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五块钱买来一个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五块钱买来一个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小尘著

本文标签: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李牧英挺   更新: 2022-11-01 21:56: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李牧英挺《五块钱买来一个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讲的是五块钱买来一个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他说“所有人都离我远远的,只有你傻乎乎地靠过来,像天使一样,对我笑了一下”十八年的乖乖女,这一次想奖励自己一颗糖“你还,喜欢我吗?”“所以,我一直都喜

精彩节选


五块钱买来一个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他说“所有人都离我远远的,只有你傻乎乎地靠过来,像天使一样,对我笑了一下。”
十八年的乖乖女,这一次想奖励自己一颗糖。
“你还,喜欢我吗?”
“所以,我一直都喜欢着你。”
1我感冒了,在家躺了两天,今天才有力气摇摇晃晃去上学。
等我到学校时,已经在上第一节课了。
这个时间段,师生都在上课,学校门口通常是空空荡荡的,今日却蹲着个人。
这人身穿纯黑外套灰色运动裤,身上沾满尘土,裤子被划开好几道口,破破烂烂的。
他年纪和我相仿,左眉骨处有一大块擦伤,脖颈上还露着几道渗着血的抓痕。
可他本人却感受不到疼痛似的,神情冷漠地蹲在路边。
我看到他脚边静静地放着一个棒球帽,同样满是泥灰。
是个乞丐吧,真是可怜!
明明都是青春年少,我能走进明朗的校园学习,他却只能痴痴傻傻地蹲在学校门口,眼巴巴看着别人洁净的校服,听着琅琅书声,落魄地等待别人施舍。
我身为一个幸运的人,面对这个不幸的少年,内心隐隐愧怍。
在这一瞬间,我已经脑补出了一部家庭破碎,乞讨为奶奶治病的长篇连续剧,主角就是这个少年。
于是,我掏出干瘪的钱包,咬咬牙,在我同样少得可怜的晚饭钱里抽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元人民币,默默放在他帽子里。
那人略显惊讶地抬起头,和我的目光对上。
他的眼睛明亮澄澈,黑白分明,透过泥土和伤痕,散发出少年蓬勃的朝气,柔和的阳光洒在他负伤的脸上,很是让人心疼。
我看着他,绽开自己最阳光甜美的露齿笑,向他比了个小拳头。
“五块钱虽然不多,但也可以去买个创可贴,加油!”
衷心希望自己小小的善举,能让这位落魄少年的今天从温暖中开启!
下一秒。
他嘴角忽然扯了一下,挑了挑眉,伸手去拿帽子里的钱。
在他伸出手的时候,他手腕上闪闪发光的浪琴手表缓缓从袖子里露出……我明媚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四周的尴尬稠密到令我窒息。
这表不得好几万块吧?
不是乞丐!
我满脸通红从他身边弹开,拔腿就跑,
连那五块钱都忘了要回来……2来到教室,数学老师正在上课。
我手忙脚乱地拿出纸笔,跟上进度。
同桌凑过来,“安然,身体好点了吗?”
“好多啦。”
我冲她笑笑。
同桌压低声音,满脸八卦的道,“我跟你说啊,前天咱们班新转来一大帅哥,痞帅痞帅的……”“报告——”教室门口传来一阵拖着长音的慵懒男声。
那人穿着简单的黑 t 运动裤,斜挎着包微倚门框,一只手懒散地**裤兜。
虽然背着光看不清长相,但我内心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慢慢向他的左手看去。
果然,一只闪亮亮的浪琴戴在上面。
瞳孔地震!
我心虚地祈祷着别被他认出来。
“就是他!”
同桌激动地摇着我的胳膊。
姐妹,小点声啊!
我缩着脖子,用眼神疯狂向这个猪队友暗示。
那人还是向这边瞥了一眼,好巧不巧,和我四目相对。
他新换了一套衣服,眉毛边的伤口被一小块纱布包着。
英挺的鼻梁上戴了一副银框眼镜,今早的落魄浑然不见,反而是一种自然的贵气。
那一幕幕自以为是的好心浮现在脑海。
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挺胸抬头,双臂交叉放在桌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一副好学生的模样,假装没认出他。
“刚转来才几天,屡屡迟到。”
数学老师皱了皱眉头,让他回到座位上。
于是那人手插着兜,不紧不慢地往后排走去。
是我看错了?
怎么感觉他经过我的时候,好像勾了勾嘴角?
“他叫李牧。”
同桌继续热情地向我介绍,“据说在原学校经常打架。”
我晃晃脑袋不去想早上的事,“咱一中会收这种学生?”
“家里富呗。”
小杨神秘地捻捻手指,“你看看他这身衣服,虽然低调,但可全是名牌。”
一中两极分化十分严重:考进名校的好学生比比皆是,听闻学校伟绩,塞钱把孩子送进来的也不少。
因为这些差生家里非富即贵,老师们也通常无可奈何。
我摇摇头,集中精力听老师讲课。
我们再用一次洛必达就能得到……”“叮噔——”数学老师话没说完,一串嚣张的铃声从后排传来。
回头看去,李牧正不慌不忙地把手机
揣进兜里。
老师忍无可忍,愤怒地把粉笔头丢到最后排,“李牧,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报告老师,我不会。”
那人慢悠悠站起来,倚着后墙仍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班里陷入沉寂,没有人说话。
我向后排看去,一副无线耳机光明磊落地躺在桌面上,什么书都没有,整张桌子比我的脸还干净。
“嘻嘻!”
后排靠窗的姜雯忍不住笑出了声。
“姜雯,你笑什么。”
数学老师耐着性子转过身,“你来说说答案。”
她桌上乱七八糟摆放着奶茶和化妆品,见老师看过来,随手摸了一本书,“报告老师,我也不会。”
说罢,向李牧抛了个媚眼。
上了年纪的数学老师无奈地捏捏眉头,最后叹了口气,敲敲我的桌子,“郑安然,你来告诉他们。”
“二分之π。”
我站起来回答。
“你们这些人啊!”
老师恨铁不成钢地教育后排这群不学无术的小混混们,“好好学学人家。”
“切。”
姜雯朝这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继续隔着书掏出小镜子涂涂抹抹。
呵,习惯了。
班里的氛围一直很微妙,以倒数第二排为分水岭,差生们聚在后面安居乐业,对前面的同学爱答不理,我们自然也不会主动招惹。
我耸耸肩,继续听讲。
3大课间,班里吵吵闹闹。
我头疼地盯着笔记上各种二级结论,默默拿起笔,打算再推导一遍。
“喂,姜雯,出来玩。”
后门嬉笑声一片,随后飘进来一股烟味儿。
不用回头也知道,又是姜雯在高三新认的『哥哥』来找她了。
那人一身花绿衬衫,左手捏着一支烟,大大咧咧地进来,他的身边烟雾缭绕,教室里呛鼻的气味越来越浓。
不少同学已经紧皱眉头捂着鼻子跑出去避难了。
据说这位『哥哥』家里权势很大,在学校十分猖狂。
他在路过李牧座位时,指尖的烟灰还带着火花啪嗒一声落在了李牧刚拿出来的,一片空白的书上。
“啧。”
李牧皱眉,冷冷说道,“出去抽。”
“呵。”
那『哥哥』眯起眼,一脸嚣张地把烟头摁在他的书上,“小子,你……”“啪——”下一秒,那本带着烟灰的书就重重砸在那人的脸上。
全班寂静无声

我倒吸一口凉气,是个狠人。
那『哥哥』似乎也是第一次遇见有人敢挑衅他,随即暴怒,“你小子找死!”
他刚举起手,李牧忽然站起身,足足比他高了一个头。
『哥哥』的气势瞬间矮了一截。
这下连我都感觉有点尴尬。
『哥哥』如果想扇李牧的巴掌,得跳起来才行,不然只能打到他胸口……“讨厌,我用小拳拳捶你胸口哦!”
不知为何,我脑海里蹦出一句这么丧心病狂的对话。
『哥哥』的手举在半空,最终没有落下,他指了指李牧,放下狠话:“你给我等着!”
随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短暂的寂静过后,姜雯反应过来,急忙走上前冲李牧娇柔一笑,“哥哥他不是故意的,我替他给你道个歉嘛!”
“滚。”
对方面无表情坐回位置,看都没看她。
在旁边目睹了全过程的我此时安静如鸡。
联想起早上种种,我只觉如芒在背,这人明显不好惹,我早上还做出那么过分的事……这时,李牧的目光刚好看过来。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我马上假装无事发生,打算从前门溜出去。
“你,站住。”
身后传来李牧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我呆滞在原地,僵硬地回过头。
拜托,那人只是把烟灰落在他书上,就荣获了一个大逼兜。
我可是实打实地践踏了他的尊严啊!
我闭着眼,缩着脖子等待着从天而降的沉重打击,早上那些作死的片段像走马灯般一幕幕出现在脑海……“啪嗒。”
一个小纸团不左不右恰好落在我的额头上。
就这?
我宕机的大脑不合时宜地想起一句话:力微,饭否?
慢慢睁眼看过去,李牧仍面无表情。
看我满脸问号,对面竟泛起一丝笑意:“这是你的。”
随后,他走出了教室。
我有点糊涂,捡起那个紫色纸团。
慢慢展开,是我那张皱巴巴的五块钱……4晚上放学。
收拾好书包,走廊里已经空空荡荡。
我边下楼边拿出那五元钱端详。
不得不说,李牧这个人还蛮绅士的,没有对我这个女孩子动手。
走到一楼拐角处,前面姜雯和几个涂着大红唇的女生正在倚着窗户嚼着泡泡糖聊天。
这个点了,她们都不困的嘛?

哦对,人家上课的时候已经睡饱了。
我摇摇头,从她们身边经过向门口走去。
姜雯也看到了我,啧了一声,面露不爽。
擦肩而过时,她用脚尖踢了我一下。
后者立刻大喊,“郑安然,你踩到我的脚了!”
我叹了一口气,对姜雯这种没事找事的行为早已习以为常。
“这样啊,那对不起。”
我面无表情。
“啧,你就是这么道歉的?”
姜雯一脸不爽,狠狠推了我一把,我侧身闪躲。
“还躲!”
她朝旁边两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人不由分说按住了我的肩膀。
惨白的月光透过窗户映在地上,我没法动弹,只听到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之前,姜雯在学校里招惹过很多同学,有些是和她有过节的,但更多只是看着不顺眼罢了。
我曾经以为,对这种人敬而远之就能明哲保身,没想到还是躲不过去。
姜雯傲慢地抱臂,走到我面前,从钱包里拿出几张崭新的五块钱,拍拍我的脸:“来,叫声爸爸就原谅你,叫一声给一张。”
“我不要你的钱。”
“呵,那你下午还收了李牧的五块钱?”
我知道了,她找我麻烦,是因为下午那件事。
她看我不说话,得意起来,“不叫的话,我可要揍你了哦!”
她在男生面前矫揉造作,一副绿茶妹妹的模样,在女生面前就开始暴露本性了。
走廊拐角处没有监控,学校一片寂静。
这个时间点,老师学生早就回家了,没人能救我。
我该怎么办?
宁死不屈,殊死反抗,以一打三,最后被暴揍一顿,没有证据揭发只能自认倒霉?
不行,好汉不吃眼前亏,此非良策。
一秒,两秒……大丈夫能屈能伸。
“叫不叫啊!”
姜雯开始不耐烦。
“霸!
霸!”
我字正腔圆,底气十足,倒是把对方吓了一跳。
姜雯也没想到我这么听话,一拳头打在棉花上,倒是气笑了。
她学着李牧把钞票团成一团,丢到我的脸上,做作地扬起下巴讽刺道:“这是你的。”
我眼角抽搐。
“真乖,来,再叫一声。”
她继续团着钞票。
“霸霸。”
一个纸团丢来。
“霸霸。”
又一个纸团。
“霸霸。”
……当我第七次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个词,姜雯包里的五块钱
已经空了,剩下的都是红票票。
毕竟这种富家女,很少带零钱,那几张五块钱都是为我准备的。
“霸……你钱不够了,那我不叫了。”
“你!”
她属实没想到我脸皮这么厚,她永远都不会懂,我这种穷人家的小孩,跟她这种富家千金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我妈妈为了给我多挣学费,下班后兼职开滴滴,一晚上才能挣几十块钱。
我努力学习,无非是为了摆脱贫穷的命运,而现在我只需要对一个智障叫几句霸霸,就能让我妈少开几晚滴滴,多陪陪我,这何乐不为呢,我甚至叫上了瘾。
而且我对我爸那个不负责的男人没有任何好感,谁爱当谁当去。
姜雯当着她姐妹的面现在停手,属实会很没面子。
于是,姜雯掏出一叠红票票,硬着头皮大喊,“继续啊,今天老娘让你叫个够!”
我嘴角一勾,继续莫得感情地重复那个词。
很快,姜雯厚厚的钱包逐渐瘪了下去,我身边的红色小纸团也渐渐摞成小山。
当她丢完最后一张钞票,明显就底气不足了。
“老娘就没见过你这么怂的人!”
姜雯气愤地瞪着我,自己找了个台阶下,“饿了,姐妹们跟我去吃饭,今天算你走运!”
说罢,几个人披着外套走了。
剩我一个人默默捡起一地的红色毛爷爷,赚得盆满钵满。
5月光朦朦胧胧透过玻璃,在瓷砖上洒下一地碎银。
走廊尽头,我借着朦胧的光线,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玻璃上倒映着一张熟悉的脸——李牧。
他瞥了我一眼,挑了挑眉。
一瞬间后,我收回目光,面无表情走出学校,心里对他的好感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到十米的距离,刚刚发生的事他明明一清二楚,不帮忙叫老师也就算了,倒是在这里看好戏。
果然啊,天底下小混混都一个样。
我走在路上,低头数着战利品。
今天收获颇丰!
心情转好,我一边哼着歌,一边走进家门。
只是下一秒,笑容就凝固在脸上。
家里到处散落着瓷盘瓷碗的碎片,玻璃茶几碎了一地,妈妈正坐在沙发上抹眼泪。
“妈!
你没事吧?”
我赶忙上前左右看看,幸好人没受伤。
“你舅舅又来要钱了。”
她无奈地摇摇头,“这次我没
给他。”
我这个舅舅,是外公外婆年近五十老来得子,溺爱得不行。
导致这人一把年纪工作都没有,过度地偏爱让妈妈心寒,很早就离开了父母,独自去大城市打拼。
我拿起扫帚,愤怒地把玻璃碴子扫到墙角,“那个人渣才不是我舅舅,倒不如趁早死了。”
“安然,别这么说。”
妈妈咳嗽了一声,“你舅舅还不懂事。”
我被气笑了,比我大六岁的成年人,再不懂事就是妥妥地无赖了。
早些年他没钱还去外婆那啃老,前年外婆去世,他又辗转找到我家住址。
明知道我爸妈很早就离婚了,一个女人带着小孩在大城市里生活多么不容易,还伸手要钱,每次不给就乱砸一通。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童年亲情的缺失让妈妈变得隐忍软弱,我刚想再说道一番让她挺直腰杆做人,对待人渣就强硬怼回去,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面对姜雯,我不也是得过且过吗?
6生活虽不易,日子却终究是要过下去的。
“安然,有个惊天大八卦!”
刚到教室,同桌就神神秘秘地凑过来,“听说了吗,昨天放学李牧把来咱班找碴的那人暴揍了一顿!”
“揍得好哇,我早看他不顺眼了。”
前桌也转过头来聊天,“居然在教室抽烟,一点素质都没有!”
同桌说,来找碴那人叫罗成,高三出了名的校霸,十几年跆拳道傍身,还是个黑带。
昨天罗成被痛击以后,颜面尽失,于是放学带着几十个小弟把李牧堵在停车区。
这群人手里棍子棒子拿了一堆,放完狠话就上前冲。
按理说以一打十是没胜算的。
结果不知怎么的,李牧就打赢了。
更让人惊讶的是,罗成在打完这场架后,很干脆地认李牧做了大哥。
“哎,你们说李牧像不像小说里的男主啊?”
小杨十指紧扣,秒变星星眼,“剑气一合八荒扫,牛鬼蛇神飞上天……”我却唏嘘不已。
同样的时间点,对方同样人多势众,李牧以一敌十尚能有勇气挥舞拳头反击,而我却只能得过且过。
他脸上倒映着月光,倚在窗户上看着我一下下捡起象征懦弱的钞票团,真是讽刺。
这人,果然更讨厌了。
7虽然我并不关注这些,但学校的风云人物榜
显然是换人了。
大课间,那个混混罗成仍然会来我们班闲逛,只不过再也没叼过烟,反而热情地请李牧去打球。
前些天还跟在罗成后面一口一个“哥哥”叫得很甜的姜雯,如今也开始给李牧带奶茶了。
“阿牧,这是我最喜欢喝的玛奇朵。”
姜雯娇羞地眨眨眼睛,“给你~”听完这声软酥酥的“阿牧。”
我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自称老娘的姜雯,是如何喊出这恶心的昵称的?
李牧倒仍是跷着二郎腿双手抱胸,慵懒地倚着后墙,什么也没说,只冲对方懒散地挑了挑眉。
把对面惹的又是一阵脸红。
再比如,体育课上,明明九月骄阳烈日,篮球场边依旧扎堆着很多不认识的女生。
“啊啊啊!
那就是李牧吧!”
“我没骗你吧,真的超帅!”
“卧槽,我看到腹肌了!”
一节课结束,他刚下球场,有大胆的迷妹上前递水,这人也照单全收。
“你说,咱们如果贩卖那家伙微信,肯定能一夜暴富吧?”
我们远远地躲在阴凉地里,同桌如是向我吐槽道。
8课间。
教室的风扇吱呀呀转着,我集中精力,准备再和这道压轴题大战三百回合。
“安然,孟皓学长来找你。”
“来啦。”
我放下笔走过去。
高一的时候我加入学校的新闻部,一年的摸爬滚打下来,我已经从端茶倒水的初级打杂荣升至为整理资料的高级打杂了。
孟皓学长是新闻部的主席,论品学兼优者,他排第二,就没人敢排第一。
“学长你找我?”
我探出头来。
面前的人一身干净利落的校服,扣子一丝不苟地系到第二颗。
他的眼睛总是含着笑,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亲切感。
“安然,下个月月末学校组织篮球赛,需要麻烦你安排一下现场摄影。”
孟学长笑了笑,递给我一叠材料,“这是往年的新闻稿,你可以参考一下。”
“好的,我明白了。”
我接过材料,还很臭屁地向他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
孟学长的家庭并不富裕,他一边做着好几份兼职,一边处理学生会事务,可怕的是三年成绩永远名列前茅。
我看向学长的眼神愈发敬畏。
孟皓笑着摇摇头,忽然看到李牧几个人卷起短袖抱着篮球风风火火地回来。
“听说我们高三那个罗成被你们班的人收拾了?”
“是那个穿黑 T 恤的人。”
我努努嘴,和李牧的目光短暂相遇。
他刚打完篮球,头发湿漉漉的,脖颈上也浮着一层薄薄的汗。
纯黑的 T 恤被他卷起袖子,露出弧度刚好的肱二头肌。
我随即错开眼神,但还是能感受到身后一道不容忽视的目光。

《五块钱买来一个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