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借你春风渡余生》(阮棠陆萧仪)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借你春风渡余生》(阮棠陆萧仪)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2 17:35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阮棠 陆方淮

结婚三年,未曾想到老公会为了一份保险将我置于死地我九死一生,侥幸被霍司沉救了回来,至此达成协议,他帮我复仇,我帮他做事本以为是钱货两讫的交易,却不曾想,我渐渐地迷失在了他的陷阱里……

小说《借你春风渡余生》(阮棠陆萧仪)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借你春风渡余生》(阮棠陆萧仪)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2章 九死一生

我整个人都陷入了极度的悲伤和愤怒当中,因为我老公居然要和小三联起手来杀我!

这个故事,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那天是我和陆方淮结婚的三周年纪念,我被检查出怀孕了。

我欣喜若狂。

自打结婚起,婆婆就变着法的催生。

陆方淮开始还能和我站在统一战线,时间久了,态度也就变了。

我想,这个孩子的到来,一定会缓和我们之间的关系。

可等我将消息告诉他们之后,却没有得到意想中的回应。

陆方淮表现得很冷淡,看了眼孕检报告单就回房间午睡去了。

而婆婆在边上嘀嘀咕咕,说了句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怀孕。

当时我整个人都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也没想那么多,只以为他们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罢了。

隔了两天,陆方淮就买了一份巨额意外保险给我,最高赔付五百万。

说实在的,我心里挺膈应的。

好端端买这种保险,总觉得真的要发生什么意外似的。

看出我的不高兴,陆方淮就解释说,这是为了我好,我现在怀了孩子,应该处处注意小心,他要上班,也不能随时陪着我,这其实是买个心安。

听他这话,我心里顿时软了。

陆方淮还是在乎我的。

为了证明他真的在乎我,陆方淮甚至给我请了个保姆,来照顾我孕期的饮食起居。

婆婆平时挺抠门的,唯独对这件事情没什么意见,甚至还让我什么都交给保姆去做。

我诚惶诚恐,以为是因为我怀孕,所以和他们的关系缓和了。

陆方淮找的保姆叫做阮棠,人如其名,真的是一颗软糖,看上去二十出头,说话娇滴滴的,打扮也十分的青春靓丽。

相比之下,我这个不修边幅的已婚妇女只能自行惭愧。

但阮棠表现得跟我很亲近,一口一个姐姐,事无巨细的照料。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有阮棠照顾我,我的身体却越来越不好,总是心悸气短。

去医院检查,又检查不出来什么,只让我放松心情。

那之后不久,我睡到半夜,突然心口发紧,从梦中惊醒过来,大汗淋漓。

伸手想要去推陆方淮,让他给我倒杯水,这才发现他不在房间里。

怀着疑惑,我出去找他,居然听到了阮棠房间里的动静。

女人的轻吟和男人的低哼交织。

我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陆方淮背着我和阮棠搞在一起了!

虽然我知道很多男人都会在妻子怀孕的时候出去偷腥,可我从没想过,这件事会落到我的头上。

陆方淮是典型的三好男人,他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一时间,我几乎站不住脚,全身都颤抖着,想要推开门进去和这两个人拼个你死我活。

可我的手刚摸到门把,就听到了更加致命的打击。

阮棠哼哼着问,“我得加大给她加大药量了,不然我的肚子就藏不住了,她到时候察觉了怎么办?”

“再等等,刚给她买了保险就死了,保险公司会怀疑的。”这是陆方淮的声音。

仿佛一桶冰水,兜头盖脸的泼过来,冻得我全身都失去了温度。

我最近生病,都是因为阮棠给我下了药?

而且,这一切都是陆方淮和阮棠计谋好的。

他们要害死我,好拿保险的赔付款!

我吓得要命,隔着这扇门,好像关着吃人的毒蛇,要将我一口吞下。

我想离开,可仓皇中,撞倒了走廊上的花瓶,发出巨大的声响。

他们听到了动静,大声质问是谁。

跑!我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字。

在巨大的恐慌面前,我什么都顾不上了,穿着睡衣就想往外跑。

刚跑到客厅,就被陆方淮给揪住了头发。

“老婆,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啊?”他脸上还带着笑意。

以往深情的脸上,如今都刻满了狰狞。

我心如刀绞,怒骂出声,“陆方淮,你就是个畜生,你不是人,你居然要杀我!”

闻言,他的目光倏然冷冽,“你都听到了?”

“我要去告你,我要和你离婚!”我疯狂的挣扎,挥舞着手臂又是打又是抓。

陆方淮直接将我推倒在地,小腹正好撞在茶几上,顿时间就是一股暖流涌出。

孩子,我的孩子……

正巧婆婆出来了,我便赶紧求救,“婆婆,快送我去医院,孩子要没了。”

可换来的,只是婆婆厌恶的表情,“你没了,阮棠还有呢。”

那个刚从陆方淮身下爬起来的阮棠,此时就站在婆婆的旁边,笑得一脸妩媚。

他们都是一伙的!

巨大的寒意从头顶生起,蔓延全身。

我愣怔,继而捂着剧痛不已的肚子哀求,“那你们做一家人好不好?放我走,我要去医院。”

“放你走?”陆方淮又是狠狠给了我一脚,“你知道我的计划,让你走了,不就是让你去报警吗?你想得美!”

这时候阮棠也走了过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透着杀意,“方淮,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了,不如我们……”

她说着,在脖子上比了个抹刀的动作。

这是要杀我。

“不,陆方淮,你杀了我,你也拿不到保险的,到时候你还要坐牢的。”我连连往后退,身下拖出了一条血痕。

陆方淮却步步紧逼,满脸的狰狞,“我会有办法伪造你意外死亡的,至于坐牢,你觉得谁会来告我?”

因为执意嫁给陆方淮,我早就和家里闹翻了,好几年没联系过了。

悲哀从心中翻涌出来。

这一辈子,就这么收尾了吗?

“去死吧!”

陆方淮高高举起桌上的烟灰缸,砸在了我的头上。

连疼都没来得及感觉到,我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来时,我已经不在陆家了,

眼前是个全然陌生的环境,处处都彰显着奢侈和豪华。

我刚想要坐起来,身子就疼得难受,忍不住轻哼出声。

似乎是听到我的声音,房门被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逆着光,我看不见他的模样,却对上了他那双沉鸷的黑眸,惊得心中一跳。

“你醒了。”他走到床边站住,垂下眼眸来看我,棱角分明的脸上不带一丝温度。

面对这个陌生人,我本能的抵触,“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被人抛尸,我把你捡回来了。”

记忆铺天盖地的来,几乎要将我的脑袋撑裂。

我想起了陆方淮狰狞的面容,婆婆和阮棠在一旁看戏的讥讽,还有那个砸向我的烟灰缸。

他们杀死了我!

还有那个孩子……

我忙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模样,身上还罩着那件睡裙,不过早就被血给染红了,斑驳一片,小腹早已平平如也。

控制不住,眼泪便掉了下来,将衣服上的血迹给晕染开。

“恨吗?”那个男人突然问我。

“恨,”我咬牙,“我恨不得把他们挫骨扬灰,要他们偿命!”

嫁给陆方淮三年,我哪一点做得不好,要让他这样对我?

怀揣着这个念头,我强撑着从床上爬起来,毕恭毕敬的给那个男人鞠躬,“谢谢你救了我,真的很谢谢。”

说完,我就准备离开。

可是才走两步,我脚就发软,直直往地上摔。

那个男人一把扶住我,鼻尖有清冽的味道闯进来,他的语气带着讥讽,“都这样了,还想去哪儿?”

大颗的泪水砸在地面,“我要回去告他们杀妻骗保,让他们都坐牢!”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陌生男人面前,我愿意吐露一切。

整件事情,我都告诉了他,最后和他说,“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弄死他们!”

“就凭你?”男人毫不留情的嗤笑,上下打量着我,问我,“他有五百万保险赔款打点,你有什么?”

我这样去,只不过是再被他们弄死一次罢了。

闻言,我的心痛得皱缩,几乎不能呼吸了。

难道就要放任他们潇洒快活吗?凭什么!

“这不公平!”我被浇了冷水,全身都在颤抖,“老天爷凭什么这么对我?”

受害者连苟且都成问题,施暴者却过着幸福的生活。

“公平?”他黑眸中尽是嗤笑,“你未免太天真,这世界上只有弱肉强食,强者,就是公平。”

他伸出手来挑起我的下巴,迫使我对视着他,“你就这点本事?还想叫嚣着去报仇?不如收拾好,再回去被你老公杀一次,替他换保险金,也算是高身价了。”

我被刺激到,狠狠地推开他,眼眶赤红一片,“不,我要报仇!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为了我的死,为了我的孩子!

目光灼灼,眼神中全然是坚定。

看着那个男人,我高举着手臂,大声发誓,“他们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他们,不,要比他们狠一千倍,一万倍!”

他似乎就在等这句话,颔首道,“合作吗?我帮你报仇,但你也得帮我做事。”

“好。”压根没过脑,我就答应了。

面对我的干脆,男人反而怔住了,促狭着眸子打量我,“不问问是帮我做什么事?如果是杀人放火,你也做?”

“不做,你也不会让我做。”我回答。

从这间房的装饰,还有男人身上的西装,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普通人。

如果真要杀人放火,他有足够的资金去找专业人士动手。

找我,反倒是累赘了。

“头脑还算清楚,”他的眼底划过一抹满意,“的确不是杀人放火,但也不简单,考虑好。”

“不用考虑,我本来是死人了,侥幸捡回一条命,再不济,也不过就是再死一次而已。”

闻言,男人勾唇笑了。

他本来就长得英俊,这样一笑,三分温柔七分狂邪,几乎要叫我深陷在那眼神中了。

但我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扬起头问他,“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他便俯身过来,在我的耳边说了他要我做的事情。

我足足愣怔了三分钟,这才回过神来,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跟前的男人。

从未想过,他居然是想要我帮他做这种事情。

或许这都不叫做帮忙,更像是在报复他了。

因为他说,要我嫁给他。

他长相不凡,又不是残疾,再加上有钱,估计追他的女孩子从这里都要排到法国去。

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子不要,他居然要我这么一个嫁过人还流过产的二婚嫂?

我被这话给吓住了,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仓惶的摇头,“不,我不能这样做。”

似乎是猜到我的想法,男人又颔首道,“你不用多想,这不过是计划的一部分而已,我和你之间是不可能的。”

原来是这样。

我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吧,答应你。”

只是心中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问他,“你为什么要选我合作?”

“昨天我看见你被埋在浅坑里,明明已经昏迷了,但本能还在驱使着你挣扎,我觉得你求生欲很强。”他摸着下巴说道。

这算什么理由?

我不禁苦笑一声,被那样的虐待,我都还能活下去,可不就是求生欲很强吗?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复仇?”我又问他。

他却摆手,“不着急,我需要给你换个新身份,让你成为我的霍太太。”

也是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他姓霍。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