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窃汉》(貂蝉程昱左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窃汉》(貂蝉程昱左慈)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0 17:21 作者:佚名 标签: 丁毅 军事历史 貂蝉

穿越至东汉末年,成为并州刺史丁原的儿子,天下第一武将吕布的兄弟掌天下最强十万并州铁骑,携绝世武将吕奉先,驭高顺七百陷阵营!面对大汉江山分崩离析,群雄割据,你攻我伐!这一世,我丁家绝不会再败给国贼董卓!曹操:“丁贼!欺天罔地,灭国欺君,秽乱宫廷,残害生灵,罪恶滔…

小说《窃汉》(貂蝉程昱左慈)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窃汉》(貂蝉程昱左慈)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4章 并州诸将

吕布的都骑府,位于太原城西南街的巷尾。

距离丁原的刺史府,骑马大约需要半刻钟的时间。

并州以少将军丁毅为首的核心人物,知道张辽派人去通禀丁毅。

所以,

张扬,高顺,张辽,宋宪,郝萌,曹性,魏续,侯成……等将领,都来到吕布的都骑府探望。

原本吕布的都骑府并不小,可随着这些将领的到来,一下子变得有些拥挤起来。

“奉先,你赶紧将药敷上吧……等会少将军来了,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会生气。”

张辽坐在床边,看着手臂肿胀,面色发紫的吕布劝慰道。

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心里最畏惧的便是那个看起来面目和善,儒雅文静的少年。

丁毅从来没有对他们说过一句重话,也没有对他们用过什么冷酷的手段。

但是,丁毅却是包括吕布在内,整个并州九郡大家最畏惧的人。

因为,

他们所有人心底深处,都害怕丁毅生气,害怕他不理自己。

这个理由很幼稚,但却是这里所有将领心中最真实的恐惧。

他们这群人从小跟着丁毅一起厮混,丁毅是所有人最敬佩的少将军,亦是他们心中最倚靠的兄长。

这些年,

大到价值连城的军阵兵法,武艺典籍,小到成家立业,茶米油盐。

只要他们想要的,无论是丁毅有的,还是没有的,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他们所有人的愿望。

在这些人心里,今生跟着少将军这样亦兄亦父的人混,他们无比荣幸。

“文远……我是子恒的义兄啊!你说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带我去洛阳城?”

吕布虚弱的躺在床上,他似乎因呼吸不畅,整个身子都有些颤抖,但他还是艰难的继续说着话:

“上次我是冲动了……没有克制方天画戟的无尽煞气,带着我的骑兵追击乌桓人,导致中了对方的埋伏……

可……可我带着手下的兄们,不是将那些埋伏我们的人给反杀了吗?”

“兵书有言……兵者诡道也!战场瞬息万变,那时候我明显感受到兄弟们心中,都已经燃烧起无边的战意……

我知道……我知道可能埋有伏兵!

可那又怎样?

只要我吕奉先的方天画戟在手,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又有何惧?

文远,稚叔,伯平……你们说子恒为何要生我的气?

三天了……我躺在床上整整三天了。

子恒都没有来都骑府看望我……连去洛阳那种龙潭虎穴之地,也不愿意将我这个兄长带在身边……”

“大哥也知道我生气了?”

就在吕布脸上满是凄然的咽呜的时候,忽然一道有些低沉的声音传了进来。

丁毅推门缓缓走了进来,他那双平静如水的眼眸,直直的望着床榻上的吕布反问道。

“少将军……”

张扬,高顺,张辽,宋宪,郝萌,曹性,魏续,侯成……屋子里的所有将领。

目光全都其中在这个面容白皙,有些精瘦的少年身上,仿佛他身上有着某种吸引人的魔力一般。

“子恒……我……”

吕布看到来者,那双虎目顿时蒙上一层水雾,那张因箭伤有些苍白的脸,也瞬间变得红润起来。

丁毅见吕布我了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望向一旁的张辽说道:“文远,你去将郎中的伤药拿来。”

“是,少将军。”

张辽将早已准备的伤药递给丁毅,而后站在一旁有些担忧的望着吕布,希望他别再和少将军耍性子了。

“大哥,手臂伸过来。”

丁毅看了躺在一侧的吕布,朝他淡淡的说道。

“我……不要医治了。反正我吕奉先在子恒心中是个无用之人,还不如死了好……”

吕布低着头,不敢看坐在床榻边的丁毅。

此刻,

他心里还堵得慌,怎么可能轻易让丁毅上药。

丁毅没有再多劝,他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用吕布床头满是毒血的绑带抹了抹。

随即,在诸人无比诧异的目光下,猛地朝自己的左臂化了一刀。

“少将军……”

看到这一幕的,张杨,高顺,张辽,宋宪,郝萌,曹性,魏续,侯成……等人,全都吓得双目圆凸,一脸惊恐的围了上来。

“都退下!”

丁毅将匕首丢在一旁,向围过来的诸将轻喝了一声。

这道声音并不大,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瞬间让围过来的人,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身躯全都僵在那里,不敢再有一丝的动作。

“子恒……你这是做什么啊???”

吕布反应过来后,整张脸吓得比纸还要苍白,他不顾自己手臂的箭伤,强撑起虚弱的身子。

在张辽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下了床榻。

他慌忙将医治箭伤的药拿了过来,想给手臂上正流着黑血的丁毅上药。

这箭伤有多毒,吕布心中无比清楚。

他的身躯已经打破桎梏,可依旧被整的差点废了一条手臂,像丁毅这么单薄的身子,恐怕顷刻间就有生命危险。

“大哥……”

丁毅退后几步,避开吕布为自己上药。

“子恒!快……快过来让大哥上药!再拖延下去,这……这毒会要了你的命啊!”

吕布此刻再也没有那股睥睨天下的傲气,看着脸色正在慢慢变紫的丁毅,他的心中充满担忧与自责。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