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徐南红妆@徐南@红妆

>

徐南红妆@徐南@红妆

帝九 著

徐南 现代言情 红妆

小说《徐南红妆@徐南@红妆》是由“帝九”所著。内容概括:无数次生死徘徊,无数次险死还生!若是剥开衣服,会看到他身上遍布狰狞的伤痕。一层又一层!这是铁与血交织的勋章,是他为这个国度而烙印在身上的荣耀!可是,蓦然回头,才发现自己是这么的脆弱。护了亿万百姓,却护不住自己唯一的妹妹!这个从小就开朗活泼,看似娇柔却从不服输的妹妹,她的精气神都几乎崩溃!她在求死啊!...

来源:有书阁   主角: 徐南红妆   更新: 2022-12-05 22: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徐南红妆是现代言情小说《徐南红妆@徐南@红妆》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帝九”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重城,军民两用机场“快快!快!”一列列全副武装的士-兵快速布防,凝神以待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说出了大事,紧急出动,戒严整个机场重城总督陈启明额头上冷汗不断冒出,内心却似烈火灼烧,让他如热锅上的蚂蚁轰轰轰……当轰隆声响彻,陈启明看到高空上一架战机俯冲而下,内心更是颤抖来了!还是来了!狂风席卷,战机平稳落下舱门打开,徐南在红妆的陪同下大步走出下一刻,他看到了包围过来的士-兵,枪口......

第四十五章 终归要有依靠!

夏日夜风吹拂,漆黑天空中繁星点点。

徐南抱着穿着蓬蓬裙,似小公主一般的安安,身边陪同如谪仙下凡般的秦妃月,乘车来到了繁华的天韵街背后,残破落败,等待拆迁的小淮街。

小淮街558号,破旧的屋子里,有烛光摇曳。

佝偻着身躯的老妇人,正用木板将破损的木门重新修订,锤子敲击钉子,发出笃笃笃的声响。

“奶奶!”

安安从徐南怀里挣脱出来,脆生生开口呼喊,迈着小短腿,欢快的朝老妇人跑去。

老妇人动作一顿,回头看来,老脸上绽放慈祥笑容“安安回来啦。”

“奶奶!”

安安吹弹可破的小脸上满是愉悦笑容,一边跑,一边张开双臂朝老妇人扑去。

老妇人有些紧张“慢点跑……你这孩子……别,奶奶衣服脏。”

安安却还是扑进了老妇人的怀里。

“安安真乖。”

老妇人笑得更开心了,想要拍安安的后背,却又不敢下手。

“刘妈。”

秦妃月在徐南陪伴下走来,柔声呼喊。

徐南手里拎着不少礼物。

借着微弱的烛光,老妇人看向秦妃月,不由怔住。

“小容……你……”

她很惊讶,又很欣喜。

这个命运多舛的可怜人儿,被毁掉的容貌,竟然恢复了!

一如当年还没毁容时一样,漂亮得像仙女。

“刘妈,我是小容。”

秦妃月很久很久没笑得这么开心了。

不管心里对徐南有多恨,但这一次徐南的出现,终归是为她和安安的凄苦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改变。

她可以拒绝徐南,但却不想让安安再受苦。

毕竟安安确实是徐南的女儿,秦妃月无论承认与否,都不会剥夺徐南疼爱安安,抚养安安的权利。

“好,好,太好了!”

老妇人眼中泛起泪花。

这些年来,她孤寡一人,与秦妃月和安安母女俩,算得上是相依为命。

如果没有老妇人的帮忙,秦妃月和安安的生活会更痛苦,换过来,如果没有秦妃月和安安,老妇人的生活也会无比孤独和寂寞。

在老妇人眼中,秦妃月就如同自己的亲女儿,而安安,就是亲孙女。

这种没有血缘关系的情分,甚至比血脉亲情更让人感动。

“刘妈,我们来看你了。”徐南微笑开口,语气中对老妇人充满敬意。

且不说她对秦妃月和安安的恩情,光是她的丈夫与儿子都是南疆牺牲的战士,就值得徐南如此对待。

“快进屋坐,坐。”

老妇人深深看了一眼徐南,脸上的笑容带着满足。

这个男人,没有食言。

秦妃月坐在老妇人身旁聊着天,安安把着老妇人的腿,时不时插嘴,说着自己这些天来过的做梦一般的美好生活。

老妇人欣慰得笑声不断。

徐南则接替老妇人的活,帮她重订木门。

时光似水,无声流淌,充满了温馨和安宁。

不久后,木门订好,安装在门框上,徐南试了试,开合轻松,且没有异响。

秦妃月破天荒的给徐南倒了一杯水。

徐南仰头大口喝着,这寻常无味的白开水,喝在嘴里仿佛加了蜜一样。

“叔叔,我想吃糖。”

徐南刚放下水杯,安安拉着徐南的衣角开始撒娇。

“安安!”

秦妃月皱眉“大晚上的,吃什么糖?”

“不嘛,我要吃糖。”安安不依的噘嘴。

徐南哈哈一笑,将安安抱起,道“走,叔叔带你去买糖。天韵街就有,不远。”

秦妃月厉声开口“安安!”

“没事,有我在,放心吧,你们聊,很快回来。”

徐南抱着朝秦妃月做鬼脸的安安转身离开。

屋子里,秦妃月沉着脸不说话。

老妇人看得仔细,笑着拉住秦妃月的手,道“小容,徐南人不错,值得你依靠。”

“刘妈……”

“先别急着反驳。”

老妇人笑眯眯开口,饱经沧桑的老眼里蕴含人生哲理“我不知道当年你和他发生了什么,但老婆子这辈子也算是见了不少人,老了,眼睛花了,可心不瞎,徐南对你的情感是真的,对安安的情感是真的,这就够了,男人,无论有钱没钱,终归是要有担当的才好。”

秦妃月沉默。

“这些年,你过得太苦了,身为女人,无论多要强,终归还是要有个依靠才行,他是安安的父亲,这是你抹不去的事实啊。”

“况且,安安也需要有一个爸爸。”

秦妃月眼神复杂。

当年当了逃兵,让她和安安这些年过得如此痛苦,现在回来了,想弥补,就要给他机会吗?凭什么?

沉默半晌,秦妃月正要开口,忽听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呼喊。

“大姨!大姨在吗?”

听到这声音,秦妃月脸色猛的一变。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