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大唐婿探:从高阳开始一查到底》(房玄龄之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婿探:从高阳开始一查到底》(房玄龄之女)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4 17:51 作者:佚名 标签: 悬疑惊悚 房玄龄 高阳公主

互联网大厂资深数据分析师,为完成超量的数据清洗工作,深夜加班猝死,穿越成为大唐贞观年间房玄龄私生子房遗北,正是姥姥不爱,舅舅不疼,受尽大母卢氏的欺凌,为了改变命运,他决定替二哥房遗爱迎娶高阳公主,此后法网耕耘,卧薪尝胆,官拜大理寺卿,密召十万不良人,只为诛杀辩…

小说《大唐婿探:从高阳开始一查到底》(房玄龄之女)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大唐婿探:从高阳开始一查到底》(房玄龄之女)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一章 平生最恨李世民

精彩节选

  大唐贞观九年,中秋,圣令:暂驰宵禁,万民共庆佳节。

  长安街从朱雀大道蔓延至各坊市中心的二十五条大街万人空巷,灯车辚辚连如流水马龙,撞行的艺坊花魁们在擂车上曼妙霓裳,笛声缭绕,聚集在街上的商旅百姓们洋溢在喝彩欢呼之中。

  长安通衢十二陌,青牛白马七香车。

  坊坊鼓声罗敷舞,纤纤初月上鸦黄。

  如此胜景,皇城外含光门下,一个面冠如玉,素锦袍衣的少年却在马车上长吁短叹,摇头不已。

  他手里拿了一根马鞭,坐在赶马的车檐上,不停拍打着马屁股上的虱蚊。

  “我堂堂博士后高材生,在古代居然混成了马夫,实在愧对九年义务教育,愧对党国栽培啊。”

  少年叫房遗北,前世是大厂资深数据分析师,为了完成超量的数据清洗工作,深夜加班猝死后穿越到了房玄龄的私生子身上,现在的职业是马夫,专为宰相房玄龄,也就是他爹,做个上下班接送司机。

  此子说来身世离奇,乃是太宗皇帝醉酒后,赐给房玄龄的美姬所生,而房玄龄的正妻卢氏性情刚烈,宁肯喝毒酒,也绝不肯接纳,以至于房家因为他这个私生子,时常闹的鸡犬不宁。

  当然,和他一样不见半分喜悦之色的,还有正从宫廷宴会告醉离席的大唐宰相房玄龄,他眉头紧锁一言不发,惶惶如丧家之犬。

  他瞥了眼吊儿郎当的儿子,两父子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马车徐徐缓行,冷风入轿,房玄龄的三分酒气便少了两分,眉宇间的忧思更加浓烈了。

  中秋之宴,大唐主宰、寰宇天可汗皇帝陛下——李世民,借着醉意与他商谈君臣结亲之事,按道理公主下嫁乃是臣子莫大的殊荣,可是驸马易选,公主难挑,此次下嫁联姻的公主正是高阳公主,这让房玄龄又恨又恼,陛下显然欺负他房玄龄是个老实人啊!

  他倒不是因为高阳公主出身旁支而心生嫌弃,恰恰相反,高阳虽是庶出,但脾气性格与太宗契合无两,尤是深得太宗喜欢,之所以对此女避之不及的是,宫中早有传言,高阳公主常常流连女观禅院,彻夜灯火,行为浪荡恣意,恐非完壁!

  念及于此,房玄龄也不禁破口大骂李世民教女无方,更为可恶的是他房玄龄的二公子房遗爱英雄男儿,怎么可以娶此等不守礼节的女人,他房家一世英名,岂不是要遗臭万年。

  陛下,你好狠的心啊,我房玄龄兢兢业业、素来老实,没曾想你贵为天子,造孽**,却让臣的儿来受此大苦啊!

  “妹妹你坐船头啊,哥哥你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车帘外一阵放纵闺贱的歌声传来,让房玄龄再次拍打着脑门儿,真是作孽啊!

  一切罪恶根源都是你,陛下!

  犹记得当年你趁着醉酒,已经坑害臣一次,生了这个逆子……

  如今你又要把高阳公主嫁给我家老二房遗爱,我那泼辣的夫人又如何能肯?

  马车驶入府邸,房玄龄长叹了一口气,怀着忐忑的步子进了内堂,而房遗北则跟在身后,今夜中秋,赶巧儿吃顿好的。

  门口侍奉的老管家房馆,有些惊讶的迎接道:“未曾料到阿郎回来的早,正是时候,大娘子和少爷们正在晚宴。”

  “嗯。”房玄龄随口应了一声,狠狠的吸了一口浊气,然后抬脚迈进大厅。

  太宗亲封的“醋坛子”卢夫人,见丈夫回来,拦住旁边几个女丫鬟前去侍奉的步子,亲自将房玄龄引至席中坐下。

  “父亲!”桌子下首方几个年轻男子站起来恭敬的喊道,分别是长子房遗直及妻子杜氏、二子房遗爱、三子房遗则、四子房遗义。

  趁这个空隙,房遗北从后面顺了三哥房遗则的汤碗,又用公筷做私筷,硬生生的在二哥房遗爱旁边挤了个位子。

  房玄龄点头,示意他们坐下,脸色有些不好看,官场沁浸多年,早已喜怒不形于色的他实际上是故意为之,高阳公主的事他实在抹不下老脸开口,遂摆个愁脸谱等人询问。

  “相公在宫中可曾被人欺负,是不是程咬金那夯贼,又或者是长孙无忌那阴人,还是陛下又给你什么苦差事。”卢氏对丈夫颇为了解,房玄龄一撅屁股她便明白了。

  房玄龄当即顺坡下滑道:“娘子,今日陛下邀群臣共庆佳节,宴会一半时,说是见为夫身上似乎有喜鹊缭绕,该有大喜之事,所以对我房家赐下一门婚事,和陛下结为儿女亲家,如此殊荣,咳咳,真是大喜啊!”

  “陛下向来喜欢骑你这头老马,哪次安了好心,你先与我说来,赐婚的是哪位公主?长乐还是襄城啊?”卢氏一脸戒备,李世民就不是什么好鸟,她平生最恨两人,一个是把房玄龄当狗使的李世民,二是李世民所赠侍妾庶出的私生子房遗北。

  房玄龄摇了摇头,装作欣喜道:“都不是,陛下说是美丽可爱,温柔体贴、小鸟依人的绝世女子……高阳公主!”说完房玄龄感觉嘴角有些瓢,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下,舌头好像也被闪着了。

  “什么!高阳那个浪蹄子!也配做我的儿媳妇儿,李二那瘟孙实在是太欺负人了,我房家为他当牛做马,他把我们当成什么了?你房玄龄把他李二当兄弟,他又把你当什么了?”卢氏当即破口大骂,高阳的名声在长安谁不知道,若非是顶着个公主的名头,和青楼艺女有什么区别?

  房玄龄见卢氏口无遮拦,勃然大怒,胡子抖个不停,说李二是瘟孙,说高阳是浪蹄子,他房玄龄有几个脑袋够砍的?就算是你娘家范阳卢氏家主也不敢如此造次吧!

  房家老二房遗爱见父母吵了起来,站起来让两人打住,高阳公主虽然在长安风评不好,奈何人美肤白,曼妙婀娜,乃是长安男子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如今大哥房遗直已婚,赐婚的对象显然非自己莫属了,此等好事岂能错失!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