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替嫁王妃日日想和离》(阮清颜小说叫什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替嫁王妃日日想和离》(阮清颜小说叫什么)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3 16:59 作者:佚名 标签: 上官清穆 古代言情 阮云娉

大婚夜,阮云娉被迫嫁给活死人,却不曾想,昔日的晋王忽然睁开眼,目光冰冷:晋王妃?本王从不曾有什么妃子!孩子,就算你怀了本王的孩子,本王也会一并扔去乱葬岗!几年后,阮云娉带两位世子强势归来,撞见面前不可一世的晋王,却冷面无情道:负心汉!滚远点!本王妃要和离!

小说《替嫁王妃日日想和离》(阮清颜小说叫什么)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替嫁王妃日日想和离》(阮清颜小说叫什么)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4章 你也配


阮云娉喊了一声却不见有人进来,她顶着烧红的脸跌跌撞撞的往门口跑,本想去叫翟月蔷进来。
谁知她还未曾走到门口就闻到一股甜腻的香气,这气味较之之前的更为浓烈,阮云娉步伐一滞,顿时觉得浑身燥热不已。
“屋里放了…什么?”
床上之人许是刚醒, 语速稍显凝滞,可丝毫不减他的震怒之意。
“我也不知道。”
做这种羞耻之事还被人抓了个正着,阮云娉简直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她晕晕乎乎的走到门口却发现大门不知何时竟被锁上了,任凭阮云娉怎么拍打,屋外也没人应声。
鼻息间还萦绕着浓烈又暧昧的香气,阮云娉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好像被火烧似的,她抬头看向床上的上官清穆,发现上官清穆的脸也泛着不正常的红。
一个念头从阮云娉的心中一闪而过,她苦笑着望着屋顶。
看来教了一个月,柔妃和翟月蔷对自己仍不放心,这是要助她成事啊。
可她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上官清穆居然在这个时候醒了。
一股奇怪的渴望蔓延到阮云娉的四肢百骸,想起屋外的那些人和事,阮云娉咬咬牙站起身朝着床边走去。
第二天清晨,阮云娉是被窗外的鸟语声唤醒的,她皱了皱眉觉得脑子有些昏沉,正打算抬手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
牢牢的,死死的,就像是镣铐一般,捏得她手骨生疼。
“嘶。”阮云娉本能的坐起身,这才发现身侧之人正红着一双眼,神若罗刹般盯着自己。
思绪回笼,阮云娉下意识的撇开目光,她并没有失忆,昨夜的事情她记得清清楚楚。
屋中的合欢香被加了分量,即便是上官清穆已经醒了,她仍然与他圆了房,或许是刚醒,上官清穆还不能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阮云娉做完这一切。
后来阮云娉实在是太累了,便躺在一旁睡了过去。
正当阮云娉还在回忆昨夜发生的事情,她忽然被一股大力推到,窒息的感觉一下子便笼罩住她。
原来是男人掐住了她的颈项,她惊慌间看见男人肃杀的眼神,那一刻阮云娉明白,这个男人是真的想要她的命。
“不是…”
不是我想要这样的,我不想死。
阮云娉想说,可上官清穆根本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晋王妃,您醒了吗?”
此时门外传来翟月蔷的声音,与阮云娉而言,这就是救命符。她听见动静拼命挣扎,无意间将床尾摆着的一盏灯烛给扫落在地。
翟月蔷听见动静连忙推门而入,而眼前的一幕却惊呆了她。
半个时辰之后,阮云娉被翟月蔷送去了偏院,而主院内几乎站满了太医局所有的太医。
昏迷了五年的七皇子突然醒了,这是何等大事。这些人自然要赶来,一来是好好替上官清穆诊脉,二来也是都想来看看昏迷五年的人醒来会是何模样。
“王妃,您也莫要太担心,殿下刚醒,许多事情他不知全貌,待他明白你的苦心,定不会责怪你的。”
阮云娉抚着自己的颈项,火辣辣的痛分毫未减。
她低垂着眼眸,心中却有些空落落的。
自己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她没忘记方才上官清穆看自己的眼神,他是真的动了杀心。即便是上官清穆知道了真相,他能容忍一个女人对自己做过这样的事情吗?又或者说一个神志清醒的上官清穆,根本不需要靠子嗣来稳住局面。
“翟姑姑,你不必安慰我,我心中有数。”阮云娉眸色黯淡的说着话。
昨夜之事半真半假,药物固然发挥了作用,可到底还是她自愿去做这些的。她本想赌一把,可如今看来只怕是要输。
这一日阮云娉都过的浑浑噩噩,直到傍晚时分,院里才来了人,说是殿下请王妃过去。
阮云娉理了理自己的仪容,跟着来人一道回到正院。
上官清穆已经可以坐起身了,看来他恢复的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快。
“你们都下去,她留下。”
上官清穆语气低沉,他目光如炬,神色阴沉就好像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
下人们如鱼贯出,只留下阮云娉一人孤孤零零的站在正中央。
“五品中侍大夫之女,阮云娉。”
上官清穆语气平淡的说出阮云娉的家世。
“是。”
“呵,王妃之位,你也配?”
这句话犹如一把利刃扎中阮云娉的心脏,明知上官清穆不可能接受自己这样一个王妃,但被人当面讽刺,她还是会觉得痛。
不知为何阮云娉忽然觉得心中一股愤懑之意无处释放,她杏眸圆瞪,迎上上官清穆的目光道:“便是不配也是父母之言媒妁之约,八抬大轿抬进的晋王府。”
“无人为你接亲,无人同你拜堂,这样的婚事说出去你不觉荒唐?”
这一切也非她所愿,她能怎么办。
阮云娉袖中的手指都掐进了肉里,她移开目光,深吸一口气平稳自己的语气道:“圆房之事是柔妃娘娘苦心孤诣为你布的局,殿下若是不喜,不如赐一纸和离书与我,我自会离去。”
太师椅上坐着的人这回倒是没有着急开口,他眯起眼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好似在分辨她话中的真假,眉宇间还透着几分不相信。
屋内寂静,落针可闻。
阮云娉望着鞋头的绣花,只觉得自己快要忍到极限了,她叹了口气道:“殿下,我昨夜未曾睡好,如今脑子还有些沉闷,若没有其他事我便回去了,和离书您差人送到偏院,明日一早我自会离去,不用人赶。”
上官清穆眸光一闪,怒意翻涌,他正准备说你还敢提昨夜之事就看见阮云娉转身离去,丝毫没有等自己开口的意思。
这个女子到底怎么回事?
阮云娉从屋子里走出来,没走两步就看见沈鸣祎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
见阮云娉出来,沈鸣祎连忙谄媚的跟过去:“怎么样,你可与殿下说清楚了情况,分明是柔妃娘娘为你们做主成的亲,便是殿下不喜,也要给柔妃几分薄面吧。”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