着,正与她银铃般的笑声相呼应。<br>蓦的,云徽帝突然停下,轻轻将云依放在地上。<br>笑容褪去后,是化不开的沉重与悲怆:“依儿,父皇要走了,以后没法再保护朕的小公主了,答应父皇,好好活着。”<br>小小的云依不解的望向云徽帝:“父皇,您要去哪儿?”<br>云徽帝并不言语,转身向着刺眼的光亮走去,云依抬脚便追,可父皇的步子好大。<br>怎么追,也追不上他。<br>“父皇!<br>您去哪儿啊父皇!”<br>小小的云依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只换来云徽帝的一回眸。<br>那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眸中,满是心疼与不舍。<br>丧钟在耳边响起,云依猛地睁开眼,眸中满是茫然与空洞。<br>外头响起一片哭丧声:“皇上驾崩!”<br>一声又一声“皇上驾崩!”<br>传入她的耳中。<br>云依蓦然清醒,脸色寸寸惨白。<br>她有意识时,人已经冲到了殿外,侍卫们面无表情的将她拦住。<br>入目是一双踏山河锦靴,来人身着玉色蟒袍。<br>脸还是沈君那张脸,只气场与地位今时不同往日了。<br>侍卫们恭敬的向他行礼:“参见摄政王。”<br>云依红着眼:“你真的杀了我父皇……”听见她的话,沈君笑了,不置可否。<br>许是因为赢了的缘故,他笑得比以往好看,至少多几分真情实意在里头。<br>云依嗓音哑得不成样子:“恭喜你了。”<br>没哭喊,没哀求,没愤怒,没恨意……她表现的太过寻常,沈君危险的眯起眼,心中蔓上一股烦闷与沉重。<br>不待他开口,云依又兀自问道:“何时送我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云依沈君   更新: 2022-11-02 01:50: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他起身凑近云依,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莓好熊抱”,主要人物有云依沈君,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已完结)“驸马,公主被吊上城墙已经三天了!” “哦?那她知道错了吗?”“公主第二天就已经去世了从她身上掉下来一块玉佩,是您找了十年的!”闻言,他脸色刷白,头也不回地向城墙奔去...成亲当晚,云国最尊...

第11章

快。
云依几乎是被他连拖带拽的扔回了自小居住的云华宫。
“好生看管公主。”
沈君一声令下,侍卫们将此地围得密不透风。
看着他转身而去的背影,云依从这场错付痴心的梦中完完全全清醒过来,心也一寸寸完全冰冻。
若非她执意要嫁沈君,若是让他随沈家人一起流放三千里,便不会有今日。
“是我爱错了人,我后悔了。”
她的嗓音很轻,但沈君听见了。
他脚步一滞,面色陡然变得阴沉难看,口中却发出轻蔑的笑与讽刺:“蠢货,现在才想明白,为时已晚。”
这日晌午,云依又梦回儿时,她在御花园里玩耍,哥哥在一旁摇头晃脑的背书。
父皇蹲下身子,向她伸出双手:“来,小公主,父皇带你骑大马。”
“骑大马喽!”
父皇酣畅的笑着,正与她银铃般的笑声相呼应。
蓦的,云徽帝突然停下,轻轻将云依放在地上。
笑容褪去后,是化不开的沉重与悲怆:“依儿,父皇要走了,以后没法再保护朕的小公主了,答应父皇,好好活着。”
小小的云依不解的望向云徽帝:“父皇,您要去哪儿?”
云徽帝并不言语,转身向着刺眼的光亮走去,云依抬脚便追,可父皇的步子好大。
怎么追,也追不上他。
“父皇!
您去哪儿啊父皇!”
小小的云依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只换来云徽帝的一回眸。
那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眸中,满是心疼与不舍。
丧钟在耳边响起,云依猛地睁开眼,眸中满是茫然与空洞。
外头响起一片哭丧声:“皇上驾崩!”
一声又一声“皇上驾崩!”
传入她的耳中。
云依蓦然清醒,脸色寸寸惨白。
她有意识时,人已经冲到了殿外,侍卫们面无表情的将她拦住。
入目是一双踏山河锦靴,来人身着玉色蟒袍。
脸还是沈君那张脸,只气场与地位今时不同往日了。
侍卫们恭敬的向他行礼:“参见摄政王。”
云依红着眼:“你真的杀了我父皇……”听见她的话,沈君笑了,不置可否。
许是因为赢了的缘故,他笑得比以往好看,至少多几分真情实意在里头。
云依嗓音哑得不成样子:“恭喜你了。”
没哭喊,没哀求,没愤怒,没恨意……她表现的太过寻常,沈君危险的眯起眼,心中蔓上一股烦闷与沉重。
不待他开口,云依又兀自问道:“何时送我下去与父皇团聚?”
沈君闻言却是笑了:“想死?
想解脱?”
云依望着他,那眼中满是冷与恨,再没有一丝情意。
沈君蓦的恼了,一把钳住云依的下颌,强迫她与自己对视:“想死?
我偏不让你如意!”
“你知道是谁登基了吗?”
沈君笑得“是贵妃的二皇子云措。”
听见这话,云依心中蓦然一紧:“你们将我哥哥如何了?”
凝着沈君嘴角诡异的弧度,她的心一寸寸冰冷下去。
“太子弑父夺位,毒杀徽帝,自然不会有好下场,今晨已经行刑,如今吊在城门上,以正国法。”

《他起身凑近云依》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