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寒门商途》(钟山县卢灿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寒门商途》(钟山县卢灿林)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2 16:59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钟山 钟文文

苦追五年的女朋友,在即将结婚前夕却当着钟山的面和别的男人…糟到重创的钟山,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又落入了打压报复的圈套中....

小说《寒门商途》(钟山县卢灿林)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寒门商途》(钟山县卢灿林)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8章 你快死了

从那女人脖子后一条浅浅的紫线分析,钟山判断这女人中慢性毒了,而且中毒很久,一旦浅浅的紫线蔓延至脖子尽头,马上有生命危险。

浅浅的紫线就像血管一样,若不是经验老道的老中医,绝对发现不了端倪。

钟家三代行医,钟山医术虽然算不上精湛,但对于这些杂症,他还是能判断出来,并且有把握治疗。

救人?救谁?

保安大叔听到钟山的话瞬间蒙圈了,现场也没什么人受伤啊。

钟山没机会在跟保安大叔解释了,因为这个时候钟厂长已经钻进了宝马,如果不拦下,在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真有可能挂掉。

钟山可不想这十二万的提成,就这么打水漂了。

陈德已经被杨梦梦那娘们征服了,跟自己签合同是不可能的,现在拦下钟厂长是他唯一的机会。

“钟厂长,等等…”

在美妇刚钻进宝马瞬间,钟山立刻拦在宝马车的跟前。

这个时候保安大叔也赶到,急忙拉住钟山一向旁拽去,但是保安大叔已经是上了年纪了,哪能拉得动钟山。

钟厂长眉头一皱,立刻从宝马车里出来,仔细的打量钟山一圈后,脸上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

从钟山那身装扮,她不用猜都知道这是跑业务的,不过这种跑业务的方法实在让她感到讨厌。

“你好钟厂长,我是红星酒厂的业务员钟山。”钟山说着急忙摸出一张名片递过去。

钟厂长眉头皱了皱,并没有去接钟山的名片,而是将目光看向一旁的保安大叔:“张叔,你先去忙你的。”

“好勒!”保安大叔闻言顿时长松一口气,立刻走回保安室。

“我不管你是哪家公司的,现在马上让开,我很忙。”钟厂长看着中文,脸色仍然是一片冰冷。

她最讨厌别人拦她的车,尤其是男人。

“钟厂长你听我解释一下,其实我….”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我很忙,你马上让开,不然我叫人赶你了。”

钟山的话说到一半,立刻被钟厂长打断。

这娘们怎么这么冷,说话像吃了枪药一样火气十足。

钟山心里暗骂一句,不过脸上却不敢流露出半点不满的神色,毕竟自己有求于人,现在只能装孙子了。

见钟山仍然站在宝马车面前,钟厂长脸色更加冰冷了:“没听到我说的话吗,马上让开,你用这种方法来谈业务,是我见过最下三滥的业务员,像你这样的人,一辈子都成不了气候。”

“钟厂长,你可以侮辱我的业务能力,但请别侮辱我的人格,能说出这样的话人,我敢肯定你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大成就。”

这次完全出于好心,想救这女人一命,虽然有些目的,但是这女人根本不领情,还将他羞辱一番。

所以钟山也来火了,直接瞪着钟厂长,言语也不客气。

“你…..”

钟厂长气得脸色一阵发白,在安红酒厂,她是头一次被人这么怼,而且还是被一个陌生人怼,这让她很生气。

深呼吸几口,钟厂长立刻拿出手机给钟山拍了张照片:“告诉你,安红酒厂是绝对不会跟你合作的,永远不会,我已经把你照片发到业务部,并通知他们终止一切跟红星酒厂的合作,这下你满意了吧。”

“永远不会么?”钟山目光扫向钟厂长的脖颈:“钟厂长,说不定明天你会改变主意。”

钟厂长眉头一皱,完全没有想到钟山的脸皮会这么厚,立刻朝保安不远处的队长招手:“保安队长,马上把这疯子赶出去,不要再让他进到厂里,如果谁敢放他进来罚款两百。”

保安队长听到命令后立刻冲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名年轻力壮的保安,看向钟山的神色极为不善。

保安队长指着安红酒厂的大门:“小兄弟别在厂里捣乱,出去吧。”

“行,等我跟你们厂长说完最后一句话,我马上就走。”

“让他说。”

“钟厂长,你快死了,如果我推测不错的话,你活不过十天。”

原本让钟山说完快点走人,没想到这话一出,钟厂长脸色都绿了,整个身子气得不停的发抖。

“这个人是个神经病,马上赶他出去。”钟厂长指着安红酒厂大门,发狠道。

她今年才三十二岁,正值芳华,现在莫名其妙被钟山咒她快死了,换成任何一个女人听了都受不了。

保安队长剑眉一挑,声音也提高了几度:“小兄弟别在找事了,不然我们不客气了。”

身后那两名保安更是扬起了手中的塑料棍,那样子似乎真要动手,将钟山狠揍一顿,再扔出厂门口。

钟厂长平时对他们不错,钟山这话也让他们非常生气。

“你们不信那就算了。”钟山懒得在解释了,直接转身就走,不过走出几步后却突然转身:“钟厂长,你是不是每到深夜十二点至凌晨三点,脊梁骨会有一阵剧痛,那感觉就像被人抽筋一样,你到医院检查,医生一定说没什么问题,建议你多运动?”

这话一落下,原本要钻进宝马车的钟厂长,身子顿时僵住了。

她这症状只是医生知道,未曾跟任何人提起,连自己老公都不清楚,这个陌生的业务员是怎么知道的。

更神的是,连医生的建议,他都能说得一清二楚。

保安队长见钟山还在磨叽,当即扬起手中塑料棍:“你小子还不出去是吧。”

“等等…你们先下去,有事我再叫你们。”钟厂长打发走保安,那双眸在钟山身上来回扫射,良久才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的身体症状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就是红星酒厂里的一个普通业务员,不过在中医方面,有些小造诣。”

钟厂长盯着钟山,目光闪烁一会:“你真懂中医?”

“略懂。”钟山道:“我如果没有推算错误,你的右腿内侧还有一条浅红色的纹,这条浅纹没到初一十五就会奇痒无比,让你心里对那方面极度渴望。”

轰!!!

钟厂长身子一僵,脸色立刻红了起来,整个人如糟雷击立在那里。

如果之前还对钟山怀疑,那现在她就真正的相信了。

因为那条浅红纹接近私处,她难于启齿,连医生她都不曾说起。

没想到被钟山一眼看穿了,连那方面的需要都判断得一清二楚,这让钟厂长觉得实在怪异。

“我这是什么病?”钟厂长犹豫一下问道。

“这里说不方便,不如咱们换个地方。”

钟厂长脸色有些着急:“我现在有点急事,你留给电话给我,办完事我联系你。”

“行,我在对面的红山宾馆租了的临时房,房号203,你什么时候方便就过来,名片上有我电话。”

“红山宾馆?”钟厂长脸色一红,不由得胡想,脸颊发热。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