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帝国总裁强势爱》(夏延熙伍妍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帝国总裁强势爱》(夏延熙伍妍儿)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2 17:33 作者:佚名 标签: 伍妍儿 夏延熙 现代言情

糊涂的喝了他房间里的一瓶酒,糊涂的被他吃了第一次,可当他吃干抹净了她之后,居然还不放手,只无赖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殊不知,他的举措也也改写了他一贯的爱情游戏……

小说《帝国总裁强势爱》(夏延熙伍妍儿)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帝国总裁强势爱》(夏延熙伍妍儿)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5章 甩他

头,很痛。

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就象电影一样的闪过一个女子的故事。

那是一个漂亮而又清纯的大二女生,靓丽而又年轻,可她,却被……被一个才五岁的小男孩用匕首刺中了胸口……

天,血,好多好多的血。

“啊……”一声惊叫,莫言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一室的幽光,水粉色的世界里,一个男子正缓缓向她倾倒……

那张脸,如妖孽般的让莫言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男人,不正是她刚刚脑子里闪现的那个叫做伍妍儿的大二女生的金主夏延熙吗?

她伍妍儿就是这个男人的小情人,说白了,其实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情人兼职女佣。

这会儿,他想干吗?

那眸光里好象写着某种叫做情欲的东西。

正想着,夏延熙的两片薄唇正向她的落下来。

她不是入梦了吧?

为什么眼前会出现这个男人?

贝齿向红唇上一咬,嗯,有点疼。

看来,这不是梦,那就说明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了。

可她这唇与齿的一触,看在夏延熙的眼里可就变成了风情万种。

“妍儿,你今天真好看。”随着唇的下移,夏延熙的大手不规矩的就落向莫言的胸上。

真是不要脸的臭男人,明明有老婆有儿子了,居然还要金屋藏娇的养情人,这男人让莫言不耻。

身子一移,她飞快的就从夏延熙的身下闪过,同时,也避开了夏延熙的那只狼手,想摸她,没门。

“妍儿,怎么了?”大概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身手敏捷的从他的身下逃开,夏延熙微微的有点不快的说道。

原本,他是接到了伍妍儿的电话说她要死了,而且还是被他的儿子所伤。

可当他赶到的时候,房间里,伍妍儿好端端的就躺在他与她曾经无数次翻云覆雨的床上,而且,还是玉体横陈,那模样让他一下子就有了感觉。

所以才……

可这会,她的反应让他诧异了,何时,乖巧的妍儿也会有这么灵活的身手了。

“夏延熙,你怎么才来?”想到伍妍儿的死,莫言就不由得气了,伍妍儿为了眼前的这个臭男人而死了,可他,居然到得这么晚这么晚。

夏延熙的一双狭长凤目眨也不眨的盯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娇媚,他夏延熙就是喜欢伍妍儿的清纯,还有她干净的身子,所以,他才包养了她。

“哦,路上堵车,所以耽误了,这不,我已经赶来了吗,你没事就好?”

没事?

伍妍儿没事吗?

突然间,莫言才想到一个问题,从她醒来,由始至终,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口中所唤的都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妍儿。

“你,你叫我什么?”摸摸脸,再低头审视着自己的衣衫,莫言傻了。

她的身上,居然,居然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半透明的睡衣,那透明,甚至让她可以看到那薄薄的布料下的她自己的粉红色的肌肤。

可随即她就奇怪了,因为,她光洁如玉的泛着粉红的左脚的脚面上,什么也没有。

可她知道她的脚面上是有一个不大也不小的如黄豆粒般大小的红痣的。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脚面上的那颗红痣不见了?

正在她困惑不解的时候,夏延熙说话了。

“妍儿,你是我的妍儿呀。”

“不是,我不是武妍儿,我不是。”莫言慌了。

她蹭的就从床上跳到地上,然后直奔还亮着墙壁灯的洗手间。

当她飞快的冲到洗手间镜子的前面,当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的时候,她傻了。

镜子里的女人不是她莫言的那张脸,而是她才刚刚感知到的那个叫做伍妍儿的大二女生的脸。

天,她已经变成了伍妍儿。

是了。

她死了。

她还记得她全身上下的痛。

而伍妍儿,也死了。

可她莫言,居然就成了伍妍儿,她重生了。

想到伍妍儿情人的身份,再想到身后房间里的那个极品妖孽男,她差点吐血了。

她堂堂莫氏的总裁,怎么可能做男人的情人呢。

不行,她绝对不允许自己那么贱,从前伍妍儿可以,可那是伍妍儿的事,现在她不是伍妍儿了,她是莫言,所以,她不会再做那个臭男人的情人。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静静的握紧了拳头。

她是莫言,就算突然成了武妍儿,也只会是打不到的武妍儿。

身后,镜子里,夏延熙正不请自来的推开了洗手间的玻璃门。

他轻轻的就走到了武妍儿的身后。

两条手臂极自然的就环上了她的纤腰,他的气息浓浓的喷吐在她的周遭,让她的身子不由得一颤。

他的手指不老实的在她的小腹上隔着那半透明的布料轻轻的摩梭着,“妍儿,你没事吧?”

他的脸就在说着话的同时已经贴上了她的发丝,然后一下一下的亲吻着,就象是在宠爱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小宠物。

武妍儿再也受不了了,这样的画面让她难堪,让她无法忍受,在她的理念里,她的身体只会给那个她爱的男人,也就是她未来的丈夫,她是绝对不会随意与其它男人发生关系的。

一条玉腿悄无声息的就抬了起来,然后就在夏延熙猝不及防间,武妍儿猛的倒踢向夏延熙的胯下。

“啊……”夏延熙捂着他的那一处飞快的向后一闪,然后瞪圆了一双眼睛看着伍妍儿,“妍儿,你想干吗?

如果不是他夏延熙反应够快,及时的用手遮挡住了眼前女人的小脚,恐怕此刻,他的那一处已经受伤了。

不过,他故意的扭曲着一张脸,然后也不待她回答他,他就一点也不顾形象的叫了起来,“啊,好痛,妍儿,你,你伤了我,恐怕我,我要……”

“怎么了?”伍妍儿淡笑的望着夏延熙,刚刚她的脚明明就碰到了他的手的,他在演戏,但他从前可以骗到伍妍儿,可这会儿,他绝对骗不到她莫言。

“我,我可能从此就会不举了。”夏延熙哀怨的看着伍妍儿,“妍儿,你得负责。”

“夏延熙,你活该,谁让你突然间的出现在我的身后了,让我以为……以为又有人要来杀我。”想到夏延熙儿子手中的那把匕首,还有那张小男孩的脸,伍妍儿的心一颤,那么小的孩子,他居然就有胆子来杀人。

情人,小男孩恨她这个他父亲的情人吧。

“妍儿,那样的事再也不会发生了,明天,我们就搬家,搬到一个只有主人才可以进去的地方,那里二十四小时都有保安,到时候,你就安全了,妍儿,我还痛着呢。”他的手依然还捂着他的那一处,眼神极其无辜的看着伍妍儿。

“不然,去医院吧。”她没好气的看着他,明明没事的,他的身手比她预想的要好很多,想不到,他也是练过拳脚的。

“不要,我要……”他说着,就顿了一顿看着她,这才慢吞吞的又道:“我要你帮我。”

“怎么帮?”迷惑的看着夏延熙,她可不是护士,更不是什么医生,她不会看这种男性病。

“妍儿,只要你帮我证明我没有不举就可以了。”夏延熙的那张妖孽脸不红不白的说着,而且一双眼睛还眨也不眨的盯着她,一点害羞的意思也没有。

臭男人,天生就是色狼一个,伍妍儿在心里暗骂着。

他是把她当成他乖巧而又极柔顺的伍妍儿了。

可乖巧柔顺有什么用?

还不是落得个被人杀死的下场。

她才不要做第二个被人杀死的伍妍儿。

轻轻的一笑,伍妍儿勾勾手指,然后冲着眼前的极品妖孽男电眼一闪。

那一闪,让夏延熙顿时哪儿也不痛了,那还放在胯下的手已经松开来就势的就想要搂她入他的怀。

可伍妍儿却在电眼闪过之后,随即一记粉拳直挥夏延熙的面门……

丫的,想上她,去死……

这一拳挥起的速度极快极快,她可是学过跆拳道的。

“嘭”的一声响,她居然一下子就命中了。

夏延熙的脸立刻铁青了,伴着那青色的还有他鼻端瞬间就流出来的鲜红色的血。

那血,一滴一滴,就落在了洗手间的白瓷地板上,在水色的润染下,泛成了一朵朵的桃色的小花,妖娆了人的视野。

伍妍儿仰起小脸,倨傲的看着他,一点也不留情面的说道:“夏延熙,从今天开始,你不是我男人,我与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抬腿,伍妍儿就欲从夏延熙的身边经过。

可就在两个人擦肩而过的瞬间,男人,一只有力的手臂顷刻间的就紧紧的抓住了伍妍儿的。

她的手臂细而白皙,触手的感觉是那般的嫩滑,可现在,夏延熙却是十分警惕的看着伍妍儿。

“说,你什么时候学的跆拳道?”男人的脸上与语气中的温柔早已荡然无存。

眼前的伍妍儿似乎是哪里不对,可看着她,他一时之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他已经被她连续得逞了三次。

一次是在床上。

一次是在他的胯下。

而现在,她居然打得他流鼻血了。

女人,倒是他小看了她了。

可女人终究是女人,老虎不发威,她就当他是病猫吗?

他只是不想在他自己的女人身上动粗,那有损他钻石情人的雅号。

女人,是用来包养用来为他服务的,可不是养着来与他玩什么拳打脚踢的。

而且,除了女人的处子之血,其它的血腥他都不喜欢。

伍妍儿一挣,却发现她的力气居然处于劣势,现在的夏延熙就是一只即将发怒的老虎,她已经感觉到了他全身上下迸发出来的戾气。

可她,一点也不怕。

“学了很久了,要不,咱们练练?”她很自负她的身手,她相信她可以打败他。

“就凭你,也想跟我玩?女人,你还是照照镜子吧。”他猛的一推伍妍儿的身子,让她的身子不自觉的就飞向她才刚刚离开的镜子面前。

“啊……”伍妍儿下意识的低叫,然后急忙收势运力,这才缓解了那向前冲撞的力道,然后稳稳的站在了镜子前,虽然有点狼狈,可她依旧泰然的说道:“你有什么本事,不过是仗着你是男人,你比我有钱比我力气大罢了,否则,你什么也不是。”

“好,我让你三脚,我们现在就去比试。”她的话惹恼了他,他要让她知道他是夏延熙,是柔道五段,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伍妍儿,刚刚那一下,他会让她来个狗吃屎的招牌动作。

看着他气咻咻的样子,他果然气坏了。

她却一点也不生气,回想着他刚刚的动作与力气,她突然又不想比了。

不管是商场上还是这比试,她莫言从来也不打没把握的仗。

而且,今天总体来说她绝对没吃亏,她只是刚刚差一点的要倒地罢了,可她对面的男人却是连鼻血都流过了。

轻轻的拍拍手,仿佛要拍掉那上面的他的气息似的,她不屑的说道:“就凭你,我没兴趣了,走开,我要出去。”

伍妍儿高傲的直接就推开他的身体,然后笔直而张扬的就走出了洗手间,留下了身后还流着鼻血目瞪口呆望着她背影的夏延熙。

伍妍儿,她彻底反天了,她再也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乖巧的伍妍儿了。

看着她半透明睡衣下那若隐若现的身体,他冷声道:“你可以走,不过,你半毛钱也拿不到,伍妍儿,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

伍妍儿的身子顿时一滞,才猛然想到伍妍之所以成了这个男人情人的原因。

原来,她是为了给她病重的哥哥筹集医药费。

真是无语了,怎么这一切都好象是一场电视剧般的巧合,而且就让她给遇见了呢。

走?

还是留下。

走了,伍妍儿哥哥的医药费就没了着落,那可是每个月都要支出的一笔庞大的费用。

可是留下,她就要任她身后的这个男人玩弄她的身体。

等等。

她突然发现,原来,伍妍儿是很喜欢夏延熙的,所以,她才柔顺,她也才乖巧,甚至心甘情愿的做夏延熙的情人。

夏延熙是什么人她莫言不可能不知道的,他是夏氏集团的总裁,不过,他的生意与她莫氏的没有什么关联,所以,从前她与他在商场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集,但是,他狼籍的声名,她却是早就有所耳闻的。

不知道除了伍妍儿他还包养了多少个情人。

这个男人,不过是个下半身的动物罢了,却奈何,伍妍儿却拜倒在了他的西装裤下而不可自拔。

走?

还是留下?

这个问题就在这片刻间已经在伍妍儿的脑子里七转八弯了。

可随即,她又想到了他刚刚说话时的语气,她可不想被他的气势压倒。

优雅的转身,她高傲的面对他,伸手就摘下了她脖子上的项链和手指上的戒指,再随手向他扔去,“夏延熙,再见。”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