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诱饵

>

诱饵

玉堂 著

沈桢 现代言情 陈崇州

现代言情小说《诱饵》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玉堂”。精彩内容:”陈崇州波澜不惊看向她,好半晌,“自证清白?”沈桢没否认,他意味不明勾唇,把周海乔的病历给她,“生-殖科廖坤,提我的名字。”陈崇州还算有良心,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补偿心理,到底占了沈桢的初夜,他介绍的廖坤是本院男科的二把刀,一把刀是他自己。这俩人,出了名的“一号难求”。廖坤接诊的挂号费高,而陈崇州接诊完...

来源:掌中云   主角: 沈桢陈崇州   更新: 2022-12-03 19: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诱饵》,是作者大大“玉堂”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沈桢陈崇州。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吃完饭走出餐厅,黄梦站在商场门口等候陈渊闻到酒味,她及时看向沈桢,“您需要送吗?”这类试探,显然出于基本客套,而不是真心要送“我朋友在这边逛街,我搭她的顺风车”黄梦点了下头,然后挽住陈渊的胳膊,他坐进车里,按摩着太阳穴,很疲乏她弯腰系好安全带,手绕过陈渊的腰腹时,像是没避讳某个部位,又像保持了适当的空隙,沈桢没看仔细“陈总,回哪个家?”陈渊从指缝睨了她一眼,“都行”黄梦说,“我明白”......

第4章 别假戏真做

沈桢沉默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解释。
陈崇州有资本猜忌接近他的女人是想傍上他,毕竟他这款,硬件和软件确实吸引异性。
长得帅,有钱,女人图谋不轨的概率就大了。
“陈教授,我丈夫的病,你转交其他医生吧。”
陈崇州波澜不惊看向她,好半晌,“自证清白?”
沈桢没否认,他意味不明勾唇,把周海乔的病历给她,“生-殖科廖坤,提我的名字。”
陈崇州还算有良心,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补偿心理,到底占了沈桢的初夜,他介绍的廖坤是本院男科的二把刀,一把刀是他自己。
这俩人,出了名的“一号难求”。
廖坤接诊的挂号费高,而陈崇州接诊完全凭心情,经常不坐班。
看他那辆座驾,也不指望这点工资糊口。
廖坤好奇,“你是陈教授的亲戚?”
沈桢笑了笑。
廖坤开始深度扒皮陈崇州,“陈教授的成名手术,他对你讲过吗?有个男病人,先天发育不良,三十多岁没谈过恋爱,起反应了才三厘米,陈教授亲自主刀,接成了六厘米。”他单手扶眼镜框,“虽然还是小,也是医学的奇迹啊。”
沈桢不好意思搭腔。
她不太懂,上午偷偷问乔丽,一只半手的长度算怎样。
“周海乔?”乔丽赞叹,“男人中的王者啊,怪不得你死磕他。”
沈桢想,那陈崇州挺厉害,自己竟然歪打正着捞上他了。
男科天天人满为患,可见那方面不及格的男人挺多,除了渣,阴,陈崇州绝对属于满分。
廖坤翻看周海乔的病例,“让陈教授给你老公治啊,他的医术比我高明。”
沈桢正愁没法回答,陈崇州的声音在诊室外响起,“廖主任,多费心。”
廖坤从桌后站起,“是你什么人啊?”他口型像是前女友,但碍于沈桢在,憋住了。
陈崇州撂下仨字,“少打听。”
廖坤看沈桢的眼神因此带了点玩味。
在医院折腾大半天,她回到家周海乔还没回来,电话也关机。
凌晨一点,周海乔的朋友曹睿联系沈桢,让她去新世纪酒吧接人。
周海乔的酒量在各个饭局上练出来了,需要去接的程度,基本神志不清了。
等沈桢赶到酒吧,发现何娅也在场。
这是沈桢得知她插足之后双方第一次见面,显然这场酒局有她的一份子。
不过何娅没惹她,只装不认识。
周海乔双目无神瘫在沙发上,曹睿起身招呼沈桢,“他喝了两瓶威士忌,刚吐完。”
沈桢没动,“谁攒的局。”
曹睿明白她介意什么,挺为难的,“海乔手上的一个项目出岔子了,借酒浇愁呢。”
真是情深义重。
麻烦缠身,还惦记着陪何娅。
沈桢压下脾气,没和他吵,“周海乔,跟我回家。”
周海乔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挣脱了沈桢,抱住何娅大叫,“她不离,沈桢不同意离婚!她非要和我耗下去!”
所有人鸦雀无声,直愣愣看着。
沈桢推搡他,“别胡说八道了!周海乔,你还要不要脸?”
周海乔已经分辨不出谁是谁了,“沈桢死缠烂打,我早就烦透她了!”
众目睽睽下打脸,打得沈桢太难堪了,她用力扯周海乔胳膊,“你就这么想离?”
周海乔红着眼,气喘吁吁。
谁都没想到这样巧合,陈崇州今天的生日,恰好也在这家酒吧。
他端着高脚杯,站在灯红酒绿的走廊,注视这一幕。
郑野在他旁边,搂着一个女孩,不是拦车那个,是一个骨架肥硕的洋女人。
这类人,换女伴和换衣服没区别,处处留情,又从不动情。
沈桢觉得丢人丢大发了。
偏偏陈崇州那副神情,一脸高深莫测意犹未尽,怎么看怎么让她不舒服。
“热闹好看吗?”
陈崇州打量她片刻,“无意路过。”
沈桢不吃这套,“然后有意看戏是吗?”
陈崇州笑了一声,“你和那些女人还真不一样。”他若有所思,“粗鲁。”
他似乎也喝了不少,但没有周海乔那么醉,像三分醉,一开口,浓苦的酒味直逼沈桢。
她有个念头,越来越深。
任何女人不是陈崇州的对手,尤其谈感情,再精湛的心机,只要和陈崇州打擂台,不攻自破。
沈桢倒是没见过连喝醉了也保持着风度的男人,清明的一双眼睛,零星的迷离,他能看穿你,你半点也看不透他。
再一瞧周海乔,被捅一刀都醒不了。
陈崇州带着几分调情的味道,指腹抚摸过沈桢的嘴唇,她没有化妆,淡淡的粉白,比艳丽的红更撩人,“你对你丈夫也这么粗鲁。”
他始终在分寸内,可这个触碰,因为这里的霓虹和酒意,又欲得上头。
陈崇州这种,离得远远的最好。
他像一把火,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烧上来,烧个半死,他却安然无恙。
沈桢后退一步,“陈教授,你找地方醒醒酒。”
陈崇州闷笑,懒散得不像话。
她也没当真,夜生活里的男人,没一句真话,陈崇州估计是闲得找乐子。
有一回周海乔谈客户,秘书请假了,就带沈桢过去,那群老总和二代子弟,形容女人是辣椒和豆腐。
辣椒太呛,性子野,上瘾快,后劲儿不足。豆腐太软,没挑战,情致不足。于是总结了,麻辣豆腐类型的女人最有眼缘,辣中带软,软中劲儿猛。
沈桢打心眼儿里膈应男人满口骚话聊女人,可男人在酒后,都爱聊荤段子。
她架起烂醉如泥的周海乔离开,他嘴里声嘶力竭喊着何娅,像沈桢恶毒拆散了他们似的。
郑野盯着她背影,“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冒险找了一个有主儿的女人。”
陈崇州没什么表情,“先弄完的,后知道她结婚了。”
郑野没看够,一直回着头,“比干巴瘦的有韵味,那身材肯定原装,上次我带回住处的模特一身假货,刚趴下就错位了。”紧接着问陈崇州,“你刚才又动心思了?”
“逗她。”
郑野咂舌,“逗她没事,别假戏真做了。”
陈崇州笑意极淡,“我会吗。”
“日久生情这东西。”郑野语重心长劝诫,“没准儿。”
陈崇州往远处走,没出声。
卡座上曹睿问何娅,“你什么想法?”
何娅拿起周海乔用过的酒杯,“关你什么事啊。”
“你老大不小了,好好嫁人,你甩了周海乔,你又搅合他家庭?”
何娅爱答不理,“是周海乔犯贱,他顶不住我的魅力,死乞白赖追我。”
郑野听声音耳熟,指着何娅,“她不是在你医院散播你谣言那蠢货吗?”
女伴问他,“什么谣言?”
“和她处对象呗。”郑野蛮得意,“我这哥们儿,成群的女人往他身上扑,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陈崇州视线掠过空了的酒吧门口,又漫不经心移开。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