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龙血战神

>

龙血战神

秦战著

本文标签:

来源:掌中云   主角: 秦战林婉婷   更新: 2022-04-26 14:16: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秦战林婉婷《龙血战神》讲的是他曾是商业奇才,却被敌人诬陷入狱三年后,他王者归来,已经是纵横北方的血狼王,武镇当世,富可敌国!这个站在巅峰的男人,却心甘情愿地成了林家的上门女婿,只为酬谢美人情重她回眸一笑,他拥她入怀她守望三年,他许她灿烂一生

精彩节选


“秦爷!”
金陵一处隐秘的监狱里,监狱长王长奎正满脸讨好地对着一个青年弯腰。
而且,在王长奎讨好的眼神中,还隐隐有一股崇拜。
青年面容俊逸,仿佛男明星一般。
但是他的身上,却没有一丝阴柔,反而充满着一股阳刚之气。
脸庞如刀削斧刻一般,绝对会让无数女人疯狂痴迷。
“哦,老王呀!坐!”
俊逸青年虽然在监号区,但身上却没穿号服。
而且,对这位监狱长却没有半丝胆怯。
面前正摆着一只吃了一半的烧鸡,满手、满嘴都是油腻。
但王长奎却没有半点不满,因为他知道眼前的青年,为了龙国做出多大的贡献,付出了多大的牺牲。
如果不是一些特殊原因,他这个小小监狱长,根本没有半点机会见到青年。
王长奎搓了搓手,欠了半个身子,坐在青年一侧。
然后把提在一侧的一个密封袋,交给了青年。
“秦爷,今天您该出去啦,这是通过特殊渠道送来的东西!”
看着上面那一方鲜红的大印,王长奎现在还浑身发软。
那方大印,仿佛有一股特殊的魔力,散发着无穷的威严。
“咦,这么快?我在你这吃饭都吃上瘾了!”
青年用手在自己衣服上胡乱扒拉了两下,留下几个油腻的手印,然后打开了密封袋。
王长奎的眼神有些心疼起来,鲜红大印的一角,被沾上了几滴油花。
密封袋里面的东西极简单,一张银行卡,一个军官证,还有一个特殊的手机。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王长奎一边心痛,一边顺着青年的话说:“秦爷,您要是想吃,随时可以回……”
说到这里,王长奎一下子清醒过来,随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秦爷,瞧我这张臭嘴,说错话了,您别往心里去!”
眼见对方那诚惶诚恐地脸色,秦战知道对方也是好心的一句话语,但因为他的职位太特殊,容易让人犯忌讳。
“老王呀,没事!说到底我还得感谢你!”
“要不是在你这里遇到老头子,说不定我早就被人吞得一口不剩了!”
王长奎隐约知道一点秦战当年的事情,而且涉及到的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能轻易捏死他,因此不敢胡乱插话,只得讪笑起来。
秦战仿佛没有看见,指了指吃了一半的烧鸡,对王长奎说道:“把这半只烧鸡送给老头子,我就不和他道别了,以后有空再来看他!”
“这哪能呢!秦爷,您干脆把这半只烧鸡赏给我,我再替您给老爷子送只新的,保管新鲜肥美!”
秦战本来已经抬脚离开,听了这番话,身形不由得顿了顿,对他赞赏地说道:“老王,你儿子不是快毕业了?到时让他直接来找我!”
说完这句话,秦战再也不停留,起身往外走去。
王长奎激动的浑身战栗起来,秦战这个承诺意味着什么,王长奎再清楚不过。
没想到,高高在上的九天神龙,却还记得他一个个小小监狱长的事情!
王长奎的眼角,顿时有些湿润起来。
虽然只是随口一个承诺,但却预示着他王长奎的儿子,以后将会平步青云,走上了一条金光大道!
“谢秦爷!”
半天之后,迷迷糊糊的王长奎才从幸福的眩晕感中清醒过来。
只是,监狱中哪里还有秦战的影子!
其他人得到王长奎的叮嘱,都直接放行。
因此,当王长奎醒悟过来追出去时,外面早已是空无一人,使得王长奎内心顿时有些空落落的。
拐过一个山脚后,秦战正在纳闷,怎么还人没来接自己时,却听到一道细微的声音在前方转角处响起。
“不错,就是这小子了!”
在山头上,一个人拿着望远镜,对比了一下手中的照片后,肯定地道。
“我们下去,通知老大,嘿嘿!”
拿着望眼镜的青年,嘴里发出一阵阴笑。
秦战冷冷地望了一眼前方的转角处,停止了从口袋中掏手机的动作,装作好无所觉的样子,晃晃悠悠地走了过去。
刚转过山脚,“哗啦”一声,十几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小混混,一下子围了上来。
“姓秦的!终于等到你小子了!”
为首之人,呸的一下吐掉口中香烟,朝着秦战狰狞一笑,手中还拿着一张照片。
“哦?”
秦战似笑非笑。
“难得!三年之后,竟然还有人惦记着我秦某人,真的是荣幸啊!”
秦战嘴上说得轻松,但心中杀意却一阵阵涌现。

“谁派你们来的?”
秦战压下自己心中的杀意,想要揭开当年的隐秘。
虽然这些年他也顺手查了一番,但也不过是查到了冰山一角。
“呵呵……无可奉告!”
为首之人冷笑一声,挥了挥手,对手下说道:“废了他!”
十几个人手拿棒球棍、铁棍,嘻嘻哈哈地围了上来。
“豹哥,这小子一看就是个小白脸,还用我们这么多人出手?”
“这样的模样,正是那些富婆最爱,不如放到夜店里,说不定会成为头牌呢!”
……
一声声嘲讽 ,从这些小混混口中传出。
“别废话,赶紧完活,待会带你们去快乐天堂乐呵一下!”
为首的豹哥,对着自己手下笑骂一声。
仿佛秦战就是一口肉,想怎么吃就看他们的心情了。
一听到“快乐天堂”四个字,手下人眼中瞬间亮了起来。
那是个销金窟,平日里他们羡慕的不得了。
但那里动不动就是几万十几万的消费,根本不是他们能去的。
如今老大要带他们去,顿时激发了这些人心中的暴虐。
“呜呜”的声音响起,漫天棍影翻飞,把秦战所有方向都笼罩起来。
这些混混脸上都闪过狰狞的神色,这样的活他们干了不知道有多少次,早就烂熟于心。
他们甚至能想象到,下一刻秦战头破血流的模样。
然而,面对着这漫天棍影,秦战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仿佛吓傻了一般。
“住手!”
正在此时,一阵汽车轰鸣声响起。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迅速把这一行人包围,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厉喝一声。
“你他妈的……”
豹哥笑眯眯地,正准备享受一场视觉盛宴。
他的脑海中,已经响起了秦战哭爹喊娘,抱头求饶的画面。
此刻突然被人喊断,就仿佛马上要到**的时候,被人硬生生阻断,说不出的难受和抓耳挠心。
但豹哥一句话没说完,转头看到对方身上的衣服时,却猛得被吓了一跳,硬生生地止住了自己的声音。
“咕嘟”、“咕嘟”的声音不断响起,这是包括豹哥在内的小混混们,咽唾沫的声音。
他们被这一声暴喝,吓得硬生生止住了手中棍子,此刻正扭头往回看。
“血狼卫!竟然是血狼卫”
豹哥心内狂喊,脸上早已是雪白一片。
龙国战神,血狼王麾下,血狼卫!
血狼卫只有一千余人,但却纵横北疆,让敌人闻之色变!
在龙国之内,无数热血男儿,无不以能加入血狼卫为终身奋斗目标!
而他们标志性的打扮,便是衣服上的一颗血狼头!
这些血狼卫只是随便往哪一站,便散发出一股千军万马的气势。
他们都是百战精英,可以说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
这些小混混打群架还行,但在这股充塞天地之间的杀气冲击下,却顿时怂了!
“啪嗒、啪嗒”的声音不断响起,这却是这些人丢掉了手中的武器。
笑话,在血狼卫面前耍横,那是寿星老上吊——嫌命长了!
“扑通、扑通!”
这些人瞬间就跪了!
甚至有几个胆小的,双腿之间有淡黄色的液体流出,随即一股尿骚味远远传开。
他们前一刻还威风凛凛,此刻却全部趴在地下,连头都不敢抬,双手高举在头部两侧,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血狼卫之威,一至于斯!

来人其实也一阵暴汗,这些人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对秦战出手?
刚才最后一秒,如果不是他喊出声,这些混混最好的下场,也就是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秦战用眼神制止了血狼卫首领,然后朝自己身边最近的几人踢了两脚。
“刚才不是挺威风的么?现在怎么怂成这个样子?”
嘭、嘭几声响起,可没一个小混混敢站起来,一个个像鸵鸟一样把头深深低了下去,生怕被血狼卫盯上。
秦战耸了耸肩,对着血狼卫首领说道:“这些人聚众斗殴,交给金陵市的监察司吧!”
趴在地下的豹哥,此刻却有些感激起秦战来。
如果他们被血狼卫带走,即使他们幕后的大老板,也不能把他们捞出来。
但假如只是交给金陵监察司的话,到时他们只要咬紧牙关,便可以轻松躲过,豹哥在这方面可是老手了。
不久,五六辆警车呼啸而来,把这些小混混全部带走!
临走时,一个监察司的大队长,还跟血狼卫首领客气道别。
没办法,虽然两者互不统属。
可血狼卫的地位太过特殊,直接隶属血狼王统领,有先斩后奏,生杀予夺之权。
就是金陵战部的军队,血狼卫也是有权紧急征调。
面对这么牛逼哄哄的人物,便是金陵太守都要客气三分,可不是他一个监察司的小小队长能抗衡的。
警车的身影一直消失不见后,秦战已经坐上了汽车,从另一个方向快速离去。
“让监察司查出这些人是谁指使!”
“如果他们查不出,我就要查他们了!”
秦战随口吩咐了一声,但来人却仿佛看到了杀气冲天而起,无数尸山血海的画面蜂拥而来。
“是!”
来人恭敬地抱拳领命。
“战狼,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秦战知道,战狼原本知道自己今天出狱,但是到现在才来,肯定是被什么事绊住了身子。
而且,还必须是那种十分重要的事情。
“狼……”战狼开口,却被秦战伸手止住。
“我现在要回东海休养了,以后就喊我秦哥或者战哥吧!”
战狼点了点头,并没有反驳。
“战哥,我来晚了是因为嫂子的事情……”
说到这里,在战场上纵横无敌的战狼将,却像犯了错的小学生般,有些手足无措地做起了检讨。
“嫂子被家族逼迫,无奈之下上吊了……”
“什么,婉婷上吊了?”
原本云淡风轻的秦战,此刻脸上神色却突变!
手中的扶手,直接被他捏成粉碎!
战狼知道秦战误会,当下连忙一口气把剩余的话说完。
“不过幸好发现的早,被送到医院及时救治,现在已经脱离危险,被伯母他们接回家去了!”
“我因为处理这件事,所以才来晚了一些!”
战狼有些惴惴,毕竟,林家小姐林婉婷,可是等了秦战三年!
这三年一来,家族给了林婉婷无数的压力,便是让她改嫁。
只是没想到的是,林婉婷竟然这么刚烈,最终选择了这么极端的反抗方式。
“婉婷、婉婷……”
秦战的眼角湿润了。
“战士以身许国,我本来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但没想到你却还一直等我!”
“如今我回到东海,婉婷,我一定给你一个灿烂的明天、繁花似锦的世界!”
秦战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稍显僵硬的脸庞,低声呢喃。
身边的战狼却是浑身一震,知道林婉婷用自己的行动,彻底征服了这位巅峰战神的心。
他心下也暗自庆幸,幸亏及早发现了上吊的林婉婷。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整个林家都可能给林婉提陪葬!

转眼到了宝丽花园,秦战脸上流露出一抹回忆的神色。
当初秦战和林婉婷结婚的当天,便多次往来这个小区。
只是后来到了饭店后,却被仇敌陷害,一个饭店服务员指控他强歼。
等到后来,秦战有了奇遇之后,暗中查找这个服务员的信息时,却发现对方已经死亡。
“杀人灭口!”
秦战见识到了对手的狠辣和老谋深算,而秦战当初建立的大秦公司,也被无数人瓜分殆尽。
即使到了现在,秦战也只查出了部分线索。
“战狼,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好的,狼……战哥!天狼、妖狼我们三人随时听候您调遣!”
秦战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战狼的车迅速消失在滚滚车流中。
“快看,那个人不是林家的女婿秦战么?”
“吆,还真是!不是因为强歼被关起来了么?”
“你知道什么,如今已经过去三年,再加上表现良好,也该出来啦!”
“造孽哦,林婉婷可是上吊了,差一点就死了!”
“嘿嘿!为了这个秦战,林家可是闹得鸡飞狗跳!现在他回来了……”
……
无数幸灾乐祸的声音传来,甚至都没有背着秦战。
他们以怜悯的眼光看着秦战,一个个高高在上。
秦战微微停顿了一下身形,深吸一口气后,然后向林婉婷的楼上走去!
“你就是一个榆木疙瘩!那秦战有什么好!啊?”
“大婚当天就想强歼服务员,幸亏还没跟你圆房!”
“有多少豪门公子想要跟你求婚,哪个不甩秦战那窝囊废十八条街?”
一个高亢的女音远远传来,即使秦战在楼道里,也把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是啊,女儿!我们一家本来就不受你奶奶待见!”
“你在嫁人这事上再和她硬顶,我们一家子以后还怎么过呀!”
秦战知道,这是岳父林文博的声音,此时却打起了感情牌。
“我们老两口,可就你这一个闺女呀!呜呜……”
林文博窝囊了一辈子,怕老婆、怕母亲、怕哥哥、怕侄子,在林家几乎是透明人一般,此时也在劝说自己女儿。
一个清丽的身影,静静地坐在床上,脸上面无表情,只是眼眶红红的。
即使有被子的遮挡,美丽的面庞和诱人的身材,还是隐隐约约透露出来。
林婉婷当年被称为东海第一美人,而且能力出众,无数豪门弟子、杰出青年想要抱得美人归。
就连许多豪门世家的家主,也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孙媳,由此可见林婉婷的优秀。
但所有人却没想到的是,林家老爷子最终却选择了孤儿出身的秦战。
不过那时的秦战也是商场上一颗耀眼的明星,无限接近东海首富的宝座,林老爷子这个选择,在当初也不能算错。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在婚礼当天,秦战便被人带走,从此一去不回,听说被人关进了金陵监狱。
而身体本来就不好的林老爷子,经此打击也一病不起,很快撒手西去。
至此,林婉婷便成了东海市的一个笑话,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耳听得岳父岳母的话语越来越不堪,秦战深吸了一口气,重重地拍响了大门。
“谁呀?”吴梅没好气地喊了一声。
林家众人中,只有他们一家子住在这旧小区中,其他人根本连来都懒得来。
所以,吴梅以为是快递或者走错门的人,所以没有半分好气。
劝说女儿三年,可林婉婷就认准了死理,非得等秦战回来,这让一向以精明自诩的吴梅,怎能不暴跳如雷!
“妈,爸,我回来了!”
推开门后,吴梅和林文博的身影一同出现,秦战喊了一声,便要踏进门去。
“是你!”
“秦战!”
吴梅的声音莫名地高亢了三分,下一刻暴跳如雷,直接把秦战推了出去。
“你还有脸回来!”
“你知不知道,你把我们一家害的有多惨!”
“我们家婉婷成了整个东海市的笑话!甚至还为你差点丢了命!”
“秦战,我要是你,就找个没人的臭水沟,一头闷死才好!”
吴梅脸上甚至闪过一抹狰狞,口中的话语更是恶毒。
岳父林文博看了一眼秦战浑身廉价的衣服,眼中也闪过一丝嫌恶。
“你现在一无所有,还是一个做过监狱的强歼犯,你怎么还敢踏入我林家的门?”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现在的你还配得上我女儿吗?”
一时间,两人口中无数恶毒的语言,全部朝秦战涌来。
“爸,妈,你们别说了!让他进来!”
不知什么时候,林婉婷已经从床上走到客厅,对着自己的父母说道。
秦战迎上林婉婷那双哀怨的目光,心中不由一痛!

“不行!他这样的人太危险,我不能引狼入室!”
吴梅振振有词。
“对,不行!谁知道他这几年在监狱里学到了什么!”
林文博也在一旁帮腔!
“爸、妈,你们还想让我再死一次么?”
林婉婷的眼光虽然哀怨,但却充斥着一股决绝。
吴梅和林文博接触到女儿的眼光,内心不由一颤,气势便也弱了下来。
秦战趁机一步踏进了屋内,有些怯怯地拉过林婉婷的胳膊,满脸严肃地做出了保证。
“爸妈!我这次回来,就是要给婉婷一个灿烂的明天、繁花似锦的世界!”
秦战说得一本正经,但吴梅和林文博脸上都流露出一股嘲讽的神色。
“你自己都无家可归,还有脸说给婉婷繁花似锦的世界?”
吴梅脸上恨恨,要不是担心女儿的生命,她绝不允许秦战踏进门一步。
秦战的到来,简直是污染了家中的地板和空气。
林文博则想的更长远一些,随着秦战的到来,再加上女儿上吊的新闻,他们一家子更会成了东海市的笑话。
就像三年前,秦战结婚当天被以强歼罪带走时那样!
因此,林文博看向秦战的眼光,都带上了一种阴狠。
原本一脸决绝的林婉婷,在听到秦战这些话时,脸上也明显露出了一丝厌恶。
她狠狠地甩开了秦战的手臂,扭头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秦战张了张嘴,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吴梅和林文博,再次恨恨地看了一眼后,坐在客厅沙发上生闷气。
秦战面无表情,但还是转身进了林婉婷的卧室。
此时的林婉婷,正侧卧在床上,把头埋在一个枕头中,身体一下一下地抽搐。
她哭了,委屈地哭了!
从小她便是天之娇女,出身好、学习好,人又漂亮。
虽然他们一家不受奶奶和大伯、二伯的喜爱,但爷爷却是对她宠爱异常,让其他孙子、孙女都嫉妒地眼睛发红。
但就是这个对她疼爱异常的爷爷,临死的时候,却还要她发誓坚决不和秦战离婚。
这三年来,林婉婷哭过、怨恨过,但想起最后对爷爷发的誓言,她又坚强地挺了下来。
“不要和秦战离婚!”
这个短短的誓言,却像一个魔咒一样,压得林婉婷喘不过气来。
“秦战,我不知道我的坚持对不对!”
似乎是听出了秦战的脚步声,林婉婷把头埋在枕头里闷声说道。
“但你真的能不能争点气?不要再说大话了好不好?”
“婉婷,我现在真的是带兵百万,富可敌国!我要给你整个天下!”
秦战看着这个当初心爱的女孩,内心也有些心疼。
“这个傻姑娘,等了自己三年哪!三年来,多少压力、多少冷嘲热讽、多少流言蜚语……”
“秦战!”
看到秦战还是这么吹的没边没际,林婉婷拿出脸下的枕头,狠狠地朝秦战扔去。
这样的攻击,秦战闭着眼都能躲开.
但看到林婉婷通红的双眼,秦战站在原地没动,任凭枕头打在自己身上。
林婉婷一个女生能有多大的力气,何况更是软软的枕头,简直就是给秦战在挠痒。
“秦战,现实点不好吗?你现在怎么染上吹牛的臭毛病啦?”
林婉婷突然高亢的声音,把正在客厅低声讨论的吴梅给吸引过来。
“秦战,你要是再惹婉婷生气,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秦战看着林婉婷那泫然欲涕的模样,心中顿时一软。
“妈,我再也不会了!婉婷,我答应你,以后不吹牛了!”

吴梅恨恨地转身离去,秦战拾起地下的枕头,轻轻拍打了一下,然后温柔地放在了林婉婷的头下。
原本像小老虎似的林婉婷,此刻脸色却突然红了一下,然后冷哼一声,算是遮掩了过去。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林婉婷顿时感觉十分疲惫。
这三年她承受的压力太多了,现在终于等到秦战归来,算是对她坚持的一种淡淡安慰。
虽然秦战多了一项吹牛的毛病,但却给了林婉婷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再加上上吊的原因,林婉婷还需要更多休息。
当林婉婷沉沉睡过去的时候,身体蜷缩地像个小猫咪,长长的睫毛偶尔轻轻眨动一下,像一个可爱的洋娃娃。
秦战一时看得痴了!
不知什么时候,岳母吴梅站在门口,朝熟睡的女儿看了一眼,心中闪过一阵心疼。
“都是这个秦战惹的祸!”
秦战看到吴梅在朝自己轻轻挥手,示意自己出去。
不舍地看了一眼睡熟的林婉婷,秦战没发出一丝声音,来到了大厅内。
林文博和吴梅,把秦战带到了自己卧室,生怕待会声音大了吵醒林婉婷。
“给你200万!离开我女儿!”
林文博脸上闪过一阵肉痛之色,这200万还是他从老太太那里刚借来的,本来是为了缓解公司的财务压力。
但现在,随着秦战的归来,却不得不暂时拿出来了。
“只要他答应离婚,立马有豪门公子排着队跟婉婷求婚,到那时200万又算什么!”
林文博自己安慰自己。
秦战脸上一愣,却没想到岳父说出了这样的话。
岳母吴梅一直在旁边静静观察秦战神色,以为他听到200万心动了!
当下在一旁助攻道:“秦战,200万足以在东海市买一套不错的房子了!而且,还有剩余!”
“剩下的你再买辆车,到时找个普通女孩结婚!”
“我们家婉婷是大户人家出身,要不是当年老爷子糊涂,是万万不会和你结婚的!”
说到这里,吴梅身上流露出深深的优越感。
虽然他们一家子不受其他人待见,但还能顶着林家人的光环不是?走到哪里,别人都高看三分。
“200万?不可能的!”
秦战冷冷一笑。
“这个数字,是侮辱了我,更是侮辱了婉婷!”
“怎么,嫌少?”
听得秦战狮子大开口,吴梅原本温和的脸庞,瞬间阴云密布。
“你说个数吧!但想想你的身份,别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
吴梅一脸阴沉之色。
“对,你也别想着借此敲诈我们,我们林家可是认识道上的人!”林文博在一旁有些心虚地说道。
林文博说的没错,林家确实有些特殊渠道。
但这样的渠道,却是掌握在他大哥林文轩的手中,他根本请不动对方。
“呵呵!”
秦战笑了,他终于见识到自己这对奇葩岳父母的真面目了。
“不可能!别说是200万,哪怕是2亿、20亿、200亿,我都不可能离开婉婷的!”
“往后余生,婉婷就会是我最珍贵的宝贝,我要用尽我的一切去守护她!”
说完这些,秦战再也不管两人难看的脸色,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正在熟睡的林婉婷,眉头突然皱了皱,一双柔嫩小手往旁边摸了摸。
秦战见状,赶紧坐在床边,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
长满老茧的宽厚手掌,仿佛有一股魔力,使得林婉婷紧皱的眉头再次舒展开来。
秦战内心最深处被深深地触动了一下,心儿顿时变得柔软起来。
“可恶,这个人渣!肯定是嫌给的钱少了!”
吴梅恨恨地朝着秦战离去的方向说道。
“他一个坐过监的人,胃口怎么这么大?”
林文博也有些不解。
别说是秦战了,就是他自己的话,200万也不可能拒绝地这么干脆。
要知道,他们林家一年的收益,也就两三千万的样子。
能从老太太那里借来200万,足足让林文博高兴的几天没睡着觉。
但这却是林家积累几十年的结果,而且林家几十口子人,两三千万一分,能到每人手中也没几个钱。
何况,公司还要买设备、储备人才等等,各处都是花钱的地方,不可能所有的钱都拿来分红。
他们一家子,一年也就能分到二三十万的样子,这还是因为林婉婷给公司做出了极大贡献的条件下。
“那怎么办?”林文博脸色也十分阴沉。
但他一直没有主意,否则也不会被妻子吴梅管得死死的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是认识这一片的混混刘二狗么?让他出头把这个人渣赶出家门!”
吴梅恨恨地说道,甚至直接用人渣代替了秦战的名字。
“这不好吧?万一真出点事……”
林文博嗫喏地有些说不下去了。
“你看你那窝囊的样!”
吴梅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难道也想女儿嫁给一个像你一样的窝囊废么?”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老公是一个窝囊废,女儿嫁了一个老公也是窝囊废!”
吴梅把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绝技,运用地炉火纯青。
林文博被妻子一激,脸色腾的一下红了起来,仿佛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窝囊废,林文博立刻答应下来。
“好,我下午就去找刘二狗!”
吴梅笑了,她对自己丈夫的性格可谓是最了解了,一招便点住了林文博的死穴。
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多年,一直把他吃得死死的。
眼看到了中午时分,吴梅故意拖延着不做饭,林文博也是虎着一张脸。
他们首先便想用这样的冷暴力,直接把秦战赶出家门。
但秦战轻轻帮林婉婷掖好被角,轻车熟路地来到厨房生火做饭。
不多久,一股浓浓的香气便从厨房散发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香?”
吴梅有些惊疑不定起来,厨房里有什么东西,她是再清楚不过了。
都是一些家常菜,太好的菜,吴梅也不舍得买。
但自从秦战进去后,一股股诱人的香气便直钻鼻孔,把肚里的馋虫都勾引出来。
十几分钟后,四个简单的菜色便做了出来。
洋葱煎土豆、清炒豆角、西红柿鸡蛋、清炒莴笋,一时间,红红绿绿的颜色,看得好不诱人。
做一段饭,为心上人,秦战把自己所有的歉意,都浓缩在了这顿饭中!

秦战把每样菜都盛了点,满满一大碗,再端上一碗晶莹剔透的白米饭,直接端到了林婉婷的房子里。
饱饱睡了一觉的林婉婷,正想下床的时候,正好看到秦战端着碗进来。
“别起来,快坐好!”
秦战微微一笑,迅速给林婉婷支起了小桌子,上面又垫了一层报纸。
这个小桌子是林婉婷平常用来放电脑的,冬天的时候,天气冷了之后,林婉婷便坐在被窝里办公。
这个老破小的小区,没有暖气和地暖,虽然林家也安上了空调,可林婉婷也不舍得开。
她一直在攒钱,想着给父母还一点好的房子居住。
但东海市这几年发展太迅速,好一点的房子都三四万一平。
一套百十平的房子,分期的话首付都要将近百万。
以林婉婷年薪十万的水平,买起来有些吃力。
而林家每年的分红,都被吴梅牢牢把持在手中,根本不舍得拿出来买房子。
闻到饭菜的香气,林婉婷的肚子不争气地响了起来,使得她害羞的脸都红了。
秦战肚里好笑,但脸上却不敢表现出分毫,一本正经地把碗筷摆放好。
“你的身体虚,就在床上吃吧!”
说完,秦战还贴心地拧开了一瓶纯净水,放在了床头。
看着秦战忙前忙后,林婉婷原本坚硬的心,稍微被触动了一下。
但是林婉婷一下筷,便立马停不下来了。
简直太好吃了!
比自己母亲吴梅做的都好吃!
心情终于放松下来的林婉婷,很快便把一大碗饭菜吃得干干净净,甚至最后打了一个饱嗝。
就是林婉婷自己都感觉有些惊奇不已,这一顿的饭量都赶得上原来的三顿饭了。
“你做的饭菜真好吃!”
看这秦战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林婉婷为了掩饰尴尬,赶紧转移话题。
秦战一边打扫战场,一边回答道:“你感觉好吃的话,我以后一直做给你吃!”
说完这些,秦战收拾好碗筷到厨房去。
“这些年你受了很多苦吧?我一直托人,可就是找不到你的消息!”
背后,传来林婉婷幽幽的声音,略带歉意。
“没事,这些年我也成长了很多!”
秦战扭过头,给了林婉婷一个灿烂的微笑,使得林婉婷有刹那的失神。
“哼!做好饭也不知道让长辈吃!真是没个老幼尊卑!”
原本打算对秦战冷暴力的林文博和吴梅,眼见做出来的菜这么好吃,趁秦战在女儿房间的时候,直接把剩下的菜扫荡一空。
眼见秦战走出来,吴梅和林文博擦了擦嘴,冷冷地讽刺了一句便离开了。
此时,只四个菜只剩下一些菜汁,秦战拌着吃了两碗米饭,算是结束了午餐。
“你以后负责接送我上下班吧!后面我再慢慢给你安排一个职位!”
林婉婷在午睡前,闪着漂亮的大眼睛,略含期盼地说道。
“婉婷,我……好!”
原本秦战想再次把自己的真实情况说出来,可看到林婉婷那期盼的眼神后,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下来。
从林婉婷手里接过电车和家里的钥匙后,秦战说自己先去熟悉一下路线,林婉婷也没多想,便随秦战去了。
只是,在秦战到楼下刚打开林婉婷的电车时,林文博在窗户上悄悄打出了一个电话。
“喂,狗哥吗?我是林文博啊!只要……秦战……成了……5万……静等好音!”
林文博挂了电话,对着旁边一脸期待的吴梅说得意洋洋地扬了扬手中电话。
“成了,狗哥答应了,马上就去堵他!”
吴梅眼睛都笑成了月牙!

秦战离开小区500米,走到一个胡同时,却被人堵了。
一个披着西服的中年人,带着五六个小弟,一脸冷笑。
而在秦战的身后,四五个黄毛青年也靠了上来。
“行啊,小子!还有两分胆气!”
说话之人正是林文博邀请的刘二狗,这一带的地头蛇,手下有十几个小弟。
他靠收保护费以及帮人出头,一年下来也有几百万的收入。
不过收保护费这样的事情,取证困难,而且刘二狗从来都只收现金,更少留下把柄。
他不偷不抢,因此监察司对此对他也不好下手。
所以,他一直活得比较滋润。
今天接到林文博的电话,对付一个林家的废物女婿,便有5万块拿,刘二狗也没放在心上,直接带着小弟来堵人。
秦战稳稳停在原地,让刘二狗高看了一眼,但在内心刘二狗却认为,这是秦战在故作镇定罢了。
“小子,知道为什么来找你吧?”
刘二狗身边的一个红毛,当下恶狠狠地说道。
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首先在声势上便要牢牢压制住对方,然后控制局面就容易得多。
秦战没有搭话,只是冷冷地盯着他们。他此时在想的是,监狱门口的那些混混,和眼前这些人是否是同一批。
“小子,找死!”
红毛眼见秦战这副态度,顿时被激怒,胳膊一甩狠狠朝秦战脸上抽去。
一抹寒光,从秦战眼底一闪而过。
“慢!”
就在红毛的胳膊伸出一半时,刘二狗却是在一旁猛然伸手,拦住了自己手下。
秦战高大的体格,给了刘二狗几分危险的感觉,他决定还是先礼后兵。
红毛恨恨地瞧了一眼秦战,站在了一边。
“离开林婉婷,你这样的人配不上她!”
刘二狗吐了个烟圈,在秦战面前缓缓消散。
来之前,刘二狗也调查过秦战的背景。
以前的秦战固然高高在上,但现在却是落架的凤凰,根本不被刘二狗放在眼里。
秦战低头,翻过来覆过去观看自己的右手,仿佛手掌是一朵鲜艳的花。
“是谁叫你来的?”
看着秦战漫不经心的态度,刘二狗心里闪过一阵不痛快!
“呵,是谁你就不用管了!给个痛快话吧!”
“我要是说不呢!”
秦战终于停止了观赏自己的手,抬头说道,嘴角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臭小子,找死!”
刚才被驳了面子的红毛,左手袖中滑下一根钢管,作势要往秦战砸去。
刘二狗把嘴里的烟一吐,用脚狠狠地踩了一下。
“呵呵,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完这句话,刘二狗右手一挥,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秦战的眼角一挑,但却坐在电车上一动没动。
“让你装逼!”
红毛早就看不惯秦战的这副样子,当下抢先发动了进攻。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使得所有人心惊胆颤。
“嘭嘭”声接连响起,十几个小混混,一个个像皮球一样,被秦战一拳一脚都踢到墙上,顿时失去了战力。
“咕嘟”一声,刘二狗咽了一口唾沫,他的西服从背后滑落,说不出的滑稽。
刚才的秦战,就像一阵风一样,刘二狗根本没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
“林文博坑我!这小子是个大高手!”
而秦战解决了这些小混混后,脸上似笑非笑,一步步朝刘二狗走来。
秦战一步步走来,刘二狗感觉自己心上仿佛有一架大鼓在敲动,双腿也不受控制地摆动起来。
地下躺着**的小混混,此时的目光也集中在两人身上。
“秦爷,二狗错了!二狗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屁,轻轻给放了吧!”
让手下大跌眼镜的是,刘二狗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秦战面前。
秦战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脚下的刘二狗。
感到那股刺人的目光,刘二狗脸上的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小村姑卖西瓜,走一家, 又一家。谁要买瓜?谁要买瓜?西瓜顶刮刮,又甜又大,西瓜顶刮刮,谁要买瓜?”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一阵搞笑的铃声却突然响起。
“接!”
正在刘二狗心惊胆颤的时候,秦战冷冷的声音传来。

《龙血战神》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