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少夫人又爬墙了》(陈洛初姜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少夫人又爬墙了》(陈洛初姜钰)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2 17:29 作者:佚名 标签: 姜晟 现代言情 陈殷碟

阳春三月策马踏青,自该在陌上,为何这四四方方的帝都城,也有这么多的人左右叫卖的小贩,对着来往的行人大声的吆喝着,‘香囊,首饰,糕点,干果’却无人问津,众人都仰着脖子望着不远处的....

小说《少夫人又爬墙了》(陈洛初姜钰)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少夫人又爬墙了》(陈洛初姜钰)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3章 血液暗黑

“姑娘放心,灵彩虽然不是什么名医,却也懂得些简单包扎之法。”这次不等姜晟开口,跪到殷碟身边的灵彩对着殷碟行了一个常礼,伸手去拉她的手臂。

“我说……”不用了还没有说完,殷碟的手臂就被灵彩给撩开了,青色的衣衫下,是雪白如藕的手臂,手臂上被搓出几块青紫的伤口,较严重的地方,已经渗出鲜血,只是那血色与常人不同。

不是鲜红色,而是暗黑色。

“小姐你……嗯!”扶着殷碟的扣儿,一看殷碟手上的黑色血液,惊恐地长大嘴巴,话还没有说完整,身后就被一股冷风扫过,剩下的话都哽咽在喉咙里,保持着刚刚的瞠目结舌样子。

被灵彩握着手臂的殷碟,蹙眉,担忧地望向对面的姜晟,心底盘算着如何哄骗眼前的男人,“我要是说,自己中毒了,你们会不会相信啊?”

按照以前看的杂书,里面似乎写过,中毒的人,血色会改变,殷碟扯了扯唇角,尴尬地望着面色淡然的姜晟,声音有些干涩地问道。

对上姜晟看白痴的目光,殷碟很清楚自己被眼前的男人鄙视了,可这事,实在不能怪她,自小到大,她都被娘亲保护的好好的,从未让她受过伤,娘去世之后,把小蛛留给她,若是自己不小心受伤了,就让小蛛动动爪子,喷点毒液出来,迷糊一下shen边的人,根本就没有人能看出自己的异样来。

可今天出来的太急了,没来得及带小蛛,才会遇到这么尴尬的局面,心底悔恨,平时不该偷懒,要是好好修习娘留给她的巫术,也不会真的伤了自己。

“陈姑娘如此聪慧,难道没有听过,养虎为患吗?放在自己身边的人,若不是自己的心腹,全心全意的对待自己,必定会成为隐患。”

没有回答殷碟的白痴问题,姜晟扫了一眼浑身僵硬的扣儿,淡淡地开口,声音里透着些许冷意,听着那声音好似要直接冻死扣儿一样。

“扣儿自小就跟在我身边,我自然是信的过她的,只是这件事……”说道这里殷碟的面色有些嘲弄,当初娘告诉她这些的时候,她都被吓的不轻,消化了好几年才接受自己的身份,如何能告诉自己身边的人啊!

“劳烦姜公子,把扣儿的穴给解了吧!等我回去之后,自然会和扣儿解释清楚的。”

压下心底的无奈,殷碟看了一眼面色平静,手法娴熟地为自己包扎伤口的灵彩,心底的疑惑是越来越大,搞不清楚自己到地惹上了一个什么人,遇到这样的事,还能如此的淡然。

读出殷碟眼底的无奈,姜晟心头微动,这样的感觉他清楚,只是现在还不能告诉眼前人,但是放这么一个脑子简单的丫头在殷碟身边,姜晟怀疑不用对方出手,这丫头就能送殷碟入地狱。

“灵彩是我身边的丫头,日后就让她跟在你身边吧?”见灵彩把殷碟手臂包扎好,姜晟淡淡地开口,声音不大,却带着不容人回绝的威严与霸气。

“我和姜公子萍水相逢,今日能得公子带我一程,殷碟已是不胜感激,哪里敢夺公子所爱。”任由灵彩拉下自己的衣袖,盖住包扎好的伤口,殷碟缓缓地垂下眼脸,心底暗暗地思索着眼前的人到底要做什么。

都说天下没有白痴的晚餐,事过异常必有妖,自从她得知自己的身份后,一直小心翼翼地生活,这几年也算是平平安安地,一到京城,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她不得不小心行事。

“陈姑娘无须如此紧张,也不必多想,若是想要知道这前因后果,就等十日后,西城外的青莲亭里一续可好。”

殷碟对眼前的姜晟是一无所知,但姜晟对殷碟可不是完全陌生,对她的性格也摸的七七八八了,眼前的丫头看似单纯,实则聪慧过人,而且做事谨慎,陈家若不是有眼前的丫头在,陈家那对父子早就朝不保夕了。

“公子陈府到了!”就在殷碟准备拒绝的时候,负责驾车的裕丰,隔着车门对里面的两人喊到。

“陈府,姜公子为何要把我送回来?”她是要到药铺给哥哥抓药的,把她送回来,她岂不是又要再走一次,要是这人在原路返回,到天黑她都到不了药铺了,家里的大夫可是说只等她一个时辰。

“哎呀!你这小子的速度到是够快的。”就在殷碟满肚子苦水,没有地方吐的时候,车外传来大夫的声音。

“凌公子!”慵懒随意的声音刚落,裕丰冷硬平板的声音响起。

“行了,赶紧开门,把药给我拿出来,我还等着救人呢!”刚刚在哥哥房间里这大夫就是一副,我赶时间,不要耽误本公子正事,反正这京城多一个瘸子和他也没关系的态度。

“你们?”殷碟有些回不过神来,搞不懂这两个人到底在玩什么阴谋。

“喂,我说你们两个差不多得了,赶紧下车吧!要浓情蜜意,也不要在我这个忙了一上午,连口茶都没有喝上的,神医跟前撒狗粮行不行。”伸手推开车门的凌川,很是不爽地双手交叉在胸前,斜睨着车里的两个人。

“凌大夫,恐怕要在耽误你片刻了,我还未曾到药店。”说话的时候,殷碟眼角闪过一抹哀怨的目光,恰好落到身后,面色冰冷,神色淡然,安安稳稳地坐在车里的姜晟身上。

“哎!灵彩丫头手里拿着的不就是药箱子吗?”说话的时候,凌川往前走了几步,对着车上的灵彩伸出手。

跪在殷碟身边的灵彩,赶紧把手中的药箱子,递给车外的凌川。

“嗯,不错!姜大哥收的药材果然都是尚好的,姜晟你可是答应过我,等这事一完,我就到你们家的药仓里,随便的拿药材的啊!”

打开药箱子闻了闻里面的药材,凌川抬起头,望着车内面色冷淡的姜晟要承诺。

姜晟扫了一眼凌川,微微地抬手,一股冷风扫向坐在殷碟身边的扣儿身上,扣儿的身子一抖,朝着殷碟就扑去,

殷碟忙伸手去扶扣儿,却忘记自己手臂上还有擦伤。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