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温软

>

温软

佚名 著

傅芳菲 现代言情 陈初

经典热门小说《温软》是大神级网文作者“佚名”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陈初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条七彩的宝石项链,冰凉的手指擦过她的脖子上温热的肌肤,“卡塔”一声,那条项链被他扣在了她的脖子上。灯光下,硕大的宝石如彩虹一样莹莹发光。“厉总,这条项链太贵重了,如果弄丢的话,我可赔不起。”厉止琰侧身俯到她耳边,她甚至能感觉到这人身上传来的薄荷香,和他喷洒在她耳边的温热气息...

来源:迈步书城   主角: 陈初傅芳菲   更新: 2022-12-06 19: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名叫做《温软》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佚名”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陈初傅芳菲,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经过了一天的发酵,陈初也知道了麻将夜事件夜夜发微信跟她说对不起,那天她不应该把涂狸叫过来凑数,给陈初添麻烦了陈初说没事,不怪她人可能有时候就是那么倒霉,她准备找个时间去山里拜拜,驱走霉运陈初以为第一个来质问自己的应该是温於,打开门看到登门的人是傅芳菲傅芳菲穿了条暖橙色的连衣裙,头发编了个韩式发髻,她一见面就对陈初说:“你怎么解释?”那颗扣子的事,别人不知......

第40章

经过了一天的发酵,陈初也知道了麻将夜事件。
夜夜发微信跟她说对不起,那天她不应该把涂狸叫过来凑数,给陈初添麻烦了。
陈初说没事,不怪她。
人可能有时候就是那么倒霉,她准备找个时间去山里拜拜,驱走霉运。
陈初以为第一个来质问自己的应该是温於,打开门看到登门的人是傅芳菲。
傅芳菲穿了条暖橙色的连衣裙,头发编了个韩式发髻,她一见面就对陈初说“你怎么解释?
那颗扣子的事,别人不知道男主人,傅芳菲肯定有猜想。
因为陈初曾经和她说过,厉止琰住在她旁边。
陈初平静的从狗窝里抱出了她那吃饱喝足的比熊,然后说“那男人不是厉止琰。
她知道傅芳菲就是在等她这句话,但是要取信傅芳菲也没那么容易。
陈初说“这是我买回来的比熊幼犬,你应该知道厉止琰不喜欢接触有毛的宠物。
傅芳菲当然知道了,听说徐琲宁在紫湖别墅里养了一只猫,后来厉止琰再也不去睡觉了。
“那男人不是温於是谁?
傅芳菲逼问道。
陈初说“刚认识的一个朋友,后面接触下去如果合适发展成男女朋友的话,会带给你们看的。
见她坦然回答了自己,傅芳菲也送了口气。
她不希望有一天看到自己爱的男人跟好朋友搞在一起。
陈初找谁她都支持,只有厉止琰不行!
傅芳菲劝她道“陈初你有没有想过换一种方式生活,其实温於哥挺适合你的。
温家只有他一个血脉,旁支撑不到主家的财产,就算以后他娶了,你可以做外面最大的那个。
陈初拧起了眉头,傅芳菲还在继续说“其实结婚了也不一定幸福,女人有了钱和孩子,也可以活成自己理想的样子。
你不用再背负陈家的包袱了,温於哥都会替你解决。
陈初已经不想跟傅芳菲争执了,她们俩的想法天南地北,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她不愿意生孩子,也不可能把自己的未来托付给一个男人。
如果她是傅芳菲也许还能赌一把,可她是陈初,陈初赌输了的结果,是一无所有。
她输不起,傅芳菲也不会懂。
“你跟厉止琰怎么样了,查到徐老董事长的事了么?
傅芳菲摇摇头,“私家侦探说需要五天的时间。
“陈初,你怎么养狗了?
有那个时间吗?
公关部不是很忙吗?
陈初回答她“也许是看到它跟我有点像。
一样孤单,一样小心翼翼,所以就想带它回家跟自己作个伴。
傅芳菲以为她跟自己在开玩笑,便说“陈初,你再帮我一把。
按照傅芳菲说的,利用纽扣偷龙转凤,假戏真做,把徐琲宁引出来,从她嘴里套话。
傅芳菲让陈初去偷厉止琰平时穿的西装上的纽扣来刺激徐琲宁,可陈初手里这枚也是厉止琰私服西装上的,只是没有人见过。
陈初坐在咖啡店里,静静地想,不知道这次她会变成傅芳菲扎向徐琲宁的刀,还是徐琲宁泄气的人肉墩子。
徐琲宁穿了条赫本风的丝绒礼服裙,她出来的时候还带了个菲佣给她拎包。
“陈初,就凭你也敢诱惑止琰。
我撵你出徐氏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徐琲宁长了陈初和傅芳菲四岁,她虽然保养的好,但美人不耐老,眼角还是伏了几条肉眼可见的鱼尾纹。
“厉太太为什么要给我设局呢,一个亿数目不小,是因为你对我产生危机感了吗?
因为我年轻漂亮,天天在厉总身边,你怕厉总会爱上我?
陈初咄咄逼人的压下她的优越感。
徐琲宁脸色微变,很快恢复镇定。
“我相信止琰很爱徐氏集团的股权。
陈初摊开了自己从厉止琰那偷来的标志性的纽扣,徐琲宁想起杨茜曾经给自己发的地下室激吻视频,她气愤的拿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朝陈初泼了过去。
陈初拿着餐桌上的纸巾擦了擦自己的脸,“止琰哥说他是为了徐氏集团才跟你演戏,他现在天天跟我住在一起……“胡说什么,他为了得到徐氏集团的股份已经放弃了你一次,你和傅芳菲都不是我的对手。
手下败将!
陈初嘲笑了徐琲宁一声,“厉太太真天真,不知道厉总是怎么教的你。
他说讨厌芳菲,这你也信啊?
“你什么意思?
徐琲宁不悦。
“芳菲可能已经怀了止琰哥的孩子。
你猜,徐氏集团以后会不会姓傅?
徐琲宁惊恐的站起身来。
“陈初,你跟傅芳菲简直蛇鼠一窝!
别白日做梦了,傅芳菲不介意和你这种女人共享男人吗?
陈初别装了,我知道你的男人不是厉止琰而是温於。
呵,回去告诉傅芳菲,止琰要的东西只有我能给,她就算有了孩子我也不允许她生下来!
陈初回到车里,傅芳菲就打来了电话。
她问陈初“话套出来了吗?
“嗯。
“徐琲宁怎么说的?
陈初回想了刚才徐琲宁说的话,“她说,厉止琰要的东西只有她能给,他想得到徐氏集团。
徐琲宁就拿徐氏集团的股份威胁他顺从自己,我大胆猜测,厉止琰会反抗的。
傅芳菲下决心说“那我就帮他得到徐氏集团。
事成之后,再一脚踢开徐琲宁。
陈初疲惫的回到家,奶瓶从自己的狗窝里爬了出来,头朝门的方向张望。
听到门打开的动静,它摇着小尾巴跑了过来。
“奶瓶,妈妈回来啦。
陈初把它抱起,带着它去厨房泡狗粮。
奶瓶闻到狗粮的香味,挥舞着自己的小爪子,想扑它的干饭盆,陈初一巴掌让它老实了。
“不听话,就给你送到隔壁爸爸家!
小狗崽低着狗脑袋,不敢乱动了。
门铃响了,陈初把狗粮盆拿到了客厅的地板上,奶瓶开始狼吞虎咽,陈初出去开门。
门外厉止琰冷漠的看着她,“谁让你去找徐琲宁了?
陈初,你可知自己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