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重生善妒世子妃》(陈景言是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善妒世子妃》(陈景言是谁)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4 17:48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陈令言 魏景和

上辈子的她善妒又操劳,生命的最后,用一杯毒酒亲手结束了自己,却没成想重生回了弟弟被害的当晚既然一切可以重来,那悲剧是不是就不用发生?

小说《重生善妒世子妃》(陈景言是谁)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重生善妒世子妃》(陈景言是谁)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5章 危机


“阿姐!”如玉般的小团子跌跌撞撞的走过来,脸上挂着好看的笑容。
陈令言轻轻捏了一下温瑜雪白的小脸,心下一片柔软:“今日和姐姐去母亲那处请安,咳不许胡说什么,知道吗?”
似乎是小孩子天真的感应,温瑜一直以来都不大喜欢赵氏,这半月的修养,年关才过,温瑜的身子也大好,在她的照看下挺过了风寒,只是绑过去的那两个婆子却不知为何自裁身亡了,不必去想,就知道这事赵氏的手笔。
轻轻撅嘴,陈温瑜见阿姐没有半点妥协的意思,乖乖应道:“是,阿姐。”
两人往赵氏的院子走去,还未过去,远远看见方姨娘领着个小孩儿也往那边去,方姨娘看见她,有些畏缩的笑了一下,轻声说道:“二小姐安好。”
姨娘一贯是没有什么地位的,方姨娘的性子又向来软弱,陈令言看过她身侧的孩子,皱眉问了一句:“宁哥儿这是怎么了?”
小小的孩子脸颊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呼吸中也有些不顺畅,想来前世赵氏是下了手的,用药材让陈温宁的身子一直不太爽利,方姨娘这就慌了神,求着赵氏想个法子,从那以后投入了赵氏的阵营,非但没有得到半点好处,反而把自己儿子拱手送人了。
“只是,近日有些体热。”方姨娘笑了笑,之后便抿着嘴唇不肯说话了。
陈令言也无意和她攀谈,两人一起走进了赵氏的院子去请安。
赵氏早就端坐在堂屋里,见两人进来,笑的和蔼:“都来了,春香,快看茶。”
热茶呈上来,赵氏第一眼却看向了赵氏身边的小孩:“身子可好些了?”
三四岁的小孩子照理应当能说出些话,可陈温宁只是有些害怕的眨了一下眼睛,胆怯的躲着,并不说出一句话,方姨娘瞧着似乎比小孩子还要惊慌,连忙行礼:“喝了您送的药已经好多了,惹得主母忧心都是妾身的不是。”
那恭谨的姿态看的陈令言微微皱起眉头,随即赵氏看了她一眼,故作大方的起身:“说的什么话,我也只是忧心孩子,不必多礼。”
看着倒是其乐融融的,陈菀绾坐在赵氏身边撒娇:“温宁弟弟看着可爱喜人,可否叫他陪我几日。”
说出来只是小孩子的胡话,可在场的人皆是面色一变,方姨娘拉着陈温宁的手更是用了几分力气,讪讪笑着,赵氏倒没有立即表现出想养男丁的心思,笑着看方姨娘:“小孩子说的话,不必当真。”
坐了片刻,几人请辞散去,陈令言看着走在前面脚步匆匆的方姨娘,心下盘算了一番,跟上去:“姨娘留步。”
方姨娘停顿了下才缓过神来,应了一声,年纪都也不小了,陈令言也懒得绕弯子,直接开口:“姨娘可想过,母亲给你的药中有无问题。”
此话一出,方姨娘的脸色一阵青白,试探性的问道:“主母是为了什么,单单不想叫妾身好过?”
“她不必让宁哥儿丧命,只需想法子养了宁哥儿,从此也能在府里名正言顺的站稳脚跟了。”她有些好笑的说出这些话,亲眼看着方姨娘的脸色越来越差。
半响,她才摸了摸怀中孩子的头顶,真切行了一礼:“妾身没有旁的想法,更不想争夺爵位,只想守着我儿过安生日子,求二小姐出个主意。”
陈令言等的就是这句话,她轻笑一声:“母亲给你的药可万不要再喝,只每日给宁哥儿灌一碗姜汤,不出半月就能好,只是其余的,还需姨娘多加留意。”
两人说完不久,方姨娘便急急忙忙的走了,她这么做也是这几日想过的,如果放任不管,方姨娘势必会如同前世一般,被赵氏收入麾下。方姨娘虽说不怎么聪慧,却也算是助力,自然不能让她得逞。
“姑娘!”如意的性子有些急躁,从堂屋跑来,累的直喘气,“老太太身子不爽,姑娘快去看看。”
家里不兴说忌讳的话,如意口中的不好,大抵很是严重,在陈家老太太也算为数不多真心对待自己的,陈令言起身走了出去,连暖炉子也顾不上拿。
正院里老太太才醒,戴着个抹额倚在那里,脸上就连半点血色都没有,大丫鬟柏月悄声说了情况,原是去往徐州的二老爷写信回来,说老夫人的二女儿身子愈发不好,恐怕撑不住舟车劳顿,老太太正是收到这信才悲痛交加晕了过去。
这说法算是委婉的,陈令言心中清楚自己小姑也没多少日子,而祖母上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见到女儿的最后一面。
老太太喝着吊精神气的参汤,只把她叫了进来,眼眶中满是血丝,一看就是哭过一场的:“言姐儿,卿燕快不行了。”
这会儿的老太太瞧着倒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眼泪汪汪的,陈令言过去握住她的手,掷地有声的道:“孙女陪着您去徐州。”
“去徐州?”老太太缓缓念着这句话,浑浊的眼睛看向她,“言姐儿是说,咱们去找你小姑?”
这件事陈令言也想过,无论小姑能不能好,都要全了祖母的夙愿,点了头:“索性年已经过去了,咱们就去徐州看看,权当散心了,父亲也不会不应的。”
这么一番说辞,老太太的眼神中这才有了些亮光,让柏月扶着坐起身来:“你说的不错,就算我儿在那里没了,我也决不能叫她呆在那个是非之地,柏月,快去请大老爷过来。”
恰巧陈天海今日休沐,听了老太太说的话,也没有异议:“只是路途遥远,儿子公务在身走不开,万望母亲保重身体。”
赵氏要操持家务,温瑜也送去了陈天海的前院,一切安置好之后,陈令言和老太太踏上了去徐州的路。
路途遥远,车马在路上行了三日,才到了地方,小厮敲开门之后,吴家门内走出一个家丁,语气不善:“谁啊!”
“吴家主母陈卿燕是否在此?”陈令言下车,耐着性子问道。
那小厮立刻一脸警惕:“你们是什么人!”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