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苟了15年,我成为家里顶梁柱

>

苟了15年,我成为家里顶梁柱

留著

本文标签: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留”的新书《苟了15年,我成为家里顶梁柱》,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长姐。”花柏林三步并两步过来眼巴巴的看着她,眼底的不安让花芷心疼不已,柏林是长房嫡子,蜜罐里长大,遇上这样的事,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大哭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之前在面对娘的眼泪时,怕是还好生安慰了一顿,要在往日她必定好好夸上一夸,让孩子别成长得太快,可现在,她不能。花芷摸摸他的头,“不能慌,不能乱,花家...

来源:常读   主角: 花芷顾晏惜   更新: 2022-11-02 22:34: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花芷顾晏惜《苟了15年,我成为家里顶梁柱》讲的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存亡之际,沉寂了15年的花芷不得不展露锋芒,出面撑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抛头露面是常态,甚至带着弟妹背着棺材以绝户相逼,不好惹的名声传遍京城,她做好了家族反目成仇、背刺刀子的心里建设,也做好了青灯古佛、孤独终老的准备,独独没想到会有人出征前表白心意许我终身——奇了,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敢娶我?!

第九章


“楚大夫。”

院子里,楚世堂站定转过身来。

花芷做了个请的姿势,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院门外。

“楚大夫,我祖母的身体可有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

楚世堂并不意外花芷会这么问,在他说老夫人暂时稳定其他人都放下心来的时候,只有她皱了眉。

“不瞒大姑娘,老夫人如果放下心事好好将养未必就养不回来,只是要让老夫人放下心事怕是不易,心病还需心药医,老夫也只能暂时稳住,以后还是要多劝老夫人放下心中郁结才好。”

花芷闻言苦笑,让祖母放下心事,除非祖父现在就回来了。

“大姑娘也无须如此忧心,事情总会过去,需要的不过是时间罢了。”

“承您吉言,不过眼下还有另一件事需要楚大夫帮忙。”

“大姑娘请说。”

“我想在您那订一些药丸药膏之类,药材需得用好的,还需用蜡封好,我一个月来和您结算一次,您看可好?”

“敢问大姑娘一句,可是想要送到北地去?”

“是,那边天冷,就医怕是也不方便,我想多备一些送过去。”

“大姑娘有心,老夫也当尽力。”

“多谢您,徐管家,送楚大夫回医馆。”

徐管家连忙应下,对大姑娘态度更恭敬了些,就是老夫人都还没有想到北地的寒冬有多难熬,大姑娘就已经在做准备了,甚至在昨天就已经想到了那一步,万幸。

目送人走远,花芷掩嘴打了个哈欠,这一天一夜的忙活,身体有点撑不住了。

回转屋内,坐到床沿又摸了摸祖母的额头,花芷轻声道,“大家都忙了半宿,苏嬷嬷你安排大家轮流休息,要是少了人侍候先从别的地方调几个过来。”

“是,奴婢这就安排,大姑娘辛苦一晚上,快回去歇歇吧。”

花芷也不逞强,要不是规矩摆在那,她都想就爬到祖母的床上躺下,“多喂祖母喝水,要是温度又往上窜还得用之前的法子,并且立刻告诉我,知道了吗。”

“是,奴婢都记下了。”

平时从没操劳过,以至于四肢不勤的花芷几乎是被两丫鬟半抱半扶着弄回屋的,一挨着床就睡得人事不知。

而那边老夫人却在她走后就睁开了眼睛,苏嬷嬷高兴得立刻就要派人去追回大姑娘,老夫人拦着不许,“让她回去好好睡一觉,咱们花家现在谁倒了都没事,她不行。”

看老夫人躺得不舒服,苏嬷嬷连忙扶着她坐起来一些,陈嬷嬷往她后面塞了床褥子。

“您是不知道昨晚有多吓人。”苏嬷嬷说着话就哽咽上了,“一直说胡话,脸烧得烫手,怎么叫都叫不醒,要不是大姑娘的法子好使……”

“挨过来就没事了,我的身体我知道,要一直撑着不病才糟糕。”老夫人语带感慨的安慰跟着自己几十年的忠仆,“去往各房说一声,今天就不用过来请安了,都在自己院里歇着吧,我这里也不需要她们过来侍候,对了,叫她们也别去扰芷儿,让她睡个安稳觉。”

“是。”

花芷醒来就看到四个丫鬟无声的各自忙活,睡得发懵的脑子一时间都忘了今夕何夕。

迎春一个回头对上自家小姐的视线忙放下针线抱着衣服走了过来,“小姐您醒了。”

“什么时辰了?”

“未时一刻了,您这一觉睡得连个身都没翻。”

“身体累了。”彻底醒过来的花芷伸手让迎春替她更衣,“祖母怎么样了?那边有没有过来人?”

“知道您惦记,苏嬷嬷之前亲自过来了一趟,说老夫人醒了,情况一切都好,让您不要着急。”

洗漱完吃了东西,花芷又往祖母院里走去,在院里就听到软绵绵的孩子声音从里屋传来,外屋里坐着各房的人。

“睡好了?”大夫人看她精神好也放下心来,昨晚虽然听到一点动静,但也没想到是老太太病倒了,还那么凶险,幸好她家女儿能干。

“睡好了,二婶,三婶,四婶,你们都来了。”

二婶温声道:“理应侍疾的,晚上就累着你一个人了,怎么也不派人来通知一声。”

“是我想得不周全。”

“不是怪你,就是没有累着你一个人的道理。”

这就是花家的女人,温温婉婉,绵里藏针,花芷应付的同时也叹气,她不是男人,受用不起这种温柔,相比起来更喜欢爽朗直率的女子。

进了里屋,花柏林看到她连忙起身,“长姐。”

屋里其他人也纷纷唤人。

花家嫡系的子系都在这里了,男丁六人,女子四人。

坐到床沿摸了摸祖母的额头,温度还有一点偏高,不过比起昨晚那会已经好了太多。

“放心,好多了。”老夫人握着她的手叠放在一起合拢在掌心,细嫩和干枯形成鲜明对比,就像老与年轻的交接。

“您就好好休养着,其他事情都交给我。”

“好,好,享我孙女的福。”老夫人笑眯眯的,好像忘了此时自己还在病中。

花芷觉得只要祖母一直这么笑着这个家就一定会好起来,只要她坐在那里,他们便是心中惶然也不会对未来失去希望。

“祖母,都会好的。”

“就盼着好起来。”老夫人长长的叹了口气,“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你两个姑姑竟然都没有过来瞧上一眼,这么心狠也不知道随了谁。”

“如果她们已经没再将自己当成花家的人,不过来也说得过去,女人一旦成亲生子总是考虑自己比较少,为子女想得比较多。”花芷笑,“大姑说不好,不过以小姑那性子怕是不知道躲起来哭了几次鼻子了。”

是啊,花家能做到完全不管娘家死活的怕也只有一个花静,四个女儿里她最偏疼长女,偏偏就长女最伤她的心。

叹了口气,丢开那些个不值得她伤神的人,老夫人温声问,“花家的几房姻亲是怎么打算的,我们可以不理会,我们花家是不是也得有个章程?”

“婶婶们都是我的长辈,这事我不能越过她们做决定,我就把我的想法说一说,您姑且一听。”

小说《苟了15年,我成为家里顶梁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苟了15年,我成为家里顶梁柱》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