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万古神王》(王继郑欢)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万古神王》(王继郑欢)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3 17:38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王继 郑欢

简介:成为秦国国士,东州圣子的王继在九州盛典上被杀,重生到三年后的一个小乞丐身上,就此开始复仇随他一同参加盛典的兄弟不能白死,走火入魔杀了八州圣子的罪名也誓要摘去谁料,一切的背后,竟是神灵的私欲!

小说《万古神王》(王继郑欢)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万古神王》(王继郑欢)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一章:我有过往万千

精彩节选


东州,秦国,东往郡。

六月的静和城被一场冰冷的大雨浇灭初起的燥热,街道两侧皆是躲雨的人。

抱怨的牢骚声中,积水四淌,流进席地而坐的小乞丐裤腿。

小乞丐约莫十六岁,面黄肌瘦,脸色晄白,似有重病。

没人注意到他,这年头逃荒饿死的人数不胜数,不差这一个。

大雨如注,奋力拍打黑瓦,控诉着天大的不公。

突然,小乞丐的眉心锁在一起,意识于混沌中苏醒。

我死了?

不!我不会死!

我有轮回体,即便神骨被挖尽,肉身被焚,神魄碎裂也不会死!

所以,我现在轮回了!

到谁的身上?

在哪?

小乞丐睁开本该闭上的眼,一口冰冷的空气入肺,有些痛意。

他像个初生的婴儿打量着四周,很多人等来了伞,踏水离去。
有的还在躲雨,可没人和他一样无处可去。
他现在什么都没了,实力、权力、灵器、跟随者……

小乞丐想站起来,但每动一下,本该死去且被病魔缠绕的身躯都在抗拒。
但他凭借非凡的毅力完成这场争斗,低头看向地面的积水。

里面那张还有着些稚气的面孔无比狼狈,嘴角龟裂,头发结成一团,瘦骨嶙峋的身上衣衫褴褛。

几滴雨水落入,于积水中点起涟漪,将其模样搅散。

呵,当初叱咤风云的王继,成了一个小乞丐?

身体的恶样和身份的差距令王继绝望,他感觉自己要死了,站都站不稳,怎么在大雨中苟活?

天越来越冷,四周人越来越少,王继躲在屋檐下看天,阴沉沉的,什么都没有。

“滚开滚开!别挡着道!”

身旁有骂声传出,药铺打杂的伙计只是随意一推,王继便趔趄倒地,眼前一黑。

“哪来的臭乞丐?别挡在门口!”

一个打杂的伙计,都敢这么对我?

王继以手盖面,当初的他,整个东州的人都需折腰,七国帝王都要行礼!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明着驱赶那些乞丐,我们灵芝坊可是静和城第二大的药铺!”

“放心吧店主,外面没人儿。

王继听到,内心窃喜。

果真天无绝人之路,当年他路过静和,认识一人,应该能帮到自己。

支撑着虚弱的身体,王继双腿发颤,走进大雨,踏上这条不知结局的路。

这一轮回,过了多少年?

世人还记得他吗?

那个人是否还在?

疑惑中,大雨吞没王继,将其压倒。
他摇摇晃晃的走了一路,随时都会化作雨中的一具尸体。
他在冰冷中孤独前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在脑中回想过去发生的事。

他,王继,曾身披代表无上权力的圣甲,走进九州盛典的辉煌殿堂,却被夺走一切,只剩一人轮回,苟活于世。
而那幕后黑手名为萧擎,中胜神州人!

王继誓要将其斩杀,洗清这血海深仇!

“咳!”

凉风冷雨令王继咳嗽连连,本就脆弱的腰肢更低几分。
王继看着人世的灯火,瞧见里面的飘仙馆三字。

对这风流地,王继曾很是不屑,可现在成了他最后的希望。
如果死在这,怎么报仇雪恨?

王继吞咽着痛苦,靠近时,却被两个宛如巨灵的壮汉拦住去路。

两人目光轻蔑,横肉一垮,甚是高傲。

“哪来的乞丐?赶紧滚!”

“飘仙馆可是你能来的地方?”

我不能来?

王继当年一挥手,无数女子为之倾心。
一记目光,不知能令多少人折服。

张开许久没说话的唇,王继发出嘶哑且低的声音,虚弱问:

“花魁郑欢,在馆中吗?”

嗓子和肺部的剧痛令王继面色难看,像个死人,两个大汉因此讪笑:

“你来找花魁?先不说你和她的身份差距,就算郑欢大人伺候你,你这病秧子身板能抗住?”

“真是无知者无惧啊,小乞丐既然敢来找花魁,真是天大的笑话!”

笑吧,使劲笑!

王继双目憎恶,恨意滋生,他早晚会让所有辜负自己的人笑不出来。
可现在,面对这聒噪的笑声,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甚至连握紧拳头都做不到。

不过还好,郑欢还在,说明九州盛典才过去没多久,一切都还有补救的机会!

“麻烦了,你就说王继要见她,希望她记得那日的一根金簪。

王继的嗓子像黏在一起,实在没法再发声,身上的剧痛令他每一声咳嗽都像五脏六腑破碎。
可壮汉只是无情的嘲笑,推搡之际,王继跌入雨中,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大雨还在不断喧哗。

大汉哼了一声,颇有成就感的鼓了鼓胸前的肌肉,对走来的老女人说:

“梅姨,今天没什么人,我们不如早日关门,歇个小半夜。

“就是,这都多久了,一个客人都没有。

“确实有些奇怪,平日里雨天人才多嘞,谁不愿搂着热乎的小姑娘入睡?”

被唤作梅姨的女人挑起眉,又叹了口气,扫视一圈街上,见趟着个人,问:

“那人是谁?”

“他自称王继,太可笑了。

梅姨沉默,开口冷哼:

“这年头还有人敢自称王继?真不怕被斩头?”

“就是,我们劝他,他还不走,执意要见郑姑娘。

梅姨嗤之以鼻,丢下一句。

“郑欢是他想见就见的?没个几百两银子能见着面?”

“就是,不知道他咋想的,还说让郑姑娘别忘了那根金簪。

“我看那家伙是个疯子,金簪能用根这个字?”

壮汉关门,大笑时嘟囔着,梅姨却怔了一下,旋即加快脚步,上了最清静的三楼。

楼中有一女子,年纪二十左右,正是桃李年华,面容精致绝美,于温馨的灯烛下闪耀着诱人的光辉,一身白裙,和飘仙馆的胭脂俗粉截然不同。
光是一道背影,便足以令人口干舌燥,欲罢不能。

此女便是花魁郑欢,在这静和城也算个名声响亮的大人物。
若是哪家公子能与之攀谈,定能吹嘘半年,只是她娥眉微蹙,脸上略显烦忧,手中把玩着一支金簪。

梅姨进来,令郑欢没好气的问:

“怎么了?”

“我的姑奶奶,当初王继大人给你的信物,可是一支金簪?”

郑欢收起金簪的玉手滞在空中,语气中带着些怒意。

“你偷翻我东西?”

“姑奶奶耶,我哪有那个胆子,飘仙馆都是你撑起来的!”

梅姨将听来之事告知郑欢,这无数男人想见却触碰不得的女子竟冲下楼,不顾仪态,闯进滂沱大雨,面色慌然,几个壮汉拦都拦不住。

“王大人,您在哪?”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