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重生娇妻:老公快包养》(顾易柠安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娇妻:老公快包养》(顾易柠安安)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3 17:10 作者:佚名 标签: 其他小说 宋瑶 顾易安

“你以为强迫了我,我就会爱你吗?” “顾易安,我要和你离婚!!!” 为了以为真爱的男人,她一抛夫二绝食,三离婚却在放弃一切后,发现自己眼睛瞎遭遇渣男落得病死他乡的报应死后重生,她翻然悔悟,在认清心以后,开始了重夫漫漫路呵,哪知她那老公这么抢手,她这回来一个嫉妒…

小说《重生娇妻:老公快包养》(顾易柠安安)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重生娇妻:老公快包养》(顾易柠安安)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3章不是安分守己的女人

说话的余光也在瞥着皮椅上的顾易安,可她关注的男人是冷淡没反应,她皱了皱眉头,朝着他,以不咸不淡的语气:“顾易安,你不想吃,扔了就是咯。”

“但是顾易安,你给我听好了。”

“你不要给我闹脾气,这不吃那不吃的,然后给我整个苦情戏的胃癌。”

说到胃癌的字眼,她的脑海里就浮现了一些不好的回忆,所以对他说这个时候,她的火气也自然地带到了他的身上。

与昨天那份唯诺不同,导致顾易安是用莫测的眼色,盯着她,“你很喜欢诅咒我?癌症?”

“你可是我的老公,我怎么会舍得诅咒你。”宋瑶微微抿了抿嘴角,变成了浅浅弯着笑意的模样,“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英年早逝,我不考虑守活寡。”

顾易安眉头皱起,沉默半晌,挑眉道:“不守活寡?”

“对啊,我打算改嫁。找个比你更有钱更帅气更爱我的老公。”她说,“这样我也不用这么辛苦啦。”

她嘴皮上的较劲,与其说挑衅不如算另类激将法。

毕竟,她这么爱他,她怎么舍得改嫁呢,若是他真的英年早逝,她说不定会追随殉情呢。

“呵呵!”顾易安轻笑,嘲讽弯嘴角,“那我的顾太太,你可得放宽心,我打算长命百岁,也没有想过你会殉情。”

他这么说的话,那就是到一百岁都要赖着自己咯,那正好,她也这么打算,这辈子都赖上他呢。

宋瑶眉心动了两下,突然眼底含笑,语气也沾惹着几分雀跃,她咧着嘴角,“能不能麻烦你再说一遍?”

顾易安:“···”

宋瑶微笑的补充道:“我打算把你刚才说的话录下来,作为你舍不得我改嫁而吃醋的证据。”

顾易安依旧没有说话。

“你不说,也没有关系,反问我是把你的话存在脑子咯。”异样的氛围里,宋瑶轻柔又带着喜悦的音量最突出,朝他挥手拜拜后,她就哼着小曲离开了办公室。

林岩看着这样心情好的宋瑶,余光又瞥了一眼顾易安有些黑沉的脸色,他着实体会到了一把什么叫冰火两重天的煎熬。

犹豫了一下的林岩,对着顾易安,“顾总,我···”

“出去。”顾易安一声命令,特助就无奈的躲出了办公室。

自从宋瑶上周五离开他的办公室之后,顾易安就连轴转的飞了北京,深圳以及上海三个城市进行为期四天的工作考察。

这四天里,他几乎没有听到某人的一点的声音,当忙完工作一出江北机场,他就飞奔回了公寓,临近家门口的那刻,他伸出手指按了一个数字后,却颤抖的按不了剩下的数字密码。

敛了一下眼皮,他的眼神里是关于她的事情,独有的慌张和不安色彩。

若是打开门,她没有在这里,他的心想到就很酸酸的发涩。

就好像她突然的回来,她也未尝不会突然的离开,毕竟这么多年,她任性的性格是一直有的。

一鼓作气地按完密码,推开门进去,空荡荡的屋内寂静让顾易安心中的慌张直接放大了几十倍,他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眼神落寞得犹比夕阳西下的断肠人。

果然,她还是离开了。

他的顾太太?

耳边的话,不过是几天之前的事情,说着这话的女人却再一次不负责的离开,顾易安呵笑:他真是愚蠢的很,还能被她那么三言两语的假话再给骗了心。

天气阴沉,与宋瑶的心情倒是遥相呼应。

这几天顾易安出差了,她就考虑了些自己的事情,比如找个工作好好的安定一下,谁知道她投了好多简历,只收到一家公司的面试通知,怀着期待的心情去面试了一下,面试官笑着让她等消息,却在她出公司门还没有五分钟,就收了面试失败的消息。

宋瑶垂头丧气地回了公寓,一推开门的时候,眼尖地看见了鞋柜处的男皮鞋,她突然眼睛亮了,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激动地跑向屋内,发现了卧室里睡觉的他。

宋瑶盘着腿坐在地板上,脑袋就趴在床头前,用直勾勾地眼神盯着顾易安的面庞,丝毫不舍得眨一秒的眼。

他的黑眼圈好像很浓,肯定是又熬夜的工作,她有一点心疼。

但是,宋瑶发现她更喜欢这么安静睡觉的顾易安,因为没醒时能气死人的冷漠眼神,反而多了分温暖的气质,让她弯起唇角,想起了她春天的姹紫嫣红,夏天的清爽。

谁说,只有男人容易有坏心思?

在这样的情况下,宋瑶眯了眯眼睛,也起了点点坏心思,她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给自己勇气以后,脑袋慢慢地靠近了男人薄而性感的唇瓣•••

浅尝即止,在宋瑶尝到蜜枣般的甜味后,她打算移开自己的脑袋,只不过被偷吻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吓得她忘记了动作,愣住了。

发愣之际,她的唇瓣被顾易安给咬住了,不是温柔的亲吻,而是带着厮磨的咬,约莫一分钟后,窒息得要咳嗽的她才被顾易安给放过了,她摸着自己有些出血的嘴角,低声嘟囔:“顾易安,你故意报复我吗?”

床上的男人一下子坐了起了,眸光负责的盯着嘟囔的小女人,质问:“你没有走?”

“我走哪里啊?”宋瑶回顾易安的话,对上他探究的眸子,她倒是云里雾里,“顾易安,你怎么怪怪的看着我?”

“我刚才又不是故意偷亲的,只是··”她的只是也没有给出了什么,最后她干脆无奈扬唇:“反正我亲了你,你也亲了我,还把我嘴角都咬破了。所以,我和你谁也不吃亏,你别用看流氓的眼神,看我。”

“我宋瑶才不是什么流氓!”

就在宋瑶嘴里喋喋不休的时候,地板上的她被顾易安突然的一个用力一拉,整个身子拉到了床上,他一个翻身,将她抵在了大床和他身子之间。

顾易安的动作不太温柔。

还好,席梦思的床还算柔软,她的后背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力,可是被惊吓到的她却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皱了皱眉头,还没有问他发什么疯呢,压着她的男人就微眯着散发威严光芒的眸子。

以沾了寒冰的声音,质问道:“宋瑶,既然你誓死离开我,为什么又要重新回来?别给我说什么发现爱的不是那个男人而是我的谎言。呵!你就不怕你在我的身下承欢,那个姓陈的男人嫌你脏吗?或者说,你一直就是这样无所谓,玩弄男人的感情,喜欢水性杨花的到处撩拨?”

顾易安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俊朗的五官除了一贯的冷漠还有渐渐溢出眸底的冰寒怒气,随着他压着她两只胳膊的手劲越发的用力,宋瑶的脸庞因疼度变得有些扭曲,在她疼与被羞辱的难堪交织到顶点时。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身上的顾易安,顾易安来了一个踉跄的后腿,然后黑着脸站在那里,眼睛死盯着她。

这一次,她是不带犹豫地伸手向顾易安的脸颊甩去一巴掌,却被他握住了手腕,巴掌拦截在空中,她气急败坏的吼着:“顾易安,你是我的丈夫,却用水性杨花这些词语来践踏我,你就很开心吗?”

“顾易安,我不是妓-女,不是你那口中的下贱女人···”

他锋利的目光扫过她,轻呵道:“可你也不是安分守己的女人。”

“顾··”愤怒得辩解话都说不出的宋瑶,在她的手腕从他的手掌挣脱掉,心底难过的她抓起枕头就往顾易安的身上砸了过去,然后还不泄气,她又抓起他的胳膊,张开嘴唇,直直地咬了下去。

当宋瑶看见他白皙的胳膊上明显的压印时,她的理智才回来了一点点,有些害怕他发火,所以她低下头,摆出了认错的姿态。

哪知,他就这么看了她一眼,然后不急不缓地转身出了卧室,留下了原地的宋瑶。

宋瑶抬起头,眼底浮现了一丝不可置信···

顾易安竟然没有发火?

她心底有些吃惊,但转而有释然了,她认识很多年的他,一直是温文尔雅,不骄不躁的,直到一年前她非要私奔去什么美国,最后彻底伤了他的心,她才看到他发了一次火。

所以,人总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属性。

那么,他从前那么爱她的习惯,她希望如他的性格一般,不要轻易的改变!

其次,她内心又有些哀伤的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前几天的没有找她事,不代表她莫名其妙的回来,就可以让他一笔勾销的释怀。

眼睛只想跟着顾易安走的宋瑶也出了卧室,在客厅书房都没有发现他,倒是走进室外的花园阳台发现了挺拔又有些说不出其他意味的身影。

他站在阳台的一角,眺望着不远处的忙碌长江航道,手则是夹着一只雪茄,烟雾缭绕地抽着。

宋瑶顿了顿脚步,她没有上前,直到看到他抽了一根又一根雪茄的时候,她才有些心急地跑到他的旁边,抢了他手中的半截雪茄,沉着脸说,“你以前不抽烟的。”

“是吗?”顾易安转头盯向她,回应她的是没有情绪的眼神和带着反语的不屑话语:“你以前也不像现在这般,多管闲事,令人嫌弃!”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