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毒医狂妃:摄政王,王妃她马甲又掉了》(容南衣徐成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毒医狂妃:摄政王,王妃她马甲又掉了》(容南衣徐成光)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2 17:09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容南衣 徐成光

简介:容南衣穿越了还穿越成了一个假千金,被众人耻笑,不想过躲藏日子的她,果断投靠了传闻中那个心狠手辣的摄政王没想到那个真千金,竟然也是个重生的?!想要踩着她翻身,简直做梦!看她如何手撕白莲绿茶,顺便再将摄政王调教好!数月后——“娘子,本王胸口好痛,你快瞧瞧”众…

小说《毒医狂妃:摄政王,王妃她马甲又掉了》(容南衣徐成光)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毒医狂妃:摄政王,王妃她马甲又掉了》(容南衣徐成光)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9章 这里是我的家


“姐姐!你怎么能这般跟爹爹说话呢?”徐曦月痛心疾首道。“要不是你把爹爹惹得雷霆大怒,爹爹怎么会……”

“行了,我没空跟你在这里演双簧,说了不回去就是不回去,怎么?左相大人好大的官威,难道还想强行把我绑回去不成?”

徐曦月一噎。

这容南衣怎么和上一世不一样了?明明是个愚蠢贪婪的蠢货,这一世怎么伶牙俐齿了起来?

“我们王爷说了,容小姐在摄政王府上一日,一日就是贵客,容不得别人在这里说三道四,乱嚼舌根。”碧川道。

她实在是看不上容小姐的这位养父和所谓的妹妹,这两个人和容小姐的差距可谓是云泥之别!

“行!我们好言相劝你不听!也不必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以后你自己的路,你自己选,只要别后悔,回来哭着求我就成!”徐成光怒道。

这容南衣今天可是狠狠的下了他的面子!

“爹……”徐曦月一惊,自己还没说完呢,怎么徐成光就要走了?

还真是草包丞相,根本耐不住性子!

“赶紧走!”正在气头上,徐成光不由得也对徐曦月呵斥起来。

“慢着!”容南衣突然道。

徐曦月心头一喜,这傻子果然是经不住吓,赶紧转身道:“姐姐,你想说什么?”

“我想问你,之前收养你十五年的人,住在何处?”

徐曦月脸色一僵,这个贱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你问这个做什么?”

容南衣冷笑道:“是你口口声声说我不适宜住在摄政王府上,现在又问我做什么?我能做什么?自然是回去探视一下我未谋面过的娘亲了!”

徐曦月一愣,上一世容南衣就是死也不愿意见她的生身母亲,怎么这一世突然肯了?

难道是因为她自己是重生而来,所以改变了一些东西吗?

不过,没事的。

徐曦月默默安慰自己道,这容南衣不过是一个再渺小不过的蝼蚁,自己可是九天翱翔的凤凰,命格贵重!

一个容南衣,也影响不到自己什么!

“你可别后悔,那可是京郊的贫民窟,你从小锦衣玉食,哪里见过那般苦楚的场景。”

“废话怎么那么多?我让你说你就说。”

徐曦月咬了咬牙,早晚有一天,她要狠狠的收拾容南衣这个小贱人!

一连串说下地址后,徐曦月跟着徐成光匆匆离开摄政王府。

容南衣心中默默将地点记了下来,回首对碧川道:“你去帮我通知远伯,备上车架,我要去一趟。”

“是。”碧川点头。

这样的小事,似乎不必禀告摄政王了。

……

当摄政王府的豪华马车行至到脏乱差的贫民区时,甚至连一条好走的路都没有了。

容南衣只得让碧川搀扶着自己出了车架,步行去寻自己的母亲。

贫民区阴暗无光,泥泞不堪,甚至连一处像样的房子都没有,一个个搭的好似危房。

连一向处事不惊的碧川见到此情此景,都不由得微微皱眉。

但见容南衣却面不改色,不由得心下惊奇。

这真的是那个传说中的左相府废物大小姐吗?

此时正是晚饭时间,贫民窟中的老老少少此时都蹲在门口拿这个破碗吃饭,何时见过这般华贵的人物驾临这里?

只是容南衣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板着脸的摄政王府侍卫,见此情况,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纠缠。

容南衣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地方,敲了敲那低矮破旧的房门。

“谁呀?”门内传来一声略有些沧桑的声音。

一个中年妇人打开房门,只见她脸色苍白,似有病态,不过是三十多岁的年纪,却苍老的不成样子……

她看着容南衣的脸,怔愣一晌,嘴里喃喃道,“小姐……”

见这中年妇人这般态度,容南衣不由得心下起疑,但还是问道:“你是徐曦月的养母吧?”

“是我,是我。”那妇人眼中一下子泛起泪花,道:“你应该就是容……徐南衣吧?”

“别这么叫我,我是您的孩子,我姓容,不姓徐。”容南衣笑着说道。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位妇人也是特地来左相府寻过她的,只是那个时候的原主说什么也不想见她,甚至直接命人把她轰了出去,说自己没有这么丢人的娘!

可怜她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位妇人。

容南衣看出了这位妇人的窘迫,直接上前,轻轻搂着妇人道:“母亲,我回来了,之前是我不懂事,以后我会好好的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孝顺您的。”

妇人被容南衣说的热泪盈眶,喜极而泣道:“南衣,我……我叫艾淑,别站在外面了,进里面说话吧,就是家里有些简陋,你别介意……”

容南衣抬步进去,让碧川和侍卫们在外面等候自己,毕竟是自己的家事,她不愿让摄政王府的人窥探。

说艾淑的房子说贫民窟,都是抬举的了。

家徒四壁来形容这间房子,实在是太合适不过。

一个三条腿的桌子在角落苦苦支撑,剩下的一条腿则是拿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破石头垫上的。

除了桌子,整个屋子中似乎只有一个破水缸,还有做饭用的灶台。

哪怕是活了两世,容南衣也没见过这么破旧的地方……

但整个房间没有任何异味,可见艾淑是个爱干净的人。

容南衣捡了一个小凳坐下,艾淑忙忙碌碌的用碗盛了水递给容南衣道:“南衣呀,渴了吧,喝口水。”

“好。”容南衣笑着接过碗来一饮而尽。

艾淑的眼中满是震惊,她没想到容南衣竟然就这么毫不嫌弃的把水喝了。

她本来还以为,容南衣会拒绝……

正当她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时,容南衣起身笑着道:“娘,今日摄政王府的人跟着我过来的,我现在要出去跟他们说清楚情况,我从今往后,就住在这里了,让他们先回去。”

“南衣……你真的要住在这里吗?”艾淑一时间有点不敢相信,毕竟自己的住所实在是太破败了。

“娘,这里是我的家,女儿不住在这里,又该住在哪呢?”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