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重生之元素仙尊

>

重生之元素仙尊

林凡著

本文标签:

来源:万读   主角: 林凡林雨彤   更新: 2022-04-30 17:04: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林凡林雨彤《重生之元素仙尊》讲的是穿越仙界,拥有大乘实力的林凡,重生回到了学生时期,且看重回都市的他,如何凭借神级功法《元素决》,走上巅峰……

精彩节选


华夏,江安市。

231路公交正往市区的方向行驶着。此时正值上学、上班的高峰期,公交车里人满荡荡,有好几个穿着校服的男女,他们都是江安一中的学生。

“林凡!林凡!马上到站了,你快醒醒!”一个穿着校服的漂亮女生正摇晃着一个长相平凡的男生的手臂。

女生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校衫,下身一条黑色短裙,搭配下来,再加上精致的面容,公交车上许多男性都时不时的偷看她。

那个叫林凡的男生,皱了皱眉头,看上去有些不舒服,他揉了揉自己的头,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

“这…我…我竟然回来了!哈哈哈哈!”林凡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熟悉的穿着,熟悉的公交车,还有熟悉的她。

没错!林凡他重生了!

前世,林凡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听说了他的青梅竹马——林雨彤嫁人了,他借酒消愁,无意间从三十楼楼顶上不慎跌落。

在落地的时候,一道传送阵把他传送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而那里本土的人,称之为仙界。

这个仙界就像玄幻小说里说的一样,人人可修炼,而林凡凭借自己不俗的天赋,最终修炼到了大乘境界。

可是他没想到,他无意间寻找到一处遗迹,这处遗迹化为一道漩涡,把大乘实力的林凡卷了进去,林凡睁开眼睛之时,便是他重生之时。

就在林凡还在梳理着这往事今生的记忆时,他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人摇了又摇。

“林凡!林凡!你快醒醒!我们坐过站了!”身边的女孩生气的说道。

林凡转过头去,当看到女孩的容颜时,林凡的眼睛竟微微湿润,他激动的喊道“雨彤!”

“林凡,你咋了?”林雨彤不解道。

可是下一刻,林雨彤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林凡张开手,把林雨彤紧紧的抱在怀里,林凡的头轻轻的抵在林雨彤的肩膀上,“我好想你!”

“你!”林雨彤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坏了,顿时间愣在原地。

好一会儿,她才从林凡的怀里挣脱开来,她佯装生气的说道“你干什么!哼,耍流氓吗!”

林凡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毕竟这个时候,林雨彤和自己的关系还处于好朋友的阶段。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林凡挠挠头,道歉道。

“哼!原谅你了!”林雨彤撅撅嘴。

就在这时候,林凡看到,有俩个混混模样的青年靠了过来。

他们慢慢的向林雨彤靠近。

林凡皱了皱眉头,眼神盯着这俩个男人,心里暗道“咸猪手吗?简直是找死,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就在其中一个黄毛男子向林雨彤的大腿靠近时,林凡突然一把掐住黄毛的手,然后把他举起来。

林凡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时候,林雨彤才反应过来,在她身后不知何时靠来俩个人。

当林雨彤看到林凡的手死死钳住黄毛的手时,林雨彤生气的骂道“流氓!”

然后随即对着黄毛的“老二”就是一脚!

哎呦!

黄毛躬着身子,蜷缩在地上,“痛痛痛!”

“哼!”林雨彤哼了一声,随即站到了林凡的身边。

另外一个打着耳洞的男子,见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打了,当即他怒道“小子,小妞,你们倒是很大的胆啊!今天我就给你个教训!”

说完,他对着林凡的脑门就是一拳!

“小心!”林雨彤尖叫道。

这一拳的速度很快,要是普通人,在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之下,绝对会被打倒。

可是林凡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当拳头来临时,他淡淡的说道“滚。”

只见林凡抓住耳洞男的拳头,然后对着耳洞男的腹部就是一脚。

噗通!

耳洞男摔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显然林凡这一脚是打疼他了!

“你们找死!”就在这时候,躺在地上的黄毛突然站起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抓住匕首,就往林雨彤刺去。

林凡脸色一变,本能的想要召唤真气,可是他却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一点也没有了。

“闪开!”林凡急忙一把推开林雨彤。

噗!

刀口刺进了林凡的身体中。

林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上说道“我要死了吗?可是我才刚回来啊……”

……

……

林凡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场景,他轻声说道“这里是哪?”

“林凡!你醒了啊!”突然,一道熟悉的女声在林凡的耳边响起。

林凡转过头向右看,只见林雨彤正激动的看着自己,林雨彤兴奋的对外面喊道“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医生,她走到林凡的身边,带上助听器,查看了一下林凡的脉搏,随即她点头道“可以了,已经没事了。已经脱离了危险,再到医院观察个把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林雨彤松了口气,随即感谢起年轻女医生。

女医生笑了笑,然后一脸深意的看了林凡俩眼,便走出了病房。

“林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林雨彤的眼睛突然泛红,她一脸自责的说道“你说你推我干什么啊,那把刀刺的是我,又不是你。”

“你这个丫头,说什么呢!我替你挡刀,我乐意!”林凡笑道。

“你……”听到类似表白的话,林雨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下一刻,她跑了出去,临走前还说道“我给你买饭去……”

看着林雨彤那害羞的模样,林凡哈哈一笑。

林雨彤走后,林凡的脸色才变的严肃起来,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真气竟然全部消失,自己的实力也全部消失。

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实力都没有了?”林凡又试着运转了功法,可是他却没有感受到体内真气的流动。

试了好几次,林凡只能接受自己成为普通人的现实了。

“没事!不就是重修嘛!”林凡坚定的握着拳头。

前世,林凡凭借一部神级功法,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大乘期。离最后的神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可是这一步之遥,却阻挡了林凡一千多年,一千多年来,林凡的实力都未有长进,很多天赋比林凡差的修仙者,都相继进入大乘期,这让林凡很是焦虑。

于是便有了他重生前的最后一次历练。

“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最终达到那神之境的!”林凡信心满满的说道。

就这样,林凡开始正式进入修炼状态,《元素决》运转!

《元素决》正是林凡前世所修,这本功法被鉴定为神级功法,修炼圆满,可化天地万物。

而神境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进入神境之后,修仙者的身体不再是凡体,而是可化虚无的神体。而元素决正可以化为虚无。

所以,《元素决》才被认定为一部神级功法。

这一世,林凡将继续修炼此功法。

林凡进入修炼状态,只见摆在阳台位置的几盆盆栽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绿光。

这些绿光慢慢的飘向林凡,并且在薛凯的周围旋转,最后进入林凡的身体。

五分钟之后,林凡睁开了眼睛,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成了,炼气一层!”

此时,林凡从一个普通人正式进入修仙者的行列!炼气一层!

修仙一共分

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天人、渡劫、大乘、神境。

而炼气期则分炼气一层到九层,突破炼气九层,则可进入筑基期。

而筑基期之后,则分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境界。

以此类推。

而此时,林凡只靠几分钟,他就进入了炼气一层,虽然炼气一层很好突破,可是一般的修仙者,在含有灵气的地方,突破也要几天的功夫,可是林凡却只花了几分钟。

现在想想,林凡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算是前世,林凡靠着这部功法,他也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突破的。

“等等!是刚刚那几盆盆栽!”林凡突然反应过来,他连忙下床,走到窗口处。

当看到几株已经枯萎的植株时,他不由得一阵惋惜“是灵草!真是可惜了!哎!”

他不知道为何这医院也有灵草,但是他知道,如果这灵草用来炼丹的话,效果要比单单吸收好上几倍。

最起码,林凡可以突破到炼气二层。

叹了口气,林凡又走回到床边,这时候,他突然感受到,自己刚刚还微微作痛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处。

他轻轻的按压了一下伤口位置,果然感受不到疼痛,林凡大喜,“想不到这功法还有治愈的效果!前世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林凡隐隐约约的感觉,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着自己。


华夏,江安市。

231路公交正往市区的方向行驶着。此时正值上学、上班的高峰期,公交车里人满荡荡,有好几个穿着校服的男女,他们都是江安一中的学生。

“林凡!林凡!马上到站了,你快醒醒!”一个穿着校服的漂亮女生正摇晃着一个长相平凡的男生的手臂。

女生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校衫,下身一条黑色短裙,搭配下来,再加上精致的面容,公交车上许多男性都时不时的偷看她。

那个叫林凡的男生,皱了皱眉头,看上去有些不舒服,他揉了揉自己的头,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

“这…我…我竟然回来了!哈哈哈哈!”林凡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熟悉的穿着,熟悉的公交车,还有熟悉的她。

没错!林凡他重生了!

前世,林凡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听说了他的青梅竹马——林雨彤嫁人了,他借酒消愁,无意间从三十楼楼顶上不慎跌落。

在落地的时候,一道传送阵把他传送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而那里本土的人,称之为仙界。

这个仙界就像玄幻小说里说的一样,人人可修炼,而林凡凭借自己不俗的天赋,最终修炼到了大乘境界。

可是他没想到,他无意间寻找到一处遗迹,这处遗迹化为一道漩涡,把大乘实力的林凡卷了进去,林凡睁开眼睛之时,便是他重生之时。

就在林凡还在梳理着这往事今生的记忆时,他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人摇了又摇。

“林凡!林凡!你快醒醒!我们坐过站了!”身边的女孩生气的说道。

林凡转过头去,当看到女孩的容颜时,林凡的眼睛竟微微湿润,他激动的喊道“雨彤!”

“林凡,你咋了?”林雨彤不解道。

可是下一刻,林雨彤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林凡张开手,把林雨彤紧紧的抱在怀里,林凡的头轻轻的抵在林雨彤的肩膀上,“我好想你!”

“你!”林雨彤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坏了,顿时间愣在原地。

好一会儿,她才从林凡的怀里挣脱开来,她佯装生气的说道“你干什么!哼,耍流氓吗!”

林凡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毕竟这个时候,林雨彤和自己的关系还处于好朋友的阶段。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林凡挠挠头,道歉道。

“哼!原谅你了!”林雨彤撅撅嘴。

就在这时候,林凡看到,有俩个混混模样的青年靠了过来。

他们慢慢的向林雨彤靠近。

林凡皱了皱眉头,眼神盯着这俩个男人,心里暗道“咸猪手吗?简直是找死,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就在其中一个黄毛男子向林雨彤的大腿靠近时,林凡突然一把掐住黄毛的手,然后把他举起来。

林凡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时候,林雨彤才反应过来,在她身后不知何时靠来俩个人。

当林雨彤看到林凡的手死死钳住黄毛的手时,林雨彤生气的骂道“流氓!”

然后随即对着黄毛的“老二”就是一脚!

哎呦!

黄毛躬着身子,蜷缩在地上,“痛痛痛!”

“哼!”林雨彤哼了一声,随即站到了林凡的身边。

另外一个打着耳洞的男子,见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打了,当即他怒道“小子,小妞,你们倒是很大的胆啊!今天我就给你个教训!”

说完,他对着林凡的脑门就是一拳!

“小心!”林雨彤尖叫道。

这一拳的速度很快,要是普通人,在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之下,绝对会被打倒。

可是林凡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当拳头来临时,他淡淡的说道“滚。”

只见林凡抓住耳洞男的拳头,然后对着耳洞男的腹部就是一脚。

噗通!

耳洞男摔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显然林凡这一脚是打疼他了!

“你们找死!”就在这时候,躺在地上的黄毛突然站起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抓住匕首,就往林雨彤刺去。

林凡脸色一变,本能的想要召唤真气,可是他却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一点也没有了。

“闪开!”林凡急忙一把推开林雨彤。

噗!

刀口刺进了林凡的身体中。

林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上说道“我要死了吗?可是我才刚回来啊……”

……

……

林凡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场景,他轻声说道“这里是哪?”

“林凡!你醒了啊!”突然,一道熟悉的女声在林凡的耳边响起。

林凡转过头向右看,只见林雨彤正激动的看着自己,林雨彤兴奋的对外面喊道“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医生,她走到林凡的身边,带上助听器,查看了一下林凡的脉搏,随即她点头道“可以了,已经没事了。已经脱离了危险,再到医院观察个把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林雨彤松了口气,随即感谢起年轻女医生。

女医生笑了笑,然后一脸深意的看了林凡俩眼,便走出了病房。

“林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林雨彤的眼睛突然泛红,她一脸自责的说道“你说你推我干什么啊,那把刀刺的是我,又不是你。”

“你这个丫头,说什么呢!我替你挡刀,我乐意!”林凡笑道。

“你……”听到类似表白的话,林雨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下一刻,她跑了出去,临走前还说道“我给你买饭去……”

看着林雨彤那害羞的模样,林凡哈哈一笑。

林雨彤走后,林凡的脸色才变的严肃起来,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真气竟然全部消失,自己的实力也全部消失。

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实力都没有了?”林凡又试着运转了功法,可是他却没有感受到体内真气的流动。

试了好几次,林凡只能接受自己成为普通人的现实了。

“没事!不就是重修嘛!”林凡坚定的握着拳头。

前世,林凡凭借一部神级功法,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大乘期。离最后的神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可是这一步之遥,却阻挡了林凡一千多年,一千多年来,林凡的实力都未有长进,很多天赋比林凡差的修仙者,都相继进入大乘期,这让林凡很是焦虑。

于是便有了他重生前的最后一次历练。

“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最终达到那神之境的!”林凡信心满满的说道。

就这样,林凡开始正式进入修炼状态,《元素决》运转!

《元素决》正是林凡前世所修,这本功法被鉴定为神级功法,修炼圆满,可化天地万物。

而神境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进入神境之后,修仙者的身体不再是凡体,而是可化虚无的神体。而元素决正可以化为虚无。

所以,《元素决》才被认定为一部神级功法。

这一世,林凡将继续修炼此功法。

林凡进入修炼状态,只见摆在阳台位置的几盆盆栽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绿光。

这些绿光慢慢的飘向林凡,并且在薛凯的周围旋转,最后进入林凡的身体。

五分钟之后,林凡睁开了眼睛,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成了,炼气一层!”

此时,林凡从一个普通人正式进入修仙者的行列!炼气一层!

修仙一共分

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天人、渡劫、大乘、神境。

而炼气期则分炼气一层到九层,突破炼气九层,则可进入筑基期。

而筑基期之后,则分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境界。

以此类推。

而此时,林凡只靠几分钟,他就进入了炼气一层,虽然炼气一层很好突破,可是一般的修仙者,在含有灵气的地方,突破也要几天的功夫,可是林凡却只花了几分钟。

现在想想,林凡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算是前世,林凡靠着这部功法,他也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突破的。

“等等!是刚刚那几盆盆栽!”林凡突然反应过来,他连忙下床,走到窗口处。

当看到几株已经枯萎的植株时,他不由得一阵惋惜“是灵草!真是可惜了!哎!”

他不知道为何这医院也有灵草,但是他知道,如果这灵草用来炼丹的话,效果要比单单吸收好上几倍。

最起码,林凡可以突破到炼气二层。

叹了口气,林凡又走回到床边,这时候,他突然感受到,自己刚刚还微微作痛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处。

他轻轻的按压了一下伤口位置,果然感受不到疼痛,林凡大喜,“想不到这功法还有治愈的效果!前世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林凡隐隐约约的感觉,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着自己。

很快林雨彤买饭回来,当俩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林凡告诉林雨彤,“我的伤已经好了,下午我就出院吧。”

于是,在一众医生护士,包括林雨彤的惊讶之下,林凡办理了出院手续。

俩人下午便赶往了学校。

可是因为办理出院手续的关系,他们来学校的时候,上课铃声已经响起。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

下午第一堂课是胡小勇的课,胡小勇也被称为胡老虎,是老师里脾气最火爆的一个。

此时见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他便指着林凡骂道“林凡!你怎么又迟到了!嗯?这次你还带上了林雨彤,你成绩差也就算了,你是想连林雨彤一起带坏吗!”

林凡冷冷的看着胡小勇,没有说话。

胡小勇转而对林雨彤说道“你说你林雨彤,成绩在班上,没有第一第二也有前五了吧!以后重点大学还不是随你选?整天跟着这么一个差学生身边,你整啥呢?我告诉你,你可别早恋,带坏风气,听到了没有!”

胡小勇的语气很重,林雨彤被这么说,竟然反驳起来“我没有早恋!而且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

“哎呦!你反了你了!你以为你算哪根葱,还敢反驳我,信不信我抽你!”胡小勇吼道,他教书这么多年,都没见哪个学生敢反驳自己的话。

胡小勇生气的抬起手就是往林雨彤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啪!

林雨彤的脸马上就浮现了一个巴掌印!

林雨彤的眼中泛着泪光,牙齿咬着嘴唇,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这时候,林凡的头突然抬起来,他看了一眼被打的林雨彤,手上青筋爆起,他阴沉的脸对胡小勇说道“我都舍不得打她,你怎么敢!”

说着,林凡就揪起了胡小勇的衣领!胡小勇就这么被林凡提了起来!

林凡的左手提起胡小勇,右手手掌化拳,对着胡小勇就是一拳,可是这时候,林雨彤突然拉住了他的右手。

林凡见林雨彤一副哀求的样子,看向林凡“不要。”

林凡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林雨彤见状,连忙解释道“你要是打了他,你会被学校开除的。我们还有三个月高考了,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意外……”

听林雨彤这么解释,林凡的拳头松开了,可是他的左手全迟迟没有松开。

“你快放开我!你再这么做,我就让校领导把你开除!”

林凡眼中刚刚消失的怒意再次升起,他提着胡小勇来到了教室门口,林凡用手指指了指门口的铁门。

“如果你再惹我!你就像这个铁门一样。”

轰!

林凡爆发出全身的气力,对着这门就是一拳!

只见这道铁门,在这时出现了一个向内凹陷的手印。

全场寂静!

众人都被刚刚林凡露的那一手给惊呆了!

就连林雨彤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林凡,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何时,林凡有这么大的力气。

至于胡小勇则是吓傻了,他知道,要是刚刚林雨彤没有阻拦,林凡的这个拳头打的便是自己,自己得要多硬的骨头,才能承受的了刚刚那一下。

林凡松开了胡小勇,胡小勇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他没有刚刚嚣张的模样。只是无神的坐在地上。

众人见状,无不都感到一阵痛快。

林凡没有理会吓傻了的胡小勇,他用手摸着林雨彤的小脸,温柔道“还疼吗?”

众人惊呆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林凡竟然公然秀恩爱。

“啊啊啊!狗粮狗粮!”

“气死我了,林凡这家伙什么时候和林雨彤好上的,我的机会没有了。”

“呜呜呜,妈妈,我要回家。”

……

林雨彤只感觉自己的小脸有一阵暖流,她的胸口如小鹿乱撞般,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看上去林凡是在抚摸林雨彤的小脸,其实他是在给林雨彤的小脸消肿。毕竟刚刚林雨彤挨了胡小勇一巴掌,那边脸显得有些肿。

林凡感觉林雨彤没事了,他便收回了手,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而林雨彤自然不敢再呆在讲台,被同学们用异样的眼光看,连忙跑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凡哥!你真牛啊,林大美女竟然被你泡上了。”林凡的同桌,李明一脸好奇的问道。

李明,前世林凡最好的朋友,林雨彤结婚的消息,还是李明告诉他的。

“嘿嘿嘿,你也不看哥是谁?”林凡拍拍李明的肩膀,笑道。

下课铃声响起,胡小勇才从地上站起来,他怨恨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当他对上林凡那眼睛时,他突然感觉,自己如同处于天昏地暗的烈狱一般,恐怖至极。

他的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此时他看向林凡的眼睛中,只有无尽的恐惧。

林凡微微一笑,他知道,胡小勇已经断了再找自己麻烦的心思。

第二节上课,从教室外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她身穿一件职业教师装,手上拿着一本英语教材。她就是林凡班上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

杨倩看了林凡一眼,然后便对同学们说道“现在先做二十分钟听力,林凡,你给我出来一下。”

林凡一头雾水,倒是同桌的李明推测道“一定是胡小勇打小报告去了。现在杨老师要找你算账了!凡哥,你小心啊。”

林凡疑惑了,他感觉胡小勇应该不会打自己的小报告,带着疑惑,林凡走出了教室。

林凡没有注意到,班上有一个人男生,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林凡!我听人说,你刚刚顶撞了胡老师?”杨倩直入主题,严肃的问道。

“嗯,是的。”林凡想也没想就承认了。

“你!你还真是大胆啊!还顶撞老师!”杨倩怒气冲冲的训斥道。

“拜托,你先搞清楚情况好吗?是他先打了林雨彤一巴掌!我才还手的好嘛!而且我也没有把他怎么样……”林凡无奈的摆手道。

“哼!总之今天你给我写一份八百字的检讨出来,今天没写完,不准回家。”杨倩生气的说道。

“呵呵……想不到你也是这样的人,亏我还一直把你当好老师,明事理,结果你和那些老师没什么俩样。”林凡冷冷的说道。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当走到教室门口时,杨倩突然喊了一声“林凡。”

这一刻,杨倩突然感觉林凡和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大,陌生感席卷杨倩的心头。

林凡停止了脚步,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检讨,我下午交给你。”

说完,他便再没有停留,大步向教室内走去。

杨倩突然有些自责,“好像,我真的错了。”

林凡面色有些阴沉的走进教室,同学们见状,无不议论纷纷。

大家都认为他被杨倩给骂了。

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的。

“活该,谁让他顶撞胡小勇,明知道胡小勇是出了名的锱铢必较。”

“哎,明明是胡小勇动的手,林凡他没有错啊。”

钟宇看着这一幕,有些幸灾乐祸,他就是那个刚刚打小报告的男生,他看不惯刚刚林凡装逼,于是便在下课之后,跑到杨倩办公室,一阵添油加醋之后,杨倩果然怒气冲冲。

而林凡就成为了钟宇口中,那个不服管教,顶撞老师的人。

几分钟后,心事重重的杨倩走了进来,杨倩复杂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林凡却压根没有看她,自顾自的拿着本单词在那看着。

杨倩心里叹了口气,便又恢复过来,照常上课起来。

此时林凡正在背单词,前世林凡的成绩只堪堪过了二本线,这些单词在他眼里就如天书一般。

可是现在林凡再看这些单词,却发现这些单词尤其简单,几乎只要一眼,他就能背下来。对此,林凡没有太多惊讶,作为一个修仙者,要是连这简单的单词都应付不了,那谈何修炼?

那些功法,都是需要记忆在脑子里,任何一部功法的含量,都不低于高中三年的单词总量。

唰唰唰!

只见林凡手中的英语词典被不断的翻阅,李明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

“凡哥,你这是在背单词?”

“切,单词哪是这样背的,我看啊,他就是在哗众取宠。”钟宇嘲讽道。

林凡呵呵一笑,没有说话,他不太想解释,就算解释,也只会引来更多的议论,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

到时候,到了考试的时候,用成绩打他们的脸不就好了。

“安静!上课不准乱讲话!”杨倩瞪了钟宇一眼。

钟宇顿时不讲话了,不过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狠辣。


华夏,江安市。

231路公交正往市区的方向行驶着。此时正值上学、上班的高峰期,公交车里人满荡荡,有好几个穿着校服的男女,他们都是江安一中的学生。

“林凡!林凡!马上到站了,你快醒醒!”一个穿着校服的漂亮女生正摇晃着一个长相平凡的男生的手臂。

女生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校衫,下身一条黑色短裙,搭配下来,再加上精致的面容,公交车上许多男性都时不时的偷看她。

那个叫林凡的男生,皱了皱眉头,看上去有些不舒服,他揉了揉自己的头,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

“这…我…我竟然回来了!哈哈哈哈!”林凡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熟悉的穿着,熟悉的公交车,还有熟悉的她。

没错!林凡他重生了!

前世,林凡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听说了他的青梅竹马——林雨彤嫁人了,他借酒消愁,无意间从三十楼楼顶上不慎跌落。

在落地的时候,一道传送阵把他传送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而那里本土的人,称之为仙界。

这个仙界就像玄幻小说里说的一样,人人可修炼,而林凡凭借自己不俗的天赋,最终修炼到了大乘境界。

可是他没想到,他无意间寻找到一处遗迹,这处遗迹化为一道漩涡,把大乘实力的林凡卷了进去,林凡睁开眼睛之时,便是他重生之时。

就在林凡还在梳理着这往事今生的记忆时,他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人摇了又摇。

“林凡!林凡!你快醒醒!我们坐过站了!”身边的女孩生气的说道。

林凡转过头去,当看到女孩的容颜时,林凡的眼睛竟微微湿润,他激动的喊道“雨彤!”

“林凡,你咋了?”林雨彤不解道。

可是下一刻,林雨彤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林凡张开手,把林雨彤紧紧的抱在怀里,林凡的头轻轻的抵在林雨彤的肩膀上,“我好想你!”

“你!”林雨彤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坏了,顿时间愣在原地。

好一会儿,她才从林凡的怀里挣脱开来,她佯装生气的说道“你干什么!哼,耍流氓吗!”

林凡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毕竟这个时候,林雨彤和自己的关系还处于好朋友的阶段。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林凡挠挠头,道歉道。

“哼!原谅你了!”林雨彤撅撅嘴。

就在这时候,林凡看到,有俩个混混模样的青年靠了过来。

他们慢慢的向林雨彤靠近。

林凡皱了皱眉头,眼神盯着这俩个男人,心里暗道“咸猪手吗?简直是找死,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就在其中一个黄毛男子向林雨彤的大腿靠近时,林凡突然一把掐住黄毛的手,然后把他举起来。

林凡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时候,林雨彤才反应过来,在她身后不知何时靠来俩个人。

当林雨彤看到林凡的手死死钳住黄毛的手时,林雨彤生气的骂道“流氓!”

然后随即对着黄毛的“老二”就是一脚!

哎呦!

黄毛躬着身子,蜷缩在地上,“痛痛痛!”

“哼!”林雨彤哼了一声,随即站到了林凡的身边。

另外一个打着耳洞的男子,见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打了,当即他怒道“小子,小妞,你们倒是很大的胆啊!今天我就给你个教训!”

说完,他对着林凡的脑门就是一拳!

“小心!”林雨彤尖叫道。

这一拳的速度很快,要是普通人,在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之下,绝对会被打倒。

可是林凡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当拳头来临时,他淡淡的说道“滚。”

只见林凡抓住耳洞男的拳头,然后对着耳洞男的腹部就是一脚。

噗通!

耳洞男摔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显然林凡这一脚是打疼他了!

“你们找死!”就在这时候,躺在地上的黄毛突然站起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抓住匕首,就往林雨彤刺去。

林凡脸色一变,本能的想要召唤真气,可是他却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一点也没有了。

“闪开!”林凡急忙一把推开林雨彤。

噗!

刀口刺进了林凡的身体中。

林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上说道“我要死了吗?可是我才刚回来啊……”

……

……

林凡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场景,他轻声说道“这里是哪?”

“林凡!你醒了啊!”突然,一道熟悉的女声在林凡的耳边响起。

林凡转过头向右看,只见林雨彤正激动的看着自己,林雨彤兴奋的对外面喊道“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医生,她走到林凡的身边,带上助听器,查看了一下林凡的脉搏,随即她点头道“可以了,已经没事了。已经脱离了危险,再到医院观察个把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林雨彤松了口气,随即感谢起年轻女医生。

女医生笑了笑,然后一脸深意的看了林凡俩眼,便走出了病房。

“林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林雨彤的眼睛突然泛红,她一脸自责的说道“你说你推我干什么啊,那把刀刺的是我,又不是你。”

“你这个丫头,说什么呢!我替你挡刀,我乐意!”林凡笑道。

“你……”听到类似表白的话,林雨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下一刻,她跑了出去,临走前还说道“我给你买饭去……”

看着林雨彤那害羞的模样,林凡哈哈一笑。

林雨彤走后,林凡的脸色才变的严肃起来,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真气竟然全部消失,自己的实力也全部消失。

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实力都没有了?”林凡又试着运转了功法,可是他却没有感受到体内真气的流动。

试了好几次,林凡只能接受自己成为普通人的现实了。

“没事!不就是重修嘛!”林凡坚定的握着拳头。

前世,林凡凭借一部神级功法,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大乘期。离最后的神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可是这一步之遥,却阻挡了林凡一千多年,一千多年来,林凡的实力都未有长进,很多天赋比林凡差的修仙者,都相继进入大乘期,这让林凡很是焦虑。

于是便有了他重生前的最后一次历练。

“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最终达到那神之境的!”林凡信心满满的说道。

就这样,林凡开始正式进入修炼状态,《元素决》运转!

《元素决》正是林凡前世所修,这本功法被鉴定为神级功法,修炼圆满,可化天地万物。

而神境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进入神境之后,修仙者的身体不再是凡体,而是可化虚无的神体。而元素决正可以化为虚无。

所以,《元素决》才被认定为一部神级功法。

这一世,林凡将继续修炼此功法。

林凡进入修炼状态,只见摆在阳台位置的几盆盆栽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绿光。

这些绿光慢慢的飘向林凡,并且在薛凯的周围旋转,最后进入林凡的身体。

五分钟之后,林凡睁开了眼睛,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成了,炼气一层!”

此时,林凡从一个普通人正式进入修仙者的行列!炼气一层!

修仙一共分

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天人、渡劫、大乘、神境。

而炼气期则分炼气一层到九层,突破炼气九层,则可进入筑基期。

而筑基期之后,则分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境界。

以此类推。

而此时,林凡只靠几分钟,他就进入了炼气一层,虽然炼气一层很好突破,可是一般的修仙者,在含有灵气的地方,突破也要几天的功夫,可是林凡却只花了几分钟。

现在想想,林凡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算是前世,林凡靠着这部功法,他也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突破的。

“等等!是刚刚那几盆盆栽!”林凡突然反应过来,他连忙下床,走到窗口处。

当看到几株已经枯萎的植株时,他不由得一阵惋惜“是灵草!真是可惜了!哎!”

他不知道为何这医院也有灵草,但是他知道,如果这灵草用来炼丹的话,效果要比单单吸收好上几倍。

最起码,林凡可以突破到炼气二层。

叹了口气,林凡又走回到床边,这时候,他突然感受到,自己刚刚还微微作痛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处。

他轻轻的按压了一下伤口位置,果然感受不到疼痛,林凡大喜,“想不到这功法还有治愈的效果!前世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林凡隐隐约约的感觉,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着自己。

很快林雨彤买饭回来,当俩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林凡告诉林雨彤,“我的伤已经好了,下午我就出院吧。”

于是,在一众医生护士,包括林雨彤的惊讶之下,林凡办理了出院手续。

俩人下午便赶往了学校。

可是因为办理出院手续的关系,他们来学校的时候,上课铃声已经响起。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

下午第一堂课是胡小勇的课,胡小勇也被称为胡老虎,是老师里脾气最火爆的一个。

此时见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他便指着林凡骂道“林凡!你怎么又迟到了!嗯?这次你还带上了林雨彤,你成绩差也就算了,你是想连林雨彤一起带坏吗!”

林凡冷冷的看着胡小勇,没有说话。

胡小勇转而对林雨彤说道“你说你林雨彤,成绩在班上,没有第一第二也有前五了吧!以后重点大学还不是随你选?整天跟着这么一个差学生身边,你整啥呢?我告诉你,你可别早恋,带坏风气,听到了没有!”

胡小勇的语气很重,林雨彤被这么说,竟然反驳起来“我没有早恋!而且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

“哎呦!你反了你了!你以为你算哪根葱,还敢反驳我,信不信我抽你!”胡小勇吼道,他教书这么多年,都没见哪个学生敢反驳自己的话。

胡小勇生气的抬起手就是往林雨彤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啪!

林雨彤的脸马上就浮现了一个巴掌印!

林雨彤的眼中泛着泪光,牙齿咬着嘴唇,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这时候,林凡的头突然抬起来,他看了一眼被打的林雨彤,手上青筋爆起,他阴沉的脸对胡小勇说道“我都舍不得打她,你怎么敢!”

说着,林凡就揪起了胡小勇的衣领!胡小勇就这么被林凡提了起来!

林凡的左手提起胡小勇,右手手掌化拳,对着胡小勇就是一拳,可是这时候,林雨彤突然拉住了他的右手。

林凡见林雨彤一副哀求的样子,看向林凡“不要。”

林凡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林雨彤见状,连忙解释道“你要是打了他,你会被学校开除的。我们还有三个月高考了,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意外……”

听林雨彤这么解释,林凡的拳头松开了,可是他的左手全迟迟没有松开。

“你快放开我!你再这么做,我就让校领导把你开除!”

林凡眼中刚刚消失的怒意再次升起,他提着胡小勇来到了教室门口,林凡用手指指了指门口的铁门。

“如果你再惹我!你就像这个铁门一样。”

轰!

林凡爆发出全身的气力,对着这门就是一拳!

只见这道铁门,在这时出现了一个向内凹陷的手印。

全场寂静!

众人都被刚刚林凡露的那一手给惊呆了!

就连林雨彤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林凡,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何时,林凡有这么大的力气。

至于胡小勇则是吓傻了,他知道,要是刚刚林雨彤没有阻拦,林凡的这个拳头打的便是自己,自己得要多硬的骨头,才能承受的了刚刚那一下。

林凡松开了胡小勇,胡小勇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他没有刚刚嚣张的模样。只是无神的坐在地上。

众人见状,无不都感到一阵痛快。

林凡没有理会吓傻了的胡小勇,他用手摸着林雨彤的小脸,温柔道“还疼吗?”

众人惊呆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林凡竟然公然秀恩爱。

“啊啊啊!狗粮狗粮!”

“气死我了,林凡这家伙什么时候和林雨彤好上的,我的机会没有了。”

“呜呜呜,妈妈,我要回家。”

……

林雨彤只感觉自己的小脸有一阵暖流,她的胸口如小鹿乱撞般,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看上去林凡是在抚摸林雨彤的小脸,其实他是在给林雨彤的小脸消肿。毕竟刚刚林雨彤挨了胡小勇一巴掌,那边脸显得有些肿。

林凡感觉林雨彤没事了,他便收回了手,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而林雨彤自然不敢再呆在讲台,被同学们用异样的眼光看,连忙跑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凡哥!你真牛啊,林大美女竟然被你泡上了。”林凡的同桌,李明一脸好奇的问道。

李明,前世林凡最好的朋友,林雨彤结婚的消息,还是李明告诉他的。

“嘿嘿嘿,你也不看哥是谁?”林凡拍拍李明的肩膀,笑道。

下课铃声响起,胡小勇才从地上站起来,他怨恨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当他对上林凡那眼睛时,他突然感觉,自己如同处于天昏地暗的烈狱一般,恐怖至极。

他的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此时他看向林凡的眼睛中,只有无尽的恐惧。

林凡微微一笑,他知道,胡小勇已经断了再找自己麻烦的心思。

第二节上课,从教室外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她身穿一件职业教师装,手上拿着一本英语教材。她就是林凡班上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

杨倩看了林凡一眼,然后便对同学们说道“现在先做二十分钟听力,林凡,你给我出来一下。”

林凡一头雾水,倒是同桌的李明推测道“一定是胡小勇打小报告去了。现在杨老师要找你算账了!凡哥,你小心啊。”

林凡疑惑了,他感觉胡小勇应该不会打自己的小报告,带着疑惑,林凡走出了教室。

林凡没有注意到,班上有一个人男生,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林凡!我听人说,你刚刚顶撞了胡老师?”杨倩直入主题,严肃的问道。

“嗯,是的。”林凡想也没想就承认了。

“你!你还真是大胆啊!还顶撞老师!”杨倩怒气冲冲的训斥道。

“拜托,你先搞清楚情况好吗?是他先打了林雨彤一巴掌!我才还手的好嘛!而且我也没有把他怎么样……”林凡无奈的摆手道。

“哼!总之今天你给我写一份八百字的检讨出来,今天没写完,不准回家。”杨倩生气的说道。

“呵呵……想不到你也是这样的人,亏我还一直把你当好老师,明事理,结果你和那些老师没什么俩样。”林凡冷冷的说道。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当走到教室门口时,杨倩突然喊了一声“林凡。”

这一刻,杨倩突然感觉林凡和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大,陌生感席卷杨倩的心头。

林凡停止了脚步,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检讨,我下午交给你。”

说完,他便再没有停留,大步向教室内走去。

杨倩突然有些自责,“好像,我真的错了。”

林凡面色有些阴沉的走进教室,同学们见状,无不议论纷纷。

大家都认为他被杨倩给骂了。

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的。

“活该,谁让他顶撞胡小勇,明知道胡小勇是出了名的锱铢必较。”

“哎,明明是胡小勇动的手,林凡他没有错啊。”

钟宇看着这一幕,有些幸灾乐祸,他就是那个刚刚打小报告的男生,他看不惯刚刚林凡装逼,于是便在下课之后,跑到杨倩办公室,一阵添油加醋之后,杨倩果然怒气冲冲。

而林凡就成为了钟宇口中,那个不服管教,顶撞老师的人。

几分钟后,心事重重的杨倩走了进来,杨倩复杂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林凡却压根没有看她,自顾自的拿着本单词在那看着。

杨倩心里叹了口气,便又恢复过来,照常上课起来。

此时林凡正在背单词,前世林凡的成绩只堪堪过了二本线,这些单词在他眼里就如天书一般。

可是现在林凡再看这些单词,却发现这些单词尤其简单,几乎只要一眼,他就能背下来。对此,林凡没有太多惊讶,作为一个修仙者,要是连这简单的单词都应付不了,那谈何修炼?

那些功法,都是需要记忆在脑子里,任何一部功法的含量,都不低于高中三年的单词总量。

唰唰唰!

只见林凡手中的英语词典被不断的翻阅,李明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

“凡哥,你这是在背单词?”

“切,单词哪是这样背的,我看啊,他就是在哗众取宠。”钟宇嘲讽道。

林凡呵呵一笑,没有说话,他不太想解释,就算解释,也只会引来更多的议论,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

到时候,到了考试的时候,用成绩打他们的脸不就好了。

“安静!上课不准乱讲话!”杨倩瞪了钟宇一眼。

钟宇顿时不讲话了,不过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狠辣。

下午放学之后,林凡像平时一样,和林雨彤一起坐公交回家,在公交车上,林凡对林雨彤说道“对了,早上那俩个混混最后怎么样了?”

“他们跑了。”林雨彤显然有些生气,“哼!要是让我们看到他们,我铁定要把他们抓到**局去。”

“他们怎么跑的?”林凡无语道。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都被砍伤了,就没有人去把这俩个伤人者制服吗?

“大家都忙着叫救护车去了,一时间没看住他们,就被他们跑了。”林雨彤解释道。

林凡和林雨彤俩人聊着天,他们没有看到,在公交上的某个角落,有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正盯着他们看。

林凡和林雨彤下车之后,口罩男也跟着下车,林凡的眼睛微微一斜,随即冷笑道“竟然还敢跟着下车。”

随即他对身边的林雨彤说道“雨彤,有人跟踪我们,你等会打电话报警。”

口罩男此时还不知道他已经被林凡发现了,他一直跟着林凡和林雨彤他们背后。

当林凡和林雨彤走进一条深巷当中,口罩男神色一紧,这时候,他突然有一种不详预感。

“跟了一路了吧。”这时候,林凡的声音在口罩男的耳边响起。

口罩男一转头,便看到林凡脸色淡然的站在自己身边。而林雨彤则站在比较靠远的位置,毕竟林凡不放心口罩男身上会带什么利器,到时候不小心伤到林雨彤就不好了。

口罩男后退了一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们说什么?我哪里有跟踪你?”

“呵呵,从公交车上,我就发现你有点不对劲,果然,下车之后便跟了我们一路。”林凡淡然一笑。

“你胡说,我只是走这条路回家而已,根本就不是跟踪你们!”口罩男依旧在狡辩。

林凡脸色一冷,沉声道“可是,这是一条死胡同啊,你确定你回的家吗?”

口罩男连忙往巷子深处看去,见巷子口竟被一堵围墙围住了。他知道,林凡没有说错。

“说说吧,谁派你来的。”林凡冷声道。

口罩男心中一狠,就想往巷子外跑去,可是他刚动,林凡就一把抓住了他。

口罩男想要逃脱,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被抓的死死的,自己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林凡的手掌。

口罩男只得放弃了,他垂头丧气的说道“算我栽了!不过你别想从我口中,打探道什么信息。我不会说的。”

“雨彤,打电话叫**吧。”林凡对一边的林雨彤说道。

林雨彤点点头,便拿起手机。

最后,**来了,他们把口罩男审讯了一番,口罩男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受到了黄毛和耳洞男的指使,想要打探林雨彤的住址。因为黄毛对林雨彤还是念念不忘,所以……

听到这里,林凡心中一阵怒火,“下次见面,我便送你们去见佛祖……”

口罩男被**带走了,接着林凡和林雨彤便一起回家,准确的说,是林凡跟着林雨彤一起回家。

这是因为林凡,他现在是暂住在林雨彤家的。

林凡的父母都不在江安,他们都去燕京打工去了,一年才能回来一次。

而林凡的父亲和林雨彤的父亲以前是一个村庄上的,并且他们还是很好的玩伴。

于是他们便把林凡放在林雨彤家,而这一放,就是十年。

林雨彤的家是一套双层复式楼,平时一楼就是林雨彤一家住的,而二楼的房间则是林凡住的。

林凡和林雨彤回到家时,此时林雨彤的父母还没有回来,他们也要上班,按照往常一样,林凡下厨做饭,林雨彤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俩人吃过晚饭之后,聊了会天,便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按照平时,他们都会开始学习,可是今天的林凡却没有。

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修炼!

修炼早日突破神境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务。

就这样,林凡关上房门,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而此时,如果有人站在一旁看,便会注意到,在林凡的周围,有无数道真气围绕林凡旋转。而其中,还参杂着一些绿色的真气。

第二天清晨五点钟,

林凡早早的来到小区的池塘旁,此时池塘里栽种了许多荷叶,在荷叶上,清晰可见大量的露珠。而林凡来的目的就是收集这些露珠,因为早晨的晨露可以说是最清纯的水珠,而这些水珠正可以很好的用来修炼。

唰唰唰,只见林凡坐在池塘旁边,打坐修炼。

一滴又一滴的水珠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都向林凡靠近。

不一会儿,林凡的身体就被这些水珠包围。

只见一道道蓝色的真气进入林凡的体内,就像那天林凡第一次修炼时的状态一样。

“爷爷,你看那里有个人坐在池塘边!他是干什么啊?”一个年纪约十七八岁的女孩突然开口道。

一旁的老者见了,笑呵呵的解释道“应该是在修炼吧。”

“修炼?他也是武者吗?可是我们武者一般不打坐啊?”年轻女孩问道。

“那是因为,你的境界不够,筱筱,你现在的境界还停留在外劲期,所以还不用修炼打坐。等你什么时候进入了化境,你才真正能像那个少年一样。”

“化境?爷爷,你说那个人有化境的修为吗?怎么可能啊,我看他才和我这般大。”叶筱筱一脸不信的模样。

“是啊,可是他气息沉稳,隐隐有真气汇于他的体内,这不正是化境强者才具备的吗?筱筱,你需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天才的。”叶沧海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缓缓道来。

“可是我还是不信,等会我想去会会这个人,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本事!”叶筱筱一副不服输的模样。

对此,叶沧海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她知道自己孙女的倔脾气,决定的事情,九匹马都拉不回来。

再加上,叶沧海也想看看林凡的实力如何,如果林凡真的是化境强者,那么叶沧海便希望能够把林凡拉入自己的家族。

结交一个年轻的化境强者,这是叶沧海很乐意看到的。

“好了好了,先陪爷爷练会拳,陪爷爷打会儿太极。”叶沧海笑道。

“好吧,爷爷。”叶筱筱点头答应道。


华夏,江安市。

231路公交正往市区的方向行驶着。此时正值上学、上班的高峰期,公交车里人满荡荡,有好几个穿着校服的男女,他们都是江安一中的学生。

“林凡!林凡!马上到站了,你快醒醒!”一个穿着校服的漂亮女生正摇晃着一个长相平凡的男生的手臂。

女生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校衫,下身一条黑色短裙,搭配下来,再加上精致的面容,公交车上许多男性都时不时的偷看她。

那个叫林凡的男生,皱了皱眉头,看上去有些不舒服,他揉了揉自己的头,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

“这…我…我竟然回来了!哈哈哈哈!”林凡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熟悉的穿着,熟悉的公交车,还有熟悉的她。

没错!林凡他重生了!

前世,林凡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听说了他的青梅竹马——林雨彤嫁人了,他借酒消愁,无意间从三十楼楼顶上不慎跌落。

在落地的时候,一道传送阵把他传送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而那里本土的人,称之为仙界。

这个仙界就像玄幻小说里说的一样,人人可修炼,而林凡凭借自己不俗的天赋,最终修炼到了大乘境界。

可是他没想到,他无意间寻找到一处遗迹,这处遗迹化为一道漩涡,把大乘实力的林凡卷了进去,林凡睁开眼睛之时,便是他重生之时。

就在林凡还在梳理着这往事今生的记忆时,他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人摇了又摇。

“林凡!林凡!你快醒醒!我们坐过站了!”身边的女孩生气的说道。

林凡转过头去,当看到女孩的容颜时,林凡的眼睛竟微微湿润,他激动的喊道“雨彤!”

“林凡,你咋了?”林雨彤不解道。

可是下一刻,林雨彤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林凡张开手,把林雨彤紧紧的抱在怀里,林凡的头轻轻的抵在林雨彤的肩膀上,“我好想你!”

“你!”林雨彤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坏了,顿时间愣在原地。

好一会儿,她才从林凡的怀里挣脱开来,她佯装生气的说道“你干什么!哼,耍流氓吗!”

林凡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毕竟这个时候,林雨彤和自己的关系还处于好朋友的阶段。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林凡挠挠头,道歉道。

“哼!原谅你了!”林雨彤撅撅嘴。

就在这时候,林凡看到,有俩个混混模样的青年靠了过来。

他们慢慢的向林雨彤靠近。

林凡皱了皱眉头,眼神盯着这俩个男人,心里暗道“咸猪手吗?简直是找死,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就在其中一个黄毛男子向林雨彤的大腿靠近时,林凡突然一把掐住黄毛的手,然后把他举起来。

林凡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时候,林雨彤才反应过来,在她身后不知何时靠来俩个人。

当林雨彤看到林凡的手死死钳住黄毛的手时,林雨彤生气的骂道“流氓!”

然后随即对着黄毛的“老二”就是一脚!

哎呦!

黄毛躬着身子,蜷缩在地上,“痛痛痛!”

“哼!”林雨彤哼了一声,随即站到了林凡的身边。

另外一个打着耳洞的男子,见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打了,当即他怒道“小子,小妞,你们倒是很大的胆啊!今天我就给你个教训!”

说完,他对着林凡的脑门就是一拳!

“小心!”林雨彤尖叫道。

这一拳的速度很快,要是普通人,在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之下,绝对会被打倒。

可是林凡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当拳头来临时,他淡淡的说道“滚。”

只见林凡抓住耳洞男的拳头,然后对着耳洞男的腹部就是一脚。

噗通!

耳洞男摔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显然林凡这一脚是打疼他了!

“你们找死!”就在这时候,躺在地上的黄毛突然站起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抓住匕首,就往林雨彤刺去。

林凡脸色一变,本能的想要召唤真气,可是他却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一点也没有了。

“闪开!”林凡急忙一把推开林雨彤。

噗!

刀口刺进了林凡的身体中。

林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上说道“我要死了吗?可是我才刚回来啊……”

……

……

林凡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场景,他轻声说道“这里是哪?”

“林凡!你醒了啊!”突然,一道熟悉的女声在林凡的耳边响起。

林凡转过头向右看,只见林雨彤正激动的看着自己,林雨彤兴奋的对外面喊道“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医生,她走到林凡的身边,带上助听器,查看了一下林凡的脉搏,随即她点头道“可以了,已经没事了。已经脱离了危险,再到医院观察个把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林雨彤松了口气,随即感谢起年轻女医生。

女医生笑了笑,然后一脸深意的看了林凡俩眼,便走出了病房。

“林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林雨彤的眼睛突然泛红,她一脸自责的说道“你说你推我干什么啊,那把刀刺的是我,又不是你。”

“你这个丫头,说什么呢!我替你挡刀,我乐意!”林凡笑道。

“你……”听到类似表白的话,林雨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下一刻,她跑了出去,临走前还说道“我给你买饭去……”

看着林雨彤那害羞的模样,林凡哈哈一笑。

林雨彤走后,林凡的脸色才变的严肃起来,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真气竟然全部消失,自己的实力也全部消失。

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实力都没有了?”林凡又试着运转了功法,可是他却没有感受到体内真气的流动。

试了好几次,林凡只能接受自己成为普通人的现实了。

“没事!不就是重修嘛!”林凡坚定的握着拳头。

前世,林凡凭借一部神级功法,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大乘期。离最后的神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可是这一步之遥,却阻挡了林凡一千多年,一千多年来,林凡的实力都未有长进,很多天赋比林凡差的修仙者,都相继进入大乘期,这让林凡很是焦虑。

于是便有了他重生前的最后一次历练。

“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最终达到那神之境的!”林凡信心满满的说道。

就这样,林凡开始正式进入修炼状态,《元素决》运转!

《元素决》正是林凡前世所修,这本功法被鉴定为神级功法,修炼圆满,可化天地万物。

而神境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进入神境之后,修仙者的身体不再是凡体,而是可化虚无的神体。而元素决正可以化为虚无。

所以,《元素决》才被认定为一部神级功法。

这一世,林凡将继续修炼此功法。

林凡进入修炼状态,只见摆在阳台位置的几盆盆栽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绿光。

这些绿光慢慢的飘向林凡,并且在薛凯的周围旋转,最后进入林凡的身体。

五分钟之后,林凡睁开了眼睛,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成了,炼气一层!”

此时,林凡从一个普通人正式进入修仙者的行列!炼气一层!

修仙一共分

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天人、渡劫、大乘、神境。

而炼气期则分炼气一层到九层,突破炼气九层,则可进入筑基期。

而筑基期之后,则分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境界。

以此类推。

而此时,林凡只靠几分钟,他就进入了炼气一层,虽然炼气一层很好突破,可是一般的修仙者,在含有灵气的地方,突破也要几天的功夫,可是林凡却只花了几分钟。

现在想想,林凡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算是前世,林凡靠着这部功法,他也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突破的。

“等等!是刚刚那几盆盆栽!”林凡突然反应过来,他连忙下床,走到窗口处。

当看到几株已经枯萎的植株时,他不由得一阵惋惜“是灵草!真是可惜了!哎!”

他不知道为何这医院也有灵草,但是他知道,如果这灵草用来炼丹的话,效果要比单单吸收好上几倍。

最起码,林凡可以突破到炼气二层。

叹了口气,林凡又走回到床边,这时候,他突然感受到,自己刚刚还微微作痛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处。

他轻轻的按压了一下伤口位置,果然感受不到疼痛,林凡大喜,“想不到这功法还有治愈的效果!前世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林凡隐隐约约的感觉,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着自己。

很快林雨彤买饭回来,当俩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林凡告诉林雨彤,“我的伤已经好了,下午我就出院吧。”

于是,在一众医生护士,包括林雨彤的惊讶之下,林凡办理了出院手续。

俩人下午便赶往了学校。

可是因为办理出院手续的关系,他们来学校的时候,上课铃声已经响起。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

下午第一堂课是胡小勇的课,胡小勇也被称为胡老虎,是老师里脾气最火爆的一个。

此时见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他便指着林凡骂道“林凡!你怎么又迟到了!嗯?这次你还带上了林雨彤,你成绩差也就算了,你是想连林雨彤一起带坏吗!”

林凡冷冷的看着胡小勇,没有说话。

胡小勇转而对林雨彤说道“你说你林雨彤,成绩在班上,没有第一第二也有前五了吧!以后重点大学还不是随你选?整天跟着这么一个差学生身边,你整啥呢?我告诉你,你可别早恋,带坏风气,听到了没有!”

胡小勇的语气很重,林雨彤被这么说,竟然反驳起来“我没有早恋!而且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

“哎呦!你反了你了!你以为你算哪根葱,还敢反驳我,信不信我抽你!”胡小勇吼道,他教书这么多年,都没见哪个学生敢反驳自己的话。

胡小勇生气的抬起手就是往林雨彤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啪!

林雨彤的脸马上就浮现了一个巴掌印!

林雨彤的眼中泛着泪光,牙齿咬着嘴唇,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这时候,林凡的头突然抬起来,他看了一眼被打的林雨彤,手上青筋爆起,他阴沉的脸对胡小勇说道“我都舍不得打她,你怎么敢!”

说着,林凡就揪起了胡小勇的衣领!胡小勇就这么被林凡提了起来!

林凡的左手提起胡小勇,右手手掌化拳,对着胡小勇就是一拳,可是这时候,林雨彤突然拉住了他的右手。

林凡见林雨彤一副哀求的样子,看向林凡“不要。”

林凡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林雨彤见状,连忙解释道“你要是打了他,你会被学校开除的。我们还有三个月高考了,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意外……”

听林雨彤这么解释,林凡的拳头松开了,可是他的左手全迟迟没有松开。

“你快放开我!你再这么做,我就让校领导把你开除!”

林凡眼中刚刚消失的怒意再次升起,他提着胡小勇来到了教室门口,林凡用手指指了指门口的铁门。

“如果你再惹我!你就像这个铁门一样。”

轰!

林凡爆发出全身的气力,对着这门就是一拳!

只见这道铁门,在这时出现了一个向内凹陷的手印。

全场寂静!

众人都被刚刚林凡露的那一手给惊呆了!

就连林雨彤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林凡,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何时,林凡有这么大的力气。

至于胡小勇则是吓傻了,他知道,要是刚刚林雨彤没有阻拦,林凡的这个拳头打的便是自己,自己得要多硬的骨头,才能承受的了刚刚那一下。

林凡松开了胡小勇,胡小勇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他没有刚刚嚣张的模样。只是无神的坐在地上。

众人见状,无不都感到一阵痛快。

林凡没有理会吓傻了的胡小勇,他用手摸着林雨彤的小脸,温柔道“还疼吗?”

众人惊呆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林凡竟然公然秀恩爱。

“啊啊啊!狗粮狗粮!”

“气死我了,林凡这家伙什么时候和林雨彤好上的,我的机会没有了。”

“呜呜呜,妈妈,我要回家。”

……

林雨彤只感觉自己的小脸有一阵暖流,她的胸口如小鹿乱撞般,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看上去林凡是在抚摸林雨彤的小脸,其实他是在给林雨彤的小脸消肿。毕竟刚刚林雨彤挨了胡小勇一巴掌,那边脸显得有些肿。

林凡感觉林雨彤没事了,他便收回了手,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而林雨彤自然不敢再呆在讲台,被同学们用异样的眼光看,连忙跑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凡哥!你真牛啊,林大美女竟然被你泡上了。”林凡的同桌,李明一脸好奇的问道。

李明,前世林凡最好的朋友,林雨彤结婚的消息,还是李明告诉他的。

“嘿嘿嘿,你也不看哥是谁?”林凡拍拍李明的肩膀,笑道。

下课铃声响起,胡小勇才从地上站起来,他怨恨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当他对上林凡那眼睛时,他突然感觉,自己如同处于天昏地暗的烈狱一般,恐怖至极。

他的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此时他看向林凡的眼睛中,只有无尽的恐惧。

林凡微微一笑,他知道,胡小勇已经断了再找自己麻烦的心思。

第二节上课,从教室外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她身穿一件职业教师装,手上拿着一本英语教材。她就是林凡班上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

杨倩看了林凡一眼,然后便对同学们说道“现在先做二十分钟听力,林凡,你给我出来一下。”

林凡一头雾水,倒是同桌的李明推测道“一定是胡小勇打小报告去了。现在杨老师要找你算账了!凡哥,你小心啊。”

林凡疑惑了,他感觉胡小勇应该不会打自己的小报告,带着疑惑,林凡走出了教室。

林凡没有注意到,班上有一个人男生,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林凡!我听人说,你刚刚顶撞了胡老师?”杨倩直入主题,严肃的问道。

“嗯,是的。”林凡想也没想就承认了。

“你!你还真是大胆啊!还顶撞老师!”杨倩怒气冲冲的训斥道。

“拜托,你先搞清楚情况好吗?是他先打了林雨彤一巴掌!我才还手的好嘛!而且我也没有把他怎么样……”林凡无奈的摆手道。

“哼!总之今天你给我写一份八百字的检讨出来,今天没写完,不准回家。”杨倩生气的说道。

“呵呵……想不到你也是这样的人,亏我还一直把你当好老师,明事理,结果你和那些老师没什么俩样。”林凡冷冷的说道。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当走到教室门口时,杨倩突然喊了一声“林凡。”

这一刻,杨倩突然感觉林凡和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大,陌生感席卷杨倩的心头。

林凡停止了脚步,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检讨,我下午交给你。”

说完,他便再没有停留,大步向教室内走去。

杨倩突然有些自责,“好像,我真的错了。”

林凡面色有些阴沉的走进教室,同学们见状,无不议论纷纷。

大家都认为他被杨倩给骂了。

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的。

“活该,谁让他顶撞胡小勇,明知道胡小勇是出了名的锱铢必较。”

“哎,明明是胡小勇动的手,林凡他没有错啊。”

钟宇看着这一幕,有些幸灾乐祸,他就是那个刚刚打小报告的男生,他看不惯刚刚林凡装逼,于是便在下课之后,跑到杨倩办公室,一阵添油加醋之后,杨倩果然怒气冲冲。

而林凡就成为了钟宇口中,那个不服管教,顶撞老师的人。

几分钟后,心事重重的杨倩走了进来,杨倩复杂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林凡却压根没有看她,自顾自的拿着本单词在那看着。

杨倩心里叹了口气,便又恢复过来,照常上课起来。

此时林凡正在背单词,前世林凡的成绩只堪堪过了二本线,这些单词在他眼里就如天书一般。

可是现在林凡再看这些单词,却发现这些单词尤其简单,几乎只要一眼,他就能背下来。对此,林凡没有太多惊讶,作为一个修仙者,要是连这简单的单词都应付不了,那谈何修炼?

那些功法,都是需要记忆在脑子里,任何一部功法的含量,都不低于高中三年的单词总量。

唰唰唰!

只见林凡手中的英语词典被不断的翻阅,李明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

“凡哥,你这是在背单词?”

“切,单词哪是这样背的,我看啊,他就是在哗众取宠。”钟宇嘲讽道。

林凡呵呵一笑,没有说话,他不太想解释,就算解释,也只会引来更多的议论,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

到时候,到了考试的时候,用成绩打他们的脸不就好了。

“安静!上课不准乱讲话!”杨倩瞪了钟宇一眼。

钟宇顿时不讲话了,不过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狠辣。

下午放学之后,林凡像平时一样,和林雨彤一起坐公交回家,在公交车上,林凡对林雨彤说道“对了,早上那俩个混混最后怎么样了?”

“他们跑了。”林雨彤显然有些生气,“哼!要是让我们看到他们,我铁定要把他们抓到**局去。”

“他们怎么跑的?”林凡无语道。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都被砍伤了,就没有人去把这俩个伤人者制服吗?

“大家都忙着叫救护车去了,一时间没看住他们,就被他们跑了。”林雨彤解释道。

林凡和林雨彤俩人聊着天,他们没有看到,在公交上的某个角落,有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正盯着他们看。

林凡和林雨彤下车之后,口罩男也跟着下车,林凡的眼睛微微一斜,随即冷笑道“竟然还敢跟着下车。”

随即他对身边的林雨彤说道“雨彤,有人跟踪我们,你等会打电话报警。”

口罩男此时还不知道他已经被林凡发现了,他一直跟着林凡和林雨彤他们背后。

当林凡和林雨彤走进一条深巷当中,口罩男神色一紧,这时候,他突然有一种不详预感。

“跟了一路了吧。”这时候,林凡的声音在口罩男的耳边响起。

口罩男一转头,便看到林凡脸色淡然的站在自己身边。而林雨彤则站在比较靠远的位置,毕竟林凡不放心口罩男身上会带什么利器,到时候不小心伤到林雨彤就不好了。

口罩男后退了一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们说什么?我哪里有跟踪你?”

“呵呵,从公交车上,我就发现你有点不对劲,果然,下车之后便跟了我们一路。”林凡淡然一笑。

“你胡说,我只是走这条路回家而已,根本就不是跟踪你们!”口罩男依旧在狡辩。

林凡脸色一冷,沉声道“可是,这是一条死胡同啊,你确定你回的家吗?”

口罩男连忙往巷子深处看去,见巷子口竟被一堵围墙围住了。他知道,林凡没有说错。

“说说吧,谁派你来的。”林凡冷声道。

口罩男心中一狠,就想往巷子外跑去,可是他刚动,林凡就一把抓住了他。

口罩男想要逃脱,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被抓的死死的,自己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林凡的手掌。

口罩男只得放弃了,他垂头丧气的说道“算我栽了!不过你别想从我口中,打探道什么信息。我不会说的。”

“雨彤,打电话叫**吧。”林凡对一边的林雨彤说道。

林雨彤点点头,便拿起手机。

最后,**来了,他们把口罩男审讯了一番,口罩男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受到了黄毛和耳洞男的指使,想要打探林雨彤的住址。因为黄毛对林雨彤还是念念不忘,所以……

听到这里,林凡心中一阵怒火,“下次见面,我便送你们去见佛祖……”

口罩男被**带走了,接着林凡和林雨彤便一起回家,准确的说,是林凡跟着林雨彤一起回家。

这是因为林凡,他现在是暂住在林雨彤家的。

林凡的父母都不在江安,他们都去燕京打工去了,一年才能回来一次。

而林凡的父亲和林雨彤的父亲以前是一个村庄上的,并且他们还是很好的玩伴。

于是他们便把林凡放在林雨彤家,而这一放,就是十年。

林雨彤的家是一套双层复式楼,平时一楼就是林雨彤一家住的,而二楼的房间则是林凡住的。

林凡和林雨彤回到家时,此时林雨彤的父母还没有回来,他们也要上班,按照往常一样,林凡下厨做饭,林雨彤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俩人吃过晚饭之后,聊了会天,便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按照平时,他们都会开始学习,可是今天的林凡却没有。

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修炼!

修炼早日突破神境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务。

就这样,林凡关上房门,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而此时,如果有人站在一旁看,便会注意到,在林凡的周围,有无数道真气围绕林凡旋转。而其中,还参杂着一些绿色的真气。

第二天清晨五点钟,

林凡早早的来到小区的池塘旁,此时池塘里栽种了许多荷叶,在荷叶上,清晰可见大量的露珠。而林凡来的目的就是收集这些露珠,因为早晨的晨露可以说是最清纯的水珠,而这些水珠正可以很好的用来修炼。

唰唰唰,只见林凡坐在池塘旁边,打坐修炼。

一滴又一滴的水珠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都向林凡靠近。

不一会儿,林凡的身体就被这些水珠包围。

只见一道道蓝色的真气进入林凡的体内,就像那天林凡第一次修炼时的状态一样。

“爷爷,你看那里有个人坐在池塘边!他是干什么啊?”一个年纪约十七八岁的女孩突然开口道。

一旁的老者见了,笑呵呵的解释道“应该是在修炼吧。”

“修炼?他也是武者吗?可是我们武者一般不打坐啊?”年轻女孩问道。

“那是因为,你的境界不够,筱筱,你现在的境界还停留在外劲期,所以还不用修炼打坐。等你什么时候进入了化境,你才真正能像那个少年一样。”

“化境?爷爷,你说那个人有化境的修为吗?怎么可能啊,我看他才和我这般大。”叶筱筱一脸不信的模样。

“是啊,可是他气息沉稳,隐隐有真气汇于他的体内,这不正是化境强者才具备的吗?筱筱,你需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天才的。”叶沧海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缓缓道来。

“可是我还是不信,等会我想去会会这个人,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本事!”叶筱筱一副不服输的模样。

对此,叶沧海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她知道自己孙女的倔脾气,决定的事情,九匹马都拉不回来。

再加上,叶沧海也想看看林凡的实力如何,如果林凡真的是化境强者,那么叶沧海便希望能够把林凡拉入自己的家族。

结交一个年轻的化境强者,这是叶沧海很乐意看到的。

“好了好了,先陪爷爷练会拳,陪爷爷打会儿太极。”叶沧海笑道。

“好吧,爷爷。”叶筱筱点头答应道。

很快,林凡的修炼就进入白热化,林凡周围那若有若无的水珠也化为雾气,消散于人间。

而此时林凡的修为也从炼气一层突破到炼气二层。

并且林凡的经脉中的灵气,又增添了一点蓝色。

林凡睁开眼睛,脸上露出笑容,“不错,吸收了一点水元素,倒是让自己的修为增加了许多。”

林凡这是第一次在地球吸收水元素的能量,所以第一次吸收,他就能快速的突破。如果明天再来,他就不能达到像今天一样的效果。

林凡估计,就这么靠早晨的露水修炼,林凡得再要十天左右,才能突破到炼气三层。

虽然这样的速度,已经很快了。

但是林凡却不满足,“如今,木元素和水元素,我都吸收过一次,如果我能找到金、火、土、三种元素,再去吸收的话,那么我的实力将会再次提升。”

而就在林凡还在思考将来的打算时,叶筱筱却走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叶筱筱直接问道。

林凡看了叶筱筱一眼,后者长的倒是很漂亮,可是漂亮的女人,林凡前世见得太多了,对美女早就免疫了,于是林凡淡淡的说道“你叫我?”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叶筱筱叉着腰,喊道。

林凡皱了皱眉头,叶筱筱咄咄逼人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他受不了一个女人在他面前大吼大叫。

林凡站起来,没有理这个叶筱筱,转身便准备离开。

“你站住!”叶筱筱连忙阻挡林凡的路,“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没有说,你不准走。”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和你很熟吗?”林凡淡淡的问道。

“你!”叶筱筱一时间语塞。

“闪开!”林凡推开叶筱筱。

此时,叶筱筱的脚边正好有一颗石子,而这颗石子正好被叶筱筱踩到。

叶筱筱的脚一扭,整个人跌落在地上。

“疼!”叶筱筱发出一声惨叫。

林凡看了叶筱筱一眼,又转身来到叶筱筱的身边,他拿起叶筱筱扭伤的脚,皱眉道“亏你还是练武之人,连个石子都能扭伤自己的脚。”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古武者?”叶筱筱好奇的问道。

“你身上的气息,何时收敛过?”林凡无语道。

“切,我还以为你是高人呢,原来是这样……”叶筱筱鄙视道。

咔嚓!

这时,一道骨头移位的声音响起,叶筱筱连忙直喊道“疼疼疼!”

林凡把她的脚放在地上,他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行了,骨头的位置我已经给你正好了,你现在没事了。”

“等等!你不准走!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叶筱筱看着渐行渐远的林凡,大声喊道。

林凡淡淡的回了一句,“林凡。”

当林凡路过叶沧海的身边时,林凡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皱起眉头,对着叶沧海说道“你有病。”

叶沧海心中大惊,表面却笑呵呵的说道“我身体硬朗着,怎么可能有病呢?”

此时,叶筱筱也跑了回来,她怒气冲冲的对林凡说道“你才有病呢!我爷爷身体好好的,而且每年都做体检,怎么可能有病。”

林凡没有理叶筱筱,他淡淡的说道“随便吧,可能是我看错了。”

说完,林凡便大步向外走去。

叶沧海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叶筱筱没有发现叶沧海眼中的异常,她生气的对叶沧海说道“爷爷,我们不理这个怪人,我们回家吧。”

叶沧海点点头。

林凡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刚刚之所以说叶沧海身体有病,那是因为,他看到叶沧海的身体呈现一个虚迷的状态,虽然表面看上去硬朗,但其实他身体内的各个器官已经接近衰竭。

按理说,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他的器官应该不会如此衰竭。

可是当林凡走进一看,他便了然,叶沧海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他中了毒,但是这毒却一直被叶沧海压制,因此平时看不出什么异端。

可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沧海难以再压制了,因此林凡断定,叶沧海的寿命不会超过三个月。

如果刚刚叶沧海承认了,林凡便会出手相助,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毒素,想要抹除无非是随手的事情罢了。

可是,叶沧海并没有。

……

林凡走到家中,此时可见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在厨房里,有一个风韵的中年女人正在做着早餐。

“林凡,回来了啊,早上去哪了?”中年男子和蔼的问道。

“林叔,我去晨练了一会儿。”林凡笑着解释道。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林凡父亲的儿时玩伴,林大海。

“嗯,晨练好啊,以前叔叔年轻的时候,也好喜欢晨练的。”林大海笑道。

“有啥好的,晨练他能考高分吗?我看,他就是闲的。”林雨彤的母亲,端着做好的早餐,走了出来。她看向林凡时,脸上带着一丝厌恶。

林雨彤的母亲叫姜楠,是地道的城里人,因此当面对乡下出身的林凡,姜楠并没有多喜欢他。

再加上林凡的成绩差,那就更加不讨她喜欢。要不是看在林大海的面子,再加上林凡会帮助做家务,姜楠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哪会让他一住就住这么多年。

可是尽管如此,姜楠总会在林大海的身边吹枕头风,类似于“你真是傻,给人白养了十年的儿子。”的话。

林大海皱着眉头,说了姜楠一句,“你说什么呢。”

然后又转而对林凡安慰道“你姜姨更年期到了,说话冲,你别放在心上。”

姜楠当即不满的想要开口,林大海直接瞪了姜楠一眼,姜楠这才没有说话。

林凡笑了笑,“没事的,姜姨说的对。”

于是林凡便上楼去了。

林凡上楼之后,姜楠却皱眉道“你什么时候让这个小子搬出去?你可是答应了我的……”

林大海烦躁的说道“你急什么,最少要得等这个孩子毕业之后。”

“哼!最好这样,要不然别怪我到那时候撕破脸皮。”姜楠叉着腰说道。

姜楠没有看到,在卫生间里,林雨彤正捂着嘴,一脸震惊的听着他们讲话。

吃过早饭,林凡和林雨彤便一起坐公交车去学校,在公交车上,林凡淡淡的看着窗外,而林雨彤则有心事般,看着林凡。

被林雨彤这么看着,林凡也觉得有些奇怪,他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

“没有没有!”林雨彤连忙掩饰着心中的慌乱,她可不能告诉林凡,他马上就要被自己的父母赶出去了。

林凡哦了一声,便没在说话呢。


华夏,江安市。

231路公交正往市区的方向行驶着。此时正值上学、上班的高峰期,公交车里人满荡荡,有好几个穿着校服的男女,他们都是江安一中的学生。

“林凡!林凡!马上到站了,你快醒醒!”一个穿着校服的漂亮女生正摇晃着一个长相平凡的男生的手臂。

女生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校衫,下身一条黑色短裙,搭配下来,再加上精致的面容,公交车上许多男性都时不时的偷看她。

那个叫林凡的男生,皱了皱眉头,看上去有些不舒服,他揉了揉自己的头,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

“这…我…我竟然回来了!哈哈哈哈!”林凡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熟悉的穿着,熟悉的公交车,还有熟悉的她。

没错!林凡他重生了!

前世,林凡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听说了他的青梅竹马——林雨彤嫁人了,他借酒消愁,无意间从三十楼楼顶上不慎跌落。

在落地的时候,一道传送阵把他传送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而那里本土的人,称之为仙界。

这个仙界就像玄幻小说里说的一样,人人可修炼,而林凡凭借自己不俗的天赋,最终修炼到了大乘境界。

可是他没想到,他无意间寻找到一处遗迹,这处遗迹化为一道漩涡,把大乘实力的林凡卷了进去,林凡睁开眼睛之时,便是他重生之时。

就在林凡还在梳理着这往事今生的记忆时,他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人摇了又摇。

“林凡!林凡!你快醒醒!我们坐过站了!”身边的女孩生气的说道。

林凡转过头去,当看到女孩的容颜时,林凡的眼睛竟微微湿润,他激动的喊道“雨彤!”

“林凡,你咋了?”林雨彤不解道。

可是下一刻,林雨彤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林凡张开手,把林雨彤紧紧的抱在怀里,林凡的头轻轻的抵在林雨彤的肩膀上,“我好想你!”

“你!”林雨彤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坏了,顿时间愣在原地。

好一会儿,她才从林凡的怀里挣脱开来,她佯装生气的说道“你干什么!哼,耍流氓吗!”

林凡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毕竟这个时候,林雨彤和自己的关系还处于好朋友的阶段。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林凡挠挠头,道歉道。

“哼!原谅你了!”林雨彤撅撅嘴。

就在这时候,林凡看到,有俩个混混模样的青年靠了过来。

他们慢慢的向林雨彤靠近。

林凡皱了皱眉头,眼神盯着这俩个男人,心里暗道“咸猪手吗?简直是找死,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就在其中一个黄毛男子向林雨彤的大腿靠近时,林凡突然一把掐住黄毛的手,然后把他举起来。

林凡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时候,林雨彤才反应过来,在她身后不知何时靠来俩个人。

当林雨彤看到林凡的手死死钳住黄毛的手时,林雨彤生气的骂道“流氓!”

然后随即对着黄毛的“老二”就是一脚!

哎呦!

黄毛躬着身子,蜷缩在地上,“痛痛痛!”

“哼!”林雨彤哼了一声,随即站到了林凡的身边。

另外一个打着耳洞的男子,见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打了,当即他怒道“小子,小妞,你们倒是很大的胆啊!今天我就给你个教训!”

说完,他对着林凡的脑门就是一拳!

“小心!”林雨彤尖叫道。

这一拳的速度很快,要是普通人,在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之下,绝对会被打倒。

可是林凡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当拳头来临时,他淡淡的说道“滚。”

只见林凡抓住耳洞男的拳头,然后对着耳洞男的腹部就是一脚。

噗通!

耳洞男摔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显然林凡这一脚是打疼他了!

“你们找死!”就在这时候,躺在地上的黄毛突然站起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抓住匕首,就往林雨彤刺去。

林凡脸色一变,本能的想要召唤真气,可是他却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一点也没有了。

“闪开!”林凡急忙一把推开林雨彤。

噗!

刀口刺进了林凡的身体中。

林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上说道“我要死了吗?可是我才刚回来啊……”

……

……

林凡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场景,他轻声说道“这里是哪?”

“林凡!你醒了啊!”突然,一道熟悉的女声在林凡的耳边响起。

林凡转过头向右看,只见林雨彤正激动的看着自己,林雨彤兴奋的对外面喊道“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医生,她走到林凡的身边,带上助听器,查看了一下林凡的脉搏,随即她点头道“可以了,已经没事了。已经脱离了危险,再到医院观察个把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林雨彤松了口气,随即感谢起年轻女医生。

女医生笑了笑,然后一脸深意的看了林凡俩眼,便走出了病房。

“林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林雨彤的眼睛突然泛红,她一脸自责的说道“你说你推我干什么啊,那把刀刺的是我,又不是你。”

“你这个丫头,说什么呢!我替你挡刀,我乐意!”林凡笑道。

“你……”听到类似表白的话,林雨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下一刻,她跑了出去,临走前还说道“我给你买饭去……”

看着林雨彤那害羞的模样,林凡哈哈一笑。

林雨彤走后,林凡的脸色才变的严肃起来,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真气竟然全部消失,自己的实力也全部消失。

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实力都没有了?”林凡又试着运转了功法,可是他却没有感受到体内真气的流动。

试了好几次,林凡只能接受自己成为普通人的现实了。

“没事!不就是重修嘛!”林凡坚定的握着拳头。

前世,林凡凭借一部神级功法,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大乘期。离最后的神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可是这一步之遥,却阻挡了林凡一千多年,一千多年来,林凡的实力都未有长进,很多天赋比林凡差的修仙者,都相继进入大乘期,这让林凡很是焦虑。

于是便有了他重生前的最后一次历练。

“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最终达到那神之境的!”林凡信心满满的说道。

就这样,林凡开始正式进入修炼状态,《元素决》运转!

《元素决》正是林凡前世所修,这本功法被鉴定为神级功法,修炼圆满,可化天地万物。

而神境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进入神境之后,修仙者的身体不再是凡体,而是可化虚无的神体。而元素决正可以化为虚无。

所以,《元素决》才被认定为一部神级功法。

这一世,林凡将继续修炼此功法。

林凡进入修炼状态,只见摆在阳台位置的几盆盆栽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绿光。

这些绿光慢慢的飘向林凡,并且在薛凯的周围旋转,最后进入林凡的身体。

五分钟之后,林凡睁开了眼睛,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成了,炼气一层!”

此时,林凡从一个普通人正式进入修仙者的行列!炼气一层!

修仙一共分

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天人、渡劫、大乘、神境。

而炼气期则分炼气一层到九层,突破炼气九层,则可进入筑基期。

而筑基期之后,则分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境界。

以此类推。

而此时,林凡只靠几分钟,他就进入了炼气一层,虽然炼气一层很好突破,可是一般的修仙者,在含有灵气的地方,突破也要几天的功夫,可是林凡却只花了几分钟。

现在想想,林凡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算是前世,林凡靠着这部功法,他也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突破的。

“等等!是刚刚那几盆盆栽!”林凡突然反应过来,他连忙下床,走到窗口处。

当看到几株已经枯萎的植株时,他不由得一阵惋惜“是灵草!真是可惜了!哎!”

他不知道为何这医院也有灵草,但是他知道,如果这灵草用来炼丹的话,效果要比单单吸收好上几倍。

最起码,林凡可以突破到炼气二层。

叹了口气,林凡又走回到床边,这时候,他突然感受到,自己刚刚还微微作痛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处。

他轻轻的按压了一下伤口位置,果然感受不到疼痛,林凡大喜,“想不到这功法还有治愈的效果!前世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林凡隐隐约约的感觉,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着自己。

很快林雨彤买饭回来,当俩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林凡告诉林雨彤,“我的伤已经好了,下午我就出院吧。”

于是,在一众医生护士,包括林雨彤的惊讶之下,林凡办理了出院手续。

俩人下午便赶往了学校。

可是因为办理出院手续的关系,他们来学校的时候,上课铃声已经响起。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

下午第一堂课是胡小勇的课,胡小勇也被称为胡老虎,是老师里脾气最火爆的一个。

此时见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他便指着林凡骂道“林凡!你怎么又迟到了!嗯?这次你还带上了林雨彤,你成绩差也就算了,你是想连林雨彤一起带坏吗!”

林凡冷冷的看着胡小勇,没有说话。

胡小勇转而对林雨彤说道“你说你林雨彤,成绩在班上,没有第一第二也有前五了吧!以后重点大学还不是随你选?整天跟着这么一个差学生身边,你整啥呢?我告诉你,你可别早恋,带坏风气,听到了没有!”

胡小勇的语气很重,林雨彤被这么说,竟然反驳起来“我没有早恋!而且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

“哎呦!你反了你了!你以为你算哪根葱,还敢反驳我,信不信我抽你!”胡小勇吼道,他教书这么多年,都没见哪个学生敢反驳自己的话。

胡小勇生气的抬起手就是往林雨彤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啪!

林雨彤的脸马上就浮现了一个巴掌印!

林雨彤的眼中泛着泪光,牙齿咬着嘴唇,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这时候,林凡的头突然抬起来,他看了一眼被打的林雨彤,手上青筋爆起,他阴沉的脸对胡小勇说道“我都舍不得打她,你怎么敢!”

说着,林凡就揪起了胡小勇的衣领!胡小勇就这么被林凡提了起来!

林凡的左手提起胡小勇,右手手掌化拳,对着胡小勇就是一拳,可是这时候,林雨彤突然拉住了他的右手。

林凡见林雨彤一副哀求的样子,看向林凡“不要。”

林凡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林雨彤见状,连忙解释道“你要是打了他,你会被学校开除的。我们还有三个月高考了,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意外……”

听林雨彤这么解释,林凡的拳头松开了,可是他的左手全迟迟没有松开。

“你快放开我!你再这么做,我就让校领导把你开除!”

林凡眼中刚刚消失的怒意再次升起,他提着胡小勇来到了教室门口,林凡用手指指了指门口的铁门。

“如果你再惹我!你就像这个铁门一样。”

轰!

林凡爆发出全身的气力,对着这门就是一拳!

只见这道铁门,在这时出现了一个向内凹陷的手印。

全场寂静!

众人都被刚刚林凡露的那一手给惊呆了!

就连林雨彤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林凡,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何时,林凡有这么大的力气。

至于胡小勇则是吓傻了,他知道,要是刚刚林雨彤没有阻拦,林凡的这个拳头打的便是自己,自己得要多硬的骨头,才能承受的了刚刚那一下。

林凡松开了胡小勇,胡小勇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他没有刚刚嚣张的模样。只是无神的坐在地上。

众人见状,无不都感到一阵痛快。

林凡没有理会吓傻了的胡小勇,他用手摸着林雨彤的小脸,温柔道“还疼吗?”

众人惊呆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林凡竟然公然秀恩爱。

“啊啊啊!狗粮狗粮!”

“气死我了,林凡这家伙什么时候和林雨彤好上的,我的机会没有了。”

“呜呜呜,妈妈,我要回家。”

……

林雨彤只感觉自己的小脸有一阵暖流,她的胸口如小鹿乱撞般,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看上去林凡是在抚摸林雨彤的小脸,其实他是在给林雨彤的小脸消肿。毕竟刚刚林雨彤挨了胡小勇一巴掌,那边脸显得有些肿。

林凡感觉林雨彤没事了,他便收回了手,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而林雨彤自然不敢再呆在讲台,被同学们用异样的眼光看,连忙跑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凡哥!你真牛啊,林大美女竟然被你泡上了。”林凡的同桌,李明一脸好奇的问道。

李明,前世林凡最好的朋友,林雨彤结婚的消息,还是李明告诉他的。

“嘿嘿嘿,你也不看哥是谁?”林凡拍拍李明的肩膀,笑道。

下课铃声响起,胡小勇才从地上站起来,他怨恨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当他对上林凡那眼睛时,他突然感觉,自己如同处于天昏地暗的烈狱一般,恐怖至极。

他的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此时他看向林凡的眼睛中,只有无尽的恐惧。

林凡微微一笑,他知道,胡小勇已经断了再找自己麻烦的心思。

第二节上课,从教室外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她身穿一件职业教师装,手上拿着一本英语教材。她就是林凡班上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

杨倩看了林凡一眼,然后便对同学们说道“现在先做二十分钟听力,林凡,你给我出来一下。”

林凡一头雾水,倒是同桌的李明推测道“一定是胡小勇打小报告去了。现在杨老师要找你算账了!凡哥,你小心啊。”

林凡疑惑了,他感觉胡小勇应该不会打自己的小报告,带着疑惑,林凡走出了教室。

林凡没有注意到,班上有一个人男生,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林凡!我听人说,你刚刚顶撞了胡老师?”杨倩直入主题,严肃的问道。

“嗯,是的。”林凡想也没想就承认了。

“你!你还真是大胆啊!还顶撞老师!”杨倩怒气冲冲的训斥道。

“拜托,你先搞清楚情况好吗?是他先打了林雨彤一巴掌!我才还手的好嘛!而且我也没有把他怎么样……”林凡无奈的摆手道。

“哼!总之今天你给我写一份八百字的检讨出来,今天没写完,不准回家。”杨倩生气的说道。

“呵呵……想不到你也是这样的人,亏我还一直把你当好老师,明事理,结果你和那些老师没什么俩样。”林凡冷冷的说道。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当走到教室门口时,杨倩突然喊了一声“林凡。”

这一刻,杨倩突然感觉林凡和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大,陌生感席卷杨倩的心头。

林凡停止了脚步,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检讨,我下午交给你。”

说完,他便再没有停留,大步向教室内走去。

杨倩突然有些自责,“好像,我真的错了。”

林凡面色有些阴沉的走进教室,同学们见状,无不议论纷纷。

大家都认为他被杨倩给骂了。

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的。

“活该,谁让他顶撞胡小勇,明知道胡小勇是出了名的锱铢必较。”

“哎,明明是胡小勇动的手,林凡他没有错啊。”

钟宇看着这一幕,有些幸灾乐祸,他就是那个刚刚打小报告的男生,他看不惯刚刚林凡装逼,于是便在下课之后,跑到杨倩办公室,一阵添油加醋之后,杨倩果然怒气冲冲。

而林凡就成为了钟宇口中,那个不服管教,顶撞老师的人。

几分钟后,心事重重的杨倩走了进来,杨倩复杂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林凡却压根没有看她,自顾自的拿着本单词在那看着。

杨倩心里叹了口气,便又恢复过来,照常上课起来。

此时林凡正在背单词,前世林凡的成绩只堪堪过了二本线,这些单词在他眼里就如天书一般。

可是现在林凡再看这些单词,却发现这些单词尤其简单,几乎只要一眼,他就能背下来。对此,林凡没有太多惊讶,作为一个修仙者,要是连这简单的单词都应付不了,那谈何修炼?

那些功法,都是需要记忆在脑子里,任何一部功法的含量,都不低于高中三年的单词总量。

唰唰唰!

只见林凡手中的英语词典被不断的翻阅,李明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

“凡哥,你这是在背单词?”

“切,单词哪是这样背的,我看啊,他就是在哗众取宠。”钟宇嘲讽道。

林凡呵呵一笑,没有说话,他不太想解释,就算解释,也只会引来更多的议论,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

到时候,到了考试的时候,用成绩打他们的脸不就好了。

“安静!上课不准乱讲话!”杨倩瞪了钟宇一眼。

钟宇顿时不讲话了,不过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狠辣。

下午放学之后,林凡像平时一样,和林雨彤一起坐公交回家,在公交车上,林凡对林雨彤说道“对了,早上那俩个混混最后怎么样了?”

“他们跑了。”林雨彤显然有些生气,“哼!要是让我们看到他们,我铁定要把他们抓到**局去。”

“他们怎么跑的?”林凡无语道。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都被砍伤了,就没有人去把这俩个伤人者制服吗?

“大家都忙着叫救护车去了,一时间没看住他们,就被他们跑了。”林雨彤解释道。

林凡和林雨彤俩人聊着天,他们没有看到,在公交上的某个角落,有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正盯着他们看。

林凡和林雨彤下车之后,口罩男也跟着下车,林凡的眼睛微微一斜,随即冷笑道“竟然还敢跟着下车。”

随即他对身边的林雨彤说道“雨彤,有人跟踪我们,你等会打电话报警。”

口罩男此时还不知道他已经被林凡发现了,他一直跟着林凡和林雨彤他们背后。

当林凡和林雨彤走进一条深巷当中,口罩男神色一紧,这时候,他突然有一种不详预感。

“跟了一路了吧。”这时候,林凡的声音在口罩男的耳边响起。

口罩男一转头,便看到林凡脸色淡然的站在自己身边。而林雨彤则站在比较靠远的位置,毕竟林凡不放心口罩男身上会带什么利器,到时候不小心伤到林雨彤就不好了。

口罩男后退了一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们说什么?我哪里有跟踪你?”

“呵呵,从公交车上,我就发现你有点不对劲,果然,下车之后便跟了我们一路。”林凡淡然一笑。

“你胡说,我只是走这条路回家而已,根本就不是跟踪你们!”口罩男依旧在狡辩。

林凡脸色一冷,沉声道“可是,这是一条死胡同啊,你确定你回的家吗?”

口罩男连忙往巷子深处看去,见巷子口竟被一堵围墙围住了。他知道,林凡没有说错。

“说说吧,谁派你来的。”林凡冷声道。

口罩男心中一狠,就想往巷子外跑去,可是他刚动,林凡就一把抓住了他。

口罩男想要逃脱,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被抓的死死的,自己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林凡的手掌。

口罩男只得放弃了,他垂头丧气的说道“算我栽了!不过你别想从我口中,打探道什么信息。我不会说的。”

“雨彤,打电话叫**吧。”林凡对一边的林雨彤说道。

林雨彤点点头,便拿起手机。

最后,**来了,他们把口罩男审讯了一番,口罩男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受到了黄毛和耳洞男的指使,想要打探林雨彤的住址。因为黄毛对林雨彤还是念念不忘,所以……

听到这里,林凡心中一阵怒火,“下次见面,我便送你们去见佛祖……”

口罩男被**带走了,接着林凡和林雨彤便一起回家,准确的说,是林凡跟着林雨彤一起回家。

这是因为林凡,他现在是暂住在林雨彤家的。

林凡的父母都不在江安,他们都去燕京打工去了,一年才能回来一次。

而林凡的父亲和林雨彤的父亲以前是一个村庄上的,并且他们还是很好的玩伴。

于是他们便把林凡放在林雨彤家,而这一放,就是十年。

林雨彤的家是一套双层复式楼,平时一楼就是林雨彤一家住的,而二楼的房间则是林凡住的。

林凡和林雨彤回到家时,此时林雨彤的父母还没有回来,他们也要上班,按照往常一样,林凡下厨做饭,林雨彤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俩人吃过晚饭之后,聊了会天,便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按照平时,他们都会开始学习,可是今天的林凡却没有。

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修炼!

修炼早日突破神境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务。

就这样,林凡关上房门,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而此时,如果有人站在一旁看,便会注意到,在林凡的周围,有无数道真气围绕林凡旋转。而其中,还参杂着一些绿色的真气。

第二天清晨五点钟,

林凡早早的来到小区的池塘旁,此时池塘里栽种了许多荷叶,在荷叶上,清晰可见大量的露珠。而林凡来的目的就是收集这些露珠,因为早晨的晨露可以说是最清纯的水珠,而这些水珠正可以很好的用来修炼。

唰唰唰,只见林凡坐在池塘旁边,打坐修炼。

一滴又一滴的水珠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都向林凡靠近。

不一会儿,林凡的身体就被这些水珠包围。

只见一道道蓝色的真气进入林凡的体内,就像那天林凡第一次修炼时的状态一样。

“爷爷,你看那里有个人坐在池塘边!他是干什么啊?”一个年纪约十七八岁的女孩突然开口道。

一旁的老者见了,笑呵呵的解释道“应该是在修炼吧。”

“修炼?他也是武者吗?可是我们武者一般不打坐啊?”年轻女孩问道。

“那是因为,你的境界不够,筱筱,你现在的境界还停留在外劲期,所以还不用修炼打坐。等你什么时候进入了化境,你才真正能像那个少年一样。”

“化境?爷爷,你说那个人有化境的修为吗?怎么可能啊,我看他才和我这般大。”叶筱筱一脸不信的模样。

“是啊,可是他气息沉稳,隐隐有真气汇于他的体内,这不正是化境强者才具备的吗?筱筱,你需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天才的。”叶沧海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缓缓道来。

“可是我还是不信,等会我想去会会这个人,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本事!”叶筱筱一副不服输的模样。

对此,叶沧海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她知道自己孙女的倔脾气,决定的事情,九匹马都拉不回来。

再加上,叶沧海也想看看林凡的实力如何,如果林凡真的是化境强者,那么叶沧海便希望能够把林凡拉入自己的家族。

结交一个年轻的化境强者,这是叶沧海很乐意看到的。

“好了好了,先陪爷爷练会拳,陪爷爷打会儿太极。”叶沧海笑道。

“好吧,爷爷。”叶筱筱点头答应道。

很快,林凡的修炼就进入白热化,林凡周围那若有若无的水珠也化为雾气,消散于人间。

而此时林凡的修为也从炼气一层突破到炼气二层。

并且林凡的经脉中的灵气,又增添了一点蓝色。

林凡睁开眼睛,脸上露出笑容,“不错,吸收了一点水元素,倒是让自己的修为增加了许多。”

林凡这是第一次在地球吸收水元素的能量,所以第一次吸收,他就能快速的突破。如果明天再来,他就不能达到像今天一样的效果。

林凡估计,就这么靠早晨的露水修炼,林凡得再要十天左右,才能突破到炼气三层。

虽然这样的速度,已经很快了。

但是林凡却不满足,“如今,木元素和水元素,我都吸收过一次,如果我能找到金、火、土、三种元素,再去吸收的话,那么我的实力将会再次提升。”

而就在林凡还在思考将来的打算时,叶筱筱却走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叶筱筱直接问道。

林凡看了叶筱筱一眼,后者长的倒是很漂亮,可是漂亮的女人,林凡前世见得太多了,对美女早就免疫了,于是林凡淡淡的说道“你叫我?”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叶筱筱叉着腰,喊道。

林凡皱了皱眉头,叶筱筱咄咄逼人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他受不了一个女人在他面前大吼大叫。

林凡站起来,没有理这个叶筱筱,转身便准备离开。

“你站住!”叶筱筱连忙阻挡林凡的路,“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没有说,你不准走。”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和你很熟吗?”林凡淡淡的问道。

“你!”叶筱筱一时间语塞。

“闪开!”林凡推开叶筱筱。

此时,叶筱筱的脚边正好有一颗石子,而这颗石子正好被叶筱筱踩到。

叶筱筱的脚一扭,整个人跌落在地上。

“疼!”叶筱筱发出一声惨叫。

林凡看了叶筱筱一眼,又转身来到叶筱筱的身边,他拿起叶筱筱扭伤的脚,皱眉道“亏你还是练武之人,连个石子都能扭伤自己的脚。”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古武者?”叶筱筱好奇的问道。

“你身上的气息,何时收敛过?”林凡无语道。

“切,我还以为你是高人呢,原来是这样……”叶筱筱鄙视道。

咔嚓!

这时,一道骨头移位的声音响起,叶筱筱连忙直喊道“疼疼疼!”

林凡把她的脚放在地上,他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行了,骨头的位置我已经给你正好了,你现在没事了。”

“等等!你不准走!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叶筱筱看着渐行渐远的林凡,大声喊道。

林凡淡淡的回了一句,“林凡。”

当林凡路过叶沧海的身边时,林凡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皱起眉头,对着叶沧海说道“你有病。”

叶沧海心中大惊,表面却笑呵呵的说道“我身体硬朗着,怎么可能有病呢?”

此时,叶筱筱也跑了回来,她怒气冲冲的对林凡说道“你才有病呢!我爷爷身体好好的,而且每年都做体检,怎么可能有病。”

林凡没有理叶筱筱,他淡淡的说道“随便吧,可能是我看错了。”

说完,林凡便大步向外走去。

叶沧海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叶筱筱没有发现叶沧海眼中的异常,她生气的对叶沧海说道“爷爷,我们不理这个怪人,我们回家吧。”

叶沧海点点头。

林凡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刚刚之所以说叶沧海身体有病,那是因为,他看到叶沧海的身体呈现一个虚迷的状态,虽然表面看上去硬朗,但其实他身体内的各个器官已经接近衰竭。

按理说,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他的器官应该不会如此衰竭。

可是当林凡走进一看,他便了然,叶沧海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他中了毒,但是这毒却一直被叶沧海压制,因此平时看不出什么异端。

可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沧海难以再压制了,因此林凡断定,叶沧海的寿命不会超过三个月。

如果刚刚叶沧海承认了,林凡便会出手相助,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毒素,想要抹除无非是随手的事情罢了。

可是,叶沧海并没有。

……

林凡走到家中,此时可见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在厨房里,有一个风韵的中年女人正在做着早餐。

“林凡,回来了啊,早上去哪了?”中年男子和蔼的问道。

“林叔,我去晨练了一会儿。”林凡笑着解释道。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林凡父亲的儿时玩伴,林大海。

“嗯,晨练好啊,以前叔叔年轻的时候,也好喜欢晨练的。”林大海笑道。

“有啥好的,晨练他能考高分吗?我看,他就是闲的。”林雨彤的母亲,端着做好的早餐,走了出来。她看向林凡时,脸上带着一丝厌恶。

林雨彤的母亲叫姜楠,是地道的城里人,因此当面对乡下出身的林凡,姜楠并没有多喜欢他。

再加上林凡的成绩差,那就更加不讨她喜欢。要不是看在林大海的面子,再加上林凡会帮助做家务,姜楠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哪会让他一住就住这么多年。

可是尽管如此,姜楠总会在林大海的身边吹枕头风,类似于“你真是傻,给人白养了十年的儿子。”的话。

林大海皱着眉头,说了姜楠一句,“你说什么呢。”

然后又转而对林凡安慰道“你姜姨更年期到了,说话冲,你别放在心上。”

姜楠当即不满的想要开口,林大海直接瞪了姜楠一眼,姜楠这才没有说话。

林凡笑了笑,“没事的,姜姨说的对。”

于是林凡便上楼去了。

林凡上楼之后,姜楠却皱眉道“你什么时候让这个小子搬出去?你可是答应了我的……”

林大海烦躁的说道“你急什么,最少要得等这个孩子毕业之后。”

“哼!最好这样,要不然别怪我到那时候撕破脸皮。”姜楠叉着腰说道。

姜楠没有看到,在卫生间里,林雨彤正捂着嘴,一脸震惊的听着他们讲话。

吃过早饭,林凡和林雨彤便一起坐公交车去学校,在公交车上,林凡淡淡的看着窗外,而林雨彤则有心事般,看着林凡。

被林雨彤这么看着,林凡也觉得有些奇怪,他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

“没有没有!”林雨彤连忙掩饰着心中的慌乱,她可不能告诉林凡,他马上就要被自己的父母赶出去了。

林凡哦了一声,便没在说话呢。

在林凡来到班上之后,他就被李明拉到一边,只见李明一副神经兮兮的模样,他小声的对林凡说道,“凡哥,你知道吗?胡小勇他辞职了!”

林凡淡淡的哦了一声,“哦。”

“凡哥,你就一点也不想知道为什么?”李明好奇道。

林凡淡淡的说道,“如果每个人的事情,我都要去管,我都要去问,那么我的时间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可能...胡小勇辞职的事情和我有一些关系吧,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说完,林凡就绕开李明,转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对于他来说,离高考还剩下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可能对于平常人来说,改变不了什么。可是对于林凡来说,这三个月,他可以做很多事情。

单单用来读书,林凡觉得是完全足够的。

就这样,今天一天,林凡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背单词,就这么一整天的功夫,林凡把高中要学的八本书都看了一遍。凭借着他过目不忘的能力,八本书的内容,就像复制粘贴一样,牢牢的刻在他的脑子里。

下午的最后一堂课,是杨倩的课。杨倩来到教室之后,她复杂的看了林凡一眼,见林凡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时候,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可能在她心里,林凡已经彻底没有希望了。课上完之后,杨倩拿着教材书走出教室。而此时,同学们都在收拾东西,准备放学回家。

而林凡却径直从位置上起来,往外面走去。

杨倩快走到办公室的位置时,林凡赶上了她。“杨倩老师!”林凡喊了她一声。

杨倩回过头来,她问道,“林凡,你有什么事情吗?”

林凡把手中的检讨交给了杨倩,他淡淡的说道,“这是你要的检讨,我写出来了,现在就交给你吧。”

杨倩盯着林凡的脸一直看,她发现,从始至终,林凡的脸色都没有变过,淡淡的,一副平静的模样。这一刻,她发现,林凡成熟了。因为她再也看不透他了。

杨倩接过林凡的检讨书,开口道,“林凡,昨天的事情..”她的话还没说完,林凡就打断了,“杨倩老师,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林凡转身而去...独留下杨倩愣愣的站在原地。

好半天,杨倩才无奈的摇头道,“可能我这个班主任当的比较失败吧,哎!”

...

林凡回到班上时,班上已经没有人在了,林凡看了一下手机,他这才发现,林雨彤发了一条信息给他,“林凡,我和钟宇有班上的事情要商量,所以我们先走了,我不等你了。你先回家吧。”

林凡看到这则信息的时候,眼神一冷。“钟宇?糟了!雨彤要出事!”

林凡记得,前世的今天,林雨彤和钟宇一起放学走,而林凡独自一个人回家。就像现在这样。而那一天,林雨彤一晚上都没有回来。第二天林凡来到班上的时候,他看到犹如空壳般的林雨彤。

林凡记得,他问林雨彤昨晚去哪了,林雨彤却是一副冷淡的表情,没有说,从那以后没过几天,学校里便传出了林雨彤和钟宇在一起的传闻。

那个时候,林凡还不相信,可是直到有一天,林凡看到林雨彤和钟宇并肩的走在一起。他才知道,谣言都是真的。

林凡一直不解,为什么一向喜欢林凡的林雨彤,会喜欢上别人。今天,林凡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林凡发了一个信息给林雨彤,“你在哪,我去接你。晚上,我不放心你。”

几秒钟过后,林凡收到了林雨彤发的信息,“我在黑夜酒吧。你快来。”

“好的。”此时,林凡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想法,他似乎知道了,前世林雨彤和钟宇在一起的真正原因。

林凡冷冷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钟宇,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黑夜酒吧。

一个雅座上,坐着俩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其中一个女孩正是林雨彤,另外一个男孩则是钟宇。还有一个女孩子,是林雨彤的闺蜜,黄甜。

在这张雅座的桌子上,摆着一些学习资料。

林雨彤拿着这些学习资料,好奇道,“钟宇,为什么要把地方安排在这里。”

钟宇笑呵呵的说道,“林雨彤,难道你不觉得这里很热闹吗?这可是酒吧哦,你以前来过吗?”

林雨彤摇摇头。说实在的,她长这么大,她都没有来过酒吧。所以在她的内心中,她其实对酒吧这种地方是好奇的。不过要是平时,她不会过来。不过今天,有她的闺蜜黄甜陪着她,再加上还有钟宇在,所以她才敢来。

要说为什么林雨彤对钟宇没有戒心,毕竟钟宇是她同学。在高中,同学之间的友谊还是比较纯洁的。因此林雨彤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信任钟宇的。那么,既然有钟宇和黄甜在,她林雨彤自然敢来酒吧这么混乱的地方了。

而林雨彤和一起出来的原因是,钟宇有一份学习资料要交给林雨彤,而林雨彤对这份学习资料已经垂涎已久,见有人送学习资料给自己,她当然很乐意了。

林雨彤拿完学习资料之后,便对钟宇说道,“钟宇,我们出去吧,挺晚的了。”

钟宇温和的笑道,“我们既然来一次酒吧,那么怎么也要喝一杯酒再走不是。”说着,钟宇的目光瞥向了黄甜。

黄甜见状,连连点头,她也上前说道,“对啊雨彤,我们既然都来了,怎么也要尝试一下吧。”

被这俩人一说,林雨彤也有些心动了。

而钟宇见状,继续怂恿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们叫调酒师,调一杯度数低的鸡尾酒给你,一杯酒喝不醉的。”

林雨彤犹豫再三,最后点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就喝一杯!不过说好了,我们就只喝一杯。我..我不太会喝酒。”

钟宇的嘴角微微上扬,他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们只是尝试一下。好了,那我去买酒了,你们坐会儿。”说着,钟宇偷偷的给了黄甜一个眼神。

黄甜见状,连忙拉着林雨彤在雅座这里坐下。

钟宇走到调酒师的身边,在林雨彤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偷偷的给了调酒师一个手势。调酒师微微点头。

几分钟之后,三杯蓝色玫瑰鸡尾酒被端了上来。

林雨彤看着这深蓝色的鸡尾酒,一时间好奇心都被这颜色吸引上去了。

钟宇笑道,“来,尝尝吧。”说着,钟宇便递了动过手脚的鸡尾酒给林雨彤。

林雨彤毫无戒心,端起这杯酒,便抿了一口。

看着林雨彤喝下了这杯酒,钟宇和黄甜相视一笑。

“你们怎么不喝啊?”林雨彤看上去有些迷糊了,她嘴巴喃喃道。在钟宇的注视下,林雨彤晕倒在座位上。

林雨彤晕了,钟宇和黄甜轻笑了起来。钟宇说道,“谢了,你放心,等我和林雨彤成了,你的报酬我会给你的。”

黄甜笑着点头道,“好。”


华夏,江安市。

231路公交正往市区的方向行驶着。此时正值上学、上班的高峰期,公交车里人满荡荡,有好几个穿着校服的男女,他们都是江安一中的学生。

“林凡!林凡!马上到站了,你快醒醒!”一个穿着校服的漂亮女生正摇晃着一个长相平凡的男生的手臂。

女生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校衫,下身一条黑色短裙,搭配下来,再加上精致的面容,公交车上许多男性都时不时的偷看她。

那个叫林凡的男生,皱了皱眉头,看上去有些不舒服,他揉了揉自己的头,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

“这…我…我竟然回来了!哈哈哈哈!”林凡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熟悉的穿着,熟悉的公交车,还有熟悉的她。

没错!林凡他重生了!

前世,林凡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听说了他的青梅竹马——林雨彤嫁人了,他借酒消愁,无意间从三十楼楼顶上不慎跌落。

在落地的时候,一道传送阵把他传送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而那里本土的人,称之为仙界。

这个仙界就像玄幻小说里说的一样,人人可修炼,而林凡凭借自己不俗的天赋,最终修炼到了大乘境界。

可是他没想到,他无意间寻找到一处遗迹,这处遗迹化为一道漩涡,把大乘实力的林凡卷了进去,林凡睁开眼睛之时,便是他重生之时。

就在林凡还在梳理着这往事今生的记忆时,他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人摇了又摇。

“林凡!林凡!你快醒醒!我们坐过站了!”身边的女孩生气的说道。

林凡转过头去,当看到女孩的容颜时,林凡的眼睛竟微微湿润,他激动的喊道“雨彤!”

“林凡,你咋了?”林雨彤不解道。

可是下一刻,林雨彤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林凡张开手,把林雨彤紧紧的抱在怀里,林凡的头轻轻的抵在林雨彤的肩膀上,“我好想你!”

“你!”林雨彤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坏了,顿时间愣在原地。

好一会儿,她才从林凡的怀里挣脱开来,她佯装生气的说道“你干什么!哼,耍流氓吗!”

林凡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毕竟这个时候,林雨彤和自己的关系还处于好朋友的阶段。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林凡挠挠头,道歉道。

“哼!原谅你了!”林雨彤撅撅嘴。

就在这时候,林凡看到,有俩个混混模样的青年靠了过来。

他们慢慢的向林雨彤靠近。

林凡皱了皱眉头,眼神盯着这俩个男人,心里暗道“咸猪手吗?简直是找死,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就在其中一个黄毛男子向林雨彤的大腿靠近时,林凡突然一把掐住黄毛的手,然后把他举起来。

林凡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时候,林雨彤才反应过来,在她身后不知何时靠来俩个人。

当林雨彤看到林凡的手死死钳住黄毛的手时,林雨彤生气的骂道“流氓!”

然后随即对着黄毛的“老二”就是一脚!

哎呦!

黄毛躬着身子,蜷缩在地上,“痛痛痛!”

“哼!”林雨彤哼了一声,随即站到了林凡的身边。

另外一个打着耳洞的男子,见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打了,当即他怒道“小子,小妞,你们倒是很大的胆啊!今天我就给你个教训!”

说完,他对着林凡的脑门就是一拳!

“小心!”林雨彤尖叫道。

这一拳的速度很快,要是普通人,在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之下,绝对会被打倒。

可是林凡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当拳头来临时,他淡淡的说道“滚。”

只见林凡抓住耳洞男的拳头,然后对着耳洞男的腹部就是一脚。

噗通!

耳洞男摔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显然林凡这一脚是打疼他了!

“你们找死!”就在这时候,躺在地上的黄毛突然站起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抓住匕首,就往林雨彤刺去。

林凡脸色一变,本能的想要召唤真气,可是他却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一点也没有了。

“闪开!”林凡急忙一把推开林雨彤。

噗!

刀口刺进了林凡的身体中。

林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上说道“我要死了吗?可是我才刚回来啊……”

……

……

林凡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场景,他轻声说道“这里是哪?”

“林凡!你醒了啊!”突然,一道熟悉的女声在林凡的耳边响起。

林凡转过头向右看,只见林雨彤正激动的看着自己,林雨彤兴奋的对外面喊道“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医生,她走到林凡的身边,带上助听器,查看了一下林凡的脉搏,随即她点头道“可以了,已经没事了。已经脱离了危险,再到医院观察个把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林雨彤松了口气,随即感谢起年轻女医生。

女医生笑了笑,然后一脸深意的看了林凡俩眼,便走出了病房。

“林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林雨彤的眼睛突然泛红,她一脸自责的说道“你说你推我干什么啊,那把刀刺的是我,又不是你。”

“你这个丫头,说什么呢!我替你挡刀,我乐意!”林凡笑道。

“你……”听到类似表白的话,林雨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下一刻,她跑了出去,临走前还说道“我给你买饭去……”

看着林雨彤那害羞的模样,林凡哈哈一笑。

林雨彤走后,林凡的脸色才变的严肃起来,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真气竟然全部消失,自己的实力也全部消失。

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实力都没有了?”林凡又试着运转了功法,可是他却没有感受到体内真气的流动。

试了好几次,林凡只能接受自己成为普通人的现实了。

“没事!不就是重修嘛!”林凡坚定的握着拳头。

前世,林凡凭借一部神级功法,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大乘期。离最后的神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可是这一步之遥,却阻挡了林凡一千多年,一千多年来,林凡的实力都未有长进,很多天赋比林凡差的修仙者,都相继进入大乘期,这让林凡很是焦虑。

于是便有了他重生前的最后一次历练。

“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最终达到那神之境的!”林凡信心满满的说道。

就这样,林凡开始正式进入修炼状态,《元素决》运转!

《元素决》正是林凡前世所修,这本功法被鉴定为神级功法,修炼圆满,可化天地万物。

而神境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进入神境之后,修仙者的身体不再是凡体,而是可化虚无的神体。而元素决正可以化为虚无。

所以,《元素决》才被认定为一部神级功法。

这一世,林凡将继续修炼此功法。

林凡进入修炼状态,只见摆在阳台位置的几盆盆栽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绿光。

这些绿光慢慢的飘向林凡,并且在薛凯的周围旋转,最后进入林凡的身体。

五分钟之后,林凡睁开了眼睛,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成了,炼气一层!”

此时,林凡从一个普通人正式进入修仙者的行列!炼气一层!

修仙一共分

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天人、渡劫、大乘、神境。

而炼气期则分炼气一层到九层,突破炼气九层,则可进入筑基期。

而筑基期之后,则分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境界。

以此类推。

而此时,林凡只靠几分钟,他就进入了炼气一层,虽然炼气一层很好突破,可是一般的修仙者,在含有灵气的地方,突破也要几天的功夫,可是林凡却只花了几分钟。

现在想想,林凡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算是前世,林凡靠着这部功法,他也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突破的。

“等等!是刚刚那几盆盆栽!”林凡突然反应过来,他连忙下床,走到窗口处。

当看到几株已经枯萎的植株时,他不由得一阵惋惜“是灵草!真是可惜了!哎!”

他不知道为何这医院也有灵草,但是他知道,如果这灵草用来炼丹的话,效果要比单单吸收好上几倍。

最起码,林凡可以突破到炼气二层。

叹了口气,林凡又走回到床边,这时候,他突然感受到,自己刚刚还微微作痛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处。

他轻轻的按压了一下伤口位置,果然感受不到疼痛,林凡大喜,“想不到这功法还有治愈的效果!前世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林凡隐隐约约的感觉,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着自己。

很快林雨彤买饭回来,当俩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林凡告诉林雨彤,“我的伤已经好了,下午我就出院吧。”

于是,在一众医生护士,包括林雨彤的惊讶之下,林凡办理了出院手续。

俩人下午便赶往了学校。

可是因为办理出院手续的关系,他们来学校的时候,上课铃声已经响起。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

下午第一堂课是胡小勇的课,胡小勇也被称为胡老虎,是老师里脾气最火爆的一个。

此时见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他便指着林凡骂道“林凡!你怎么又迟到了!嗯?这次你还带上了林雨彤,你成绩差也就算了,你是想连林雨彤一起带坏吗!”

林凡冷冷的看着胡小勇,没有说话。

胡小勇转而对林雨彤说道“你说你林雨彤,成绩在班上,没有第一第二也有前五了吧!以后重点大学还不是随你选?整天跟着这么一个差学生身边,你整啥呢?我告诉你,你可别早恋,带坏风气,听到了没有!”

胡小勇的语气很重,林雨彤被这么说,竟然反驳起来“我没有早恋!而且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

“哎呦!你反了你了!你以为你算哪根葱,还敢反驳我,信不信我抽你!”胡小勇吼道,他教书这么多年,都没见哪个学生敢反驳自己的话。

胡小勇生气的抬起手就是往林雨彤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啪!

林雨彤的脸马上就浮现了一个巴掌印!

林雨彤的眼中泛着泪光,牙齿咬着嘴唇,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这时候,林凡的头突然抬起来,他看了一眼被打的林雨彤,手上青筋爆起,他阴沉的脸对胡小勇说道“我都舍不得打她,你怎么敢!”

说着,林凡就揪起了胡小勇的衣领!胡小勇就这么被林凡提了起来!

林凡的左手提起胡小勇,右手手掌化拳,对着胡小勇就是一拳,可是这时候,林雨彤突然拉住了他的右手。

林凡见林雨彤一副哀求的样子,看向林凡“不要。”

林凡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林雨彤见状,连忙解释道“你要是打了他,你会被学校开除的。我们还有三个月高考了,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意外……”

听林雨彤这么解释,林凡的拳头松开了,可是他的左手全迟迟没有松开。

“你快放开我!你再这么做,我就让校领导把你开除!”

林凡眼中刚刚消失的怒意再次升起,他提着胡小勇来到了教室门口,林凡用手指指了指门口的铁门。

“如果你再惹我!你就像这个铁门一样。”

轰!

林凡爆发出全身的气力,对着这门就是一拳!

只见这道铁门,在这时出现了一个向内凹陷的手印。

全场寂静!

众人都被刚刚林凡露的那一手给惊呆了!

就连林雨彤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林凡,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何时,林凡有这么大的力气。

至于胡小勇则是吓傻了,他知道,要是刚刚林雨彤没有阻拦,林凡的这个拳头打的便是自己,自己得要多硬的骨头,才能承受的了刚刚那一下。

林凡松开了胡小勇,胡小勇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他没有刚刚嚣张的模样。只是无神的坐在地上。

众人见状,无不都感到一阵痛快。

林凡没有理会吓傻了的胡小勇,他用手摸着林雨彤的小脸,温柔道“还疼吗?”

众人惊呆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林凡竟然公然秀恩爱。

“啊啊啊!狗粮狗粮!”

“气死我了,林凡这家伙什么时候和林雨彤好上的,我的机会没有了。”

“呜呜呜,妈妈,我要回家。”

……

林雨彤只感觉自己的小脸有一阵暖流,她的胸口如小鹿乱撞般,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看上去林凡是在抚摸林雨彤的小脸,其实他是在给林雨彤的小脸消肿。毕竟刚刚林雨彤挨了胡小勇一巴掌,那边脸显得有些肿。

林凡感觉林雨彤没事了,他便收回了手,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而林雨彤自然不敢再呆在讲台,被同学们用异样的眼光看,连忙跑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凡哥!你真牛啊,林大美女竟然被你泡上了。”林凡的同桌,李明一脸好奇的问道。

李明,前世林凡最好的朋友,林雨彤结婚的消息,还是李明告诉他的。

“嘿嘿嘿,你也不看哥是谁?”林凡拍拍李明的肩膀,笑道。

下课铃声响起,胡小勇才从地上站起来,他怨恨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当他对上林凡那眼睛时,他突然感觉,自己如同处于天昏地暗的烈狱一般,恐怖至极。

他的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此时他看向林凡的眼睛中,只有无尽的恐惧。

林凡微微一笑,他知道,胡小勇已经断了再找自己麻烦的心思。

第二节上课,从教室外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她身穿一件职业教师装,手上拿着一本英语教材。她就是林凡班上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

杨倩看了林凡一眼,然后便对同学们说道“现在先做二十分钟听力,林凡,你给我出来一下。”

林凡一头雾水,倒是同桌的李明推测道“一定是胡小勇打小报告去了。现在杨老师要找你算账了!凡哥,你小心啊。”

林凡疑惑了,他感觉胡小勇应该不会打自己的小报告,带着疑惑,林凡走出了教室。

林凡没有注意到,班上有一个人男生,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林凡!我听人说,你刚刚顶撞了胡老师?”杨倩直入主题,严肃的问道。

“嗯,是的。”林凡想也没想就承认了。

“你!你还真是大胆啊!还顶撞老师!”杨倩怒气冲冲的训斥道。

“拜托,你先搞清楚情况好吗?是他先打了林雨彤一巴掌!我才还手的好嘛!而且我也没有把他怎么样……”林凡无奈的摆手道。

“哼!总之今天你给我写一份八百字的检讨出来,今天没写完,不准回家。”杨倩生气的说道。

“呵呵……想不到你也是这样的人,亏我还一直把你当好老师,明事理,结果你和那些老师没什么俩样。”林凡冷冷的说道。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当走到教室门口时,杨倩突然喊了一声“林凡。”

这一刻,杨倩突然感觉林凡和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大,陌生感席卷杨倩的心头。

林凡停止了脚步,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检讨,我下午交给你。”

说完,他便再没有停留,大步向教室内走去。

杨倩突然有些自责,“好像,我真的错了。”

林凡面色有些阴沉的走进教室,同学们见状,无不议论纷纷。

大家都认为他被杨倩给骂了。

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的。

“活该,谁让他顶撞胡小勇,明知道胡小勇是出了名的锱铢必较。”

“哎,明明是胡小勇动的手,林凡他没有错啊。”

钟宇看着这一幕,有些幸灾乐祸,他就是那个刚刚打小报告的男生,他看不惯刚刚林凡装逼,于是便在下课之后,跑到杨倩办公室,一阵添油加醋之后,杨倩果然怒气冲冲。

而林凡就成为了钟宇口中,那个不服管教,顶撞老师的人。

几分钟后,心事重重的杨倩走了进来,杨倩复杂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林凡却压根没有看她,自顾自的拿着本单词在那看着。

杨倩心里叹了口气,便又恢复过来,照常上课起来。

此时林凡正在背单词,前世林凡的成绩只堪堪过了二本线,这些单词在他眼里就如天书一般。

可是现在林凡再看这些单词,却发现这些单词尤其简单,几乎只要一眼,他就能背下来。对此,林凡没有太多惊讶,作为一个修仙者,要是连这简单的单词都应付不了,那谈何修炼?

那些功法,都是需要记忆在脑子里,任何一部功法的含量,都不低于高中三年的单词总量。

唰唰唰!

只见林凡手中的英语词典被不断的翻阅,李明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

“凡哥,你这是在背单词?”

“切,单词哪是这样背的,我看啊,他就是在哗众取宠。”钟宇嘲讽道。

林凡呵呵一笑,没有说话,他不太想解释,就算解释,也只会引来更多的议论,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

到时候,到了考试的时候,用成绩打他们的脸不就好了。

“安静!上课不准乱讲话!”杨倩瞪了钟宇一眼。

钟宇顿时不讲话了,不过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狠辣。

下午放学之后,林凡像平时一样,和林雨彤一起坐公交回家,在公交车上,林凡对林雨彤说道“对了,早上那俩个混混最后怎么样了?”

“他们跑了。”林雨彤显然有些生气,“哼!要是让我们看到他们,我铁定要把他们抓到**局去。”

“他们怎么跑的?”林凡无语道。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都被砍伤了,就没有人去把这俩个伤人者制服吗?

“大家都忙着叫救护车去了,一时间没看住他们,就被他们跑了。”林雨彤解释道。

林凡和林雨彤俩人聊着天,他们没有看到,在公交上的某个角落,有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正盯着他们看。

林凡和林雨彤下车之后,口罩男也跟着下车,林凡的眼睛微微一斜,随即冷笑道“竟然还敢跟着下车。”

随即他对身边的林雨彤说道“雨彤,有人跟踪我们,你等会打电话报警。”

口罩男此时还不知道他已经被林凡发现了,他一直跟着林凡和林雨彤他们背后。

当林凡和林雨彤走进一条深巷当中,口罩男神色一紧,这时候,他突然有一种不详预感。

“跟了一路了吧。”这时候,林凡的声音在口罩男的耳边响起。

口罩男一转头,便看到林凡脸色淡然的站在自己身边。而林雨彤则站在比较靠远的位置,毕竟林凡不放心口罩男身上会带什么利器,到时候不小心伤到林雨彤就不好了。

口罩男后退了一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们说什么?我哪里有跟踪你?”

“呵呵,从公交车上,我就发现你有点不对劲,果然,下车之后便跟了我们一路。”林凡淡然一笑。

“你胡说,我只是走这条路回家而已,根本就不是跟踪你们!”口罩男依旧在狡辩。

林凡脸色一冷,沉声道“可是,这是一条死胡同啊,你确定你回的家吗?”

口罩男连忙往巷子深处看去,见巷子口竟被一堵围墙围住了。他知道,林凡没有说错。

“说说吧,谁派你来的。”林凡冷声道。

口罩男心中一狠,就想往巷子外跑去,可是他刚动,林凡就一把抓住了他。

口罩男想要逃脱,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被抓的死死的,自己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林凡的手掌。

口罩男只得放弃了,他垂头丧气的说道“算我栽了!不过你别想从我口中,打探道什么信息。我不会说的。”

“雨彤,打电话叫**吧。”林凡对一边的林雨彤说道。

林雨彤点点头,便拿起手机。

最后,**来了,他们把口罩男审讯了一番,口罩男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受到了黄毛和耳洞男的指使,想要打探林雨彤的住址。因为黄毛对林雨彤还是念念不忘,所以……

听到这里,林凡心中一阵怒火,“下次见面,我便送你们去见佛祖……”

口罩男被**带走了,接着林凡和林雨彤便一起回家,准确的说,是林凡跟着林雨彤一起回家。

这是因为林凡,他现在是暂住在林雨彤家的。

林凡的父母都不在江安,他们都去燕京打工去了,一年才能回来一次。

而林凡的父亲和林雨彤的父亲以前是一个村庄上的,并且他们还是很好的玩伴。

于是他们便把林凡放在林雨彤家,而这一放,就是十年。

林雨彤的家是一套双层复式楼,平时一楼就是林雨彤一家住的,而二楼的房间则是林凡住的。

林凡和林雨彤回到家时,此时林雨彤的父母还没有回来,他们也要上班,按照往常一样,林凡下厨做饭,林雨彤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俩人吃过晚饭之后,聊了会天,便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按照平时,他们都会开始学习,可是今天的林凡却没有。

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修炼!

修炼早日突破神境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务。

就这样,林凡关上房门,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而此时,如果有人站在一旁看,便会注意到,在林凡的周围,有无数道真气围绕林凡旋转。而其中,还参杂着一些绿色的真气。

第二天清晨五点钟,

林凡早早的来到小区的池塘旁,此时池塘里栽种了许多荷叶,在荷叶上,清晰可见大量的露珠。而林凡来的目的就是收集这些露珠,因为早晨的晨露可以说是最清纯的水珠,而这些水珠正可以很好的用来修炼。

唰唰唰,只见林凡坐在池塘旁边,打坐修炼。

一滴又一滴的水珠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都向林凡靠近。

不一会儿,林凡的身体就被这些水珠包围。

只见一道道蓝色的真气进入林凡的体内,就像那天林凡第一次修炼时的状态一样。

“爷爷,你看那里有个人坐在池塘边!他是干什么啊?”一个年纪约十七八岁的女孩突然开口道。

一旁的老者见了,笑呵呵的解释道“应该是在修炼吧。”

“修炼?他也是武者吗?可是我们武者一般不打坐啊?”年轻女孩问道。

“那是因为,你的境界不够,筱筱,你现在的境界还停留在外劲期,所以还不用修炼打坐。等你什么时候进入了化境,你才真正能像那个少年一样。”

“化境?爷爷,你说那个人有化境的修为吗?怎么可能啊,我看他才和我这般大。”叶筱筱一脸不信的模样。

“是啊,可是他气息沉稳,隐隐有真气汇于他的体内,这不正是化境强者才具备的吗?筱筱,你需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天才的。”叶沧海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缓缓道来。

“可是我还是不信,等会我想去会会这个人,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本事!”叶筱筱一副不服输的模样。

对此,叶沧海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她知道自己孙女的倔脾气,决定的事情,九匹马都拉不回来。

再加上,叶沧海也想看看林凡的实力如何,如果林凡真的是化境强者,那么叶沧海便希望能够把林凡拉入自己的家族。

结交一个年轻的化境强者,这是叶沧海很乐意看到的。

“好了好了,先陪爷爷练会拳,陪爷爷打会儿太极。”叶沧海笑道。

“好吧,爷爷。”叶筱筱点头答应道。

很快,林凡的修炼就进入白热化,林凡周围那若有若无的水珠也化为雾气,消散于人间。

而此时林凡的修为也从炼气一层突破到炼气二层。

并且林凡的经脉中的灵气,又增添了一点蓝色。

林凡睁开眼睛,脸上露出笑容,“不错,吸收了一点水元素,倒是让自己的修为增加了许多。”

林凡这是第一次在地球吸收水元素的能量,所以第一次吸收,他就能快速的突破。如果明天再来,他就不能达到像今天一样的效果。

林凡估计,就这么靠早晨的露水修炼,林凡得再要十天左右,才能突破到炼气三层。

虽然这样的速度,已经很快了。

但是林凡却不满足,“如今,木元素和水元素,我都吸收过一次,如果我能找到金、火、土、三种元素,再去吸收的话,那么我的实力将会再次提升。”

而就在林凡还在思考将来的打算时,叶筱筱却走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叶筱筱直接问道。

林凡看了叶筱筱一眼,后者长的倒是很漂亮,可是漂亮的女人,林凡前世见得太多了,对美女早就免疫了,于是林凡淡淡的说道“你叫我?”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叶筱筱叉着腰,喊道。

林凡皱了皱眉头,叶筱筱咄咄逼人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他受不了一个女人在他面前大吼大叫。

林凡站起来,没有理这个叶筱筱,转身便准备离开。

“你站住!”叶筱筱连忙阻挡林凡的路,“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没有说,你不准走。”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和你很熟吗?”林凡淡淡的问道。

“你!”叶筱筱一时间语塞。

“闪开!”林凡推开叶筱筱。

此时,叶筱筱的脚边正好有一颗石子,而这颗石子正好被叶筱筱踩到。

叶筱筱的脚一扭,整个人跌落在地上。

“疼!”叶筱筱发出一声惨叫。

林凡看了叶筱筱一眼,又转身来到叶筱筱的身边,他拿起叶筱筱扭伤的脚,皱眉道“亏你还是练武之人,连个石子都能扭伤自己的脚。”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古武者?”叶筱筱好奇的问道。

“你身上的气息,何时收敛过?”林凡无语道。

“切,我还以为你是高人呢,原来是这样……”叶筱筱鄙视道。

咔嚓!

这时,一道骨头移位的声音响起,叶筱筱连忙直喊道“疼疼疼!”

林凡把她的脚放在地上,他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行了,骨头的位置我已经给你正好了,你现在没事了。”

“等等!你不准走!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叶筱筱看着渐行渐远的林凡,大声喊道。

林凡淡淡的回了一句,“林凡。”

当林凡路过叶沧海的身边时,林凡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皱起眉头,对着叶沧海说道“你有病。”

叶沧海心中大惊,表面却笑呵呵的说道“我身体硬朗着,怎么可能有病呢?”

此时,叶筱筱也跑了回来,她怒气冲冲的对林凡说道“你才有病呢!我爷爷身体好好的,而且每年都做体检,怎么可能有病。”

林凡没有理叶筱筱,他淡淡的说道“随便吧,可能是我看错了。”

说完,林凡便大步向外走去。

叶沧海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叶筱筱没有发现叶沧海眼中的异常,她生气的对叶沧海说道“爷爷,我们不理这个怪人,我们回家吧。”

叶沧海点点头。

林凡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刚刚之所以说叶沧海身体有病,那是因为,他看到叶沧海的身体呈现一个虚迷的状态,虽然表面看上去硬朗,但其实他身体内的各个器官已经接近衰竭。

按理说,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他的器官应该不会如此衰竭。

可是当林凡走进一看,他便了然,叶沧海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他中了毒,但是这毒却一直被叶沧海压制,因此平时看不出什么异端。

可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沧海难以再压制了,因此林凡断定,叶沧海的寿命不会超过三个月。

如果刚刚叶沧海承认了,林凡便会出手相助,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毒素,想要抹除无非是随手的事情罢了。

可是,叶沧海并没有。

……

林凡走到家中,此时可见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在厨房里,有一个风韵的中年女人正在做着早餐。

“林凡,回来了啊,早上去哪了?”中年男子和蔼的问道。

“林叔,我去晨练了一会儿。”林凡笑着解释道。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林凡父亲的儿时玩伴,林大海。

“嗯,晨练好啊,以前叔叔年轻的时候,也好喜欢晨练的。”林大海笑道。

“有啥好的,晨练他能考高分吗?我看,他就是闲的。”林雨彤的母亲,端着做好的早餐,走了出来。她看向林凡时,脸上带着一丝厌恶。

林雨彤的母亲叫姜楠,是地道的城里人,因此当面对乡下出身的林凡,姜楠并没有多喜欢他。

再加上林凡的成绩差,那就更加不讨她喜欢。要不是看在林大海的面子,再加上林凡会帮助做家务,姜楠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哪会让他一住就住这么多年。

可是尽管如此,姜楠总会在林大海的身边吹枕头风,类似于“你真是傻,给人白养了十年的儿子。”的话。

林大海皱着眉头,说了姜楠一句,“你说什么呢。”

然后又转而对林凡安慰道“你姜姨更年期到了,说话冲,你别放在心上。”

姜楠当即不满的想要开口,林大海直接瞪了姜楠一眼,姜楠这才没有说话。

林凡笑了笑,“没事的,姜姨说的对。”

于是林凡便上楼去了。

林凡上楼之后,姜楠却皱眉道“你什么时候让这个小子搬出去?你可是答应了我的……”

林大海烦躁的说道“你急什么,最少要得等这个孩子毕业之后。”

“哼!最好这样,要不然别怪我到那时候撕破脸皮。”姜楠叉着腰说道。

姜楠没有看到,在卫生间里,林雨彤正捂着嘴,一脸震惊的听着他们讲话。

吃过早饭,林凡和林雨彤便一起坐公交车去学校,在公交车上,林凡淡淡的看着窗外,而林雨彤则有心事般,看着林凡。

被林雨彤这么看着,林凡也觉得有些奇怪,他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

“没有没有!”林雨彤连忙掩饰着心中的慌乱,她可不能告诉林凡,他马上就要被自己的父母赶出去了。

林凡哦了一声,便没在说话呢。

在林凡来到班上之后,他就被李明拉到一边,只见李明一副神经兮兮的模样,他小声的对林凡说道,“凡哥,你知道吗?胡小勇他辞职了!”

林凡淡淡的哦了一声,“哦。”

“凡哥,你就一点也不想知道为什么?”李明好奇道。

林凡淡淡的说道,“如果每个人的事情,我都要去管,我都要去问,那么我的时间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可能...胡小勇辞职的事情和我有一些关系吧,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说完,林凡就绕开李明,转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对于他来说,离高考还剩下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可能对于平常人来说,改变不了什么。可是对于林凡来说,这三个月,他可以做很多事情。

单单用来读书,林凡觉得是完全足够的。

就这样,今天一天,林凡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背单词,就这么一整天的功夫,林凡把高中要学的八本书都看了一遍。凭借着他过目不忘的能力,八本书的内容,就像复制粘贴一样,牢牢的刻在他的脑子里。

下午的最后一堂课,是杨倩的课。杨倩来到教室之后,她复杂的看了林凡一眼,见林凡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时候,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可能在她心里,林凡已经彻底没有希望了。课上完之后,杨倩拿着教材书走出教室。而此时,同学们都在收拾东西,准备放学回家。

而林凡却径直从位置上起来,往外面走去。

杨倩快走到办公室的位置时,林凡赶上了她。“杨倩老师!”林凡喊了她一声。

杨倩回过头来,她问道,“林凡,你有什么事情吗?”

林凡把手中的检讨交给了杨倩,他淡淡的说道,“这是你要的检讨,我写出来了,现在就交给你吧。”

杨倩盯着林凡的脸一直看,她发现,从始至终,林凡的脸色都没有变过,淡淡的,一副平静的模样。这一刻,她发现,林凡成熟了。因为她再也看不透他了。

杨倩接过林凡的检讨书,开口道,“林凡,昨天的事情..”她的话还没说完,林凡就打断了,“杨倩老师,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林凡转身而去...独留下杨倩愣愣的站在原地。

好半天,杨倩才无奈的摇头道,“可能我这个班主任当的比较失败吧,哎!”

...

林凡回到班上时,班上已经没有人在了,林凡看了一下手机,他这才发现,林雨彤发了一条信息给他,“林凡,我和钟宇有班上的事情要商量,所以我们先走了,我不等你了。你先回家吧。”

林凡看到这则信息的时候,眼神一冷。“钟宇?糟了!雨彤要出事!”

林凡记得,前世的今天,林雨彤和钟宇一起放学走,而林凡独自一个人回家。就像现在这样。而那一天,林雨彤一晚上都没有回来。第二天林凡来到班上的时候,他看到犹如空壳般的林雨彤。

林凡记得,他问林雨彤昨晚去哪了,林雨彤却是一副冷淡的表情,没有说,从那以后没过几天,学校里便传出了林雨彤和钟宇在一起的传闻。

那个时候,林凡还不相信,可是直到有一天,林凡看到林雨彤和钟宇并肩的走在一起。他才知道,谣言都是真的。

林凡一直不解,为什么一向喜欢林凡的林雨彤,会喜欢上别人。今天,林凡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林凡发了一个信息给林雨彤,“你在哪,我去接你。晚上,我不放心你。”

几秒钟过后,林凡收到了林雨彤发的信息,“我在黑夜酒吧。你快来。”

“好的。”此时,林凡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想法,他似乎知道了,前世林雨彤和钟宇在一起的真正原因。

林凡冷冷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钟宇,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黑夜酒吧。

一个雅座上,坐着俩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其中一个女孩正是林雨彤,另外一个男孩则是钟宇。还有一个女孩子,是林雨彤的闺蜜,黄甜。

在这张雅座的桌子上,摆着一些学习资料。

林雨彤拿着这些学习资料,好奇道,“钟宇,为什么要把地方安排在这里。”

钟宇笑呵呵的说道,“林雨彤,难道你不觉得这里很热闹吗?这可是酒吧哦,你以前来过吗?”

林雨彤摇摇头。说实在的,她长这么大,她都没有来过酒吧。所以在她的内心中,她其实对酒吧这种地方是好奇的。不过要是平时,她不会过来。不过今天,有她的闺蜜黄甜陪着她,再加上还有钟宇在,所以她才敢来。

要说为什么林雨彤对钟宇没有戒心,毕竟钟宇是她同学。在高中,同学之间的友谊还是比较纯洁的。因此林雨彤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信任钟宇的。那么,既然有钟宇和黄甜在,她林雨彤自然敢来酒吧这么混乱的地方了。

而林雨彤和一起出来的原因是,钟宇有一份学习资料要交给林雨彤,而林雨彤对这份学习资料已经垂涎已久,见有人送学习资料给自己,她当然很乐意了。

林雨彤拿完学习资料之后,便对钟宇说道,“钟宇,我们出去吧,挺晚的了。”

钟宇温和的笑道,“我们既然来一次酒吧,那么怎么也要喝一杯酒再走不是。”说着,钟宇的目光瞥向了黄甜。

黄甜见状,连连点头,她也上前说道,“对啊雨彤,我们既然都来了,怎么也要尝试一下吧。”

被这俩人一说,林雨彤也有些心动了。

而钟宇见状,继续怂恿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们叫调酒师,调一杯度数低的鸡尾酒给你,一杯酒喝不醉的。”

林雨彤犹豫再三,最后点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就喝一杯!不过说好了,我们就只喝一杯。我..我不太会喝酒。”

钟宇的嘴角微微上扬,他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们只是尝试一下。好了,那我去买酒了,你们坐会儿。”说着,钟宇偷偷的给了黄甜一个眼神。

黄甜见状,连忙拉着林雨彤在雅座这里坐下。

钟宇走到调酒师的身边,在林雨彤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偷偷的给了调酒师一个手势。调酒师微微点头。

几分钟之后,三杯蓝色玫瑰鸡尾酒被端了上来。

林雨彤看着这深蓝色的鸡尾酒,一时间好奇心都被这颜色吸引上去了。

钟宇笑道,“来,尝尝吧。”说着,钟宇便递了动过手脚的鸡尾酒给林雨彤。

林雨彤毫无戒心,端起这杯酒,便抿了一口。

看着林雨彤喝下了这杯酒,钟宇和黄甜相视一笑。

“你们怎么不喝啊?”林雨彤看上去有些迷糊了,她嘴巴喃喃道。在钟宇的注视下,林雨彤晕倒在座位上。

林雨彤晕了,钟宇和黄甜轻笑了起来。钟宇说道,“谢了,你放心,等我和林雨彤成了,你的报酬我会给你的。”

黄甜笑着点头道,“好。”

林凡赶到了黑夜酒吧,他发了一个信息给林雨彤,“在哪呢,我到了。”可是几分钟过去了,林雨彤都没有回信息过来。林凡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他连忙打电话到林雨彤的手机上。可是一样的,没有人接听。

林凡试着打了几次,可是每次都是无人接听,甚至到最后,这个手机还关机了。林凡暗道,“糟糕!出事了!”

就在他心里已经慌乱不堪时,他突然看到了黄甜,此时黄甜正笑呵呵的从一家酒店走出来。林凡知道,黄甜和林雨彤是闺蜜,所以他连忙跑上去,叫住正准备离开的黄甜。

“黄甜!”

当听到有人叫自己时,黄甜转过身去,想要看是谁叫自己。

可是当她看到林凡时,她脸上突然露出紧张之色。林凡见状,心里的怀疑大幅度提高。林凡问道,“黄甜,你知不知道林雨彤她去哪了。”

毕竟现在还是高中生,被林凡这么一逼问,黄甜的脸色就变了又变,她结巴的说道,“不知道,可...可能回家了吧。”

林凡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现在甚至可以断定,黄甜和林雨彤的失踪一定有关。

林凡出手了,他直接一把抓住黄甜的衣领,只见黄甜整个人就这么被林凡抬了起来,林凡冷漠的说道,“说!林雨彤到底在哪!我知道你一定知道!如果你不说!就别怪我不客气!如果林雨彤出了事,我要你——死!”

这一刻,林凡就像一个杀神一样,身上的杀气震得黄甜浑身发抖。黄甜露出痛苦的表情,她艰难的说道,“林...林雨彤,她,她就在这家酒店里,312房间,钟宇要对林雨彤行不轨之事,你现在上去,还,还来得及!”

扑通!

黄甜的话刚说完,她整个人就跌倒在地上。她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在上一刻,她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可怕!残忍!

这是黄甜对林凡的看法!

黄甜相信,要是自己没说实话,林凡可能在刚刚就会亲手掐死自己。

而此刻的林凡,就像一阵风一样,他拼命的往312房间跑去,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多耽误一分,那么林雨彤就多增添一丝危险。

此时312房间内。

林雨彤昏迷的躺在一张大床上,而此时她的衣服已经被褪去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一层内衣。钟宇看着昏迷的林雨彤,脸上的微笑换成了邪笑。“林雨彤,今天我终于可以得到你了。本来我不想用这个方法的,我也想老老实实的追求你。可是你要怪就怪林凡!

没错!就是他!他让我产生了一丝危机感。林雨彤,你说你,为什么成天跟一个差学生,流氓混在一起。你情愿和一个差生混在一起,都不愿意多看看我。

林雨彤,你不要怪我用这个方法。我知道,你心里是个传统的女人,只要我和你发生了关系,你就会牢牢的被我抓在手里!”

对于迷晕林雨彤这件事情,钟宇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在谋划了。从和黄甜打好关系,然后知道林雨彤想要一套学习资料,再到和调酒师打好关系。最后把林雨彤约出来,想办法让她吃下迷药。这些种种,钟宇都在谋划。

很显然,他的计划很成功,至少说他已经成功了一半。看着躺在床上的佳人,钟宇控制不住身体中的野性,他扑向了林雨彤。

就在这时候!

意外发生了!

312房间的大门竟然被人一脚踹开了,林凡看清楚钟宇正在扑向林雨彤时,他怒了。“找死!”

唰唰唰!

林凡直接冲向了钟宇,然后一把拎起钟宇。然后把他甩了出去。

嘭的一声!钟宇直接撞在了墙上,晕死过去。

而林凡此时才懒得管钟宇的死活,他连忙查看了林雨彤的身体,见林雨彤只是昏迷过去。身上并没有存在被侵犯的痕迹。林凡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

冷静下来之后,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林凡就是一阵后怕,要是自己再晚来一分钟,林雨彤都有被侵犯的可能。

好在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

就在这时候,闻声赶来的酒店负责人,也来到了现场。当他看到一个男人正帮一个女人穿衣服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昏迷了的裸男。他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没等林凡开口,他就沉声道,“我会报警的。”

林凡只是淡淡的看了这个酒店负责人一眼。然后他点点头,“嗯,谢谢。”

...

十分钟后,**赶了过来,他们已经在电话中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走进这个房间,当她看到赤身**的钟宇时,她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愤怒。“把这个强奸犯给我带走!”

感受到这个女**的愤怒,她身后的手下们连忙喊道,“是!”

然后,钟宇就这样被**们脱了出去。

女警走到林雨彤和林凡的身边,她看了林雨彤一眼,便问林凡道,“这个女孩没事吧。”

林凡淡淡的看了女**一眼,然后轻声道,“没事,我来的很及时。他还没有得逞。对了,救护车什么时候来?我女朋友被下了迷药。”

林凡刚刚淡淡的眼神,让女**心里微微一颤,“这个男人是谁!刚刚他的眼神好可怕!”

面对林凡,女**竟然产生了一丝服从感,她连忙回答林凡的问题,“救护车马上就到。”

林凡淡淡的点点头,随即问道,“强奸可以判多久。”

女警连忙回答道,“最低三年,最高死刑。不过这属于强奸未遂,所以估计会少判一些。”说到这里,女警露出了一丝不甘的表情。显然她对这种强奸犯也是深恶痛绝。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判不了死刑是吗?”林凡的眼睛微眯,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对了,你叫什么。我叫余霜。”女**开口道。

“林凡。”

......

很快,救护车来了,林雨彤被带去医院治疗。而林凡则被女警带到**局去录口供。

“什么!你说这个强奸犯是你的同学,你们还只是高中生?”余霜愤怒的说道。


华夏,江安市。

231路公交正往市区的方向行驶着。此时正值上学、上班的高峰期,公交车里人满荡荡,有好几个穿着校服的男女,他们都是江安一中的学生。

“林凡!林凡!马上到站了,你快醒醒!”一个穿着校服的漂亮女生正摇晃着一个长相平凡的男生的手臂。

女生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校衫,下身一条黑色短裙,搭配下来,再加上精致的面容,公交车上许多男性都时不时的偷看她。

那个叫林凡的男生,皱了皱眉头,看上去有些不舒服,他揉了揉自己的头,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

“这…我…我竟然回来了!哈哈哈哈!”林凡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熟悉的穿着,熟悉的公交车,还有熟悉的她。

没错!林凡他重生了!

前世,林凡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听说了他的青梅竹马——林雨彤嫁人了,他借酒消愁,无意间从三十楼楼顶上不慎跌落。

在落地的时候,一道传送阵把他传送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而那里本土的人,称之为仙界。

这个仙界就像玄幻小说里说的一样,人人可修炼,而林凡凭借自己不俗的天赋,最终修炼到了大乘境界。

可是他没想到,他无意间寻找到一处遗迹,这处遗迹化为一道漩涡,把大乘实力的林凡卷了进去,林凡睁开眼睛之时,便是他重生之时。

就在林凡还在梳理着这往事今生的记忆时,他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人摇了又摇。

“林凡!林凡!你快醒醒!我们坐过站了!”身边的女孩生气的说道。

林凡转过头去,当看到女孩的容颜时,林凡的眼睛竟微微湿润,他激动的喊道“雨彤!”

“林凡,你咋了?”林雨彤不解道。

可是下一刻,林雨彤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林凡张开手,把林雨彤紧紧的抱在怀里,林凡的头轻轻的抵在林雨彤的肩膀上,“我好想你!”

“你!”林雨彤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坏了,顿时间愣在原地。

好一会儿,她才从林凡的怀里挣脱开来,她佯装生气的说道“你干什么!哼,耍流氓吗!”

林凡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毕竟这个时候,林雨彤和自己的关系还处于好朋友的阶段。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林凡挠挠头,道歉道。

“哼!原谅你了!”林雨彤撅撅嘴。

就在这时候,林凡看到,有俩个混混模样的青年靠了过来。

他们慢慢的向林雨彤靠近。

林凡皱了皱眉头,眼神盯着这俩个男人,心里暗道“咸猪手吗?简直是找死,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就在其中一个黄毛男子向林雨彤的大腿靠近时,林凡突然一把掐住黄毛的手,然后把他举起来。

林凡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时候,林雨彤才反应过来,在她身后不知何时靠来俩个人。

当林雨彤看到林凡的手死死钳住黄毛的手时,林雨彤生气的骂道“流氓!”

然后随即对着黄毛的“老二”就是一脚!

哎呦!

黄毛躬着身子,蜷缩在地上,“痛痛痛!”

“哼!”林雨彤哼了一声,随即站到了林凡的身边。

另外一个打着耳洞的男子,见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打了,当即他怒道“小子,小妞,你们倒是很大的胆啊!今天我就给你个教训!”

说完,他对着林凡的脑门就是一拳!

“小心!”林雨彤尖叫道。

这一拳的速度很快,要是普通人,在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之下,绝对会被打倒。

可是林凡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当拳头来临时,他淡淡的说道“滚。”

只见林凡抓住耳洞男的拳头,然后对着耳洞男的腹部就是一脚。

噗通!

耳洞男摔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显然林凡这一脚是打疼他了!

“你们找死!”就在这时候,躺在地上的黄毛突然站起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抓住匕首,就往林雨彤刺去。

林凡脸色一变,本能的想要召唤真气,可是他却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一点也没有了。

“闪开!”林凡急忙一把推开林雨彤。

噗!

刀口刺进了林凡的身体中。

林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上说道“我要死了吗?可是我才刚回来啊……”

……

……

林凡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场景,他轻声说道“这里是哪?”

“林凡!你醒了啊!”突然,一道熟悉的女声在林凡的耳边响起。

林凡转过头向右看,只见林雨彤正激动的看着自己,林雨彤兴奋的对外面喊道“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医生,她走到林凡的身边,带上助听器,查看了一下林凡的脉搏,随即她点头道“可以了,已经没事了。已经脱离了危险,再到医院观察个把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林雨彤松了口气,随即感谢起年轻女医生。

女医生笑了笑,然后一脸深意的看了林凡俩眼,便走出了病房。

“林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林雨彤的眼睛突然泛红,她一脸自责的说道“你说你推我干什么啊,那把刀刺的是我,又不是你。”

“你这个丫头,说什么呢!我替你挡刀,我乐意!”林凡笑道。

“你……”听到类似表白的话,林雨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下一刻,她跑了出去,临走前还说道“我给你买饭去……”

看着林雨彤那害羞的模样,林凡哈哈一笑。

林雨彤走后,林凡的脸色才变的严肃起来,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真气竟然全部消失,自己的实力也全部消失。

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实力都没有了?”林凡又试着运转了功法,可是他却没有感受到体内真气的流动。

试了好几次,林凡只能接受自己成为普通人的现实了。

“没事!不就是重修嘛!”林凡坚定的握着拳头。

前世,林凡凭借一部神级功法,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大乘期。离最后的神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可是这一步之遥,却阻挡了林凡一千多年,一千多年来,林凡的实力都未有长进,很多天赋比林凡差的修仙者,都相继进入大乘期,这让林凡很是焦虑。

于是便有了他重生前的最后一次历练。

“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最终达到那神之境的!”林凡信心满满的说道。

就这样,林凡开始正式进入修炼状态,《元素决》运转!

《元素决》正是林凡前世所修,这本功法被鉴定为神级功法,修炼圆满,可化天地万物。

而神境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进入神境之后,修仙者的身体不再是凡体,而是可化虚无的神体。而元素决正可以化为虚无。

所以,《元素决》才被认定为一部神级功法。

这一世,林凡将继续修炼此功法。

林凡进入修炼状态,只见摆在阳台位置的几盆盆栽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绿光。

这些绿光慢慢的飘向林凡,并且在薛凯的周围旋转,最后进入林凡的身体。

五分钟之后,林凡睁开了眼睛,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成了,炼气一层!”

此时,林凡从一个普通人正式进入修仙者的行列!炼气一层!

修仙一共分

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天人、渡劫、大乘、神境。

而炼气期则分炼气一层到九层,突破炼气九层,则可进入筑基期。

而筑基期之后,则分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境界。

以此类推。

而此时,林凡只靠几分钟,他就进入了炼气一层,虽然炼气一层很好突破,可是一般的修仙者,在含有灵气的地方,突破也要几天的功夫,可是林凡却只花了几分钟。

现在想想,林凡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算是前世,林凡靠着这部功法,他也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突破的。

“等等!是刚刚那几盆盆栽!”林凡突然反应过来,他连忙下床,走到窗口处。

当看到几株已经枯萎的植株时,他不由得一阵惋惜“是灵草!真是可惜了!哎!”

他不知道为何这医院也有灵草,但是他知道,如果这灵草用来炼丹的话,效果要比单单吸收好上几倍。

最起码,林凡可以突破到炼气二层。

叹了口气,林凡又走回到床边,这时候,他突然感受到,自己刚刚还微微作痛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处。

他轻轻的按压了一下伤口位置,果然感受不到疼痛,林凡大喜,“想不到这功法还有治愈的效果!前世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林凡隐隐约约的感觉,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着自己。

很快林雨彤买饭回来,当俩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林凡告诉林雨彤,“我的伤已经好了,下午我就出院吧。”

于是,在一众医生护士,包括林雨彤的惊讶之下,林凡办理了出院手续。

俩人下午便赶往了学校。

可是因为办理出院手续的关系,他们来学校的时候,上课铃声已经响起。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

下午第一堂课是胡小勇的课,胡小勇也被称为胡老虎,是老师里脾气最火爆的一个。

此时见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他便指着林凡骂道“林凡!你怎么又迟到了!嗯?这次你还带上了林雨彤,你成绩差也就算了,你是想连林雨彤一起带坏吗!”

林凡冷冷的看着胡小勇,没有说话。

胡小勇转而对林雨彤说道“你说你林雨彤,成绩在班上,没有第一第二也有前五了吧!以后重点大学还不是随你选?整天跟着这么一个差学生身边,你整啥呢?我告诉你,你可别早恋,带坏风气,听到了没有!”

胡小勇的语气很重,林雨彤被这么说,竟然反驳起来“我没有早恋!而且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

“哎呦!你反了你了!你以为你算哪根葱,还敢反驳我,信不信我抽你!”胡小勇吼道,他教书这么多年,都没见哪个学生敢反驳自己的话。

胡小勇生气的抬起手就是往林雨彤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啪!

林雨彤的脸马上就浮现了一个巴掌印!

林雨彤的眼中泛着泪光,牙齿咬着嘴唇,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这时候,林凡的头突然抬起来,他看了一眼被打的林雨彤,手上青筋爆起,他阴沉的脸对胡小勇说道“我都舍不得打她,你怎么敢!”

说着,林凡就揪起了胡小勇的衣领!胡小勇就这么被林凡提了起来!

林凡的左手提起胡小勇,右手手掌化拳,对着胡小勇就是一拳,可是这时候,林雨彤突然拉住了他的右手。

林凡见林雨彤一副哀求的样子,看向林凡“不要。”

林凡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林雨彤见状,连忙解释道“你要是打了他,你会被学校开除的。我们还有三个月高考了,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意外……”

听林雨彤这么解释,林凡的拳头松开了,可是他的左手全迟迟没有松开。

“你快放开我!你再这么做,我就让校领导把你开除!”

林凡眼中刚刚消失的怒意再次升起,他提着胡小勇来到了教室门口,林凡用手指指了指门口的铁门。

“如果你再惹我!你就像这个铁门一样。”

轰!

林凡爆发出全身的气力,对着这门就是一拳!

只见这道铁门,在这时出现了一个向内凹陷的手印。

全场寂静!

众人都被刚刚林凡露的那一手给惊呆了!

就连林雨彤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林凡,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何时,林凡有这么大的力气。

至于胡小勇则是吓傻了,他知道,要是刚刚林雨彤没有阻拦,林凡的这个拳头打的便是自己,自己得要多硬的骨头,才能承受的了刚刚那一下。

林凡松开了胡小勇,胡小勇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他没有刚刚嚣张的模样。只是无神的坐在地上。

众人见状,无不都感到一阵痛快。

林凡没有理会吓傻了的胡小勇,他用手摸着林雨彤的小脸,温柔道“还疼吗?”

众人惊呆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林凡竟然公然秀恩爱。

“啊啊啊!狗粮狗粮!”

“气死我了,林凡这家伙什么时候和林雨彤好上的,我的机会没有了。”

“呜呜呜,妈妈,我要回家。”

……

林雨彤只感觉自己的小脸有一阵暖流,她的胸口如小鹿乱撞般,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看上去林凡是在抚摸林雨彤的小脸,其实他是在给林雨彤的小脸消肿。毕竟刚刚林雨彤挨了胡小勇一巴掌,那边脸显得有些肿。

林凡感觉林雨彤没事了,他便收回了手,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而林雨彤自然不敢再呆在讲台,被同学们用异样的眼光看,连忙跑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凡哥!你真牛啊,林大美女竟然被你泡上了。”林凡的同桌,李明一脸好奇的问道。

李明,前世林凡最好的朋友,林雨彤结婚的消息,还是李明告诉他的。

“嘿嘿嘿,你也不看哥是谁?”林凡拍拍李明的肩膀,笑道。

下课铃声响起,胡小勇才从地上站起来,他怨恨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当他对上林凡那眼睛时,他突然感觉,自己如同处于天昏地暗的烈狱一般,恐怖至极。

他的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此时他看向林凡的眼睛中,只有无尽的恐惧。

林凡微微一笑,他知道,胡小勇已经断了再找自己麻烦的心思。

第二节上课,从教室外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她身穿一件职业教师装,手上拿着一本英语教材。她就是林凡班上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

杨倩看了林凡一眼,然后便对同学们说道“现在先做二十分钟听力,林凡,你给我出来一下。”

林凡一头雾水,倒是同桌的李明推测道“一定是胡小勇打小报告去了。现在杨老师要找你算账了!凡哥,你小心啊。”

林凡疑惑了,他感觉胡小勇应该不会打自己的小报告,带着疑惑,林凡走出了教室。

林凡没有注意到,班上有一个人男生,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林凡!我听人说,你刚刚顶撞了胡老师?”杨倩直入主题,严肃的问道。

“嗯,是的。”林凡想也没想就承认了。

“你!你还真是大胆啊!还顶撞老师!”杨倩怒气冲冲的训斥道。

“拜托,你先搞清楚情况好吗?是他先打了林雨彤一巴掌!我才还手的好嘛!而且我也没有把他怎么样……”林凡无奈的摆手道。

“哼!总之今天你给我写一份八百字的检讨出来,今天没写完,不准回家。”杨倩生气的说道。

“呵呵……想不到你也是这样的人,亏我还一直把你当好老师,明事理,结果你和那些老师没什么俩样。”林凡冷冷的说道。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当走到教室门口时,杨倩突然喊了一声“林凡。”

这一刻,杨倩突然感觉林凡和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大,陌生感席卷杨倩的心头。

林凡停止了脚步,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检讨,我下午交给你。”

说完,他便再没有停留,大步向教室内走去。

杨倩突然有些自责,“好像,我真的错了。”

林凡面色有些阴沉的走进教室,同学们见状,无不议论纷纷。

大家都认为他被杨倩给骂了。

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的。

“活该,谁让他顶撞胡小勇,明知道胡小勇是出了名的锱铢必较。”

“哎,明明是胡小勇动的手,林凡他没有错啊。”

钟宇看着这一幕,有些幸灾乐祸,他就是那个刚刚打小报告的男生,他看不惯刚刚林凡装逼,于是便在下课之后,跑到杨倩办公室,一阵添油加醋之后,杨倩果然怒气冲冲。

而林凡就成为了钟宇口中,那个不服管教,顶撞老师的人。

几分钟后,心事重重的杨倩走了进来,杨倩复杂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林凡却压根没有看她,自顾自的拿着本单词在那看着。

杨倩心里叹了口气,便又恢复过来,照常上课起来。

此时林凡正在背单词,前世林凡的成绩只堪堪过了二本线,这些单词在他眼里就如天书一般。

可是现在林凡再看这些单词,却发现这些单词尤其简单,几乎只要一眼,他就能背下来。对此,林凡没有太多惊讶,作为一个修仙者,要是连这简单的单词都应付不了,那谈何修炼?

那些功法,都是需要记忆在脑子里,任何一部功法的含量,都不低于高中三年的单词总量。

唰唰唰!

只见林凡手中的英语词典被不断的翻阅,李明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

“凡哥,你这是在背单词?”

“切,单词哪是这样背的,我看啊,他就是在哗众取宠。”钟宇嘲讽道。

林凡呵呵一笑,没有说话,他不太想解释,就算解释,也只会引来更多的议论,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

到时候,到了考试的时候,用成绩打他们的脸不就好了。

“安静!上课不准乱讲话!”杨倩瞪了钟宇一眼。

钟宇顿时不讲话了,不过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狠辣。

下午放学之后,林凡像平时一样,和林雨彤一起坐公交回家,在公交车上,林凡对林雨彤说道“对了,早上那俩个混混最后怎么样了?”

“他们跑了。”林雨彤显然有些生气,“哼!要是让我们看到他们,我铁定要把他们抓到**局去。”

“他们怎么跑的?”林凡无语道。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都被砍伤了,就没有人去把这俩个伤人者制服吗?

“大家都忙着叫救护车去了,一时间没看住他们,就被他们跑了。”林雨彤解释道。

林凡和林雨彤俩人聊着天,他们没有看到,在公交上的某个角落,有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正盯着他们看。

林凡和林雨彤下车之后,口罩男也跟着下车,林凡的眼睛微微一斜,随即冷笑道“竟然还敢跟着下车。”

随即他对身边的林雨彤说道“雨彤,有人跟踪我们,你等会打电话报警。”

口罩男此时还不知道他已经被林凡发现了,他一直跟着林凡和林雨彤他们背后。

当林凡和林雨彤走进一条深巷当中,口罩男神色一紧,这时候,他突然有一种不详预感。

“跟了一路了吧。”这时候,林凡的声音在口罩男的耳边响起。

口罩男一转头,便看到林凡脸色淡然的站在自己身边。而林雨彤则站在比较靠远的位置,毕竟林凡不放心口罩男身上会带什么利器,到时候不小心伤到林雨彤就不好了。

口罩男后退了一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们说什么?我哪里有跟踪你?”

“呵呵,从公交车上,我就发现你有点不对劲,果然,下车之后便跟了我们一路。”林凡淡然一笑。

“你胡说,我只是走这条路回家而已,根本就不是跟踪你们!”口罩男依旧在狡辩。

林凡脸色一冷,沉声道“可是,这是一条死胡同啊,你确定你回的家吗?”

口罩男连忙往巷子深处看去,见巷子口竟被一堵围墙围住了。他知道,林凡没有说错。

“说说吧,谁派你来的。”林凡冷声道。

口罩男心中一狠,就想往巷子外跑去,可是他刚动,林凡就一把抓住了他。

口罩男想要逃脱,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被抓的死死的,自己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林凡的手掌。

口罩男只得放弃了,他垂头丧气的说道“算我栽了!不过你别想从我口中,打探道什么信息。我不会说的。”

“雨彤,打电话叫**吧。”林凡对一边的林雨彤说道。

林雨彤点点头,便拿起手机。

最后,**来了,他们把口罩男审讯了一番,口罩男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受到了黄毛和耳洞男的指使,想要打探林雨彤的住址。因为黄毛对林雨彤还是念念不忘,所以……

听到这里,林凡心中一阵怒火,“下次见面,我便送你们去见佛祖……”

口罩男被**带走了,接着林凡和林雨彤便一起回家,准确的说,是林凡跟着林雨彤一起回家。

这是因为林凡,他现在是暂住在林雨彤家的。

林凡的父母都不在江安,他们都去燕京打工去了,一年才能回来一次。

而林凡的父亲和林雨彤的父亲以前是一个村庄上的,并且他们还是很好的玩伴。

于是他们便把林凡放在林雨彤家,而这一放,就是十年。

林雨彤的家是一套双层复式楼,平时一楼就是林雨彤一家住的,而二楼的房间则是林凡住的。

林凡和林雨彤回到家时,此时林雨彤的父母还没有回来,他们也要上班,按照往常一样,林凡下厨做饭,林雨彤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俩人吃过晚饭之后,聊了会天,便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按照平时,他们都会开始学习,可是今天的林凡却没有。

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修炼!

修炼早日突破神境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务。

就这样,林凡关上房门,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而此时,如果有人站在一旁看,便会注意到,在林凡的周围,有无数道真气围绕林凡旋转。而其中,还参杂着一些绿色的真气。

第二天清晨五点钟,

林凡早早的来到小区的池塘旁,此时池塘里栽种了许多荷叶,在荷叶上,清晰可见大量的露珠。而林凡来的目的就是收集这些露珠,因为早晨的晨露可以说是最清纯的水珠,而这些水珠正可以很好的用来修炼。

唰唰唰,只见林凡坐在池塘旁边,打坐修炼。

一滴又一滴的水珠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都向林凡靠近。

不一会儿,林凡的身体就被这些水珠包围。

只见一道道蓝色的真气进入林凡的体内,就像那天林凡第一次修炼时的状态一样。

“爷爷,你看那里有个人坐在池塘边!他是干什么啊?”一个年纪约十七八岁的女孩突然开口道。

一旁的老者见了,笑呵呵的解释道“应该是在修炼吧。”

“修炼?他也是武者吗?可是我们武者一般不打坐啊?”年轻女孩问道。

“那是因为,你的境界不够,筱筱,你现在的境界还停留在外劲期,所以还不用修炼打坐。等你什么时候进入了化境,你才真正能像那个少年一样。”

“化境?爷爷,你说那个人有化境的修为吗?怎么可能啊,我看他才和我这般大。”叶筱筱一脸不信的模样。

“是啊,可是他气息沉稳,隐隐有真气汇于他的体内,这不正是化境强者才具备的吗?筱筱,你需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天才的。”叶沧海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缓缓道来。

“可是我还是不信,等会我想去会会这个人,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本事!”叶筱筱一副不服输的模样。

对此,叶沧海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她知道自己孙女的倔脾气,决定的事情,九匹马都拉不回来。

再加上,叶沧海也想看看林凡的实力如何,如果林凡真的是化境强者,那么叶沧海便希望能够把林凡拉入自己的家族。

结交一个年轻的化境强者,这是叶沧海很乐意看到的。

“好了好了,先陪爷爷练会拳,陪爷爷打会儿太极。”叶沧海笑道。

“好吧,爷爷。”叶筱筱点头答应道。

很快,林凡的修炼就进入白热化,林凡周围那若有若无的水珠也化为雾气,消散于人间。

而此时林凡的修为也从炼气一层突破到炼气二层。

并且林凡的经脉中的灵气,又增添了一点蓝色。

林凡睁开眼睛,脸上露出笑容,“不错,吸收了一点水元素,倒是让自己的修为增加了许多。”

林凡这是第一次在地球吸收水元素的能量,所以第一次吸收,他就能快速的突破。如果明天再来,他就不能达到像今天一样的效果。

林凡估计,就这么靠早晨的露水修炼,林凡得再要十天左右,才能突破到炼气三层。

虽然这样的速度,已经很快了。

但是林凡却不满足,“如今,木元素和水元素,我都吸收过一次,如果我能找到金、火、土、三种元素,再去吸收的话,那么我的实力将会再次提升。”

而就在林凡还在思考将来的打算时,叶筱筱却走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叶筱筱直接问道。

林凡看了叶筱筱一眼,后者长的倒是很漂亮,可是漂亮的女人,林凡前世见得太多了,对美女早就免疫了,于是林凡淡淡的说道“你叫我?”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叶筱筱叉着腰,喊道。

林凡皱了皱眉头,叶筱筱咄咄逼人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他受不了一个女人在他面前大吼大叫。

林凡站起来,没有理这个叶筱筱,转身便准备离开。

“你站住!”叶筱筱连忙阻挡林凡的路,“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没有说,你不准走。”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和你很熟吗?”林凡淡淡的问道。

“你!”叶筱筱一时间语塞。

“闪开!”林凡推开叶筱筱。

此时,叶筱筱的脚边正好有一颗石子,而这颗石子正好被叶筱筱踩到。

叶筱筱的脚一扭,整个人跌落在地上。

“疼!”叶筱筱发出一声惨叫。

林凡看了叶筱筱一眼,又转身来到叶筱筱的身边,他拿起叶筱筱扭伤的脚,皱眉道“亏你还是练武之人,连个石子都能扭伤自己的脚。”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古武者?”叶筱筱好奇的问道。

“你身上的气息,何时收敛过?”林凡无语道。

“切,我还以为你是高人呢,原来是这样……”叶筱筱鄙视道。

咔嚓!

这时,一道骨头移位的声音响起,叶筱筱连忙直喊道“疼疼疼!”

林凡把她的脚放在地上,他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行了,骨头的位置我已经给你正好了,你现在没事了。”

“等等!你不准走!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叶筱筱看着渐行渐远的林凡,大声喊道。

林凡淡淡的回了一句,“林凡。”

当林凡路过叶沧海的身边时,林凡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皱起眉头,对着叶沧海说道“你有病。”

叶沧海心中大惊,表面却笑呵呵的说道“我身体硬朗着,怎么可能有病呢?”

此时,叶筱筱也跑了回来,她怒气冲冲的对林凡说道“你才有病呢!我爷爷身体好好的,而且每年都做体检,怎么可能有病。”

林凡没有理叶筱筱,他淡淡的说道“随便吧,可能是我看错了。”

说完,林凡便大步向外走去。

叶沧海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叶筱筱没有发现叶沧海眼中的异常,她生气的对叶沧海说道“爷爷,我们不理这个怪人,我们回家吧。”

叶沧海点点头。

林凡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刚刚之所以说叶沧海身体有病,那是因为,他看到叶沧海的身体呈现一个虚迷的状态,虽然表面看上去硬朗,但其实他身体内的各个器官已经接近衰竭。

按理说,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他的器官应该不会如此衰竭。

可是当林凡走进一看,他便了然,叶沧海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他中了毒,但是这毒却一直被叶沧海压制,因此平时看不出什么异端。

可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沧海难以再压制了,因此林凡断定,叶沧海的寿命不会超过三个月。

如果刚刚叶沧海承认了,林凡便会出手相助,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毒素,想要抹除无非是随手的事情罢了。

可是,叶沧海并没有。

……

林凡走到家中,此时可见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在厨房里,有一个风韵的中年女人正在做着早餐。

“林凡,回来了啊,早上去哪了?”中年男子和蔼的问道。

“林叔,我去晨练了一会儿。”林凡笑着解释道。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林凡父亲的儿时玩伴,林大海。

“嗯,晨练好啊,以前叔叔年轻的时候,也好喜欢晨练的。”林大海笑道。

“有啥好的,晨练他能考高分吗?我看,他就是闲的。”林雨彤的母亲,端着做好的早餐,走了出来。她看向林凡时,脸上带着一丝厌恶。

林雨彤的母亲叫姜楠,是地道的城里人,因此当面对乡下出身的林凡,姜楠并没有多喜欢他。

再加上林凡的成绩差,那就更加不讨她喜欢。要不是看在林大海的面子,再加上林凡会帮助做家务,姜楠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哪会让他一住就住这么多年。

可是尽管如此,姜楠总会在林大海的身边吹枕头风,类似于“你真是傻,给人白养了十年的儿子。”的话。

林大海皱着眉头,说了姜楠一句,“你说什么呢。”

然后又转而对林凡安慰道“你姜姨更年期到了,说话冲,你别放在心上。”

姜楠当即不满的想要开口,林大海直接瞪了姜楠一眼,姜楠这才没有说话。

林凡笑了笑,“没事的,姜姨说的对。”

于是林凡便上楼去了。

林凡上楼之后,姜楠却皱眉道“你什么时候让这个小子搬出去?你可是答应了我的……”

林大海烦躁的说道“你急什么,最少要得等这个孩子毕业之后。”

“哼!最好这样,要不然别怪我到那时候撕破脸皮。”姜楠叉着腰说道。

姜楠没有看到,在卫生间里,林雨彤正捂着嘴,一脸震惊的听着他们讲话。

吃过早饭,林凡和林雨彤便一起坐公交车去学校,在公交车上,林凡淡淡的看着窗外,而林雨彤则有心事般,看着林凡。

被林雨彤这么看着,林凡也觉得有些奇怪,他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

“没有没有!”林雨彤连忙掩饰着心中的慌乱,她可不能告诉林凡,他马上就要被自己的父母赶出去了。

林凡哦了一声,便没在说话呢。

在林凡来到班上之后,他就被李明拉到一边,只见李明一副神经兮兮的模样,他小声的对林凡说道,“凡哥,你知道吗?胡小勇他辞职了!”

林凡淡淡的哦了一声,“哦。”

“凡哥,你就一点也不想知道为什么?”李明好奇道。

林凡淡淡的说道,“如果每个人的事情,我都要去管,我都要去问,那么我的时间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可能...胡小勇辞职的事情和我有一些关系吧,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说完,林凡就绕开李明,转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对于他来说,离高考还剩下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可能对于平常人来说,改变不了什么。可是对于林凡来说,这三个月,他可以做很多事情。

单单用来读书,林凡觉得是完全足够的。

就这样,今天一天,林凡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背单词,就这么一整天的功夫,林凡把高中要学的八本书都看了一遍。凭借着他过目不忘的能力,八本书的内容,就像复制粘贴一样,牢牢的刻在他的脑子里。

下午的最后一堂课,是杨倩的课。杨倩来到教室之后,她复杂的看了林凡一眼,见林凡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时候,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可能在她心里,林凡已经彻底没有希望了。课上完之后,杨倩拿着教材书走出教室。而此时,同学们都在收拾东西,准备放学回家。

而林凡却径直从位置上起来,往外面走去。

杨倩快走到办公室的位置时,林凡赶上了她。“杨倩老师!”林凡喊了她一声。

杨倩回过头来,她问道,“林凡,你有什么事情吗?”

林凡把手中的检讨交给了杨倩,他淡淡的说道,“这是你要的检讨,我写出来了,现在就交给你吧。”

杨倩盯着林凡的脸一直看,她发现,从始至终,林凡的脸色都没有变过,淡淡的,一副平静的模样。这一刻,她发现,林凡成熟了。因为她再也看不透他了。

杨倩接过林凡的检讨书,开口道,“林凡,昨天的事情..”她的话还没说完,林凡就打断了,“杨倩老师,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林凡转身而去...独留下杨倩愣愣的站在原地。

好半天,杨倩才无奈的摇头道,“可能我这个班主任当的比较失败吧,哎!”

...

林凡回到班上时,班上已经没有人在了,林凡看了一下手机,他这才发现,林雨彤发了一条信息给他,“林凡,我和钟宇有班上的事情要商量,所以我们先走了,我不等你了。你先回家吧。”

林凡看到这则信息的时候,眼神一冷。“钟宇?糟了!雨彤要出事!”

林凡记得,前世的今天,林雨彤和钟宇一起放学走,而林凡独自一个人回家。就像现在这样。而那一天,林雨彤一晚上都没有回来。第二天林凡来到班上的时候,他看到犹如空壳般的林雨彤。

林凡记得,他问林雨彤昨晚去哪了,林雨彤却是一副冷淡的表情,没有说,从那以后没过几天,学校里便传出了林雨彤和钟宇在一起的传闻。

那个时候,林凡还不相信,可是直到有一天,林凡看到林雨彤和钟宇并肩的走在一起。他才知道,谣言都是真的。

林凡一直不解,为什么一向喜欢林凡的林雨彤,会喜欢上别人。今天,林凡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林凡发了一个信息给林雨彤,“你在哪,我去接你。晚上,我不放心你。”

几秒钟过后,林凡收到了林雨彤发的信息,“我在黑夜酒吧。你快来。”

“好的。”此时,林凡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想法,他似乎知道了,前世林雨彤和钟宇在一起的真正原因。

林凡冷冷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钟宇,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黑夜酒吧。

一个雅座上,坐着俩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其中一个女孩正是林雨彤,另外一个男孩则是钟宇。还有一个女孩子,是林雨彤的闺蜜,黄甜。

在这张雅座的桌子上,摆着一些学习资料。

林雨彤拿着这些学习资料,好奇道,“钟宇,为什么要把地方安排在这里。”

钟宇笑呵呵的说道,“林雨彤,难道你不觉得这里很热闹吗?这可是酒吧哦,你以前来过吗?”

林雨彤摇摇头。说实在的,她长这么大,她都没有来过酒吧。所以在她的内心中,她其实对酒吧这种地方是好奇的。不过要是平时,她不会过来。不过今天,有她的闺蜜黄甜陪着她,再加上还有钟宇在,所以她才敢来。

要说为什么林雨彤对钟宇没有戒心,毕竟钟宇是她同学。在高中,同学之间的友谊还是比较纯洁的。因此林雨彤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信任钟宇的。那么,既然有钟宇和黄甜在,她林雨彤自然敢来酒吧这么混乱的地方了。

而林雨彤和一起出来的原因是,钟宇有一份学习资料要交给林雨彤,而林雨彤对这份学习资料已经垂涎已久,见有人送学习资料给自己,她当然很乐意了。

林雨彤拿完学习资料之后,便对钟宇说道,“钟宇,我们出去吧,挺晚的了。”

钟宇温和的笑道,“我们既然来一次酒吧,那么怎么也要喝一杯酒再走不是。”说着,钟宇的目光瞥向了黄甜。

黄甜见状,连连点头,她也上前说道,“对啊雨彤,我们既然都来了,怎么也要尝试一下吧。”

被这俩人一说,林雨彤也有些心动了。

而钟宇见状,继续怂恿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们叫调酒师,调一杯度数低的鸡尾酒给你,一杯酒喝不醉的。”

林雨彤犹豫再三,最后点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就喝一杯!不过说好了,我们就只喝一杯。我..我不太会喝酒。”

钟宇的嘴角微微上扬,他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们只是尝试一下。好了,那我去买酒了,你们坐会儿。”说着,钟宇偷偷的给了黄甜一个眼神。

黄甜见状,连忙拉着林雨彤在雅座这里坐下。

钟宇走到调酒师的身边,在林雨彤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偷偷的给了调酒师一个手势。调酒师微微点头。

几分钟之后,三杯蓝色玫瑰鸡尾酒被端了上来。

林雨彤看着这深蓝色的鸡尾酒,一时间好奇心都被这颜色吸引上去了。

钟宇笑道,“来,尝尝吧。”说着,钟宇便递了动过手脚的鸡尾酒给林雨彤。

林雨彤毫无戒心,端起这杯酒,便抿了一口。

看着林雨彤喝下了这杯酒,钟宇和黄甜相视一笑。

“你们怎么不喝啊?”林雨彤看上去有些迷糊了,她嘴巴喃喃道。在钟宇的注视下,林雨彤晕倒在座位上。

林雨彤晕了,钟宇和黄甜轻笑了起来。钟宇说道,“谢了,你放心,等我和林雨彤成了,你的报酬我会给你的。”

黄甜笑着点头道,“好。”

林凡赶到了黑夜酒吧,他发了一个信息给林雨彤,“在哪呢,我到了。”可是几分钟过去了,林雨彤都没有回信息过来。林凡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他连忙打电话到林雨彤的手机上。可是一样的,没有人接听。

林凡试着打了几次,可是每次都是无人接听,甚至到最后,这个手机还关机了。林凡暗道,“糟糕!出事了!”

就在他心里已经慌乱不堪时,他突然看到了黄甜,此时黄甜正笑呵呵的从一家酒店走出来。林凡知道,黄甜和林雨彤是闺蜜,所以他连忙跑上去,叫住正准备离开的黄甜。

“黄甜!”

当听到有人叫自己时,黄甜转过身去,想要看是谁叫自己。

可是当她看到林凡时,她脸上突然露出紧张之色。林凡见状,心里的怀疑大幅度提高。林凡问道,“黄甜,你知不知道林雨彤她去哪了。”

毕竟现在还是高中生,被林凡这么一逼问,黄甜的脸色就变了又变,她结巴的说道,“不知道,可...可能回家了吧。”

林凡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现在甚至可以断定,黄甜和林雨彤的失踪一定有关。

林凡出手了,他直接一把抓住黄甜的衣领,只见黄甜整个人就这么被林凡抬了起来,林凡冷漠的说道,“说!林雨彤到底在哪!我知道你一定知道!如果你不说!就别怪我不客气!如果林雨彤出了事,我要你——死!”

这一刻,林凡就像一个杀神一样,身上的杀气震得黄甜浑身发抖。黄甜露出痛苦的表情,她艰难的说道,“林...林雨彤,她,她就在这家酒店里,312房间,钟宇要对林雨彤行不轨之事,你现在上去,还,还来得及!”

扑通!

黄甜的话刚说完,她整个人就跌倒在地上。她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在上一刻,她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可怕!残忍!

这是黄甜对林凡的看法!

黄甜相信,要是自己没说实话,林凡可能在刚刚就会亲手掐死自己。

而此刻的林凡,就像一阵风一样,他拼命的往312房间跑去,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多耽误一分,那么林雨彤就多增添一丝危险。

此时312房间内。

林雨彤昏迷的躺在一张大床上,而此时她的衣服已经被褪去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一层内衣。钟宇看着昏迷的林雨彤,脸上的微笑换成了邪笑。“林雨彤,今天我终于可以得到你了。本来我不想用这个方法的,我也想老老实实的追求你。可是你要怪就怪林凡!

没错!就是他!他让我产生了一丝危机感。林雨彤,你说你,为什么成天跟一个差学生,流氓混在一起。你情愿和一个差生混在一起,都不愿意多看看我。

林雨彤,你不要怪我用这个方法。我知道,你心里是个传统的女人,只要我和你发生了关系,你就会牢牢的被我抓在手里!”

对于迷晕林雨彤这件事情,钟宇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在谋划了。从和黄甜打好关系,然后知道林雨彤想要一套学习资料,再到和调酒师打好关系。最后把林雨彤约出来,想办法让她吃下迷药。这些种种,钟宇都在谋划。

很显然,他的计划很成功,至少说他已经成功了一半。看着躺在床上的佳人,钟宇控制不住身体中的野性,他扑向了林雨彤。

就在这时候!

意外发生了!

312房间的大门竟然被人一脚踹开了,林凡看清楚钟宇正在扑向林雨彤时,他怒了。“找死!”

唰唰唰!

林凡直接冲向了钟宇,然后一把拎起钟宇。然后把他甩了出去。

嘭的一声!钟宇直接撞在了墙上,晕死过去。

而林凡此时才懒得管钟宇的死活,他连忙查看了林雨彤的身体,见林雨彤只是昏迷过去。身上并没有存在被侵犯的痕迹。林凡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

冷静下来之后,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林凡就是一阵后怕,要是自己再晚来一分钟,林雨彤都有被侵犯的可能。

好在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

就在这时候,闻声赶来的酒店负责人,也来到了现场。当他看到一个男人正帮一个女人穿衣服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昏迷了的裸男。他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没等林凡开口,他就沉声道,“我会报警的。”

林凡只是淡淡的看了这个酒店负责人一眼。然后他点点头,“嗯,谢谢。”

...

十分钟后,**赶了过来,他们已经在电话中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走进这个房间,当她看到赤身**的钟宇时,她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愤怒。“把这个强奸犯给我带走!”

感受到这个女**的愤怒,她身后的手下们连忙喊道,“是!”

然后,钟宇就这样被**们脱了出去。

女警走到林雨彤和林凡的身边,她看了林雨彤一眼,便问林凡道,“这个女孩没事吧。”

林凡淡淡的看了女**一眼,然后轻声道,“没事,我来的很及时。他还没有得逞。对了,救护车什么时候来?我女朋友被下了迷药。”

林凡刚刚淡淡的眼神,让女**心里微微一颤,“这个男人是谁!刚刚他的眼神好可怕!”

面对林凡,女**竟然产生了一丝服从感,她连忙回答林凡的问题,“救护车马上就到。”

林凡淡淡的点点头,随即问道,“强奸可以判多久。”

女警连忙回答道,“最低三年,最高死刑。不过这属于强奸未遂,所以估计会少判一些。”说到这里,女警露出了一丝不甘的表情。显然她对这种强奸犯也是深恶痛绝。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判不了死刑是吗?”林凡的眼睛微眯,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对了,你叫什么。我叫余霜。”女**开口道。

“林凡。”

......

很快,救护车来了,林雨彤被带去医院治疗。而林凡则被女警带到**局去录口供。

“什么!你说这个强奸犯是你的同学,你们还只是高中生?”余霜愤怒的说道。

林凡点点头,随即他便把今天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余霜。余霜听言不得不佩服林凡这次的行为。

“要是你今天没来,那个女孩今晚就要被侵犯了。”余霜心有余悸的说道。

林凡没有说话,其实在他心里,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他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如果林凡要是再晚一点,林雨彤铁定就要出事了。

就在林凡配合余霜录口供的时候,林凡的电话打来了,在余霜的同意下,他接通了电话。“喂,是林凡先生吗?我是江安医院的护士,病人林雨彤已经恢复苏醒了,她现在想要见你。”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赶过去。谢谢你。”

电话挂断,林凡突然站起身道,“余霜,我还有事情,剩下的口供,我们找过时间再录吧。我先走了。”

余霜知道林凡要去照顾林雨彤,于是她点点头,“你去吧。”便放林凡离开了。看着林凡离开的身影,余霜淡淡道,“神秘的家伙。”

林凡赶到医院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这个时候,林大海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林凡,雨彤和你在一块吗?她的电话我怎么打不通,你们这么晚怎么还没回家。”

对此,林凡只是随便搪塞了一个学校要晚自习的理由给林大海。因为林凡没有撒谎过,所以对于林凡说的话,林大海没有怀疑。他只是嘱托林凡,晚上和林雨彤回来的时候,注意安全。对此,林凡当然是满口答应了。

林凡走进林雨彤的病房,此时见林雨彤正一副木讷的表情,蜷缩在床边。他叹了口气,轻声道,“雨彤。”

林雨彤听到林凡的声音,就仿佛听到救星一样,“林凡!”

林凡坐到床边,他看着一副憔悴模样的林雨彤,心里不免心疼,他轻轻的摸着林雨彤的小脑袋,轻声道,“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林凡!呜呜呜!”这个时候,林雨彤再也忍受不住,她抱着林凡的腰,哭道,“林凡,我真的好怕。如果我真的被玷污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呜呜呜。我真的好怕!”

林凡沉默着,他只是在不住的摸着林雨彤的小脑袋。

“我真的好怕。”

这是林凡在今晚听到林雨彤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他能够理解林雨彤内心深处的害怕,可能今晚的事情,会给林雨彤留下一道难以磨灭的伤疤。

就这样,慢慢的,林雨彤躺在林凡的怀抱里睡去。

这一夜,林凡把手机关机,然后他就这样抱着林雨彤睡了一宿。

...

第二天清早,林凡醒来时,林雨彤已经不在床上了。他见状,急忙起身往外面寻找林雨彤的身影。林凡现在很怕林雨彤会做傻事。可是当他刚打开们,就见林雨彤已经穿着好衣服,她得手里还拿着两杯豆浆和几根油条。

“当当当当!早餐!”林雨彤笑着晃了晃手里的豆浆油条。“豆浆配油条哦,这可是绝配。”

林凡愣了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雨彤见林凡发愣,她上去凑到林凡的身边,闻了一口空气,然后嫌弃道,“你身上都臭了,快去洗个澡。然后吃早餐。我们等会还要上课呢。”

林凡愣了愣,他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非但没有闻到臭味,反而在他身上还闻到一股清香。

林雨彤见状,不知怎么的,就羞红了脸。然后林雨彤连拉带拽,把林凡推到了洗手间去。几分钟后,洗手间传来了流水的声音。

而此时站在外面的林雨彤却胡思乱想道,“哎呀,一想到昨晚在林凡的怀里睡了一宿,我就羞死了。”

林凡洗完澡,林雨彤便和他一起吃了早饭。然后林凡办了出院手续,俩个人就这么并肩走在去学校的路上。

等林凡和林雨彤走到学校时,林凡发现,学校内到处都在传钟宇强奸未遂被逮捕的事情。

而那个被强奸的女孩,正是林雨彤。一时之间,林雨彤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感觉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当林雨彤和林凡走在学校里,林凡总会感觉有同学在林雨彤的背后指指点点。他很想生气训斥这些人,但是却被林雨彤阻止了。

林雨彤不仅出奇的平静,反而还劝起林凡来,“林凡,你不要冲动。我没事的。”

林凡见状,只得作罢。

可是当林凡和林雨彤来到班上之后,林凡彻底怒了。因为在林雨彤的课桌上,不知道被谁用粉笔写了“破鞋,骚货。”这几个字。

林凡怒了,他腾的站起来,然后无视林雨彤的阻止,走到讲台前。他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们从哪得来的谣言,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首先,林雨彤并没有被那个。其次,她现在是一个受害者。我们不应该在一个受害者的身上,再往她的伤口撒盐!我林凡在这里发誓,这个恶意散步谣言的人,我一定会抓到。而你们,如果再做像今天早上的事情,就不要怪我林凡翻脸不认人。”

说完,林凡便走到了台下去。台下的同学们,有的露出沉思,有的则一脸不屑。对于他们的看法,林凡一概不管。只要他们不要再做这种事情,林凡随便他们怎么着。

而这个时候,林雨彤的闺蜜,黄甜走到了林雨彤的身边。她对林雨彤道起歉来,“雨彤,对不起。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林雨彤就打断了她的道歉。林雨彤淡淡的说道,“你走吧。”

黄甜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喜悦,她知道,林雨彤不会在**面前把她供出来。严格意义上来说,黄甜说是帮凶,毫不为过。而如今,她用她和林雨彤三年的友谊来换自己的平安。黄甜觉得很值得。

她连忙感谢起林雨彤,不过林雨彤却懒得再和她说一句话。

看到林雨彤脸上不屑的模样,黄甜的心里闪过一丝阴狠,她掏出手机,然后在贴吧上又再次发了一个帖子。

《实锤!校花不为人知的一幕。》

而这帖子里,无不是形容林雨彤多么黑暗的一面。就在这个帖子刚发出去时,突然一只大手突然抢过她的手机。


华夏,江安市。

231路公交正往市区的方向行驶着。此时正值上学、上班的高峰期,公交车里人满荡荡,有好几个穿着校服的男女,他们都是江安一中的学生。

“林凡!林凡!马上到站了,你快醒醒!”一个穿着校服的漂亮女生正摇晃着一个长相平凡的男生的手臂。

女生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校衫,下身一条黑色短裙,搭配下来,再加上精致的面容,公交车上许多男性都时不时的偷看她。

那个叫林凡的男生,皱了皱眉头,看上去有些不舒服,他揉了揉自己的头,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

“这…我…我竟然回来了!哈哈哈哈!”林凡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熟悉的穿着,熟悉的公交车,还有熟悉的她。

没错!林凡他重生了!

前世,林凡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听说了他的青梅竹马——林雨彤嫁人了,他借酒消愁,无意间从三十楼楼顶上不慎跌落。

在落地的时候,一道传送阵把他传送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而那里本土的人,称之为仙界。

这个仙界就像玄幻小说里说的一样,人人可修炼,而林凡凭借自己不俗的天赋,最终修炼到了大乘境界。

可是他没想到,他无意间寻找到一处遗迹,这处遗迹化为一道漩涡,把大乘实力的林凡卷了进去,林凡睁开眼睛之时,便是他重生之时。

就在林凡还在梳理着这往事今生的记忆时,他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人摇了又摇。

“林凡!林凡!你快醒醒!我们坐过站了!”身边的女孩生气的说道。

林凡转过头去,当看到女孩的容颜时,林凡的眼睛竟微微湿润,他激动的喊道“雨彤!”

“林凡,你咋了?”林雨彤不解道。

可是下一刻,林雨彤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林凡张开手,把林雨彤紧紧的抱在怀里,林凡的头轻轻的抵在林雨彤的肩膀上,“我好想你!”

“你!”林雨彤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坏了,顿时间愣在原地。

好一会儿,她才从林凡的怀里挣脱开来,她佯装生气的说道“你干什么!哼,耍流氓吗!”

林凡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毕竟这个时候,林雨彤和自己的关系还处于好朋友的阶段。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林凡挠挠头,道歉道。

“哼!原谅你了!”林雨彤撅撅嘴。

就在这时候,林凡看到,有俩个混混模样的青年靠了过来。

他们慢慢的向林雨彤靠近。

林凡皱了皱眉头,眼神盯着这俩个男人,心里暗道“咸猪手吗?简直是找死,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就在其中一个黄毛男子向林雨彤的大腿靠近时,林凡突然一把掐住黄毛的手,然后把他举起来。

林凡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时候,林雨彤才反应过来,在她身后不知何时靠来俩个人。

当林雨彤看到林凡的手死死钳住黄毛的手时,林雨彤生气的骂道“流氓!”

然后随即对着黄毛的“老二”就是一脚!

哎呦!

黄毛躬着身子,蜷缩在地上,“痛痛痛!”

“哼!”林雨彤哼了一声,随即站到了林凡的身边。

另外一个打着耳洞的男子,见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打了,当即他怒道“小子,小妞,你们倒是很大的胆啊!今天我就给你个教训!”

说完,他对着林凡的脑门就是一拳!

“小心!”林雨彤尖叫道。

这一拳的速度很快,要是普通人,在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之下,绝对会被打倒。

可是林凡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当拳头来临时,他淡淡的说道“滚。”

只见林凡抓住耳洞男的拳头,然后对着耳洞男的腹部就是一脚。

噗通!

耳洞男摔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显然林凡这一脚是打疼他了!

“你们找死!”就在这时候,躺在地上的黄毛突然站起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抓住匕首,就往林雨彤刺去。

林凡脸色一变,本能的想要召唤真气,可是他却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一点也没有了。

“闪开!”林凡急忙一把推开林雨彤。

噗!

刀口刺进了林凡的身体中。

林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上说道“我要死了吗?可是我才刚回来啊……”

……

……

林凡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场景,他轻声说道“这里是哪?”

“林凡!你醒了啊!”突然,一道熟悉的女声在林凡的耳边响起。

林凡转过头向右看,只见林雨彤正激动的看着自己,林雨彤兴奋的对外面喊道“医生!医生!病人醒了!”

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医生,她走到林凡的身边,带上助听器,查看了一下林凡的脉搏,随即她点头道“可以了,已经没事了。已经脱离了危险,再到医院观察个把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林雨彤松了口气,随即感谢起年轻女医生。

女医生笑了笑,然后一脸深意的看了林凡俩眼,便走出了病房。

“林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林雨彤的眼睛突然泛红,她一脸自责的说道“你说你推我干什么啊,那把刀刺的是我,又不是你。”

“你这个丫头,说什么呢!我替你挡刀,我乐意!”林凡笑道。

“你……”听到类似表白的话,林雨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下一刻,她跑了出去,临走前还说道“我给你买饭去……”

看着林雨彤那害羞的模样,林凡哈哈一笑。

林雨彤走后,林凡的脸色才变的严肃起来,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真气竟然全部消失,自己的实力也全部消失。

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实力都没有了?”林凡又试着运转了功法,可是他却没有感受到体内真气的流动。

试了好几次,林凡只能接受自己成为普通人的现实了。

“没事!不就是重修嘛!”林凡坚定的握着拳头。

前世,林凡凭借一部神级功法,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大乘期。离最后的神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可是这一步之遥,却阻挡了林凡一千多年,一千多年来,林凡的实力都未有长进,很多天赋比林凡差的修仙者,都相继进入大乘期,这让林凡很是焦虑。

于是便有了他重生前的最后一次历练。

“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最终达到那神之境的!”林凡信心满满的说道。

就这样,林凡开始正式进入修炼状态,《元素决》运转!

《元素决》正是林凡前世所修,这本功法被鉴定为神级功法,修炼圆满,可化天地万物。

而神境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进入神境之后,修仙者的身体不再是凡体,而是可化虚无的神体。而元素决正可以化为虚无。

所以,《元素决》才被认定为一部神级功法。

这一世,林凡将继续修炼此功法。

林凡进入修炼状态,只见摆在阳台位置的几盆盆栽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绿光。

这些绿光慢慢的飘向林凡,并且在薛凯的周围旋转,最后进入林凡的身体。

五分钟之后,林凡睁开了眼睛,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成了,炼气一层!”

此时,林凡从一个普通人正式进入修仙者的行列!炼气一层!

修仙一共分

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天人、渡劫、大乘、神境。

而炼气期则分炼气一层到九层,突破炼气九层,则可进入筑基期。

而筑基期之后,则分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境界。

以此类推。

而此时,林凡只靠几分钟,他就进入了炼气一层,虽然炼气一层很好突破,可是一般的修仙者,在含有灵气的地方,突破也要几天的功夫,可是林凡却只花了几分钟。

现在想想,林凡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算是前世,林凡靠着这部功法,他也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突破的。

“等等!是刚刚那几盆盆栽!”林凡突然反应过来,他连忙下床,走到窗口处。

当看到几株已经枯萎的植株时,他不由得一阵惋惜“是灵草!真是可惜了!哎!”

他不知道为何这医院也有灵草,但是他知道,如果这灵草用来炼丹的话,效果要比单单吸收好上几倍。

最起码,林凡可以突破到炼气二层。

叹了口气,林凡又走回到床边,这时候,他突然感受到,自己刚刚还微微作痛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处。

他轻轻的按压了一下伤口位置,果然感受不到疼痛,林凡大喜,“想不到这功法还有治愈的效果!前世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林凡隐隐约约的感觉,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着自己。

很快林雨彤买饭回来,当俩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林凡告诉林雨彤,“我的伤已经好了,下午我就出院吧。”

于是,在一众医生护士,包括林雨彤的惊讶之下,林凡办理了出院手续。

俩人下午便赶往了学校。

可是因为办理出院手续的关系,他们来学校的时候,上课铃声已经响起。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

下午第一堂课是胡小勇的课,胡小勇也被称为胡老虎,是老师里脾气最火爆的一个。

此时见林凡和林雨彤迟到了,他便指着林凡骂道“林凡!你怎么又迟到了!嗯?这次你还带上了林雨彤,你成绩差也就算了,你是想连林雨彤一起带坏吗!”

林凡冷冷的看着胡小勇,没有说话。

胡小勇转而对林雨彤说道“你说你林雨彤,成绩在班上,没有第一第二也有前五了吧!以后重点大学还不是随你选?整天跟着这么一个差学生身边,你整啥呢?我告诉你,你可别早恋,带坏风气,听到了没有!”

胡小勇的语气很重,林雨彤被这么说,竟然反驳起来“我没有早恋!而且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

“哎呦!你反了你了!你以为你算哪根葱,还敢反驳我,信不信我抽你!”胡小勇吼道,他教书这么多年,都没见哪个学生敢反驳自己的话。

胡小勇生气的抬起手就是往林雨彤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啪!

林雨彤的脸马上就浮现了一个巴掌印!

林雨彤的眼中泛着泪光,牙齿咬着嘴唇,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这时候,林凡的头突然抬起来,他看了一眼被打的林雨彤,手上青筋爆起,他阴沉的脸对胡小勇说道“我都舍不得打她,你怎么敢!”

说着,林凡就揪起了胡小勇的衣领!胡小勇就这么被林凡提了起来!

林凡的左手提起胡小勇,右手手掌化拳,对着胡小勇就是一拳,可是这时候,林雨彤突然拉住了他的右手。

林凡见林雨彤一副哀求的样子,看向林凡“不要。”

林凡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林雨彤见状,连忙解释道“你要是打了他,你会被学校开除的。我们还有三个月高考了,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意外……”

听林雨彤这么解释,林凡的拳头松开了,可是他的左手全迟迟没有松开。

“你快放开我!你再这么做,我就让校领导把你开除!”

林凡眼中刚刚消失的怒意再次升起,他提着胡小勇来到了教室门口,林凡用手指指了指门口的铁门。

“如果你再惹我!你就像这个铁门一样。”

轰!

林凡爆发出全身的气力,对着这门就是一拳!

只见这道铁门,在这时出现了一个向内凹陷的手印。

全场寂静!

众人都被刚刚林凡露的那一手给惊呆了!

就连林雨彤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林凡,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何时,林凡有这么大的力气。

至于胡小勇则是吓傻了,他知道,要是刚刚林雨彤没有阻拦,林凡的这个拳头打的便是自己,自己得要多硬的骨头,才能承受的了刚刚那一下。

林凡松开了胡小勇,胡小勇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他没有刚刚嚣张的模样。只是无神的坐在地上。

众人见状,无不都感到一阵痛快。

林凡没有理会吓傻了的胡小勇,他用手摸着林雨彤的小脸,温柔道“还疼吗?”

众人惊呆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林凡竟然公然秀恩爱。

“啊啊啊!狗粮狗粮!”

“气死我了,林凡这家伙什么时候和林雨彤好上的,我的机会没有了。”

“呜呜呜,妈妈,我要回家。”

……

林雨彤只感觉自己的小脸有一阵暖流,她的胸口如小鹿乱撞般,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看上去林凡是在抚摸林雨彤的小脸,其实他是在给林雨彤的小脸消肿。毕竟刚刚林雨彤挨了胡小勇一巴掌,那边脸显得有些肿。

林凡感觉林雨彤没事了,他便收回了手,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而林雨彤自然不敢再呆在讲台,被同学们用异样的眼光看,连忙跑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凡哥!你真牛啊,林大美女竟然被你泡上了。”林凡的同桌,李明一脸好奇的问道。

李明,前世林凡最好的朋友,林雨彤结婚的消息,还是李明告诉他的。

“嘿嘿嘿,你也不看哥是谁?”林凡拍拍李明的肩膀,笑道。

下课铃声响起,胡小勇才从地上站起来,他怨恨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当他对上林凡那眼睛时,他突然感觉,自己如同处于天昏地暗的烈狱一般,恐怖至极。

他的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此时他看向林凡的眼睛中,只有无尽的恐惧。

林凡微微一笑,他知道,胡小勇已经断了再找自己麻烦的心思。

第二节上课,从教室外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她身穿一件职业教师装,手上拿着一本英语教材。她就是林凡班上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

杨倩看了林凡一眼,然后便对同学们说道“现在先做二十分钟听力,林凡,你给我出来一下。”

林凡一头雾水,倒是同桌的李明推测道“一定是胡小勇打小报告去了。现在杨老师要找你算账了!凡哥,你小心啊。”

林凡疑惑了,他感觉胡小勇应该不会打自己的小报告,带着疑惑,林凡走出了教室。

林凡没有注意到,班上有一个人男生,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林凡!我听人说,你刚刚顶撞了胡老师?”杨倩直入主题,严肃的问道。

“嗯,是的。”林凡想也没想就承认了。

“你!你还真是大胆啊!还顶撞老师!”杨倩怒气冲冲的训斥道。

“拜托,你先搞清楚情况好吗?是他先打了林雨彤一巴掌!我才还手的好嘛!而且我也没有把他怎么样……”林凡无奈的摆手道。

“哼!总之今天你给我写一份八百字的检讨出来,今天没写完,不准回家。”杨倩生气的说道。

“呵呵……想不到你也是这样的人,亏我还一直把你当好老师,明事理,结果你和那些老师没什么俩样。”林凡冷冷的说道。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当走到教室门口时,杨倩突然喊了一声“林凡。”

这一刻,杨倩突然感觉林凡和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大,陌生感席卷杨倩的心头。

林凡停止了脚步,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检讨,我下午交给你。”

说完,他便再没有停留,大步向教室内走去。

杨倩突然有些自责,“好像,我真的错了。”

林凡面色有些阴沉的走进教室,同学们见状,无不议论纷纷。

大家都认为他被杨倩给骂了。

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的。

“活该,谁让他顶撞胡小勇,明知道胡小勇是出了名的锱铢必较。”

“哎,明明是胡小勇动的手,林凡他没有错啊。”

钟宇看着这一幕,有些幸灾乐祸,他就是那个刚刚打小报告的男生,他看不惯刚刚林凡装逼,于是便在下课之后,跑到杨倩办公室,一阵添油加醋之后,杨倩果然怒气冲冲。

而林凡就成为了钟宇口中,那个不服管教,顶撞老师的人。

几分钟后,心事重重的杨倩走了进来,杨倩复杂的看了林凡一眼,可是林凡却压根没有看她,自顾自的拿着本单词在那看着。

杨倩心里叹了口气,便又恢复过来,照常上课起来。

此时林凡正在背单词,前世林凡的成绩只堪堪过了二本线,这些单词在他眼里就如天书一般。

可是现在林凡再看这些单词,却发现这些单词尤其简单,几乎只要一眼,他就能背下来。对此,林凡没有太多惊讶,作为一个修仙者,要是连这简单的单词都应付不了,那谈何修炼?

那些功法,都是需要记忆在脑子里,任何一部功法的含量,都不低于高中三年的单词总量。

唰唰唰!

只见林凡手中的英语词典被不断的翻阅,李明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

“凡哥,你这是在背单词?”

“切,单词哪是这样背的,我看啊,他就是在哗众取宠。”钟宇嘲讽道。

林凡呵呵一笑,没有说话,他不太想解释,就算解释,也只会引来更多的议论,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

到时候,到了考试的时候,用成绩打他们的脸不就好了。

“安静!上课不准乱讲话!”杨倩瞪了钟宇一眼。

钟宇顿时不讲话了,不过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狠辣。

下午放学之后,林凡像平时一样,和林雨彤一起坐公交回家,在公交车上,林凡对林雨彤说道“对了,早上那俩个混混最后怎么样了?”

“他们跑了。”林雨彤显然有些生气,“哼!要是让我们看到他们,我铁定要把他们抓到**局去。”

“他们怎么跑的?”林凡无语道。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都被砍伤了,就没有人去把这俩个伤人者制服吗?

“大家都忙着叫救护车去了,一时间没看住他们,就被他们跑了。”林雨彤解释道。

林凡和林雨彤俩人聊着天,他们没有看到,在公交上的某个角落,有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正盯着他们看。

林凡和林雨彤下车之后,口罩男也跟着下车,林凡的眼睛微微一斜,随即冷笑道“竟然还敢跟着下车。”

随即他对身边的林雨彤说道“雨彤,有人跟踪我们,你等会打电话报警。”

口罩男此时还不知道他已经被林凡发现了,他一直跟着林凡和林雨彤他们背后。

当林凡和林雨彤走进一条深巷当中,口罩男神色一紧,这时候,他突然有一种不详预感。

“跟了一路了吧。”这时候,林凡的声音在口罩男的耳边响起。

口罩男一转头,便看到林凡脸色淡然的站在自己身边。而林雨彤则站在比较靠远的位置,毕竟林凡不放心口罩男身上会带什么利器,到时候不小心伤到林雨彤就不好了。

口罩男后退了一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们说什么?我哪里有跟踪你?”

“呵呵,从公交车上,我就发现你有点不对劲,果然,下车之后便跟了我们一路。”林凡淡然一笑。

“你胡说,我只是走这条路回家而已,根本就不是跟踪你们!”口罩男依旧在狡辩。

林凡脸色一冷,沉声道“可是,这是一条死胡同啊,你确定你回的家吗?”

口罩男连忙往巷子深处看去,见巷子口竟被一堵围墙围住了。他知道,林凡没有说错。

“说说吧,谁派你来的。”林凡冷声道。

口罩男心中一狠,就想往巷子外跑去,可是他刚动,林凡就一把抓住了他。

口罩男想要逃脱,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被抓的死死的,自己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林凡的手掌。

口罩男只得放弃了,他垂头丧气的说道“算我栽了!不过你别想从我口中,打探道什么信息。我不会说的。”

“雨彤,打电话叫**吧。”林凡对一边的林雨彤说道。

林雨彤点点头,便拿起手机。

最后,**来了,他们把口罩男审讯了一番,口罩男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受到了黄毛和耳洞男的指使,想要打探林雨彤的住址。因为黄毛对林雨彤还是念念不忘,所以……

听到这里,林凡心中一阵怒火,“下次见面,我便送你们去见佛祖……”

口罩男被**带走了,接着林凡和林雨彤便一起回家,准确的说,是林凡跟着林雨彤一起回家。

这是因为林凡,他现在是暂住在林雨彤家的。

林凡的父母都不在江安,他们都去燕京打工去了,一年才能回来一次。

而林凡的父亲和林雨彤的父亲以前是一个村庄上的,并且他们还是很好的玩伴。

于是他们便把林凡放在林雨彤家,而这一放,就是十年。

林雨彤的家是一套双层复式楼,平时一楼就是林雨彤一家住的,而二楼的房间则是林凡住的。

林凡和林雨彤回到家时,此时林雨彤的父母还没有回来,他们也要上班,按照往常一样,林凡下厨做饭,林雨彤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俩人吃过晚饭之后,聊了会天,便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按照平时,他们都会开始学习,可是今天的林凡却没有。

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修炼!

修炼早日突破神境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务。

就这样,林凡关上房门,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而此时,如果有人站在一旁看,便会注意到,在林凡的周围,有无数道真气围绕林凡旋转。而其中,还参杂着一些绿色的真气。

第二天清晨五点钟,

林凡早早的来到小区的池塘旁,此时池塘里栽种了许多荷叶,在荷叶上,清晰可见大量的露珠。而林凡来的目的就是收集这些露珠,因为早晨的晨露可以说是最清纯的水珠,而这些水珠正可以很好的用来修炼。

唰唰唰,只见林凡坐在池塘旁边,打坐修炼。

一滴又一滴的水珠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都向林凡靠近。

不一会儿,林凡的身体就被这些水珠包围。

只见一道道蓝色的真气进入林凡的体内,就像那天林凡第一次修炼时的状态一样。

“爷爷,你看那里有个人坐在池塘边!他是干什么啊?”一个年纪约十七八岁的女孩突然开口道。

一旁的老者见了,笑呵呵的解释道“应该是在修炼吧。”

“修炼?他也是武者吗?可是我们武者一般不打坐啊?”年轻女孩问道。

“那是因为,你的境界不够,筱筱,你现在的境界还停留在外劲期,所以还不用修炼打坐。等你什么时候进入了化境,你才真正能像那个少年一样。”

“化境?爷爷,你说那个人有化境的修为吗?怎么可能啊,我看他才和我这般大。”叶筱筱一脸不信的模样。

“是啊,可是他气息沉稳,隐隐有真气汇于他的体内,这不正是化境强者才具备的吗?筱筱,你需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天才的。”叶沧海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缓缓道来。

“可是我还是不信,等会我想去会会这个人,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本事!”叶筱筱一副不服输的模样。

对此,叶沧海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她知道自己孙女的倔脾气,决定的事情,九匹马都拉不回来。

再加上,叶沧海也想看看林凡的实力如何,如果林凡真的是化境强者,那么叶沧海便希望能够把林凡拉入自己的家族。

结交一个年轻的化境强者,这是叶沧海很乐意看到的。

“好了好了,先陪爷爷练会拳,陪爷爷打会儿太极。”叶沧海笑道。

“好吧,爷爷。”叶筱筱点头答应道。

很快,林凡的修炼就进入白热化,林凡周围那若有若无的水珠也化为雾气,消散于人间。

而此时林凡的修为也从炼气一层突破到炼气二层。

并且林凡的经脉中的灵气,又增添了一点蓝色。

林凡睁开眼睛,脸上露出笑容,“不错,吸收了一点水元素,倒是让自己的修为增加了许多。”

林凡这是第一次在地球吸收水元素的能量,所以第一次吸收,他就能快速的突破。如果明天再来,他就不能达到像今天一样的效果。

林凡估计,就这么靠早晨的露水修炼,林凡得再要十天左右,才能突破到炼气三层。

虽然这样的速度,已经很快了。

但是林凡却不满足,“如今,木元素和水元素,我都吸收过一次,如果我能找到金、火、土、三种元素,再去吸收的话,那么我的实力将会再次提升。”

而就在林凡还在思考将来的打算时,叶筱筱却走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叶筱筱直接问道。

林凡看了叶筱筱一眼,后者长的倒是很漂亮,可是漂亮的女人,林凡前世见得太多了,对美女早就免疫了,于是林凡淡淡的说道“你叫我?”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叶筱筱叉着腰,喊道。

林凡皱了皱眉头,叶筱筱咄咄逼人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他受不了一个女人在他面前大吼大叫。

林凡站起来,没有理这个叶筱筱,转身便准备离开。

“你站住!”叶筱筱连忙阻挡林凡的路,“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没有说,你不准走。”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和你很熟吗?”林凡淡淡的问道。

“你!”叶筱筱一时间语塞。

“闪开!”林凡推开叶筱筱。

此时,叶筱筱的脚边正好有一颗石子,而这颗石子正好被叶筱筱踩到。

叶筱筱的脚一扭,整个人跌落在地上。

“疼!”叶筱筱发出一声惨叫。

林凡看了叶筱筱一眼,又转身来到叶筱筱的身边,他拿起叶筱筱扭伤的脚,皱眉道“亏你还是练武之人,连个石子都能扭伤自己的脚。”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古武者?”叶筱筱好奇的问道。

“你身上的气息,何时收敛过?”林凡无语道。

“切,我还以为你是高人呢,原来是这样……”叶筱筱鄙视道。

咔嚓!

这时,一道骨头移位的声音响起,叶筱筱连忙直喊道“疼疼疼!”

林凡把她的脚放在地上,他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行了,骨头的位置我已经给你正好了,你现在没事了。”

“等等!你不准走!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叶筱筱看着渐行渐远的林凡,大声喊道。

林凡淡淡的回了一句,“林凡。”

当林凡路过叶沧海的身边时,林凡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皱起眉头,对着叶沧海说道“你有病。”

叶沧海心中大惊,表面却笑呵呵的说道“我身体硬朗着,怎么可能有病呢?”

此时,叶筱筱也跑了回来,她怒气冲冲的对林凡说道“你才有病呢!我爷爷身体好好的,而且每年都做体检,怎么可能有病。”

林凡没有理叶筱筱,他淡淡的说道“随便吧,可能是我看错了。”

说完,林凡便大步向外走去。

叶沧海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叶筱筱没有发现叶沧海眼中的异常,她生气的对叶沧海说道“爷爷,我们不理这个怪人,我们回家吧。”

叶沧海点点头。

林凡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刚刚之所以说叶沧海身体有病,那是因为,他看到叶沧海的身体呈现一个虚迷的状态,虽然表面看上去硬朗,但其实他身体内的各个器官已经接近衰竭。

按理说,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他的器官应该不会如此衰竭。

可是当林凡走进一看,他便了然,叶沧海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他中了毒,但是这毒却一直被叶沧海压制,因此平时看不出什么异端。

可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沧海难以再压制了,因此林凡断定,叶沧海的寿命不会超过三个月。

如果刚刚叶沧海承认了,林凡便会出手相助,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毒素,想要抹除无非是随手的事情罢了。

可是,叶沧海并没有。

……

林凡走到家中,此时可见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在厨房里,有一个风韵的中年女人正在做着早餐。

“林凡,回来了啊,早上去哪了?”中年男子和蔼的问道。

“林叔,我去晨练了一会儿。”林凡笑着解释道。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林凡父亲的儿时玩伴,林大海。

“嗯,晨练好啊,以前叔叔年轻的时候,也好喜欢晨练的。”林大海笑道。

“有啥好的,晨练他能考高分吗?我看,他就是闲的。”林雨彤的母亲,端着做好的早餐,走了出来。她看向林凡时,脸上带着一丝厌恶。

林雨彤的母亲叫姜楠,是地道的城里人,因此当面对乡下出身的林凡,姜楠并没有多喜欢他。

再加上林凡的成绩差,那就更加不讨她喜欢。要不是看在林大海的面子,再加上林凡会帮助做家务,姜楠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哪会让他一住就住这么多年。

可是尽管如此,姜楠总会在林大海的身边吹枕头风,类似于“你真是傻,给人白养了十年的儿子。”的话。

林大海皱着眉头,说了姜楠一句,“你说什么呢。”

然后又转而对林凡安慰道“你姜姨更年期到了,说话冲,你别放在心上。”

姜楠当即不满的想要开口,林大海直接瞪了姜楠一眼,姜楠这才没有说话。

林凡笑了笑,“没事的,姜姨说的对。”

于是林凡便上楼去了。

林凡上楼之后,姜楠却皱眉道“你什么时候让这个小子搬出去?你可是答应了我的……”

林大海烦躁的说道“你急什么,最少要得等这个孩子毕业之后。”

“哼!最好这样,要不然别怪我到那时候撕破脸皮。”姜楠叉着腰说道。

姜楠没有看到,在卫生间里,林雨彤正捂着嘴,一脸震惊的听着他们讲话。

吃过早饭,林凡和林雨彤便一起坐公交车去学校,在公交车上,林凡淡淡的看着窗外,而林雨彤则有心事般,看着林凡。

被林雨彤这么看着,林凡也觉得有些奇怪,他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

“没有没有!”林雨彤连忙掩饰着心中的慌乱,她可不能告诉林凡,他马上就要被自己的父母赶出去了。

林凡哦了一声,便没在说话呢。

在林凡来到班上之后,他就被李明拉到一边,只见李明一副神经兮兮的模样,他小声的对林凡说道,“凡哥,你知道吗?胡小勇他辞职了!”

林凡淡淡的哦了一声,“哦。”

“凡哥,你就一点也不想知道为什么?”李明好奇道。

林凡淡淡的说道,“如果每个人的事情,我都要去管,我都要去问,那么我的时间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可能...胡小勇辞职的事情和我有一些关系吧,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说完,林凡就绕开李明,转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对于他来说,离高考还剩下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可能对于平常人来说,改变不了什么。可是对于林凡来说,这三个月,他可以做很多事情。

单单用来读书,林凡觉得是完全足够的。

就这样,今天一天,林凡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背单词,就这么一整天的功夫,林凡把高中要学的八本书都看了一遍。凭借着他过目不忘的能力,八本书的内容,就像复制粘贴一样,牢牢的刻在他的脑子里。

下午的最后一堂课,是杨倩的课。杨倩来到教室之后,她复杂的看了林凡一眼,见林凡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时候,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可能在她心里,林凡已经彻底没有希望了。课上完之后,杨倩拿着教材书走出教室。而此时,同学们都在收拾东西,准备放学回家。

而林凡却径直从位置上起来,往外面走去。

杨倩快走到办公室的位置时,林凡赶上了她。“杨倩老师!”林凡喊了她一声。

杨倩回过头来,她问道,“林凡,你有什么事情吗?”

林凡把手中的检讨交给了杨倩,他淡淡的说道,“这是你要的检讨,我写出来了,现在就交给你吧。”

杨倩盯着林凡的脸一直看,她发现,从始至终,林凡的脸色都没有变过,淡淡的,一副平静的模样。这一刻,她发现,林凡成熟了。因为她再也看不透他了。

杨倩接过林凡的检讨书,开口道,“林凡,昨天的事情..”她的话还没说完,林凡就打断了,“杨倩老师,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林凡转身而去...独留下杨倩愣愣的站在原地。

好半天,杨倩才无奈的摇头道,“可能我这个班主任当的比较失败吧,哎!”

...

林凡回到班上时,班上已经没有人在了,林凡看了一下手机,他这才发现,林雨彤发了一条信息给他,“林凡,我和钟宇有班上的事情要商量,所以我们先走了,我不等你了。你先回家吧。”

林凡看到这则信息的时候,眼神一冷。“钟宇?糟了!雨彤要出事!”

林凡记得,前世的今天,林雨彤和钟宇一起放学走,而林凡独自一个人回家。就像现在这样。而那一天,林雨彤一晚上都没有回来。第二天林凡来到班上的时候,他看到犹如空壳般的林雨彤。

林凡记得,他问林雨彤昨晚去哪了,林雨彤却是一副冷淡的表情,没有说,从那以后没过几天,学校里便传出了林雨彤和钟宇在一起的传闻。

那个时候,林凡还不相信,可是直到有一天,林凡看到林雨彤和钟宇并肩的走在一起。他才知道,谣言都是真的。

林凡一直不解,为什么一向喜欢林凡的林雨彤,会喜欢上别人。今天,林凡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林凡发了一个信息给林雨彤,“你在哪,我去接你。晚上,我不放心你。”

几秒钟过后,林凡收到了林雨彤发的信息,“我在黑夜酒吧。你快来。”

“好的。”此时,林凡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想法,他似乎知道了,前世林雨彤和钟宇在一起的真正原因。

林凡冷冷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钟宇,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黑夜酒吧。

一个雅座上,坐着俩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其中一个女孩正是林雨彤,另外一个男孩则是钟宇。还有一个女孩子,是林雨彤的闺蜜,黄甜。

在这张雅座的桌子上,摆着一些学习资料。

林雨彤拿着这些学习资料,好奇道,“钟宇,为什么要把地方安排在这里。”

钟宇笑呵呵的说道,“林雨彤,难道你不觉得这里很热闹吗?这可是酒吧哦,你以前来过吗?”

林雨彤摇摇头。说实在的,她长这么大,她都没有来过酒吧。所以在她的内心中,她其实对酒吧这种地方是好奇的。不过要是平时,她不会过来。不过今天,有她的闺蜜黄甜陪着她,再加上还有钟宇在,所以她才敢来。

要说为什么林雨彤对钟宇没有戒心,毕竟钟宇是她同学。在高中,同学之间的友谊还是比较纯洁的。因此林雨彤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信任钟宇的。那么,既然有钟宇和黄甜在,她林雨彤自然敢来酒吧这么混乱的地方了。

而林雨彤和一起出来的原因是,钟宇有一份学习资料要交给林雨彤,而林雨彤对这份学习资料已经垂涎已久,见有人送学习资料给自己,她当然很乐意了。

林雨彤拿完学习资料之后,便对钟宇说道,“钟宇,我们出去吧,挺晚的了。”

钟宇温和的笑道,“我们既然来一次酒吧,那么怎么也要喝一杯酒再走不是。”说着,钟宇的目光瞥向了黄甜。

黄甜见状,连连点头,她也上前说道,“对啊雨彤,我们既然都来了,怎么也要尝试一下吧。”

被这俩人一说,林雨彤也有些心动了。

而钟宇见状,继续怂恿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们叫调酒师,调一杯度数低的鸡尾酒给你,一杯酒喝不醉的。”

林雨彤犹豫再三,最后点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就喝一杯!不过说好了,我们就只喝一杯。我..我不太会喝酒。”

钟宇的嘴角微微上扬,他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们只是尝试一下。好了,那我去买酒了,你们坐会儿。”说着,钟宇偷偷的给了黄甜一个眼神。

黄甜见状,连忙拉着林雨彤在雅座这里坐下。

钟宇走到调酒师的身边,在林雨彤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偷偷的给了调酒师一个手势。调酒师微微点头。

几分钟之后,三杯蓝色玫瑰鸡尾酒被端了上来。

林雨彤看着这深蓝色的鸡尾酒,一时间好奇心都被这颜色吸引上去了。

钟宇笑道,“来,尝尝吧。”说着,钟宇便递了动过手脚的鸡尾酒给林雨彤。

林雨彤毫无戒心,端起这杯酒,便抿了一口。

看着林雨彤喝下了这杯酒,钟宇和黄甜相视一笑。

“你们怎么不喝啊?”林雨彤看上去有些迷糊了,她嘴巴喃喃道。在钟宇的注视下,林雨彤晕倒在座位上。

林雨彤晕了,钟宇和黄甜轻笑了起来。钟宇说道,“谢了,你放心,等我和林雨彤成了,你的报酬我会给你的。”

黄甜笑着点头道,“好。”

林凡赶到了黑夜酒吧,他发了一个信息给林雨彤,“在哪呢,我到了。”可是几分钟过去了,林雨彤都没有回信息过来。林凡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他连忙打电话到林雨彤的手机上。可是一样的,没有人接听。

林凡试着打了几次,可是每次都是无人接听,甚至到最后,这个手机还关机了。林凡暗道,“糟糕!出事了!”

就在他心里已经慌乱不堪时,他突然看到了黄甜,此时黄甜正笑呵呵的从一家酒店走出来。林凡知道,黄甜和林雨彤是闺蜜,所以他连忙跑上去,叫住正准备离开的黄甜。

“黄甜!”

当听到有人叫自己时,黄甜转过身去,想要看是谁叫自己。

可是当她看到林凡时,她脸上突然露出紧张之色。林凡见状,心里的怀疑大幅度提高。林凡问道,“黄甜,你知不知道林雨彤她去哪了。”

毕竟现在还是高中生,被林凡这么一逼问,黄甜的脸色就变了又变,她结巴的说道,“不知道,可...可能回家了吧。”

林凡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现在甚至可以断定,黄甜和林雨彤的失踪一定有关。

林凡出手了,他直接一把抓住黄甜的衣领,只见黄甜整个人就这么被林凡抬了起来,林凡冷漠的说道,“说!林雨彤到底在哪!我知道你一定知道!如果你不说!就别怪我不客气!如果林雨彤出了事,我要你——死!”

这一刻,林凡就像一个杀神一样,身上的杀气震得黄甜浑身发抖。黄甜露出痛苦的表情,她艰难的说道,“林...林雨彤,她,她就在这家酒店里,312房间,钟宇要对林雨彤行不轨之事,你现在上去,还,还来得及!”

扑通!

黄甜的话刚说完,她整个人就跌倒在地上。她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在上一刻,她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可怕!残忍!

这是黄甜对林凡的看法!

黄甜相信,要是自己没说实话,林凡可能在刚刚就会亲手掐死自己。

而此刻的林凡,就像一阵风一样,他拼命的往312房间跑去,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多耽误一分,那么林雨彤就多增添一丝危险。

此时312房间内。

林雨彤昏迷的躺在一张大床上,而此时她的衣服已经被褪去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一层内衣。钟宇看着昏迷的林雨彤,脸上的微笑换成了邪笑。“林雨彤,今天我终于可以得到你了。本来我不想用这个方法的,我也想老老实实的追求你。可是你要怪就怪林凡!

没错!就是他!他让我产生了一丝危机感。林雨彤,你说你,为什么成天跟一个差学生,流氓混在一起。你情愿和一个差生混在一起,都不愿意多看看我。

林雨彤,你不要怪我用这个方法。我知道,你心里是个传统的女人,只要我和你发生了关系,你就会牢牢的被我抓在手里!”

对于迷晕林雨彤这件事情,钟宇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在谋划了。从和黄甜打好关系,然后知道林雨彤想要一套学习资料,再到和调酒师打好关系。最后把林雨彤约出来,想办法让她吃下迷药。这些种种,钟宇都在谋划。

很显然,他的计划很成功,至少说他已经成功了一半。看着躺在床上的佳人,钟宇控制不住身体中的野性,他扑向了林雨彤。

就在这时候!

意外发生了!

312房间的大门竟然被人一脚踹开了,林凡看清楚钟宇正在扑向林雨彤时,他怒了。“找死!”

唰唰唰!

林凡直接冲向了钟宇,然后一把拎起钟宇。然后把他甩了出去。

嘭的一声!钟宇直接撞在了墙上,晕死过去。

而林凡此时才懒得管钟宇的死活,他连忙查看了林雨彤的身体,见林雨彤只是昏迷过去。身上并没有存在被侵犯的痕迹。林凡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

冷静下来之后,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林凡就是一阵后怕,要是自己再晚来一分钟,林雨彤都有被侵犯的可能。

好在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

就在这时候,闻声赶来的酒店负责人,也来到了现场。当他看到一个男人正帮一个女人穿衣服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昏迷了的裸男。他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没等林凡开口,他就沉声道,“我会报警的。”

林凡只是淡淡的看了这个酒店负责人一眼。然后他点点头,“嗯,谢谢。”

...

十分钟后,**赶了过来,他们已经在电话中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走进这个房间,当她看到赤身**的钟宇时,她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愤怒。“把这个强奸犯给我带走!”

感受到这个女**的愤怒,她身后的手下们连忙喊道,“是!”

然后,钟宇就这样被**们脱了出去。

女警走到林雨彤和林凡的身边,她看了林雨彤一眼,便问林凡道,“这个女孩没事吧。”

林凡淡淡的看了女**一眼,然后轻声道,“没事,我来的很及时。他还没有得逞。对了,救护车什么时候来?我女朋友被下了迷药。”

林凡刚刚淡淡的眼神,让女**心里微微一颤,“这个男人是谁!刚刚他的眼神好可怕!”

面对林凡,女**竟然产生了一丝服从感,她连忙回答林凡的问题,“救护车马上就到。”

林凡淡淡的点点头,随即问道,“强奸可以判多久。”

女警连忙回答道,“最低三年,最高死刑。不过这属于强奸未遂,所以估计会少判一些。”说到这里,女警露出了一丝不甘的表情。显然她对这种强奸犯也是深恶痛绝。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判不了死刑是吗?”林凡的眼睛微眯,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对了,你叫什么。我叫余霜。”女**开口道。

“林凡。”

......

很快,救护车来了,林雨彤被带去医院治疗。而林凡则被女警带到**局去录口供。

“什么!你说这个强奸犯是你的同学,你们还只是高中生?”余霜愤怒的说道。

林凡点点头,随即他便把今天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余霜。余霜听言不得不佩服林凡这次的行为。

“要是你今天没来,那个女孩今晚就要被侵犯了。”余霜心有余悸的说道。

林凡没有说话,其实在他心里,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他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如果林凡要是再晚一点,林雨彤铁定就要出事了。

就在林凡配合余霜录口供的时候,林凡的电话打来了,在余霜的同意下,他接通了电话。“喂,是林凡先生吗?我是江安医院的护士,病人林雨彤已经恢复苏醒了,她现在想要见你。”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赶过去。谢谢你。”

电话挂断,林凡突然站起身道,“余霜,我还有事情,剩下的口供,我们找过时间再录吧。我先走了。”

余霜知道林凡要去照顾林雨彤,于是她点点头,“你去吧。”便放林凡离开了。看着林凡离开的身影,余霜淡淡道,“神秘的家伙。”

林凡赶到医院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这个时候,林大海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林凡,雨彤和你在一块吗?她的电话我怎么打不通,你们这么晚怎么还没回家。”

对此,林凡只是随便搪塞了一个学校要晚自习的理由给林大海。因为林凡没有撒谎过,所以对于林凡说的话,林大海没有怀疑。他只是嘱托林凡,晚上和林雨彤回来的时候,注意安全。对此,林凡当然是满口答应了。

林凡走进林雨彤的病房,此时见林雨彤正一副木讷的表情,蜷缩在床边。他叹了口气,轻声道,“雨彤。”

林雨彤听到林凡的声音,就仿佛听到救星一样,“林凡!”

林凡坐到床边,他看着一副憔悴模样的林雨彤,心里不免心疼,他轻轻的摸着林雨彤的小脑袋,轻声道,“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林凡!呜呜呜!”这个时候,林雨彤再也忍受不住,她抱着林凡的腰,哭道,“林凡,我真的好怕。如果我真的被玷污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呜呜呜。我真的好怕!”

林凡沉默着,他只是在不住的摸着林雨彤的小脑袋。

“我真的好怕。”

这是林凡在今晚听到林雨彤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他能够理解林雨彤内心深处的害怕,可能今晚的事情,会给林雨彤留下一道难以磨灭的伤疤。

就这样,慢慢的,林雨彤躺在林凡的怀抱里睡去。

这一夜,林凡把手机关机,然后他就这样抱着林雨彤睡了一宿。

...

第二天清早,林凡醒来时,林雨彤已经不在床上了。他见状,急忙起身往外面寻找林雨彤的身影。林凡现在很怕林雨彤会做傻事。可是当他刚打开们,就见林雨彤已经穿着好衣服,她得手里还拿着两杯豆浆和几根油条。

“当当当当!早餐!”林雨彤笑着晃了晃手里的豆浆油条。“豆浆配油条哦,这可是绝配。”

林凡愣了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雨彤见林凡发愣,她上去凑到林凡的身边,闻了一口空气,然后嫌弃道,“你身上都臭了,快去洗个澡。然后吃早餐。我们等会还要上课呢。”

林凡愣了愣,他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非但没有闻到臭味,反而在他身上还闻到一股清香。

林雨彤见状,不知怎么的,就羞红了脸。然后林雨彤连拉带拽,把林凡推到了洗手间去。几分钟后,洗手间传来了流水的声音。

而此时站在外面的林雨彤却胡思乱想道,“哎呀,一想到昨晚在林凡的怀里睡了一宿,我就羞死了。”

林凡洗完澡,林雨彤便和他一起吃了早饭。然后林凡办了出院手续,俩个人就这么并肩走在去学校的路上。

等林凡和林雨彤走到学校时,林凡发现,学校内到处都在传钟宇强奸未遂被逮捕的事情。

而那个被强奸的女孩,正是林雨彤。一时之间,林雨彤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感觉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当林雨彤和林凡走在学校里,林凡总会感觉有同学在林雨彤的背后指指点点。他很想生气训斥这些人,但是却被林雨彤阻止了。

林雨彤不仅出奇的平静,反而还劝起林凡来,“林凡,你不要冲动。我没事的。”

林凡见状,只得作罢。

可是当林凡和林雨彤来到班上之后,林凡彻底怒了。因为在林雨彤的课桌上,不知道被谁用粉笔写了“破鞋,骚货。”这几个字。

林凡怒了,他腾的站起来,然后无视林雨彤的阻止,走到讲台前。他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们从哪得来的谣言,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首先,林雨彤并没有被那个。其次,她现在是一个受害者。我们不应该在一个受害者的身上,再往她的伤口撒盐!我林凡在这里发誓,这个恶意散步谣言的人,我一定会抓到。而你们,如果再做像今天早上的事情,就不要怪我林凡翻脸不认人。”

说完,林凡便走到了台下去。台下的同学们,有的露出沉思,有的则一脸不屑。对于他们的看法,林凡一概不管。只要他们不要再做这种事情,林凡随便他们怎么着。

而这个时候,林雨彤的闺蜜,黄甜走到了林雨彤的身边。她对林雨彤道起歉来,“雨彤,对不起。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林雨彤就打断了她的道歉。林雨彤淡淡的说道,“你走吧。”

黄甜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喜悦,她知道,林雨彤不会在**面前把她供出来。严格意义上来说,黄甜说是帮凶,毫不为过。而如今,她用她和林雨彤三年的友谊来换自己的平安。黄甜觉得很值得。

她连忙感谢起林雨彤,不过林雨彤却懒得再和她说一句话。

看到林雨彤脸上不屑的模样,黄甜的心里闪过一丝阴狠,她掏出手机,然后在贴吧上又再次发了一个帖子。

《实锤!校花不为人知的一幕。》

而这帖子里,无不是形容林雨彤多么黑暗的一面。就在这个帖子刚发出去时,突然一只大手突然抢过她的手机。

黄甜的脸色大变,连忙想要把手机抢回来。可是当她看到抢她手机的人的脸时,她吓坏了。

“林...林凡。”

没错,一把抢过她手机的正是林凡,此时林凡的眼睛正浏览者黄甜刚刚发的那个帖子,当他看到这个帖子里,充斥着的是对林雨彤的污蔑。林凡怒了!他彻底怒了!“女人,你的心太黑了!”

林凡把黄甜提了起来,只见黄甜的双脚已经悬空,并且黄甜的脖子被林凡掐着,她越发难以呼吸。

就在这时候,林雨彤连忙对林凡说道,“林凡,住手!快松开她!”

林凡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林雨彤解释道,“她的事情,应该交给法律来解决,快,快松开!”

林凡听了林雨彤的话,他也知道,如果他把黄甜杀了,那么迎接给他的将会是无尽的牢狱之灾。对于他现在来说,他暂且没有自保之力。遇到这种事情,他只能选择服从。于是,林凡松开了黄甜。

但是林凡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黄甜,众目睽睽之下,他拉着林雨彤的手,另外一只手拿着黄甜的手机,然后向办公室走去。

林凡和林雨彤进入办公室,他刚想把黄甜的事情告诉杨倩,可是他却看到了一个人。林大海,林雨彤的父亲。

此时林大海正和杨倩说着话,“杨老师,我女儿一晚上没有回家。她....”林大海便看到林雨彤和林凡走了进来。

特别是他看到林雨彤的手被林凡牵着,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种想法。顿时间,他怒气冲冲的拉开了林凡与林雨彤。然后,他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指责林凡,“好你个林凡!你林叔带你不薄啊,养你十几年。可是你呢,你却把我的闺女给拐跑了!说,你昨天是不是和我闺女开房了!亏我还相信你的鬼话,以为你们是在自习。要不是被我撞见了,你还想瞒我多久...”

林凡愣了愣,“叔,你听我解释...”

林大海摆手道,“不用说了,林凡,晚上回家的时候,收拾行李吧,叔给你三千块钱,你就在外面找个房子住吧。”说着,林大海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然后数都没数,都塞到了林凡的手上。

林雨彤见此一幕,当即就急了,“爸,你在干什么啊!你干嘛要赶林凡走!这件事,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得同意!这件事情,你爸做主!以后,你也不要和林凡有来往了。跟我上医院,咱们检查去。”

林雨彤一听去医院,急了,她拒绝道,“爸,我没事,我不去医院!”

“闺女啊,你跟我去医院,爸给你好好检查一下,看下那小子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林大海解释道。

这个时候,林凡开口了,他淡淡的说道,“叔,我没对林雨彤怎么样。这点我可以保证,至于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林雨彤她会告诉你的。希望你不要逼雨彤。至于我搬出去的事情,不用今晚,我中午会去找房子的。这些年来,幸苦叔了,我感谢你。”

说着,林凡对林大海鞠了一躬。随后,林凡把黄甜的手机递给了杨倩,林凡对杨倩说道,“杨老师,这是黄甜在用她的贴吧账号恶意中伤林雨彤。想必今天你来学校的时候,应该有所耳闻,那么我就不多说了。我先告辞了。”

说完,林凡便走出了办公室。等杨倩缓过神来,追出去的时候,林凡已经不见踪影了。杨倩无奈,只得又返回办公室。

杨倩叹气道,“雨彤爸爸,这次你没有搞清楚状况就...哎。”杨倩也不好指责林大海,毕竟这都是别人家的问题。只是这一刻,杨倩突然感觉林凡是多么的孤单。

“林雨彤,今天我给你批个假,你把你爸爸带回去,好好跟他说说你昨天发生的事情。至于学校里的谣言问题,我会替你解决的。你的心里就不要产生什么压力。”

林雨彤咬咬嘴唇,最后点头道,“谢谢老师。”

就这样,林雨彤带着林大海回去了。而此时的林凡,却也不见了踪影。

...

此时,林凡正在一处江安的湖边,他眺望着远处在湖里嬉戏的天鹅,一时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样子,我又是一个人了啊。”

前世,林凡纵横仙界四千载,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孑然一身。可是他却没想到,好不容易回来了,他却依旧是一个人。

这个时候,林凡的手机突然响了。林凡看到手机上“妈”的来电显示。他的眼睛不自觉的湿润了。

现在算算,林凡已经有四千年没有再听过母亲的声音了。现在的他,怕是早已经忘记母亲的声音和他的样貌。在他的心里,父母亲就像一道模糊的图片,刻在林凡的脑子里。看不清,丢不去。

林凡接通了电话,他颤抖着嗓音,喊了一声,“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女声,“儿子。”

就是这么一声儿子,却让林凡回味许久。没错,就是这么一句称呼,把林凡的记忆带到了四千年前。

“儿子,你在大海叔家要好好的,要听你大海叔的话,别给你大海叔家惹麻烦。妈过年就会回来,到时候给你买你最爱吃的糖果.......

儿子,今年爸妈都回不来了,你在江安要好好的,记得冷了多穿点衣服,别冷到自己...”

这样类似的话,林凡全部记了起来。他的身体在颤抖,他的声音也发颤,他喊了一声,“妈。”

“儿子,你怎么了?声音怎么听着有点不对,是不是感冒了?”电话那头,林母关心林凡道。

林凡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我好着呢。妈,我一切都很好,你就放心吧。”

“嗯,儿子,马上你就要高考了,我和你爸合计着,六月份的时候,我们赶回来,陪你高考。”

林母的这段话,不由得让林凡想起了前世,前世,林父林母也是这么说,他们六月份回到了江安。然后陪林凡度过了那天高考。林凡记得,他出考场的时候,他看到林父林母站在阳光之下。一边擦汗,一边焦急的等待的情形。

可是那一年,林凡不出意外的落榜了。

可是这一世,林凡不会再这样,林凡在心里暗道,“妈,这一次,我会证明给你看,你儿子不是窝囊废。”

于是林凡在电话这头淡淡的笑了一声,说道,

“好!”

《重生之元素仙尊》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