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日久生情:前妻太迷人》(顾浅陆云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日久生情:前妻太迷人》(顾浅陆云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4 17:50 作者:佚名 标签: 其他小说 陆浅恒 顾月白

相识十年,她爱他如命本以为相知相许天生一对,却没想到在订婚宴上被他当众悔婚霸占财产家破人亡 五年后,他运筹帷幄以她的油画拍卖逼她出来步步为营,却被冒出来的缩小版萌包子震了心神! “警察叔叔,这里有个怪蜀黍乱认女儿了!” 陆浅恒满头黑线,看着双手抱胸不加解释的女…

小说《日久生情:前妻太迷人》(顾浅陆云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日久生情:前妻太迷人》(顾浅陆云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2章 当年你带走了我的孩子

贵宾室,陆浅恒望着顾月白,她坐在沙发上,捏了一些饲料喂鱼,鱼儿蜂拥涌过,招摇着大尾巴,在水中犹如一朵盛开的花,阳光从大片的玻璃照射进来,在她身后氤氲出层层光圈。

这幅怡然自得的模样,似乎她还是那个跟在他身后,骄傲的小公主。

这五年的分开,那些惨烈的变故,腥风血雨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你想要画?”他不说话,终究是陆浅恒忍不住,主动开口。

眼前的女人,美好的犹如泡影,他急切的希望一些东西,证明她是存在的,不是日日出现在梦中的幻影。

“不想!”

“不想?”陆浅恒婆娑着下巴,有些看不懂她了,“那为什么来拍?”

“拍了我也没钱!”顾月白回头,双腿交叠,眼神望着陆浅恒,说道:“顾氏不都在你手里吗?我什么都没了!”

顾氏……终究还是提了!

陆浅恒胸口阵痛,心有千言万语,恨不得长出十张嘴,对她解释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不待他说话,女人更利的一把剑已经杀了下来。

“我来只是想请陆总高抬贵手,别再找我了,你这样让我很难做,我没什么钱。”

“这些年为了躲避你,我连买东西都要请人代买,请人是要花钱的你懂不懂?项链卖了,手镯卖了,连戒指……我也卖了!”

顾月白摊开手掌,修长的手指上干干净净,陆浅恒心中一痛,想到曾经送她的戒指,眼睛发出锐利的光芒。

是谁曾经信誓旦旦,说即使是死,她也要戴着戒指,做他的新娘?她终究是放手了?

是终于不在乎了吗?

陆浅恒胸口滚烫想对她说没关系,以后他还会给她更好的,可女人浅笑着利剑刺下,“更何况,我现在还有孩子要养,陆总放我条生路吧!”

“孩子?”陆浅恒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目光锐利的望着顾月白,不敢置信。

谁的孩子?这五年来,他在苦苦寻找她,她已经找了别的男人嘛?

是谁?谁敢玷污他的月白?他要杀了他!

“谁?告诉我,那个不要命的男人是谁?”陆浅恒居高临下,双手捏紧顾月白的肩膀,手不自觉地用力,眼中带着嗜血的光芒。

“放开我妈妈!”陆浅恒呆滞着,便看见门后,一个萌化的小丫头气冲冲的跑了过来,抱着他的腿便咬了一口,小腿又踢又打。

“嘟嘟,不可以这样没礼貌!”顾月白低头,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发,眼神温柔。

“妈妈,他欺负你!”

小丫头双手叉腰,恶狠狠的瞪着陆浅恒,陆浅恒握着顾月白的手情不自禁的便松开了,只能呆呆的望着小丫头,脑中一片空白。

这个小东西,除了眼睛像她妈妈,又闪又亮,其他地方,都和自己的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说不是他的种都没人信啊!

“顾月白,你当年带走了我的孩子?”

陆浅恒咆哮的看着顾月白,她却满脸平静,牵过嘟嘟的手,说道:“陆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孩子,更不能乱认!”

“你不敢承认?”

“我凭什么承认?拿什么承认?”她咄咄逼人,呛得他无言以对,满脸苍白。

“我娶你,顾月白我娶你!”这么多年,她等的不就是这一句吗?只要他们结婚了,凭她顾月白是他陆浅恒的妻子,小丫头自然就是他的孩子。

“笑话!陆浅恒,你当我顾月白是什么人,你想要就要,想扔就扔?抱歉,我不要你了!”

陆浅恒,我不要你了!

她没有歇斯底里,只是平静的说出这句话,仿佛当年跟在他身后,缠着他的那些日子,都是一场虚妄。

陆浅恒不信,瞪大眼睛望着她,不敢置信那些疯狂,她就真的轻而易举一笔放下了。

“我既然出来了,就不会再躲躲藏藏,为了孩子,我也没钱没精力再躲下去,陆总也不用大费周章全城搜索了,放我条生路,我们大家都好过!”

“嘟嘟,我们走!”

“顾月白,你拐了我的孩子就想这样一走了之?”陆浅恒长腿一迈,拦住顾月白,青筋止不住的在太阳穴跳动,这些年来冷漠而平静的男人,在见到顾月白的这一刻分分钟表情破功,失去自制!

“你别凶我妈妈!讨厌你!”顾月白还没开口呢,嘟嘟已经受不了了,一把推开陆浅恒,小勇士一般拦在顾月白面前,陆浅恒不设防,竟被小丫头推的踉跄几步,撑在桌上,这才稳住身子,止不住的咳漱。

“嘟嘟,妈妈和你说了,不许不礼貌,不然妈妈会不开心!”顾月白蹲了下来,故意板着脸看着小丫头,指了指陆浅恒,说道:“这是陆叔叔,叫叔叔!”

小丫头嘟着嘴,肉嘟嘟的腮帮子鼓着,不满的望了一眼陆浅恒,终究屈服在顾月白的目光下,闷闷不乐的叫了一声“陆叔叔”,便扭过头转到一边,傲娇不以。

“乖,妈妈最爱你了!”顾月白刮了一下嘟嘟的鼻子,嘟嘟伸着莲藕般的小手,挽着顾月白的头撒娇,“妈妈,你不是告诉我小孩子做事要诚实吗?我就是不喜欢他,你还偏偏要我叫他,嘟嘟不喜欢!”

“呵呵……小鬼灵精!”

小丫头虽然是匍在顾月白耳边说的,可那话声音却不小,听在陆浅恒耳中,便是扎心的疼,一阵一阵的扎下去,不流血,不见伤口,那疼痛却那么明显。

眼睁睁的看着顾月白牵着嘟嘟离开,黑衣人进来,想请示总裁要不要下手,却看见向来瞥视天下的男人一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站在窗口,默默退了出来。

“妈妈,你不开心吗?”嘟嘟摇晃着顾月白的手,小脸上写满了乖巧,“是不是嘟嘟做的不对,惹妈妈生气了?”

“没有,嘟嘟很乖!”顾月白蹲下身子,一把抱起嘟嘟,抱得紧紧的,眼角却止不住湿润,心口酸楚。

十岁那年,第一次见到陆浅恒,从此那颗心便掉在他身上,买衣送饭,嘘寒问暖,面面俱到,事事上心,掏心掏肺,一直到十八岁。

许是太过用情,现在闭上眼睛,那些过往仍然历历在目。

他生病,她彻夜照顾,后来他好了,她却病倒了。

他创业,她日日陪伴,端茶倒水,**心便当,养胖他三斤,她却瘦了一圈。

他资金链断裂,她求着父亲给他融资,一跪就是半夜,他终于度过难关,她却被父亲关了禁闭。

……

从遇到陆浅恒的那刻起,陆浅恒就是她的命,虽众人嗤笑,她仍欢喜。

终于,在十八岁那年,他要了她的命。

“妈妈,你哭了……”嘟嘟趴在顾月白肩膀,小手乖巧的替月白擦着眼泪,安慰道:“妈妈是因为陆叔叔生气吗?妈妈别哭,嘟嘟给你报仇……”

“不,不是生气,妈妈是开心……”

十岁到十八岁,她陷入一场自己编造的爱恋里,一往情深,没感动别人,只感动自己。

十九岁到二十三岁,五年时间,因为这个男人害的爸爸去世妈妈中风,她寝食难安,日日吃素念佛。

十三年的时间,她和他纠缠了十三年,现在终于可以坦然的放开,这个男人再也不是心口朱砂,床前月光,她怎么能不开心?

“那妈妈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我们被房东太太赶出来了啊,再也没地方去了,要睡大桥吗?”

“不,我们去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顾月白一手捏紧拳头,一手抱紧嘟嘟,目光灼灼的望着浩瀚江城,踌躇满志。

那些欺负她的人,她顾月白回来了。

当年的顾月白可是顾氏的小公主,父母的掌上明珠,还有陆浅恒宠着,可谓半点儿苦都没受过,犹如温室的花朵一般。可是陆浅恒悔婚、父母去世后,顾月白便一下子从云端跌落到尘埃里,成为人人可欺的对象。

以往那些巴结讨好她的亲戚,一个个都换了一副面孔,争先恐后的来抢夺顾氏集团的财产,她一个孤女根本无力抗衡。

哪怕都这样了,可陆浅恒还是不肯放过她。他霸占了顾氏的公司,害得顾月白家破人亡,连唯一的哥哥顾西爵也失踪了,这其中肯定和陆浅恒脱不了干系。

顾家出事后,陆浅恒就派人将顾月白监视的死死的。若不是好友叶幽若的帮助,恐怕她根本无法脱身。

如果当年她没能从陆浅恒手里逃出来,是不是下场也会和哥哥一样?

想到这里,顾月白握紧了拳头,面容越发冰冷。

当初她不明白,陆浅恒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变化这么大呢?现在想想,或许一切都只是他的伪装,而他的目的就是将顾氏收入囊中。

枉费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她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陆浅恒。

“喂,幽若吗?对,我来取之前放在你这儿的东西……”熟练的拨通好友电话,顾月白简单交代了几句,脸上带着几分势在必得的自信。

抱起女儿,顾月白又重新戴上了棒球帽和墨镜,施施然离开了休息厅。

陆浅恒的办公室里,从监视屏幕上能清晰的看见这一幕,秘书有些为难地道:“总裁,要不要我去拦住顾小姐?”

“不必。”陆浅恒抬手,“派人跟着,不要被她发现了。”

秘书恭敬应是,退出了办公室。

陆浅恒独自坐在偌大的沙发上,面无表情,可垂下的眼眸里却早已情绪汹涌。

五年了,他终于再次见到了顾月白,而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