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时光几许忧伤》(葛云卓容元祺)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时光几许忧伤》(葛云卓容元祺)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4 18:01 作者:佚名 标签: 容元祺 现代言情 葛云卓

他亲手扼杀她对他所有的爱,把她推入地狱她百般被伤,爱到最后,终于明白,不懂如何爱,就不会那么痛容元祺,你知道吗?我爱你,可我更恨你!

小说《时光几许忧伤》(葛云卓容元祺)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时光几许忧伤》(葛云卓容元祺)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8章 他不爱我

雨夜,容公馆的西苑。

“咳咳!咳咳!”

持续不断的咳嗽声,像是死神的召唤般,把我的五脏六腑都快要咳出来。

昨日去找葛云卓的时候,正直江城肺痨流行,我咳得这般严重,怕是染上了!

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蜡黄蜡黄的,据说,得了肺痨之人便是这般吓人的模样。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

“夫人!不好了!少帅听说你去找葛云卓,大发雷霆,现在正派人来西苑搜查!”丫鬟柳儿慌慌张张的在门外喊道。

搜查?

我愣了一下!

但来不及细想,门已经被打开,

李副官二话不说,直接在我房里到处搜查起来。

我正一脸茫然的时候,

走廊外,军靴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容元祺来了!

我刚想跟他说什么,却被李副官打断:

“少帅,从夫人房中搜到一台收音机!”李副官捧着我房里的那台美式收音机站在容元祺面前。

“不过就是一台收音机,怎么了?”我不可思议的反问道。

“的确!一台收音机确实说明不了什么,很多家庭都有!但是,只要有,就有机会接收特定频道的情报密码!”李副官说的怔怔有词。

“少帅,你看,这就是作案工具,接收电波信号的编码转换器!”

我骤然怔了怔,我房里怎么会凭白多了一个用来传送无线情报的编码转换器?

“夫人房里的丫鬟也招供了,昨日,夫人前往江城私会葛云卓!”李副官又补充了一句。

私会?

我惊讶的好像头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

可我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容元祺突然就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俊逸的面容渗透着极度的怒火,牙关咬的咯咯作响,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质问声带着浓烈的怒火。

“少帅!这个情报传送器我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话还没说完,下巴突然一疼,抬眸,对上他那冷冽的冰眸,心疼的仿佛就要裂开。

“林曼薇!我早就得到密报,说你与那葛云卓眉来眼去!我一再告诉我自己,你不会背叛我!我一次次忍耐,没想到,你会这样对我!你天天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勾三搭四,我它妈的真恨我自己当初瞎眼爱上了你!”

“轰!”我的脸色在瞬间惨白!如五雷轰顶!

泪水顿时**眼眶,却又强忍着不让它溢出来。

十天前,容元祺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埋伏,差点被暗杀,捉到刺客后,得到了口供,是江城葛云卓的人!

为什么对方会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肯定是督军府内部出现了内鬼。

可我万万没想到,容元祺会怀疑是我出卖他!

我忍着心痛,慌乱的解释着:

“少帅,我没有背叛你!我去找葛云卓,是去求他退让一步,与你结盟,而不是……”紧紧的咬着嘴唇,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

容元祺和葛云卓为了争夺望京那处水陆交通要害,打了一年多了,也没斗出个你死我活,我不忍周边的百姓跟着牵连遭殃,也担心万一哪天他真的被暗杀,所以才去江城找葛云卓,希望他看在我父亲曾经救过他的命的份上,退让一步。而葛云卓也答应了此事。

事情根本就不是他想的那样!可我该说什么呢,说什么才能让他相信我?

“林曼薇!我以为,只要对你够好你就不会那样,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容元祺赤红着双眼死死的盯着我,浑身散发着滾滾怒火。

那些怒火,最后都变成了尖刀,在我的心脏凿开一个洞,鲜血汩汩直冒。

“元祺!咳咳!”肺痨导致的咳嗽更使我胸闷气喘,我的脸色惨白,咳的好像快要死了一般。

我想说我真的没有背叛他,可是喉咙却像被棉花塞住,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我清楚的知道,肺痨,乃绝症!

泪水划落脸颊,

多么可悲,我尽力想要维护的那份爱,却在我生命的尽头,终究都化成了伤害!

容元祺,你可知道,我爱了你很久很久,但是我可能快要离开了,比很久还要久!

“林曼薇盗窃情报,关进军**监狱,侯审!”

一声令下,我的心顿时猛沉了下去!像是被灌了铅,沉重的连呼吸都找不到出口。

那个曾经让我笑为我痴的男人,最终让我哭了!

连绵的阴雨,就像我的心在流泪,不知何时是晴天。

军**监狱,那是有去无回,人间地狱!

每一个被送进去的人,不死也要被剥一层皮。

审讯处,黑色的血渍浸染了一地。

我被押坐在一张椅子上,低垂着头,发迹凌乱,双目紧闭。

已经审了两天了,我本就无辜,他们当然没能从我嘴里审出什么来。

但因为连着几天滴水未进,一刻也没有合眼,我的嘴唇苍白干裂,头也昏昏沉沉的,眩晕的厉害。

阴冷刺骨的寒气贯穿全身,

“咳咳!”又吐血了,看着地上那抹刺眼的鲜红,我这是快要病死了吗?

可是,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有自证清白,容元祺也还没有听到我悲哀的心声!

我不能死!

“林曼薇!”一个熟悉的女声在审讯室里响起。

我微微抬眸,看到萧楚桐居高临下的站在我面前,她穿着一身紧致的军装,波浪的卷发,美艳的面容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冷漠而阴鹜。

她是我上私塾时的同学,家里因为战乱而败落,她父亲本想将她许给一个六十多岁的督军当七姨太,我看她留过洋、学过医、人又聪颖,便将她介绍给容元祺当秘书,帮她躲过了一劫,却没想到,她竟挑衅我,说要取代我,当少帅夫人!

我别过脸,不想与她这样狼心狗肺之人说话。

“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你房里搜出编码转换器吗?”萧楚桐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想想这容公馆里,最希望我死的,也就只有她了!

我闭着嘴不回答她。

见我不说话,萧楚桐大笑了几声,让这审讯室更冷了几分。

“少帅说,下月初五将与我结婚,给我举办西式婚礼,让我成为名正言顺的少帅夫人!”她得意洋洋的灿笑着,笑声刺痛了我的耳朵。

我的身子在瞬间不可抑制的一颤,捏着衣襟的手指关节泛白,五脏六腑都在疼!

犹记得当年,刚从军校毕业的那个少年,英俊无双,气度倜傥,我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可是他却不开心,他说他想当督军,可没人帮他。

于是,我苦苦哀求当时时任军校校长的父亲,帮助他拉拢军事势力,培养自己的兵马,让他如愿成为一方霸主!他也曾深情款款的对我说过:薇薇,从现在开始,我只疼你一个,永远的宠你爱你!

记忆碰触到我内心最柔弱的地方,凌乱的结成一张网,越网越紧,直达心脏!

“萧楚桐!你骗人!”我捂住耳朵不想听!我不相信。

“我骗你干什么?不信你看,我们连结婚证都领了!”萧楚桐抽出一张证明摊在我面前,我不想看,但又不得不看,那上面赫然写着:两姓联姻,一堂缔约,永结良缘……

一字一句,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残酷。

他把当初给我的承诺,全都给了萧楚桐!

胸腔里的痛又涌上来。

“咳咳!”剧烈的咳嗽声,我咳出了两口血,吐在了地上!

萧楚桐连忙将脚往后挪开,嫌弃的捂了捂鼻子。

突然,她又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低声说道:

“薇薇姐可是气吐血了?也难怪,枉费你跟了他这么多年,最后,正牌少帅夫人的位置却落到我萧楚桐身上!哈哈!”

无名指上的钻戒,刺的我眼睛疼!

不!不会的!容元祺他不会不要我的!

我极力的摇头,忍无可忍的一把甩开了萧楚桐的手,我本就没有多少力气,可不想萧楚桐就这样“啊”的一声往后倾倒了下去。

我的手刚收回来,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却只听“啪”的一声,我的脸上已经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打我的不是别人,是刚刚走进审讯室的容元祺!

身体被他一巴掌打倒在地上,骨头疼!

“咳咳!”喉咙里涌出来的红色,疯了一样的溅了一地。

看着这一地的腥红,让我有种有尽灯枯的凄凉!

眼睛也越来越湿润,抬眼正想解释,却看到容元祺急切而紧张的护着萧楚桐,眉宇间尽是心疼:

“桐桐!你怎么样?”

我的头眩晕的厉害,但这一刻,却清醒的意识到,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那样用力的爱我了!

我怔怔的望着他许久,这张我曾深爱过的脸,已变得如此陌生!

原来,是我太天真了!

眼泪如瀑布般滚落!

“不怪薇薇姐!是我多管闲事,想着这监牢艰苦,便好心来劝说她。只是,她有点冲动!”萧楚桐脸色惨白,她只是轻轻的摔了一下,但那架势,仿佛是我对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似的。

“不是的,她是来告诉我,说你要和她结婚?元祺!你当真要娶她?”我抹了抹眼泪,卑微的注视着他,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就要袭来。

“嗯!”他厌恶的瞥了我一眼,俊逸的面容下,毫无温度。

眼泪再次奔溃,我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在刹那间褪了去!

为什么那么残忍?

原来,我以为的那些天长地久,不过是一个笑话。

“对了,我想给桐桐办一个西式婚礼,但是寻遍了整个上海滩,也没找到她喜欢的婚纱,记得你曾拜德意志的设计师学过婚纱设计,就由你来帮桐桐设计一件吧,你是她的好闺蜜,你应该懂得桐桐喜欢什么!”

他不缓不慢的说着,绯色的薄唇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说的那些话却像是沾了盐水的鞭子,一遍遍的抽打着我那颗破碎的心。

他这是多么的不在乎我的感受呢?

让我亲手给萧楚桐做婚纱?这是让我拿着刀子往自己心口戳吗?

不!我不可能会帮她做的。更何况,我染了肺痨,这病本就经不起劳累。我不能答应他。

“我不做,我得了肺……”我忍住眼泪,毫不犹豫的回绝道,但“肺痨”那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萧楚桐顶了回来,

“薇薇姐,你拜过的那位德意志裁缝,还帮英国皇室设计过婚纱呢!你作为他在中国的唯一徒弟,技艺肯定也不差吧!”她的语气里带着哀怨。

我倒吸一口冷气,咬了咬牙正想再次回绝,却被容元祺打断,

“好了,林曼薇!”他有些不耐,“如果你想让林曼宗活着从平城监牢回来,就乖乖去做!”

平城监牢?

空气有一瞬间的诡异。

他的意思是已经将我的弟弟林曼宗关押了吗?

平城有一处隐秘的监牢,是专门用来关押死囚犯的。里面有些囚犯会被日本人带去做人体实验!去了那里,相当于进了鬼门关!

“咳咳!”咳嗽愈发剧烈,我捂了捂嘴,掌心一片鲜红!

脑海里却模模糊糊的,仿佛看到弟弟浑身是血,躺在日本人的手术刀下被活活解剖的样子……

我身体轻颤,心像被刀捅了一般疼的厉害,

“好!我做!”颤抖着嘴唇,泣血般的挤出这三个字。

因为要帮萧楚桐设计婚纱,我被人从军**的监狱接回了容公馆的西苑。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阴雨蒙蒙中夹杂着雪花,就像我的心情一样糟糕。

一笔一划,泪水浸**设计手稿。

我从来没有觉得手中的铅笔如此沉重过。

“咳咳!咳咳!”整个西苑回荡着我剧烈的咳嗽声。

“夫人,您生了那么重的病,我去求求少帅!”丫鬟柳儿哭哭啼啼的跪在我身后。

“不必了!”

他现在厌恶极了我,我多说一个字都是多余的。又何必前去自讨无趣!

何况,我不敢拿弟弟的命开玩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快把婚纱做好,好让弟弟早点从平城监狱回来。

我拖着病怏怏的身子,连着赶工了五天,总算做出了一个婚纱雏形。

“薇薇姐,婚纱快好了吗?”一个温婉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雏形好了,还差一些珍珠和花边点缀!你要不要先试穿一下?”我拿着婚纱,淡淡的看着她。

萧楚桐接过婚纱随意看了一眼,最后,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林曼薇!这就是你所谓的英国皇室最喜爱的款式?我看连抹布都不如!你到底有没有上心?”

说着,她拿起剪刀,“咔嚓咔嚓”把我这几天的心血毁于一旦!

我气的发抖,

设计稿是她自己确认的,颜色也是根据她的要求搭配的,前天她还说最喜欢这款婚纱,今天就变成了抹布?

“萧楚桐!你干什么!”我抓住她的手腕,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女人,门外的走廊上忽然传来军靴沉重的脚步声。

萧楚桐勾起唇角,反过来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薇薇姐,我知道让你做婚纱是委屈了你,可是你为什么要剪碎婚纱呢?婚礼马上就要临近了,婚纱被搞成这样,这婚还怎么结啊!”

然后,她梨花带雨的扑向来人的怀里,脸上愧疚的表情是真真切切:

“少帅!是我不好!我不该喜欢穿婚纱,更不该让薇薇姐帮我做婚纱!”

“咳咳!咳咳!”我咬紧牙关,忍住喉咙里涌上咸腥,胸腔里痛的像是炸裂了开似的。却无法想象,刚刚还是一脸狰狞的萧楚桐,怎么就变得这般楚楚可怜的受害者模样!

“萧小姐!你怎么睁眼说瞎话,明明是你自己剪碎了婚纱!”柳儿急切的帮我解释着。

“女孩子一辈子只有一次婚礼,我自己剪婚纱?”萧楚桐娇娇弱弱的哭泣道。

听到她的话我忍不住想笑,为了污蔑我简直不惜代价!

“少帅!夫人她真的没有……”柳儿想再辩解,

可她还没说完,就被容元祺一声喝住,

“闭嘴!”

随即,

“砰!”只听一声枪响!

柳儿倒在了血泊里!她的眼睛是睁开的,嘴角溢出一股殷红的鲜血淌在地上。

一地的红色绚烂绽开,染成猩红一片血海!

我揪紧手里的婚纱,心口疼的抽气!瞪大眼睛看着死去的柳儿,泪水凝结成冰。

柳儿八岁便跟了我,虽说是丫鬟,却与我情同姐妹,几乎是我的半个至亲!

如今却只因替我多说了一句,就被一枪崩死!

呵呵!

我痛极反笑!胸腔疼的弯了腰,可这刺痛却掩盖不住心房碎裂传来的剧痛。

“林曼薇!限你在婚礼之前做好婚纱,否则,你们林家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下场!”声音冰冷至极,像是从地狱穿透而来。

他已经不是我认识的容元祺了!他是魔鬼!可偏偏却是能让我心痛的魔鬼!

我一边咳嗽,一边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已经冷漠离去了,但那无情的眼神却留在我心里,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为了林家人不受牵连,我没日没夜的赶工制作婚纱。

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就连呼吸的时候,喉咙都会发出嘶嘶的声音。

终于赶在他们婚礼的前一天,完工了!

我捧着这件美到极致的婚纱,就像捧着一块冰,浑身冷的发痛。

因为连着几天熬夜,我气若游丝。

颤颤悠悠的站在萧楚桐面前,看着她穿上了我做的婚纱,她是那样的得意那样的骄傲!

但她朱唇上的殷红,却像极了那天柳儿流出来的血!刺疼了我的双眼。

我将婚纱送到之后便自行离去,可还没走到西苑,就看到李副官带着一队士兵轰轰烈烈的朝我奔来。

“夫人,萧小姐晕倒了!少帅请你去一趟!”

我的心不由得一紧,她晕倒了关我何事?

被带到萧楚桐住的洋楼上,我看见她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青紫青紫的。

几名军医提着药箱,神色凝重的商量着什么。

而荣元祺则是一脸关切的坐在床边紧紧的握住她的手,那关心的眼神都快滴出水来。

我不禁想到,曾经有一次我染了风寒久病不起,他也是这般忧伤!

可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他已经有了新欢,而我,可能连旧爱都不是吧!

不过也罢,反正,我这副身子也撑不了几天,如果容元祺对我已经没有了感情,那么,在往后没有我的日子里,他也没什么好牵挂的。

我这样一个马上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人,忘了就忘了吧!

泪水又湿润了眼眶,我以为我不会再心痛的,可过去的每一件回忆都变成了鞭子,狠狠的抽在我心上,溃烂成泥。

“少帅!夫人来了!”李副官提醒了一句,容元祺才把视线从萧楚桐的身上移开。

“林曼薇!桐桐穿了你做的婚纱后,中了剧毒!军医在婚纱的夹层里搜出了一包黄色粉末!那是一种来自日本的化学毒药!”他目光泠冽的看着我,声音冷的像是淬在寒冰里的刀光。狠狠的在我那颗本就支离破碎的心口上又扎了一刀!

婚纱夹层里有黄色粉末?

这又是什么黑锅?

可悲又可笑!如果我真想害死萧楚桐,为何不早在她来西苑试穿的时候就下手,而偏偏要这么醒目的婚纱里做手脚?况且我弟弟还在他手上,怎会置他于不顾?

可是这些,容元祺不考虑!

“少帅,在夫人房里搜出一包粉末,与萧小姐婚纱里的粉末,成分是一样的!”李副官捧着盘子走到容元祺的面前。

所有的巧合,天衣无缝,把我的罪名定的死死的!

容元祺怒不可遏的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可怜我那残破的身体本就气紧呼吸困难,被他这样一堵,气都出不来了!

“快把解药交出来!倘若桐桐遭遇不测,你们林家全部都得陪葬!”

我的心咯噔一下,像是突然被一掌震碎了似的,疼的钻心裂肺。

气一紧,又不断的咳嗽起来。

我喘了好几口气,才把喉咙里的那口血咽了回去。

“粉末不是我放的,我哪来的解药!”

“啪!”清脆的耳光声!

耳光的声音很响,打的我心都在疼。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到底是被抛弃的那个,一个人一旦被认定有错,就是连呼吸,也是罪孽!

“林镇南早些年与日本人走得近,这种军用化学剧毒,在这奉天城内,恐怕也就只有你们林家能轻易得到吧?”他的脸上乌云密布,怒火越烧越烈!

突然,快步上前捏住了我的下颚,迫使我仰着头看他,使得我就像是看着神邸一样看着他。

“信不信随你,反正不是我做的!我没有解药!”我心如死灰的闭上眼睛,不想看到这张一触就会让我心碎的脸!

“很好!林曼薇!这是你逼我的!”他气急败坏的将我甩到地上。转而朝李副官命令道:

“去一趟平城监狱!”

平城监狱!我瞳孔猛然一缩,耳边响起曼宗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哀嚎声。

“等一下!”我的声音有些发抖,眼睛酸涩的朦胧了。

“我去想想办法,帮她解毒!”

虽然我明白我能救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当务之急,我不得不先答应。

“好!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拿不出解药,就去给你们林家唯一的独苗收尸吧!”

容公馆西苑。

窗外,阵阵寒风鬼哭狼嚎,吹的我惶恐不安。

连着几天没有好好睡觉,我快要撑不下去了,可我不敢睡。

如果没有想出救萧楚桐的法子,我怕容元祺真的会杀了我弟弟!

“薇薇!你弟弟年纪尚小,你爸爸去世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啊!你快想想办法,救救你弟弟啊!”我妈一脸悲戚的望着我。

今天一早,我妈就收到消息,平城那边的监狱,将处决一批犯人,这次是活埋!

“妈!弟弟他到底所犯何罪?怎么会被抓进监狱?”我有点想不通,我弟弟还是个学生,心思非常单纯的人,怎么就成了死囚犯。

“那日少帅被偷袭,刺客招供出了几个奸细,其中一个就是你弟弟最要好的同学,可是他同学是奸细他是不知情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抓进去!”我妈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

“嗯!”我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本想安慰她,可谁知一开口,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掉。

是我连累了他,如果我当初没有同情萧楚桐,没有引狼入室,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弟弟也不会被怀疑。

“薇薇,你是少帅夫人,你去求他!求他放过你弟弟!”我妈两眼红肿的拉着我的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她还不知道,容元祺早就不要我了。可我不敢告诉她实情,她是传统的女人,在她的旧观念里,女子被夫抛弃,那是天塌下来的耻辱!

我别开脸不敢看我妈的眼睛。

“叮铃铃!”电话铃响起。

“大小姐,您拜托我的事我去查了,先前研制那种军用化学毒药的日本人,已经在前不久被暗杀了,解药找不到!”是父亲的老下属给我打的电话。

我心里一颤,仿佛喉咙被人掐住,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心情还未平复过来,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大小姐,平城监狱传来消息,少爷他……他已经被处决了!”

我浑身颤了颤,死死的按住心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脑袋里嗡嗡作响。

我弟弟死了?

容元祺,你狠!

“天呐!我的儿啊!”

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哀嚎,我妈已经一头撞在了坚硬的石柱上,满脸是血!

“妈!”我急忙转身想去扶她,但是我自己的身体本来就很虚弱,一个踉跄,扶着我妈就倒了下去。

脑海里一片空白,好半天才恍过神来。

“来人啊!救命!快救救我妈!”

午夜,洋人开的西式医院,寂静的令人心悸。

我面如死灰的坐在医院的抢救室外,脑海里,一会儿是弟弟已经腐烂的尸体,一会儿是我妈那满是血的脸,仿佛全世界就要崩塌。

曼宗死了,是容元祺亲自下的命令!

我心神俱碎!

我的柳儿没了,弟弟也没了,现在连我妈,也快要没了吗?

好像世界末日来临,

“呼!”我叹了一口气,嘴里呼出的全都是血腥味,凄凉又绝望。

“林小姐,我们无能为力,亲属赶紧去见最后一面吧,病人的时间不多了!”洋人医生打开抢救室的门,一脸哀凄的对我说道。

我疯了一样的冲进抢救室,紧紧的抱住我妈的身体,哭的肝肠寸断。

“妈!妈!你不要走!不要丢下女儿!”

“林曼薇!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为什么不去求容元祺?为什么不救你弟弟?我的曼宗啊!曼宗……”我妈紧紧的蹙着眉心,无比怨恨的看着我,说话的声音慢慢的小了下去,直到,没有了呼吸。

就这样,在我的怀里死去!

“妈!”我尖叫着,顿时,心像被人生生剜去了一样。

撕心裂肺的哭声回荡在死寂的医院里。

我妈怎么就离开了呢?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亲人,他们一个个,全都离我而去。

容元祺!我克制着不让自己喊出他的名字!

这个男人,他一次又一次的践踏我的爱,我一点一点的陷入愤怒和绝望!

“林曼薇!姓容的心狠手辣,不是你爱的起的!”

“林曼薇!你当真要为了那个男人舍弃你爸妈?”

“林曼薇!你可要想清楚了!嫁给了那个男人,你就不是我林镇南的女儿了!”

是我太任性太不孝!

当初如果不是我逼着他们一定要把我嫁给容元祺,他们就不会死!

都是我的错!还有那该死的容元祺的错!

心仿佛枯萎了般,我怎么那么傻,只因他当初的一句随随便便的誓言,赔掉了我妈、弟弟,还有柳儿!

是他,毁掉了我的一生!

这个混蛋!这个混蛋!

我后悔了!

爸!妈!女儿知道错了!你们都回来好吗?回来啊!

我哆嗦着身体,蜷缩在停尸房的走廊上。

突然,小腹上袭来一阵钻心的剧痛,犹如刀割。

似乎有一股温热的液体从我的身体里汹涌而出,我怔了怔,低头一看。

白裙已被鲜血染红,腿间的血浸**裙子,滴了一地!

“林小姐,您流了这么多血,可能是先兆流产!你是选择保胎还是流产?”一名女医生帮我检查之后问道。

先兆流产?

想不到我怀孕了,怀上了容元祺的孩子,毫无征兆的。

我本该开心的,可现在我一点也笑不出来。

“来不及了!您体质太差,保住的可能性非常小,要不拿掉算了?”医生蹙眉问道。

来不及了?

我的身体哆嗦的厉害,流了那么多血,

这个孩子我还不知道他的存在就要离开我?

我已经接连失去了三个亲人,如果连他也……

“啊!”我疯了!捂着肚子竭斯底里的嘶喊着。

“保胎!我要保胎!”

这是一个小生命,只要有一丁点希望,我就要全力以赴。

虽然,我恨死了容元祺,但孩子是无辜的。

泪水滑落脸颊,胸口好痛!痛的要炸开了!

喉咙里的鲜血又涌了上来,染红了雪白的床单。

身体上的病痛和精神上的打击,已将我这副身子折磨得如同枯槁,但我必须拼一拼,生下这个孩子!

“医生,求求你!保胎!”我仰起头,不让眼泪流下来。

“那我尽量吧!”医生同情的看了我一眼,继续拿着冰冷的器械在我身下捣鼓着。

我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返回容公馆。

寒夜的风,凌厉。

一个黑影闪进了西苑。

“葛大哥,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不明白,葛云卓从大老远的江城跑到奉天城来干什么。

他和容元祺是死敌,他这样相当于狼入虎穴,万一被容元祺的人发现,他就死定了!

“走!我带你走!”葛云卓穿着黑色的加长大衣,俊逸的脸上冒着寒气。

他不由分说,径直拉着我的手就要走。

“我不走!”我坚定的挣脱了他。

“我知道你有苦衷,跟我走!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

“我没有苦衷,我爱他!”纵然已经在心里说过无数次恨他,可关键时刻,我竟然就将“我爱他”这句揪心的情话说的如此自然。

“你!”葛云卓显然被我气的不轻,他摇晃着我的肩膀,激动的对我大吼:“可是,他不爱你!但凡他如果有一点点爱你,就不会让你的亲人去死!”

他不爱我!

他不爱我!

像一句被施了蛊毒的诅咒,侵蚀着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我沉默了,整个人软了下去,瑟瑟发抖的摊坐到地上。

葛云卓说的没错,是我自己太看得起自己,我不过就是容元祺玩厌的宠物。

我咬了咬发白的嘴唇,“好!我跟你走!但不是现在,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就跟你走!”

我这一生,遗憾太多,在我短暂的生命里,唯一的美好就是这个孩子了!

葛云卓神色沉重的看了我一眼,直接强势的将我那虚弱的身体一把抱起,从西苑的窗户一跃而下。

“我们去哪?”这时候我才发现,他没有直接带着逃出西苑,而是来到了容公馆的洋楼,容元祺的卧室外面。

守在他卧室门口的警卫警惕的朝我们扫过来,我以为要被发现了,却没想到,

“司令,按照计划,已经在他的酒里下了药,他一时半会儿不会醒过来!”

警卫竟然替我们打开了卧室的门,非常配合的给我们做掩护,还尊称葛云卓为司令!显然,这名警卫应该是葛元卓安插在容元祺身边的内应。

卧室的大床上,被下了药的容元祺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他的睡容是那么的平和,刚毅的剑眉变成了温和的曲线,精致的五官,薄唇轻抿……

“忘了他吧!”葛云卓痛心疾首的看着我,将一把手枪塞到了我手里。

“对不起!我做不到!”心颤抖的厉害,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和容元祺,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许久,葛云卓重重的叹了口气,:

“薇薇,难道你忘了,柳儿被他一枪崩死,你弟弟被活埋,你母亲一头撞死在你面前!快点,机会只有一次,今夜若不下手,更待何时?”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