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化龙劫》(孙维晏颜之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化龙劫》(孙维晏颜之娘)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1 17:11 作者:佚名 标签: 孙维晏 现代言情 颜之娘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江南金陵的风花雪月被铁血刀剑打破,乱世缓缓拉开帷幕殇江似血,千里浮尸,无数的分与合、生与死,在这苍茫的九州上演

小说《化龙劫》(孙维晏颜之娘)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化龙劫》(孙维晏颜之娘)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楔子一

精彩节选

  老人走在花园中,步伐稳健,身穿正蓝箭袖禽蟒长袍。他的双袖沾满了彩漆,手提一支毛笔。来往过路的太监见到老人,都会停下来行礼,毕恭毕敬的喊上一声督领侍大人。老人穿过了前廊,来到歇息的小亭子里,那里坐着一名身穿明黄龙袍的中年男人,独自倒茶品茶。老人入亭后,站在中年男子身后,一言不发。

  “你觉得太子是藏拙么?”中年男子像是自言自语,“若是藏拙,那城府未免比我这个当爹的还深吧?”

  老人不置可否。

  “身在太子之位,心性倒似孩童,难道是朕太惯着他了?”

  老人垂首,嗓音阴柔道:“可以让太子在江湖上历练一番。”

  “但他若是在韬光养晦,朕让他去江湖历练岂不是弄巧成拙?”

  老人提点一句:“正巧太子在密谋出宫。”

  “他跟你说了?”

  “是。”

  “那你转头就把他卖了,把这事告诉朕?”

  “此事无伤大雅。再说太子还未登基。”

  天下宦官有胆气在天子面前戏言龙子的,独有号称伶官鬼的公孙维晏一人尔。

  而能公孙维晏面前坐着品茶的,自然是当今大凉皇帝——赵阚。

  赵阚摇晃着杯中茶水,青花瓷内的咬盏缓缓散开。他眯着眼看着园中三千春花开,良久后,赵阚道:“若说让他出去,可万一……”

  公孙维晏立马接话:“老奴早已赶制十五张面皮,会在合适的时候交给太子。江湖上更是有五千死侍暗桩,随时听候太子差遣。”

  赵阚瞥了他一眼,笑骂道:“你这家伙早有准备啊,敢情是在给朕下套呢?”

  “老奴不敢。”

  “太子要出宫嘛,朕不拦,该准备的你大概都替他准备好了。但是他自己本身有没有能力闯江湖,还得他自己证明给朕看。用阴谋诡计也好,借用他人力量也罢,只要出得了宫,都算他的本事,朕可不想自己的儿子稀里糊涂的死在江湖的某个角落里。”

  公孙维晏笑道:“陛下还是想试探太子是否藏拙吧?”

  “哈哈!卿家懂我!”赵阚抿了一口茶,“说起来,他为什么要入江湖?”

  公孙维晏将太子的话一字不落的转述:“去见识见识,主要是为了去玩。”

  赵阚拍桌,哈哈大笑:“有那个本事,尽管出去玩!”

  公孙维晏笑而不语。

  赵阚道:“你觉得皇宫哪个御林军校尉会被太子说动?”

  “老奴估计,太子会打算翻墙出去。”

  赵阚一愣,摇头笑道:“卿家准备的那十五张面皮看来是要白费了。”

  “不会。不如陛下和老奴打个赌?”

  “哦?赌什么?”

  “老奴赌太子殿下能出去。”

  “赌注呢?”

  “自然是那十五张面皮。”

  天下皆知,公孙维晏手制面皮天下无双,一贴便入肉入骨,宛如京剧变脸一般,再相熟的人也认不出来,可谓是有价无市,千金难买。但据传公孙维晏制作的面皮原料是从活人脸上剥下来的,活剥百人脸皮才能制成一张面皮,让闻者毛骨悚然,故而称公孙维晏为伶官鬼。

  “好。朕也不小气,”赵阚从腰间掏出一块金牌,“朕压这个。赌太子出不去。”

  公孙维晏抿嘴一笑,道:“就这么定下了。老奴在宫中还有些琐事要做,就让魏总管服侍陛下吧。”

  赵阚点点头,道:“你忙你的。”

  公孙维晏作揖,三跪,随后转身步履匆匆离开。

  公孙维晏并没有去忙所谓的宫中之事,而是直径去了太子寝宫。

  刚踏入行宫内,一个年轻人便扑过来把他按倒,用力地拉扯他的衣服。

  “来,快把胡子刮了!”

  “殿下!要不咱们再想个法子吧?”

  年轻人脱下四爪蟒纹黄袍,按住只剩下亵衣的公孙维晏,把蟒袍硬往他身上套。公孙维晏不停地挣扎,“殿下!老奴穿黄蟒袍是谮越啊!要诛九族的!”

  年轻人顿了一下,跑去挥笔写下四个字——“勿杀此人”,将纸条塞给老人后,继续往他身上奋力套蟒袍。

  公孙维晏无奈道:“这也太儿戏了吧?”

  “别磨磨唧唧了!快刮胡子!”

  “这是老奴年轻时还未净身时好歹不容易留下的胡子,殿下您这一刮,我可就彻底没了啊!”

  “你为了我就牺牲一下吧。”年轻人总算将蟒袍套在老人身上,蟒袍有些大,他帮公孙维晏系好腰带后,仔细一打量,感觉他身形瑟缩又猥琐。年轻人挠挠头,虽说不怎么像,但也只能将就着点了。

  “你坐着,不要动,假装在看书……”年轻人吩咐道。

  公孙维晏哭笑不得,说道:“殿下,您可有出宫手谕?”

  “没有。”

  令牌呢?”

  “没有。”

  “陛下罚你禁足的期限过了吗?”

  “没有。”

  “有人接应吗?”

  “没有。”

  “那老奴斗胆一问,殿下如何出去?”

  “翻墙出去。”

  “……”

  公孙维晏心想果然如此。他循循善诱说道:“老奴觉得,老奴身形与殿下没有半分相似,这招瞒天过海行不通,而且殿下的计划虽说……呃……虽说天衣无缝,但也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瑕疵的。”

  年轻人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早就转身跑了,边跑边喊道:“老孙,我回来肯定会给你带些土特产的!不用太想我!”

  公孙维晏气得七窍生烟:“回来!老奴还有东西要给你!”

  年轻人置若罔闻,一溜烟小跑,过了保和殿,想了想,又绕道跑去东门,还没过东门前桥,就被拦了下来。

  皇宫路板都是用纯白的白鱼石铺就,每一块都被磨得锃亮,除了三千小行宫之外,共有四大宫,只有四大宫才有资格称之为“殿”。每个宫殿相隔距离都有数百丈,白玉阶梯足有九十九条。每次群臣入殿时,都要犹如登高一般顶礼而入,四周有乐官敲鼎击筑,气势恢宏。

  而百丈平台中央,就有一条横断的流水,即有排水之用,也有观赏的价值。流水横断百丈平台后,延伸至四周,绕整个皇宫一圈,每个宫门前都有十八座前桥,各有重兵把手。

  年轻人目测了一下宫墙,以前没怎么注意,现在才发现这宫墙是真他娘的高。

  他立马胡诌道:“陛下口谕,令我去太傅府上,有要事相叙。”

  一众士兵面面相觑。

  为首的金武卫上前一步,作揖道:“还请太子殿下不要为难臣等。”

  “若我非要出去,你们拦得住?”

  “太子位尊至极,臣自然拦不住。”金武卫恭谨道。

  他说的是“臣”拦不住,并不是“臣等”拦不住。一字之差,其含义天差地别。

  东门戍有金武卫三千。

  “哦。”年轻人笑了笑。

  他单脚一踏,张袖飞奔,一连串小碎步蓄力,猛地跃上列队成排的金武卫头顶上,踩着头盔,如燕子低掠一般飞奔而过。

  三千金武卫列阵,军队以阵列堆杀江湖高手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十人以上的兵阵便能爆发出个人三倍的战斗力。此时人潮翻涌,金武卫收戟换刀,正握刀背,以防误伤这个胡来的太子殿下。很快年轻人正面形成了一个真空,他没有借力点,只好落回地面。

  三千金武卫将他围困于中央。

  三千长刀对准一人。

  年轻人轻蔑一笑。

  随后百丈刀光,朱门怒响。

  秋风杀人。

  数日后,天下皆知当今太子赵无言独自闯宫,三千金武卫竟然拦不下一个人。宫墙东门碎裂大半,三丈朱红大门被生生震裂。

  天下震动。

  大凉有潜龙,低游入江湖。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