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孽子带着初恋和私生子招摇过市

>

孽子带着初恋和私生子招摇过市

婚前婚后故事著

本文标签: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许月连成   更新: 2022-11-01 21:46: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许月连成《孽子带着初恋和私生子招摇过市》讲的是儿媳在产房难产的时候,儿子正带着初恋在国外旅行这桩婚事是我极力促成的,到头来却把儿媳推入了火坑之中这样的儿子不要也罢既然孽子不珍惜,以后由我来照顾儿媳也是一样的

第3章

精彩节选


儿媳在产房难产的时候,儿子正带着初恋在国外旅行。
这桩婚事是我极力促成的,到头来却把儿媳推入了火坑之中。
这样的儿子不要也罢。
既然孽子不珍惜,以后由我来照顾儿媳也是一样的。
1.经过一天一夜的鏖战,儿媳总算是平安诞下一女。
我揉着疲惫的太阳穴走出病房,助理将手机交给我,低声说:“连总,刚才小连总来过电话了,说他昨天在参加一个很重要的商业晚宴,所以没及时接到您的电话。”
参加商业晚宴?
不就是忙着和初恋约会吗?
为此连自己老婆生孩子都顾不上了。
我嗤笑一声:“叫什么小连总,不过就是一个孽子罢了!”
助理深知我现在处于暴怒之中,不敢触我霉头,识相地闭嘴了。
幸好儿媳孕期我找专门的营养师给她调养过,还算康健,生完孩子两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了。
她明显知道儿子做的那些龌龊事,在我面前却一声不吭,全部心思都扑在了孩子身上。
我却无脸面对她。
这桩婚事是我极力促成的,到头来却把儿媳推入了火坑之中。
也罢!
也罢!
既然那孽子不珍惜这段姻缘,以后由我来照顾儿媳也是一样的。
可我没想到孽子浑蛋也就罢了,还不当人,居然堂而皇之把初恋和私生子领回了家,以主人的姿态!
他很高兴地搂着初恋和私生子向我介绍:“妈,这是成心,是我喜欢的女人,你将来的儿媳;这是小赐,大名连成赐,是你的宝贝孙子。”
儿媳攥紧了轮椅扶手,指节发白,脸色更是难看得紧。
偏偏那初恋成心还很没眼色,得意地瞥了一眼儿媳,过来甜甜喊我:“妈!”
又揪着私生子喊了我一声“奶奶”。
仿佛这样我就会认可他们,让她母子俩入主连家。
我冷笑一声:“麻烦成心小姐要点脸,我连家的儿媳妇只有许月一人,也不知道和哪些男人鬼混生下来的野种,还敢冒充我连家的子嗣。”
成心的脊背瞬间挺直,不卑不亢地看我:“我知道您不喜欢我,我也是看在阿舟的面子上愿意叫您一声妈,但这不代表你就可以随意侮辱我,甚至污蔑我的孩子来历不明。”
啧!
这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
若真的洁
身自好,干嘛插足别人的家庭,还生下了个五六岁大的孩子呢?
2.成心这副楚楚可怜的姿态,瞬间引起了我儿子的爱怜之心,罕见地顶撞了我。
“妈!”
他上前将那女人护在身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儿媳,怒斥,“贱人,是不是你又在妈面前乱嚼舌根,污蔑成成了?”
质问完了又回来求情:“妈,你别听许月胡说,成成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你不是一直想要抱孙子吗?
你看,成成给你生了个大胖孙子,现成的!”
“啪!”
我没忍住狠狠一巴掌甩在了他脸上,对上儿媳隐忍的目光,我两颊烧得慌。
成心又来保护我儿子,责怪地看向我:“阿姨,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你没必要把气撒在阿舟身上吧?他是无辜的!”什么东西?!居然敢和我叫板!偏偏我愚蠢的儿子不觉有异,反而还很感动:“妈,你看到没有,成成多么善解人意,许月那个死女人能做到吗?”
饶是儿媳能忍,此刻也被他一个一口“死女人”伤到心了,死死咬住嘴唇,眼眶里闪烁着泪花。
睡着的孙女也因为客厅里的激烈动静被吵醒,娇声哭了起来。
总而言之,现在的状况就是一团乱麻!
我揉着太阳穴,恼火地来回踱步。
孽子和成心哄着他们受惊的私生子,招呼管家,让他去把主卧收拾出来,要让成心和私生子住进去。
荒唐!
我正要阻止,从始至终没说过话的儿媳伸手拉住我。
我一低头,恰好对上她滚落泪珠的双眸,她颤颤道:“妈,既然阿舟要让成小姐住进去那就随他吧,我不想再惹他生气了。”
一瞬间,我无比心疼,这么柔弱懂事的女孩子,那个孽子不好好宠着,偏生要这样糟蹋。
他迟早会后悔的!
佣人们帮忙搬着行李,成心上楼梯前看了儿媳一眼,目光里全是不加掩饰的炫耀。
我蹲下身,握住儿媳的手,保证:“你放心,妈会给你一个交代的,那女人今天有多猖狂,我就让她来日有多悲惨!”
然后,我让人打包行李,带儿媳和孙女回了老宅。
3.助理把收集来的资料交给我。
孽子带着初恋和私生子招摇过市,高调出现在各种公共场合,意在向世人宣告
,成心才是他喜欢的女人,也是对我一种无声的宣战。
他想用这种手段逼我就范。
我合上文件夹,冷冷道:“通知人事部,连舟作风不良,从今天开始革除他总经理的职务。”
“是,连总。”
助理擦了擦汗,连忙去办。
我倒要看看成心那女人喜欢的究竟是连舟的钱,还是他的人。
如果喜欢钱,那我就让连舟一无所有,最后众叛亲离后悔去吧。
如果喜欢人,我还是让连舟一无所有,一家三口蹲街边喝西北风。
“大嫂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心狠手辣,当年用这手段对付大哥也就罢了,就连自己亲儿子也不放过。”
我抬头看去,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立在门口,不显老的脸上含着笑意,一看就是笑面虎。
“二叔不遑多让,半辈子都没学会规矩,进门也不知道敲门!”
看到他我就血压飙升,着急起身。
结果踩到老板椅的轮子上,差点跌倒。
腰上多了一双手扶住我,他调侃:“大嫂见到我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滚!”
一把年纪了还搁这儿和我玩年轻人的爱情戏码。
幼稚!
我抬脚欲往他双腿间踹去。
二叔如临大敌,连忙放开我,举起双手告饶:“大嫂,我就开个玩笑,没必要这么较真吧?”
我冷哼一声,不信他满是调笑的说辞。
我这小叔子为人轻浮,做事不着边际,喜好煽风点火看热闹。
什么伦理道德,完全没放在心上。
总而言之,他们老连家基因不行,从上到下全都歪了。
一想到我那抛妻弃子的孽子,我就怒不可遏。
不行!
我得好好培养我的孙女,绝不可以让她走上她混账爹的老路!
4.处理完公司的事务后,我准备下班回家看儿媳和孙女。
没承想,路过我儿子办公室时,被里面的动静吸引。
一向行为得体的儿子此刻失了风度,对着前来清理他办公室的保洁怒吼:“是谁允许你们不经我同意,擅自处理我的东西的?”
害怕丢掉工作的两位保洁阿姨,硬着头皮解释:“小连总,这是连总的吩咐。”
“放屁!”
他冷笑一声,“我是我妈的亲儿子,她怎么可能撤掉我总经理的职务?

“像你们这样谎话连篇的人留在连氏,简直就
是蛀虫,我现在就要开了你们。”
我的脸唰的一下黑了。
推门而入。
“大吵大闹的,还有没有规矩?
!”
两位保洁阿姨瞬时噤若寒蝉,喊了一声“连总”之后就不敢动了。
儿子朝我阔步走来:“妈,保洁部那群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我面无表情:“的确是我的命令,辞退信已经送到人事部了吧,待会儿你就去结算工资办理辞职。”
他骇然一惊:“妈,你玩真的?
!”
呵!
小样,还以为我和他闹着玩呢?
“不然呢?”
我冷冷地睇他一眼,没心情继续掰扯。
转身离去。
“妈,我可是你唯一的儿子,连氏唯一的继承人,就连你唯一的孙子也在我这里。
“你开了我,谁给你继承公司?
谁给你养老送终?”
一连串质问传来,听得我只想笑。
谁说公司只能给他了?
老宅里我还有个亲孙女呢。
再不成,捐了也可以。
“我不仅要革除你总经理的职务,还要和你断绝母子关系!”
5.自革除连舟总经理的职务后,我也陆续停了他所有的银行卡,变卖了他名下所有的房产。
只有他现在和初恋、私生子居住的别墅,是当初订婚时登记在儿媳名下的婚房。
儿媳不吵不闹,整天和孕婴嫂学怎么带孩子。
要不是偶尔撞见她失神地望着窗外,我都要以为她对老公另组家庭这件事无动于衷了。
我问她:“你们那处婚房打算怎么办?”
儿媳抬头茫然地盯着我。
我说:“那是你的房子,可以随时收回来。”
儿媳却是摇了摇头,低声道:“不管怎样,那房子都有连舟的一半。”
这话听来,儿媳还像是一心为那孽子着想一般。
可是,这儿媳是我亲自挑选的,我并不相信她真是天真懵懂的小白兔。
思忖半晌,我拍了拍她的肩:“要是你想报复连舟的话,我全力支持。”
话落,我明显感觉到儿媳身体僵硬了一下。
看我的目光里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我高深莫测一笑:“当初我对付他爸的手段更残忍。”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提我的过去了。
我和他爸连欧是大学订婚,大学毕业以后顺理成章结婚,我进入连氏集团工作。
从进入公司的那一刻开始,我
便把所有心思都扑在了工作上。
在公司的声誉逐渐盖过连欧,公司上下隐隐有以我为主的趋势。
连欧曾隐晦地和我提过,希望我能离开公司,回归家庭当主妇。
可我从小接受的教育,不允许我靠男人生活。
没有任何犹豫,我拒绝了他的提议。
那以后,连欧待我依旧,但事业心明显下降了。
恰逢我怀孕,我认真思考了连欧的话,打算和他商量先退隐一段时间养胎。
可我没想到,迎接我的居然是当头棒喝!
我迫不及待想和连欧分享将为人父人母的喜悦,他却和他的秘书搅和在了一起。
短短一年时间,就飞遍了二十多个国家。
世界各处都留下了他们恩爱的脚印。
秘书把那些亲昵的合影发到我手机上。
整整一千张,我花了一晚上看完。
从意大利维罗纳到希腊雅典。
怪不得他频繁选择出差工作,原来是想和秘书双宿双飞啊!
他们飞回来时,被我堵在了机场。
我带了一队保镖,强行带连欧回了老宅。
他也忍无可忍,提出离婚。
6.我怔愣,问他:“我怀孕了,孩子怎么办?”
连欧说:“打掉。”
那轻飘飘的语气里没有丝毫感情,仿佛我肚子里怀的不是他的孩子一样。
我的字典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我当场反驳了他的决定。
准备死扛到底。
临走时,连欧说:“许鑫,你太强势了,我喜欢温柔小意的女人。”
原来他不喜欢我啊!
那为什么以前不说?
我和连欧青梅竹马,我从未在他面前刻意掩饰自己的真实性格。
我就是这样强势,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都喜欢做到极致。
这些他都知道。
既然不喜欢我这款,大学四年那么长的时间为什么不说?
偏偏到现在才心生后悔,要出轨离婚。
晚了!
我揪着这件事不放,让连家上下都愧对于我。
连老爷子都勒令连欧和那女人断绝关系。
而他确实也安分了一段时间。
儿子五岁时,他破天荒提出要出去旅行。
我以为是他痛改前非,决心要修复我们婚姻里的裂缝了。
所以,我答应了。
可就在出发前夕,儿子被绑架了。
我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处事手段树敌颇多。
怕是对家绑架了我
儿子,我当即报了警。
那时的连欧还安慰我说,儿子一定会没事的。
当**满城寻找儿子时,连欧在做什么呢?
借着出去找儿子的名义,躲开保镖的视线去和他的情人会合,准备私奔。
我接到消息时,气得差点去世。
亲自开车带人拦截。
追逐过程中,连欧慌不择路,和大货车相撞,抢救无效死亡。
而我失踪的儿子,也在秘书哥哥家找到了。
我把儿子抱出来时,他问:“爸爸呢?
他说好了要和我玩躲猫猫,只有他来找我时,我才可以出来。”
连欧啊连欧,你居然狠心到连你儿子都利用伤害了。
连老爷子气我害死他的儿子,不肯再认我这个媳妇,甚至把我儿子也接到身边亲自抚养。
送回来时,我儿子已然是和他爸一模一样的性情。
他大学时谈了一个女朋友,就是成心。
我本不想插手他的感情之事。
可命运偏喜欢玩那些狭路相逢的把戏。
成心居然是他那秘书哥哥的女儿。
连舟不见的那几天,就是被藏在秘书哥哥家里。
成心整天陪他玩。
连舟记住了这段儿时情谊。
再见面时,火速发展成爱情。
可我却无法忘记连舟他爸背叛带来的伤害,更无法忘记儿子不见时,那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棒打鸳鸯那天,我和儿子对峙。
他气急败坏,质问我:“这些都是上一辈的事,为什么要延续仇恨?
为什么要把你的不幸记恨到我们身上?
“那是我爸犯下的错,为什么要我来背负?
“我和成成是无辜的!”
我被他问蒙了。
我有错吗?
或许有吧!
但还是铁石心肠拆散了这对有情人。
成心和那秘书长得很像。
每每看到她,我都彻夜难眠。
我用了些手段,把她送出国外,安排连舟和许月结婚。
只是我低估了连舟的恒心,即便是结婚了,他也要和成心在一起。
7.儿媳不了解过往的那些恩恩怨怨。
此刻听我这么说,脸上也是一片费解。
我不愿意再提起,只说:“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有教好儿子,让他步了他爸的后尘。
“你放心,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会尽力补偿你。”
儿媳面露动容,说:“妈,遇到你真好。”
我摸了摸
她软乎乎的脸颊,真心实意笑了。
丢了个愚蠢的儿子,捡了个贴心的媳妇,附赠一枚玉雪可爱的孙女,也不算太亏。
孙女小名满满,大名连诗茹。
她现在已经会冲我咬手指“啊啊”地笑了。
我吩咐助理准备满月宴。
到时候我会宣布孙女为连氏的继承人。
二叔得知这个决定,跳出来抗议。
“大嫂,你剥夺了连舟的继承资格,怎么不考虑考虑我?
“老话不是说兄终弟及吗?”
“滚!
“你都一把年纪了,眼睛一闭双腿一蹬,到时候还不是要传给我孙女。”
二叔笑:“男人四十一枝花,我现在娶个媳妇生孩子还不晚。”
呵!
“那你只怕永远都别想求得浅浅的原谅了。”
二叔笑容一僵,不吭声了。
偌大的连氏落到我手上。
不是没有人争过,可是我手上都握着他们的死穴,包括我这个小叔子。
8.孙女满月时,我给她举办了一场隆重的满月宴。
儿媳穿上我为她特意定制的一字肩礼服,戴着设计师量身定制的珍珠项链,优雅如天鹅,高不可攀。
礼服后背是镂空设计,恰到好处露出她精致漂亮的蝴蝶骨。
又做了收腰的设计,衬得她楚腰纤细。
看清镜中的自己,儿媳脸红了:“妈,这不太好吧。”
“很好,今天不仅是乖孙女的满月宴,也是你的相亲宴。”
儿媳愣住了。
大抵是没遇见过我这么开明的婆婆,婚姻存续期间就迫不及待给她张罗起下一春了。
名单上好多人都是我精挑细选,经过实地考察的精英男。
不过我最满意的还是我闺蜜的儿子。
不仅是儿媳的同校学弟,还是个没谈过恋爱的纯情奶狗。
咳、咳!
歪楼了。
总之一切随缘。
片刻的惊愣后,儿媳秀眉紧蹙,教育我:“妈,虽然连舟犯了错,但是我也不能有样学样啊!”
“没事,你俩迟早会离婚的。”
我都想好了。
等离婚证拿到手,我火速认儿媳为干女儿。
她想下一春我就把她打包嫁人。
她想搞事业我就全力支持培养。
9.不出我所料。
儿媳一露面,就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今晚,她才是主角!
小孙女被喂饱了睡在婴儿车里,由月嫂推着跟在我们身
边。
我推了推儿媳,让她自己转悠。
打扮得很富婆的闺蜜也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神秘兮兮地朝我挤眉弄眼。
表示都安排好了。
这一切都被二叔看在眼里,他皱了皱眉,低声问我:“大嫂,你不会给侄媳妇安排了相亲吧?”
这种事实在不好拿到台面上来说,我瞪他一眼,警告:“别管。”
宾客陆陆续续来了。
到点时,我领着儿媳和小孙女上台。
激情发言一番后,就准备宣布我的决定。
没承想,来了个程咬金。
我那消失许久的儿子,打扮得衣冠楚楚,径直朝主席台这边而来。
他昂首挺胸,春光满面。
从容喊了我一声:“妈。”
紧接着又深情款款地看向儿媳,说:“老婆,辛苦你了,一个人照顾女儿。”
这操作打得我猝不及防。
我的视线在二叔和儿媳之间来回梭巡,想知道是哪个叛徒把这孽子喊过来的。
二叔很是无辜地摊了摊手,表示不知道。
儿子想去抱婴儿车里的孙女,被儿媳阻拦。
他笑了一下,说:“月月,我是她爸爸,你不能剥夺我看孩子的权利吧?”
儿媳和他僵持不下。
这段时间,我儿子做的那些好事众人皆知,热搜成天挂在微博上。
公司也因此受到了影响。
眼下,台下多是看戏的人。
我不想好好的一场满月宴就此被破坏,走过去低声呵斥:“赶紧滚!”
结果,还有个更厉害的炸弹等着我。
“阿姨,你这样做可就不对了。
“阿舟是满满的爸爸,满月宴你不通知他也罢了,现在他连看孩子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10.成心的身影出现在大厅门口。
她手里牵着一个穿着和我儿子同款燕尾服的小男孩。
那是他们私生子连成赐无疑了。
她骄傲挺立的模样,像极了当年那个秘书向我耀武扬威的样子。
“你永远不可能争过我。”
她出现的时候,连舟双眼放光。
迫不及待下去和那女人十指紧扣。
气氛在这时候被炒到了**。
相机噼里啪啦响了起来。
拍下了这“史诗级”的一幕。
嚯!
老公、老婆和二房齐聚一堂,这可不就是轰炸性的一幕吗?
不过比起二十多年前我的那个娱乐头条,是小巫见大巫了。
二叔幸灾乐祸地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明晃晃写着——大嫂,你完了。
我瞪他一眼,本欲上前喝退那孽子和那女人。
不想儿媳先上前一步,拔出了话筒,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不废话,直接切入正题吧。”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什么正题?
儿媳压根没和我商量过。

《孽子带着初恋和私生子招摇过市》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