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冤种暴君读我心 陆辰渊怒而拍案

>

冤种暴君读我心 陆辰渊怒而拍案

永恒著

本文标签: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宁菀菀陆辰渊   更新: 2022-11-01 22:02: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宁菀菀陆辰渊《 冤种暴君读我心 陆辰渊怒而拍案》讲的是(已完结)第

精彩节选


(已完结)第1章 冤种暴君读我心  “皇上,您这是喜脉呐!”
  “混账!”
  陆辰渊怒而拍案,吓得两名给他诊脉的太医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他看着自己原本平坦紧实的小腹如今微微隆起,今日上早朝的时候甚至还出现了孕吐的征兆,心里也犯起了嘀咕:  难不成,他真的有了?
  他堂堂七尺男儿,一国之君,怎么可能会怀孕?
  他将手腕伸向另一名太医,表情严肃,“再诊!”
  太医诊脉后神色骇然,双膝砸地叩首不止,“皇上......您这不单是喜脉,还有很大的概率怀得是个双生子......”  “一派胡言!
朕是个男人,怎么可能怀孕?
朕......yue......”  他话才说了一半,孕吐猝不及防袭来,便是一阵干呕。
  太医连忙上前替他扫着后背,“皇上切记不可动怒,孕妇......啊不对,孕夫最忌讳的就是情绪波动过大,会伤着皇嗣的......”  “滚一边去!”
陆辰渊一脚将他踹出去一丈远,拿起茶盏灌了一大口凉茶,将反胃的感觉暂时压制住。
  冷静下来后,他决定面对现实。
  这两个太医都是太医院的老人了,他们的医术应该信得过。
  但他堂堂一国之君,要是让人知道他怀孕了,他颜面何存?
  于是他摸着自己的肚子,做了一个‘狠心’的决定:  “去给朕准备落胎药!”
  太医如临大赦,连滚带爬的就要出去给他备药。
  才站起身,就听陆辰渊裹着杀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今日之事若是有第四个人知晓,朕摘了你们的脑袋!”
  “微臣遵旨。”
  ‘咚!
’  房顶传来一阵巨响,瓦片簌簌而落砸碎在地。
  “啊~~!

!”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天上掉下来一名身着宫女服制的少女,不偏不倚地砸入了陆辰渊的怀中。
  宁菀菀一睁开眼,就对上了陆辰渊那双狭长的凤眸,以及左眼下那颗明显的朱砂色泪痣。
  这他瞄的不就是她吐槽的那本小说对男主的描述吗?
  她不过就是在书评区写了个恶搞男主怀孕的小剧场而已,她怎么就穿书了?
  “放肆!”
 
 陆辰渊将怀中的宁菀菀推倒在地上,“你是哪个宫里的婢子?
竟敢躲在房顶上窥探朕!
?”
  宁菀菀的脑海中残存着关于原主的零星记忆。
  原主就是个在宫里当牛做马的洒扫婢女,在原书中是个连炮灰都算不上的存在。
  她今天被分派的活是爬到朝阳宫的房顶上去,将枯叶扫下来。
  虽然她是第一次穿书,但没见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宁菀菀很快就适应了新身份,跪地求饶,“皇上恕罪。
奴婢没有窥探皇上,秋来落叶恼人,奴婢是被指派来清扫屋顶落叶的。”
  求饶之际,还不忘甩锅:“肯定是修葺朝阳宫的工人偷工减料,如果琉璃瓦坚固,奴婢也不可能从房顶上摔下来惊着圣驾。”
  陆辰渊怀着孕本来就暴躁,被宁菀菀这么一折腾,更是怒火攻心。
  他恨不得即刻让人把这作死的奴才拖出去乱棍打死,可刚要开口,就觉得一阵腹痛。
  刚才宁菀菀从天而降的时候,落入他怀中,正好砸到了他的肚子。
  他该不会是被砸了一下动了胎气,要小产了吧?
  小腹犹如刀绞的痛感一阵阵传来,甚至让他产生了便意。
  他又没有女人该有的生理结构,所以......  生孩子应该是要靠拉?
  他这般揣测着,对宁菀菀撂下一句‘滚一边儿去跪着’后,就火急火燎地跑去了恭房。
  还没有缓过神来的宁菀菀听见身后的两名太医正在小声议论着:  “你说皇上好端端的一个男人,怎么会怀孕呢?
咱们从医这么多年,什么时候给男人开过落胎药?”
  “你小点声!
别让那个宫女听见!”
  呃......已经听见了。
  原作中,男主陆辰渊暴戾不堪,嗜血残忍,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设,却甘愿给女主顾似锦当舔狗。
  关键是他还舔得让人不适,连顾似锦跟男二给他戴绿帽子生得小孩,他也要抢过来自己养。
  宁菀菀吐槽他这么喜欢小孩为什么不自己生一个,于是写了个暴君怀孕的500字小剧场放在评论区里。
  谁知道刚写完,她就被吸进了手机屏幕里,狗血穿书了。
  (PS:现男主和原书里的男主不是一个人,现男主从头到尾身心干净
,没爱过没睡过任何人也没当过舔狗。
现男主的身份后续剧情会有解释。
)  跪在地上理了十来分钟剧情后,暴君折返回来。
  宁菀菀瞥了他一眼,见他一脸轻松,微微隆起的小腹也重新变成了劲瘦的腰身,看来他已经把‘孩子’给生了。
  刚刚在恭房的陆辰渊并没有经历什么‘惊世骇俗’的大事,他只是寻常的腹泻,最多就是屁有点多。
  等解决干净了,肚子自己就瘪了下去,孕吐的感觉也随之消失。
  他没有理会宁菀菀,而是招手让太医上前来再给他把脉。
  这一次,脉象恢复正常,不是喜脉,也没有任何不适的症状。
  太医道:“皇上,您的喜脉......没了?”
  陆辰渊对着太医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胖揍:  “寻常腹胀都能诊断成有孕,朕瞅着太医院是容不下你们这样的人才了!”
  “三福,扒了他们的官服,送到上驷院喂马去!”
  他一声令下,首领太监三福就带着几名侍卫将太医的嘴堵上拖了下去。
  在确定自己没有怀孕一切都是一场误会后,陆辰渊如释重负。
  暴君心情大好,杀意也没那么重了。
  他指着宁菀菀问三福,“这宫女你认识?”
  三福打量了宁菀菀一眼,颔首回话,“回皇上,她是宫女所的御前洒扫宫女,好像......是叫宁菀菀?”
  说着抬起头来看一眼朝阳宫房顶上破开的大洞,有些尴尬,“她今日确实是负责清扫房顶上落叶的......”  “造办处负责修葺朝阳宫的宫人一律杖毙,管事内监杖责五十罚俸一年,以儆效尤。”
  陆辰渊处置完偷工减料的一干人等后,目光慢悠悠荡在了宁菀菀身上。
  良久才开口:“你,回去吧。”
  宁菀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暴君不是暴虐不堪吗?
  自己把他砸了个半死,他竟然连惩罚都不惩罚,就这么轻易把自己给放了?
  捡回一条小命的宁菀菀冲陆辰渊谢恩后连滚带爬地跑出了朝阳宫,出宫门的时候她在心里碎碎念了一句:  【这沙雕暴君怎么怀个孕连性格都变了?】  她的这句心声在陆辰渊耳畔响起,由于声音实在太近,所以他想都没
想就给了身旁的三福一个大逼兜:  “狗奴才不要命了?
你刚才叫朕什么?”
  三福哪知道自家主子发什么疯,乖乖跪在地上一脸的委屈,“皇上,奴才没说话呀......”  不是他?
  陆辰渊环顾空荡荡的四周,眸底漫出狐疑之色:  那刚才是谁在叫朕暴君?
  那人又是如何知道,朕喜欢豢养沙漠之雕的?
第2章 掐暴君的大胸肌  宁菀菀回到宫女所的庑房后,第一件事就是先钻进被窝。
  她试图通过睡觉来让自己回到原本的世界。
  可才闭上眼,脑海中就突然跳出来了一个写满了密密麻麻文字的文档。
  文档里面记载的是原作《暴君夜夜咬我耳朵》的全剧情。
  在文档的最底部,还有一个按键,上面写着暂停两个字。
  她正好奇着,耳边又突然响起了一个软萌的声音:  【宿主你好,我是穿书系统007,以后你叫我小七就可以了。】  【宿主要想回到原来的世界,就必须完成系统发布的各种崩坏主线剧情的任务,将主线剧情崩坏值累计到100%】  【宿主脑海中的原书文档就是你的金手指,你可以随时随地阅读剧情。
最下面的暂停键可以暂停书中世界的时间,将除了宿主之外的所有东西都定格住。】  【随着宿主完成的任务越来越多,系统也会得到升级,会解锁更多功能。
请问宿主现在准备好接收任务了吗?】  既来之则安之,她早一天完成任务就能早一天回家,于是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接收了任务。
  【滴滴滴,新任务‘在暴君清醒的情况下,掐他的大胸肌’。】  【任务完成主线剧情崩坏值+1%,任务失败宿主生命值-10%,宿主生命值为0时将会死亡。】  ?


  这是什么狗血任务?
  算了,反正自己的人生已经这么狗血了,认命吧......  第二天一早,宁菀菀去打扫暴君寝宫的时候,趁着没人注意,偷偷躲在了他的龙床底下。
  一整天她大气也不敢喘,直到过了子时,确定陆辰渊已经睡着后,她才以面纱遮盖住自己姣好的面容,蹑手蹑脚的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她站在床前,伴着朦胧的月光仔
细打量着他。
  陆辰渊双眸轻闭,长而浓密的羽睫覆下来,高挺的鼻,削薄的唇,流畅的下颌线以及凸起明显的性感喉结......  无一不在散发着野性的**。
  原作中描述他为行走的媋药还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咳咳,正事要紧!
  她罪恶的小手掀开了陆辰渊身上盖着的被衾,男人薄隆的胸肌与沟壑般的腹肌在她面前暴露无遗。
  想起任务是要在暴君清醒的情况下,掐他的胸。
  他睡觉当然不算是清醒了。
  于是宁菀菀壮着胆子拍了拍他的肩头,低声道:“皇上,该起床尿尿了~”  果然,暴君瞬间睁开了眼睛。
  宁菀菀也没有丝毫的犹豫,迅速将手放在他的胸膛上,用力地掐了一把......  她本来想着掐完暴君的胸就按下暂停键,然后溜之大吉。
  可没想到陆辰渊的反应速度极快,几乎是在她袭胸的一瞬间,陆辰渊就擒住了她的手腕。
  “何人放肆!”
  他力道颇大,疼得宁菀菀眼泪直流。
  担心暴君认出她的声音,她不敢说话,只能心里骂骂咧咧:  【这狗皇帝怎么反应这么快......】  陆辰渊眉头轻蹙,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这声音,跟他昨天听见的那个声音一模一样!
  他几乎可以确定,现在掐他胸的这个狂徒,就是昨天从天而降砸到他怀里的宁菀菀!
  而她,竟然接二连三的试探他的底线,还敢骂他狗皇帝?
  岂有此理!
  陆辰渊怒意更甚,他忽而起身,一只手死死地掐住宁菀菀的脖子,另一只手准备撕下她覆面的面纱。
  千钧一发之际,宁菀菀慌忙闭眼,按下了脑海中文档最底下的暂停键。
  世界瞬间静止,连窗外风吹绿叶的‘沙沙’声都戛然而止。
  陆辰渊也如同石化了一般被定格住。
  宁菀菀将暴君死死掐着自己脖颈的手指头一根根掰开,脱离出魔爪后猛烈地咳嗽了好几声,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等缓过神来,才对着形如雕塑的陆辰渊翻了个白眼,然后又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的胸:  “男子汉大丈夫这么小气?
我掐你一下胸你又不会怀孕!”
  嗯,不对......他好像已经
怀过了。
  【滴滴滴,恭喜宿主完成‘掐暴君大胸肌’任务,任务完成主线剧情崩坏值+1%,系统得到升级。】  宁菀菀一脸的无语:【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掐暴君的胸到底和主线剧情有个半毛钱的关系啊喂!
?】  宁菀菀按下的暂停键,暂停的不仅仅是陆辰渊,而是整个书中世界的万物。
  她伸手拍了拍暴君那张俊俏的脸,然后冲他摆摆手,“晚安啦~玛丽苏智障男主~”  说完,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朝阳宫,外面士兵的重重把守在她看来也不过只是个摆设罢了。
  回到宫女所自己居住的庑房,简单洗漱了一番后,宁菀菀舒舒服服地躺在了床上。
  她闭上眼,准备在脑海中研究一下接下来的剧情,结果发现文档的最底端除了暂停键外,又新增了一个倒退键。
  她十分好奇地问小七:【小七,这个倒退键是干嘛用的?】  小七:【这是宿主刚才完成任务,系统得到升级后,新增加的金手指。】  【使用倒退键后,剧情会倒退三分钟,可以方便在宿主做出错误决定时及时更正,帮助宿主苟命。】  宁菀菀:【倒退了有什么用?
等它重新开始之后,剧情还不是会顺着原来的剧本继续发展?】  小七贱兮兮地笑了一声:【宿主不要的话,我也可以收回哦~】  宁菀菀:【别别别!
有总比没有好!】  想着自己已经脱离了险境,而暴君也没看到自己的容貌,皇宫里有成千上万个奴才,他这辈子怕是都找不到自己了。
  想到暴君等下看见自己瞬间消失时一脸震惊的模样,宁菀菀就觉得好笑。
  于是她按下播放键,解除了时间的停滞,然后美滋滋地睡起了大觉。
  奈何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
  这一觉,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可以安稳的一觉睡到大天亮。
  她几乎是才进入梦乡,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
  惊醒后,她已经被侍卫抓着四肢从床上给抬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
放我下来!”
  她在半空中挣扎扭动着,三福用手中的拂尘朝她挥舞了一下,“老实点!
皇上要见你!”
  ?


  狗皇帝大半夜的见我干嘛?
  他不会这
么快就猜到摸他胸的人是我了吧?
  救命......第3章 反复‘鞭尸’  剧情发展到这一步,多少金手指都阻挡不了宁菀菀的‘慷慨赴死’。
  她虽然可以暂停剧情,但是剧情一直不发展的话,她就会一直卡在书里,这辈子也别想回去了。
  还有那个新得到的倒退剧情的金手指,只能倒退三分钟,也不能让她倒退回掐暴君胸肌前,看看自己是哪里露出了马脚。
  故而宁菀菀只能硬着头皮,被人一路抬去了朝阳宫。
  旁人得罪了暴君,一般都是即刻处死。
  但这一次,即便陆辰渊知道了宁菀菀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他还是决定要先亲自审问她一番。
  一来,他想知道这个小宫女是怎么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二来,他也想知道为什么她的嘴巴明明没有动,自己却还能听见她的声音?
  朝阳宫内,陆辰渊打量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宁菀菀。
  她似乎很害怕,连头都不敢抬起。
  “抬起头来看着朕。”
  宁菀菀畏畏缩缩地抬起头来,她看向陆辰渊的眼神里闪烁着惶恐,无辜的像是一头受了委屈的小鹿。
  “说,你夜半潜入朕的寝宫,意欲何为?”
  这种冒犯天威的事情承认了就是个死,反正陆辰渊手上也没有实锤,宁菀菀当然是能糊弄就糊弄:  “奴婢......奴婢听不懂皇上在说什么,奴婢夜里早早就歇下了。”
  【你没事吧?
你该不会真的指望我亲口跟你承认,昨天晚上就是我掐了你的胸吧?】  她的吐槽声再度传入陆辰渊的耳边。
  还是一样,嘴巴没有动。
  陆辰渊暗暗分析:这难不成是西域的腹语邪术?
  也不对......那声音古怪,似乎更像是从自己脑海中出现的。
  难道说,自己听见的是她的心声?
  他一步步逼近宁菀菀,墨黑的瞳仁中蕴着翻涌的云海,阴晴不定。
  倏然,他抓起的她的右手,将袖子褪至小臂处。
  她手腕上刚才被自己擒拿而留下的指痕还隐约可见。
  “还敢狡辩?
朕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陆辰渊猝然将她的手甩开,声音冷漠:  “来人,将这婢子拖出去杖责一百,打
到她嘴里肯吐出实话为止!”
  “皇上饶命!
皇上饶命!”
  任凭她叫破了嗓子也改变不了暴君的旨意,侍卫们领命将她拖下去绑在了庭院的长椅上。
  三寸厚的木板眼见就要打在她娇嫩嫩的屁屁上,她这才突然想起来文档里新增的那个倒退键。
  于是试探着按下它,在按下倒退键的瞬间,她眼前的空间开始扭曲,所有人都像是幻灯片一样,一帧一帧向后倒退。
  三分钟前,正是她跪在暴君面前,暴君问她话的时候。
  好险好险,幸好回来了!
不然那一百大板打下去,她屁股不得肿得比卡戴珊的还大?
  这一次,她还是重新编个像样的谎话吧......  “说,你夜半潜入朕的寝宫,意欲何为?”
  宁菀菀挤出两滴眼泪来,一边哭一边叩首:  “皇上恕罪......奴婢白天打扫皇上寝宫的时候,不知怎地犯了困,就猫在角落里偷懒,结果奴婢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奴婢打算偷偷离去的时候,正好发现皇上被子没盖好,害怕皇上着凉所以想替皇上盖好被子,没想到黑灯瞎火的没看清,反而碰到了皇上把皇上给惊醒了......”  这看似合理的解释,陆辰渊却并不相信。
  他冷笑一声,“哦?
如此说来,朕还要感谢你才是。”
  说话声还没落,就见他用力一掌拍打在手边的桌案上。
  桌案边缘放着的茶盏都因为他这一掌而被震落在地上,摔得瓷片飞溅,分崩离析。
  “你打量着朕是傻子吗?”
  宁菀菀:【......你觉得你不是吗?
你在原作中的人设本来不就是智障舔狗吗?】  陆辰渊:......  这是第几次了?
  这是她今天第几次在朕面前放肆了!

  陆辰渊忍无可忍,决定给她涨点教训,于是吩咐三福:“取戒尺来,给朕掌她的嘴!”
  他一边说,一边走到宁菀菀身旁落座,准备好好看看到底是她的嘴硬,还是掌嘴的戒尺硬。
  可怎料屁股刚坐下去,他就闷哼了一声,像只被踩了尾巴的大马猴一样,‘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窜了起来。
  “皇上怎么了?”
  三福急忙上前查看,才发现刚
才那个被陆辰渊打碎的茶盏,有碎瓷片崩到了椅子上。
  陆辰渊一屁股坐下去,瓷片划破衣裤扎进了他屁股娇嫩的肌肤里,鲜血瞬间染红了明黄色的龙袍。
  陆辰渊咬牙隐忍,三福却焦心不已,拔高了声调向外呼喝道:“快来人呐!
快去传太医!
皇上屁股被扎了!”
  陆辰渊:“......”  他面色阴沉看向三福,一字一句道:“你声音小点会死吗?”
  ‘噗嗤’  这一声杠铃般的笑声,是从宁菀菀嘴里发出来的。
  她已经很努力在憋笑了,但是看见暴君捂着屁股又羞红了脸的模样,她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陆辰渊被她的笑声吸引过去,眼神狠厉瞪着她,“你觉得很好笑?”
  “啊?
没有没有!”
宁菀菀连连摆手。
  但她已经彻底激怒了暴君,眼下说什么都已经为时已晚。
  陆辰渊恼羞成怒:“来人,将她给朕拿下!”
  见他恼了,宁菀菀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眼下的局面,不过她才不怕。
  反正她可以倒退时间,不断试错。
  既然如此,自己也就没必要忍着他了。
  她白了陆辰渊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不就是不小心掐了一下你的胸?
你至于一个劲喊打喊杀的嘛?
大不了我让你掐回来,咱俩扯平不就完了?”
  陆辰渊:......谁要掐你的胸!

  侍卫鱼贯而入将宁菀菀擒下,陆辰渊怒火中烧,大声喝道:“拖出去!
杖毙!”
  宁菀菀死死地瞪着他,“好!
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宁菀菀再次按下倒退键。
  剧情倒退三分钟,刚好是暴君准备坐下的那一幕。
  只见陆辰渊一屁股坐下去后迅速弹跳起来,捂着自己带血的屁股面露痛苦之色。
  三福冲门外喊道:“快来人呐!
快去传太医!
皇上屁股被扎了!”
  “哈哈哈哈哈~”  宁菀菀这次的笑声更加放肆。
  陆辰渊眼神狠厉瞪着她,“你觉得很好笑?”
  宁菀菀歪头微笑:“嗯......怎么不算呢?”
  陆辰渊气急败坏,“你......”  “你什么你?
你不服?
不服你打我呀笨蛋!”
  她冲暴君做了个鬼脸,然后再一次按下了倒退键.

《冤种暴君读我心 陆辰渊怒而拍案》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