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极品大相师》(张小凡王艳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极品大相师》(张小凡王艳如)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4 18:02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林小凡 王小玉

少年初出山,一身浩然气,算尽天下事,凭着一身过硬的本事,在都市步步生莲,风生水起……

小说《极品大相师》(张小凡王艳如)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极品大相师》(张小凡王艳如)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7章 遭天谴

宁静的山谷,阳光明媚,天气好,给人的感觉心旷神怡!

林小凡坐在山谷的大树底下,这般好天气,他却是苦着一张脸,手不断抚摸额头,额头上肿了一个大疙瘩,还渗出血丝。

今天那可是倒霉透了,路过街道主任家门口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被街道主任拿着香炉砸了脑袋,吓得他急忙逃跑,这街道主任是发疯了吧。

林小凡一边跑,一边回想起街道主任不断骂自己是畜生,还说毒死林小凡等等难听的话,还听见街道主任女儿大骂色狼。

他今天自认倒霉,此时街道主任正在火气上,所以他还是急忙逃跑,心中暗骂不知道哪个畜生偷看了街道主任那漂亮女儿洗澡,这个黑锅却是被自己背着。

越想越气,自己怎么就那么好欺负,心里不由得邪恶地想,既然自己已经背了这个黑锅,那还不如把街道主任的女儿推倒,这才解恨。

正胡思乱想着,眼前的光线突然给遮住,林小凡的却是眼睛一亮,不由得一下子愣住了,哇,好美的女人!

他的小心脏一下子扑通扑通地跳动不停,是粉红色,好白的肌肤啊!

林小凡认为今天人品大爆发,这样的美景也看到,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

挡住光线的是一个性感女郎,她穿着一件粉黄色T恤,胸部鼓鼓的,浑圆硕大,下面穿着一条深蓝色的超短裙,很时髦的时装。

大腿穿着黑色**,透过短裙,看到雪白细致光滑肌肤,粉红色的小丫子,那里凹凸轮廓看的一清二楚。

身为处男的林小凡,第一次看到这般靓丽的景色,差点流鼻血了,胸口不断爆炸出一阵阵热流,血液沸腾起来,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内心狂热,竟然有一种冲动想要扒开小丫子看看里面的春色,那该多美妙呀。

“小凡,对不起!我爸误会了你!你没事吧?”声音清脆悦耳,充满着磁性能渗进人的心里去,很好听的声音令人陶醉。

“是你!”林小凡吓得一跳,马上站起来,看着她。

她今天不施粉黛,清新自然,如朝阳下的一朵出水芙蓉,显得非常青春活泼、朝气蓬勃,血红的小嘴,很美,很勾魂,令人有一亲芳泽的冲动,她就是街道主任的女儿王小玉,因为看到她爸爸打错人,所以追过来向林小凡道歉。

“哎呦!”林小凡脸色突然大变,掩着肚子,心中极度惶恐,肚子怎么突然间痛了?

想起给街道主任砸到额头的时候,从香炉掉出一些东西,在逃跑之中,吃进去了,难道那是毒药?

“一定是毒药,我不想死,我还是一个处男,还没有享受女人的滋味。”林小凡心里胡思乱想起来。

“你怎么流鼻血了?”王小玉惊恐地说。

“啊!”林小凡极度恐慌,流出的鼻血是黑色的,一定中毒,一定是。

林小凡此刻极度愤怒,对街道主任极度憎恨,看着王小玉,心中浮现了邪恶的念头,就算死也要享受一下女人的滋味。

想归想,但不敢,只是等着王小玉。

“快把鼻血塞住!”王小玉也吓坏了,紧忙拿出餐巾纸帮林小凡擦鼻血。

闻到一阵处子的幽香,令林小凡邪恶的心更加激动了,很想伸手抱住她,她抬起手,下面的衣领打开一条缝。

“哇!”林小凡心中暗叫!

深深的鸿沟,雪白一片,看到鼻血流出更快了,胸口的血气不断往上涌。

林小凡第一次看到这般娇美傲人的大白兔,隐隐看到小罩子掩住的红晕,若隐若现,这样的美景不断冲击着林小凡的大脑。

王小玉好心帮他掩住鼻孔,发现鼻血流得越厉害,心慌了,不觉意看到林小凡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很强,特别春光泄露的时候感应非常敏锐,马上发现他盯着她的酥胸。

王小玉不禁大怒,伸手扇林小凡的耳光。

林小凡惊醒过来,马上掩住鼻子,芊芊玉手打在林小凡的手臂。

“她老爸对我下毒,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打我。”林小凡极度愤怒,双眼血红了,看到凸出坚挺的地方,邪恶的心产生,也不顾流鼻血,伸出邪恶的爪子,狠狠地抓过去。

抓到王小玉,第一次这样接触女人,双手有着特别的异样感,宛如触电一般,心极度跳动!

“啊!流氓!”王小玉没有想到林小凡竟然敢抓住那里,猛然退后,可是他的爪子依然抓住,一阵剧痛浮上,俏脸却是浮上了一抹羞涩的红晕,从来没有和男人这般接触过,今天竟然给这个大色狼抓住,而且那么用力,痛死了!

林小凡给王小玉的惨叫惊醒过来,吓得一大跳,竟然抓住不该抓住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身躯出现一股邪恶欲念,令林小凡无法忍受,抓住那里,还想看哪里。

“侵犯女人是犯法的,要坐牢的……,但是我都已经中毒了,都要死了,还怕什么坐牢,怕个屁呀,反正这里没有人,即便是做点什么,也没有人来救她,就算做了,毒性发作死了,就不用负责任了,一死百了。”林小凡邪恶地想到,内心的狂热又迅速的滋长了几分。

“林小凡,我杀了你!”王小玉可不是性格温柔的女人,反而极度泼辣,否则在小镇,怎么会穿着城里女孩子**的时装。

王小玉暴走了,发疯了,狠狠地推开林小凡的双手,用膝盖狠狠地向林小凡的下面险处撞去。

林小凡脸色大变,马上把双腿收紧,王小玉的膝盖撞在他的大腿上。

“哇!”此刻林小凡肚子一阵剧痛,吐出一口鲜血!身躯端下去!

王小玉俏脸变色,看到林小凡吐鲜血,也吓坏了,认为她把林小凡打伤了。

林小凡极度惊恐,肚子一阵阵绞痛,肚子好像给撕裂一般痛苦。

此刻林小凡的肚子就是服下香炉里面的东西作怪,发出一阵阵黑烟,不断冲撞林小凡的大脑,黑烟是极度邪恶的东西,令林小凡变得无比邪恶!

黑气在肚子里面滚滚沸腾,在身躯之中不断冲撞,一股股邪恶的念头在林小凡心头浮上,激发林小凡的欲念,激发林小凡的贪念!

“啊!”王小玉想扶住林小凡,结果给林小凡猛然跳起来,把她抱住!

“不要啊!”王小玉极度恐慌,他的手竟然抓住下面短裙里面的小丫子。

此刻的林小凡完全失去了理智,双眼血红,肚子依然还是很痛,但身躯不知道怎么了,有着一股磅礴的力量,心中的欲念在沸腾,心里想做的,此刻毫不犹豫做出来。

王小玉在挣扎,但无法挣脱,感到林小凡力气非常之大,下面的小丫子竟然给撕破了。

看到林小凡去抓粉黄色T恤,急忙掩住酥胸,不给他抓住。

林小凡拿开王小玉的手,快速把粉黄色T恤扒下!

粉红色的小罩子呈现出来,肌肤雪白一片,很刺眼,一阵晕眩,看到令人喷血!

林小凡这样的美景,渴望要把那障碍物撕开,一览那两座雪峰的娇美的风姿,可是不懂怎么样解开,伸手过去,猛然一拉。

吱!一声沉闷的响声!

撕开了,里面顽皮的大白兔猛然跳出来,巨大,丰满,圆润,很有美观的大白兔。

“啊!”王小玉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我怎么了?”林小凡给惨叫声惊醒,再度恢复了理智,看到泪水汪汪美丽的星眸,心一痛,自己怎么做出这样没有人性的事情?

此刻王小玉身上只有那超短裙遮盖着,下面的神秘的春色露出来了,一阵触目感,看的林小凡鼻血飞溅而出。

“不能那样啊!”此刻林小凡心中一股邪念冲击着大脑,好像有个声音在咆哮,在叫他去做坏事,扑上去,就可以享受了。

“不能那样?林小凡,你敢对我非礼,我非要把你抓进大牢不可。”王小玉泪水不断流出来,看到林小凡滚开了,马上站起来,要和林小凡拼命!

王小玉很泼辣,好动,男子的性格,喜欢习武,所以街道主任送她去体校,学过几招功夫,所以一般的男人,想亵渎她,只有给她狠狠揍一顿,那里吃过这样的亏。

“你快走啊!”林小凡此刻才感到可怕,自己好像变成两个人是的,肚子还是剧痛,脑海欲念占满了,想对王小玉做哪些事情,但他还是忍住了。

“我不揍你像个猪头,我就不姓王,跟你姓林。”王小玉跳起来,狠狠一脚把林小凡踢出去!

学过武功的女孩子力气也不小,林小凡给踢倒,重重撞在大树上,此刻看到王小玉挥拳打来了,脸色大变,但心中产生一股霸气,这股霸气令他不要退缩。

林小凡猛然扑上去,把王小玉抱住!

“啊!”王小玉尖叫一声,身躯给他撞倒了,摔倒在地上,娇躯给林小凡压住,想挣扎,却发现,林小凡很大力气,根本无法挣扎!

“想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清醒林小凡此刻给心中的怒火,结合那一股神秘邪恶的黑气变得无比邪恶。

“滚开,我咬死你!”王小玉无法挣扎,张开樱红小嘴,狠狠地咬在林小凡的脖子上,宛如吸血僵尸一般咬着。

痛苦不但没有令林小凡清醒,反而把林小凡激怒了。

“敢咬我,看我如何收拾你。”林小凡把衣服脱开,但身子还是压住王小玉。

王小玉用力挣扎,无法张开,累了,看到林小凡已经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去了,此刻才知道危险,开始惊慌了!

真后悔,刚才怎么那么糊涂不离开,和他打架?

“怎么会这样的?林小凡怎么有这般大力气?”王小玉心中极度惶恐,想不明白林小凡怎么会这样,也想不透林小凡的力量怎么产生的,她根本无法挣扎!

双腿给用力分开,王小玉俏脸变色,从来没有和男人做个那些事情,难道第一次就这样没了?

兵临城下!

此刻的林小凡又恢复了一丝清醒,本来马上就可以夺取王小玉的第一次了,但看到她美丽的星眸流出泪水,她还是在挣扎,只是给死死压住,根本无法动弹。

只要身子一挺,就行了,可是林小凡清醒了,女人的眼泪把他的良心换醒了。

“你快走!”林小凡的良心把心中恐怖的邪念压住了,马上离开了王小玉,叫她快走!

“你去死吧!”王小玉弹跳起来,脱离了林小凡,恢复自由,怒火冲天,恨不得把林小凡碎尸万段,猛然跳起来,飞腿踢出!

林小凡本来清醒,看到她踢来,超短裙脱落了,双腿的桃源美景竟然打开,看的一清二楚。

粉红粉红的,很亮丽,林小凡看呆了,看到不该看的地方,那里对他有着无限的诱惑力,忘记了躲闪,给踢飞撞到大树上面滑下来。

“嘿!”王小玉可是学过武功,双腿到地,马上跳起来,用膝盖去砸林小凡。

“啊!”林小凡惊叫一声,如果给她的膝盖压下来,下面此刻威风凛凛的小弟弟马上爆蛋了,绝对有死无生。

王小玉此刻才看到林小凡下面的不雅,俏脸瞬间通红,但还是狠狠地砸下去,非要狠狠教训林小凡不可。

林小凡此刻身躯可是力大无穷,这股力量就是误服了街道主任的香炉里面的东西诞生的,所以身躯的血液沸腾,令他鼻子流出鲜血。

林小凡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处于反应,猛然坐起来,用力推开王小玉的双腿,结果砸下来的冲力太大,闪电般把双腿膝盖打开了!

“啊啊!”两声惨叫!

两个人坐在一起!

林小凡惊呆了!

王小玉俏脸露出惊骇的神色,美丽的星眸不断流出泪水,下面痛死了。

“完了!”王小玉欲哭无泪。

下面很痛,很痛,紧紧抱住王小玉不敢乱动,动一下,下面撕裂一般的痛苦。

第一次这样危险的动作,不痛晕,也算王小玉意志力坚强了,俏脸苍白,一阵阵晕眩浮上,软绵绵地紧靠着林小凡。

林小凡脸色苍白很痛,第一次的滋味令他爽死了,很痛,但很舒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本来害怕王小玉打他,看到王小玉软绵绵抱住自己,才稍微放心。

“不要动,痛死了!”王小玉嗔怒地说。

“我没有动!”林小凡不知道怎么回事,邪恶的念头突然间消失了,好像给下面传来的舒爽和剧痛打散了。

黑色的气体此刻给林小凡的胃吸收了,消化了,沉淀在林小凡的身躯里面,这股力量是什么?林小凡不知道,好像鬼上身一般,全身磅礴的力量也逐渐散去。

王小玉感到不那么痛了,反而有点舒服的感觉,稍微坐起来,下面一阵刺痛,皱皱黛眉,看着林小凡。

林小凡也看着王小玉,舒爽归舒爽,王小玉可不是省油的灯,暴怒起来,她的怒火是林小凡无法抵挡!

看到王小玉的俏脸,心中赞叹,很美,可惜无法和他的善娘相比,在林小凡心中,善娘才是全世界最美的女孩子。

王小玉叹息一声,看到林小凡相貌平平,没一点可取的,这一次意外,是她自己自找的,人家都叫她离开了,两次机会可以离开,偏偏要教训林小凡,结果出现这样的事情,能怨谁?

林小凡看到王小玉眼睛柔和起来,才稍微放心,不敢和王小玉对看,低下头,心猛然一动,下面的会不会爆了?

林小凡此刻才知道王小玉怎么安静了,原来砸在那里,那里很痛,但抱着王小玉就感到舒服,邪气退去,可怕的力气消退,身躯浮上了一真舒服,把那里的痛苦盖过了。

“我看看,那里怎么样了!”王小玉此刻才感到出事了,万一他那里爆了,善良的王小玉心想,要对林小凡负责?嫁个假男人吗?

林小凡也极度担心,伸手去查看一下,露出笑容,一切安好,极度高兴。

王小玉看到林小凡的神色,马上知道一切没事,心中极度生气,但还是把撕下的衣服捡起来!抚摸着屁股,刚才砸下去,可是痛死!差点痛晕过去,但林小凡比他更惨!也算是报复了!

“林小凡,我要告你强奸,你等着坐牢吧!”王小玉把粉黄色T恤和超短裙穿好,极度气愤,里面一系列的内内全部报废了,狠狠跺了一脚躺着一副极度舒服的林小凡,掩着脸哭泣着跑开。

林小凡脸色大变,看着她歪歪斜斜奔跑的背影呆住了!

“完了,要坐牢了,怎么办?”林小凡极度恐慌。

把女孩子的衣服撕裂,肌肤之亲,就是欺负女孩子!人家老爸是街道主任,至少有点权力,要告上法庭的话,林小凡打不起官司,也没有钱打官司,心中欲哭无泪,不知道怎么为好。

“怕什么?我是一个孤儿,做几年牢也无所谓。也没有人为我心疼。不…不,有一个人,会为我心痛。”林小凡露出痛苦的神色,脑海想起自己美丽善娘卓越的风姿!

林小凡是一个孤儿,经常受到别人欺负,总是温柔似水的善娘,含着泪水为包扎伤口。

“对不起善娘,小凡令你心碎了。”林小凡把衣服穿好,向镇里走去。

“又是给揍了,笑死了,一个大男人经常给揍!”

林小凡走到街道口,听到有人取笑他,这是经常的事情,但街道口没有人啊!吓得脸色大变,四周看看,感到毛骨悚然,现在已经是旁晚,家家都在吃饭,根本都没有人,难道是鬼说话?

林小凡吓得心扑通扑通地跳动不停,极度恐慌,双腿发软。

“哈哈!真是没有出息的东西,软骨头,也难怪别人经常揍他。”

林小凡露出惊骇的神色,此刻发现谁在说话了,街道口的大石头趴着一只白猫,那是街道主任家的大白猫。

“猫会说话!”林小凡一阵晕眩,怎么会这样的?

一阵晕眩,自己怎么会听到猫说话的?太不可思议了。

“喵喵!”大白猫在叫,但林小凡听到的却是,软骨头竟然说我会说话,笑死了。

“大白,你敢骂我看我如何收拾你。”林小凡极度愤怒,连一只猫也欺负他,不禁怒火冲天,一股磅礴的气势散发出来!

“大皇饶命啊!”大白猫极度惊恐,那是猫皇的气势,原来林小凡是猫皇,难怪听得懂它说话。

“哼!过来!我要打你屁股!”林小凡忘记自己竟然听懂猫说话了,只想揍白猫一顿。

“大皇,我刚刚拉屎,屁股有屎,会弄脏你的手。”大白猫惶恐地说。

“咦!”林小凡极度惊讶,猫怎么那么聪明?

此刻林小凡反而消气了,感到大白猫说的话很有趣,所以消气了。

心中苦笑,自己刚才一定兴奋过头了,现在下面还是又痛又爽,很奇怪的感觉。

“大皇,你有什么吩咐小的去做吗?”大白猫忐忑不安地问。

“你能做什么?你家的小玉要告我强奸她,你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吗?”林小凡脱口而出,说完,苦笑不已,心想自己一定疯了,竟然幻想和猫说话。

“大皇,你把小玉姐吃了?”大白猫的波斯眼放光地看着林小凡,心中认为林小凡不愧是猫皇,连这般泼辣美丽的王小玉吃掉,那真是不可思议,王小玉可是学过武功的。

“嗯!”林小凡郁闷应了一声,她只是和王小玉打了一架,但没有吃了王小玉,但也不想和猫多说,随意应了一声,此刻认为如果不是他疯了,一定是这个世界疯了。

“我先回去探探风,一会向大皇您禀报!”大白猫很拘束地说。

“去吧!去吧!”林小凡不烦地说,认为自己有精神错觉的毛病了。

“等我的好消息,我如果想不到办法,把全镇的猫找来帮您想办法。我去了!”大白猫竟然做出很怪异的行礼像人一样福了一礼马上跑了!

林小凡看看天黑了,肚子叽叽咕咕地叫,肚子饿了。

回到家里,是一座瓦房,三间,中间是客厅,一边是大哥和善娘住,一边是杂物房,也就是林小凡的卧室。

此刻林小凡却是极度害怕,认为自己神经失常了,大哥回来一定要问问,心里最害怕的是王小玉告他,他可不想蹲大牢。

肚子很饿,但食物全在大哥的卧室,他们今天到城里去了,大哥要购买一些骗人的道具。

只能饿肚子了,迷迷糊糊睡着了!

门给敲响了,一天没有吃东西,饿得很厉害头晕眼花的,但还是起床开门,已经是深夜了,四周看看,没有见到人,露出疑惑的神色。

“大皇,我回家没有打听到半点消息,只听到小玉姐说梦话,要把你切成十块八块,还要说要你蹲大牢,绝对不放过你。”大白猫说。

林小凡吓得脸色大变,此刻低头看到地面上有着两只猫,一只老花猫是是自家的老猫。这一只老花猫也想大哥那样专门欺负林小凡,此刻颤抖着身子趴在地上,很害怕的样子,给林小凡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皇者气势吓坏了。

“大皇,请饶恕我以前对您的不敬,我有办法令王小玉不告你。”老花猫跟着神棍比林小凡还久,所以很聪明,它可是镇里猫的智者。

“进来说话。”林小凡心想在门口和猫说话,别人看到绝对把他当成神经病。

林小凡回到卧室,坐在床上,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命令猫和听懂猫的话。

“快说你办法。”林小凡焦急地问。

“大皇,您在这里没有名声…!”老花猫说着给林小凡打断了,吓得不断颤抖!

“嗯!”林小凡脸色极为难看,连一只猫也这样说他,不起才怪!

林小凡看到老花猫给吓坏了,苦笑一下,说:“快说出你办法。”

“大皇,女孩子很注重名声,我猜想王小玉不敢张声,当做吃哑巴亏算了。”老花猫看的很准,不过用一般的女孩子就是忍受下去,但对宛如男人性格的王小玉就难说,所以它也没有谱,只能按常理和林小凡说。

林小凡沉思了一会,脑袋一团浆糊,感到晕乎乎的,自己好像疯了,心很乱,想不出办法。

“万一王小玉告我呢?我非把你的皮扒了!”林小凡生气地说。

“想要她不告你,你明天去街道主任那里提亲就可以了。”老花猫说。

林小凡吓得脸色大变,不禁打一个冷颤!

王小玉可是极度恐怖,前几天一个富二代前来求婚,竟然把人家揍得像个猪头,吓得人家逃跑了,差点把街道主任气死了。

“你们还是走吧!”林小凡不敢在听了,老花猫的办法,那是把他吓坏了,他宁愿去坐牢,也不愿意去再招惹王小玉。

送走了两只猫,林小凡继续睡觉,饿得发晕,要是平常会想办法弄点东西吃,此刻他没有那个心情了,心里忐忑不安!

又迷迷糊糊睡着!

“小凡,起床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令人听到宛如沐浴春风的感觉,很温柔的口气,听声音都知道一个很有母爱美丽的女人。

“我的吗啊!睡过头了,一会给大哥揍死了。”林小凡睡在床上,给叫醒,看到外面阳光明媚,炽热的阳光,说明已经是中午了!

马上起床,走出卧室,胆怯看了一下算命大哥的卧室,听到里面打呼噜的声音,不禁笑了笑,大哥还没有起床,不用挨骂了。

耳边便传来了厨房内的厨具叮当之声,微微一怔之下,心头不禁一暖,满目儒幕的看向里面的厨房位置,这一刻,先前的那些害怕却是消失无踪了,脑海之中,不由自主的浮现了那一袭碧青长裙,姿色卓绝、清雅若仙的身影!

这便是林小凡的善娘,美善娘!

人美、名字同样也美,充满诗情,更美的是美善娘本身充满了才气,可谓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有的时候看着如同仙子临凡充满古典之美的善娘,林小凡总是会想,善娘只怕生错了时代,如果生于古代,只怕将会是名动天朝上国的绝世才女,而且还是才貌双绝!

如此才艺不凡、绝色姿容的善娘本应是那深闺娟秀的华贵夫人,却用那柔弱纤细的肩腰撑起了这个家所以家务!

看着这个朴素的家,林小凡突然觉得,哪怕平凡,也一生幸运了!

心中微微激动,脑海之中,善娘的身影越发的卓绝,那份倾慕之情,更显浓郁了,恍惚间,林小凡不由的缓步走向了厨房,在如今的这个女权泛滥的时代,很难想想这么一个如同谪仙的善娘竟然会准备饭菜,从无间断亲力亲为,平日里很少去想,可是此刻感叹起来,才更觉得这平凡的举动却显示出了善娘关爱的光辉!

林小凡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心神激荡,当他走到厨房门口,双眸看去,入眼之处如同往昔一般,一袭碧青长裙,清雅如仙、清新脱俗!

眼界之内,那碧青倩影却正是林小凡的算命大哥的妻子美善娘,只见她秀容高挑、一米七七的修长身段,让人无比赞叹,碧青的长裙遮掩着她那绝世的娇躯,饶是如此,依旧充满妖娆之感!

三千青丝复盘而起,在脑后盘髻插簪,充满美妇人的雍容秀美。纤细柳眉,远山如黛、明眸剪水、清新怡人,秀挺的琼鼻,光洁白皙透着清新的气质又不失绝美妇人的成熟魅惑,加上那一身玲珑曲线、把女人的线条之感衬托的淋漓尽致,尤其是此刻站在林小凡的方位这般侧面看去,那份丰挺饱满,曲线优美之感更是尽收眼内!

饱满丰挺的双峰撑着那碧青色的长裙,随着手中的动作微微轻颤,风情卓绝,诱人无限。向下更是曲线收拢,纤细柳腰、好似柔弱无骨,看上去根本不似结过婚美**,更多的就如同十八九岁的风华正茂的年轻女子!

让人感叹这般钟灵清秀。柔软曼妙的纤腰之下,那碧青的长裙之内,浑圆高翘的玉臀,更是诱人遐想,那丰美饱胀的玉臀在长裙下勾勒出至美的轮廓,更添醉人之感,更遑论那一双修长美艳的长腿!

如此绝世妖娆、完美娇躯简直让任何男人抓狂,即便是作为她的小叔的林小凡,也不由的恍惚之间怦然心动,只是心动之下更多的是懊恼的负罪感,这美女,可是给与他最无私的溺爱的善娘!

微微愧疚,林小凡双眸流出浓郁的倾慕爱意,痴痴的看着正在忙碌的善娘,看着她那绝美的姿容和那高挑的身段,配合那一身高雅清洁的气息,林逸感到热血沸腾,想过去抱一下,感受善娘那温暖怀抱。

对于钟爱于碧青之色的善娘,端是绝配无比,甚至对于现在这个家来说,她就想春天的小草,给人无尽的温暖。

“咦……小凡啊!起来了?傻站在那里干嘛!快点拿着!”美善娘从锅里拿出一条热乎乎大红薯,不断抛起,伸到林小凡面前。声音温雅清灵,扣人心弦,美善娘的嗓音仿佛仙音清灵一般,听着宛如沐浴春风的感觉,令人感到一种幸福感!

林小凡充满倾慕爱意的看着善娘的时候,红薯递过来了,含着泪水接过了红薯,露出幸福的笑容!

如今是什么年代了,百姓丰衣足食,一条红薯也会林小凡这般感动,到底是什么原因?

林小凡是一个孤儿,从小都是受人欺负,没爹没娘的孩子,过得日子可是很苦啊!

吃不饱,处处招人白眼,给所谓大哥骗来当做跟班,免费劳役。

在这个家,林小凡就是不断遭到相认的大哥毒打,但美丽的善娘给予他无尽的温暖。

这是善娘偷偷递给林小凡的红薯,一会又要给大哥骂了。

大哥是一个神棍,听说是茅山弟子,在镇里吃的很香,专门做骗人的勾当,但也养活了这个家。

算命大哥以前身体很好,不知道什么原因,娶了善娘之后,身体就变得体弱多病起来,医生说是肺痨,骗来的钱,几乎是用来卖药就花光了,所以日子过得很苦,能吃上一条红薯,也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本来要叫大哥做师傅的,可是算命大哥嫌弃给叫老了,就让林小凡叫师兄,出去骗人,做跟班,这样才显出算命大哥的身份,算命大哥脾气很暴躁,天天给打林小凡,要不是善娘对林小凡很好,林小凡早已经离开了。

饿了一天一夜,林小凡急忙把热红薯吃下去,吃下才感到很烫,不断呼气。

“饿坏了吧!吃点水!”美善娘把一碗水递给林小凡,再递给林小凡一条红薯。

林小凡看到锅里只有一条红薯,看看其他地方,一点食物也没有,善娘把她自己的那一份给林小凡。

“善娘,我饱了!”林小凡心里很感动,世上只有这个女人疼自己了,可是不久就要离开这个所谓的家了,进入可怕的大牢,心里非常担心王小玉告他。

“小凡,端洗脸水给我!”算命大哥怒声地说。

“来了!”林小凡赶快结果善娘递过来的手巾牙刷和脸盘,急忙端进去!

“Y的,慢的要死,你能不能机灵一点。”算命大哥才三十出头,可是看起来已经五六十岁了。

今天算命大哥脾气特别恶劣,说完不断咳嗽!脸色极度难看,好像要死的征兆。

这几年快速变老,算命大哥对外说泄露天机遭天谴,这样生意反而越来越好,钱赚得不少,可惜吃药等于烧钱,现在可是一贫如洗家徒四壁。

算命大哥在林小凡伺候之下,很快梳洗好了。

走出去,来到大厅,林小凡一直小心翼翼跟随着。

善娘端上了两条红薯,算命大哥扒皮就吃,两条都吃了!

林小凡看到一直咽口水,后悔没有吃下另外一条,现在算命大哥全吃了,善娘又要挨饿了,心里很痛,但不敢出声,算命大哥可是很厉害的,不要看病怏怏的,力气可是很大,打人特别疼。

算命大哥吃了红薯,冷冷地说:“把这个背上,跟我来!”

林小凡看到一担东西,有点奇怪,但没有问,挑起来跟着算命大哥出去。

来到昨天林小凡和王小玉做好事的大树底下,树底下还残留着昨天打斗流出的鲜血,爬满了蚂蚁。

“把法坛在这里摆好!快点!错过时辰,我杀了你!”算命大哥厉声地说,对林小凡简直是当做奴才一般使唤!

林小凡组装法坛可是很熟悉,很快搭建好一张桌子,铺上黄色的布,和电影中的道士法坛差不多。

林小凡不断摆出做法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心里却是万分不解,以前去骗人,客人在,算命大哥装模作样耍几招,客人不在看着,马上睡觉了,今天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作法?在骗谁啊?

算命大哥看到林小凡摆好了东西,脸色有着几分阴霾,很狰狞的面目,露出可怕的微笑,说:“小凡,坐在法坛底下,休息一会!”

“师兄,我站着就可以了。”不知道为什么,林小凡总是觉得心里不安宁,总是觉得有厄运降临的感觉。

“叫你在这里坐下,就坐下!”算命大哥厉声地说。

林小凡坐在的地方正好昨天和王小玉打架的位置,今天只是少了王小玉坐在上面,模式一模一样。

算命大哥,露出阴霾的笑容,他要按照茅山的法术逆天改命,这道法他从来没有试过,一旦成功,他就摆脱病魔缠身的厄运,变回以前非常强壮的他。

算命大哥也给人冤枉了,有的说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娇气,纵欲过度造成这样的。

其实算命大哥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其中有着很大的秘密。

如果道法真的有效,那么付出的代价就是林小凡的生命,把林小凡的精血和生命力转移到算命大哥的身上。

林小凡是感到厄运降临,却不知道不是来自王小玉,而是来自算命大哥。

坐在昨天和王小玉打架的地方,林小凡心里很害怕,认为算命大哥知道了,故意在这里惩罚他,所以老老实实等待着死亡。

昨晚想了很多,睡得不好,坐着的林小凡听到算命大哥叽叽咕咕的念着咒文,宛如催眠曲一样,迷迷糊糊睡着了,林小凡哪知道算命大哥在念的确实是催眠咒,故意让林小凡睡着的。

算命大哥还以为他的道法真的有效,念几句林小凡就睡得像个死猪,哪里知道昨晚林小凡睡得不好,听见咒语声就会睡着,以前站在算命大哥身边做法,听着咒语就睡着,只不过站着睡,在算命大哥心里,林小凡天生迟钝,笨头笨脑的家伙。

算命大哥不断烧着黄色的符纸,天上雷电闪烁,露出兴奋的笑容,越念越快!

轰!

一声巨响的旱天雷。

林小凡给吓醒了,睁开眼睛,发现祭坛起火了,马上起来救火,祭坛可是混饭吃的家伙,没有了,一家人全部要挨饿了。

林小凡急忙走出来,想救火,看到算命大哥头发给烧卷了,直冒青烟,给雷电击中了,七孔流血。

“师兄,你怎么了?”林小凡惊恐地把算命大哥扶住!

“小凡,我没有什么留给你,希望你继承我的衣钵,不能让茅山道术失传。”算命大哥此刻已经是回光返照,快死了!

“师兄,你让我学什么都可以,你休息一下。”林小凡顾不了救火,把算命大哥扶到身边的大树根上坐下。

“那我就放心了,我死后,美善娘就托付给你了,答应师兄,一定要娶美善娘。”算命大哥说。

“她是您的妻子啊!怎么可以?”林小凡脸色大变,他做梦都想娶美善娘,但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答应我,否则我死不瞑目,我亏待她,只有让你来给她幸福了。”算命大哥哀求地说。

“嗯!”林小凡点点头。

算命大哥露出阴霾的笑容去了,笑容却是笑得很贱,其中好像有什么阴谋似的。

林小凡发觉算命大哥断气,没有悲伤,心中反而有点喜悦,很喜欢美善娘,竟然算命大哥要自己娶美善娘,那就要一定娶梦中的女神为妻。

看到算命大哥的死样,是被雷电击中的,林小凡心中对相学产生半信半疑了,认为上天真的有报应,算命大哥骗人多了,给雷劈了。

想到竟然有报应,难道相学是真的?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已经颠覆林小凡心中理念,他可是无神论者,不相信迷信,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他可是认为自己是神经病了,竟然和猫说话,又看到算命大哥遭天谴。

不幸的事情发生,林小凡只好和善娘用烂席子把算命大哥埋葬了,美善娘可是把美丽的星眸都哭肿了,林小凡看到就心疼。

晚上,林小凡坐在大厅中看着悲伤的善娘,心都碎了,他也哭了,但不是为了算命大哥,是心疼善娘。

林小凡费了很大心思,把善娘劝去睡觉。

第二天起来!

家里来了客人了,是善娘的妈妈,美大娘。

美大娘很市侩,为了钱把美善娘嫁给算命大哥。

算命大哥没有结婚前可是很有钱,用五万块礼金把美善娘娶过门的。

“大皇,美大娘要介绍一个男人给女主人。还说要把你轰出去,没有理由白养活你。”老花猫跑到林小凡脚下禀报!

林小凡摇摇头,让自己清醒,想到心爱的女人要相亲,吓得脸色大变,不知道怎么办?

林小凡心中的秘密可以瞒过人,但无法瞒过家里的老花猫。

“善娘改嫁,我首先把你炖了吃了,填饱肚子好上路。”林小凡只能对老花猫发脾气。

“大皇,我有办法让你心爱的女人嫁不出去。”老花猫惶恐地说。

“哼!哪天不是说你有办法让王小玉不告我吗?我怎么没有听到好的办法?”林小凡冷哼一声。

“小凡,你和谁说话?”大厅传来美善娘清脆悦耳的声音,但声音带着淡淡的忧伤。

“没有和谁说话。”林小凡急忙回答,此刻才想到自己是和猫说话,别人听到当他做神经病。

林小凡梳洗过后来到了客厅,看到肥肥胖胖的美大娘,含笑地说:“大娘好!”

“小凡,这个家什么都没有,也无法养活你了,我要带女儿回家,免得她在这里受苦,我们家没有多余的粮食养活你,所以你可以走了。”美大娘最看不起林小凡,像一个奴才一样,天生是下贱的人。

“妈!我不走,我要为亡夫守节!”美善娘哭泣地说。

“你疯了,如今是什么年代了,守节,我呸!快点收拾东西跟我走。”美大娘厉声地说。

林小凡脸色大变,很想出声,但他连自己也养不活,留下美善娘,只会让美善娘跟他受苦,没有钱,就没有底气,只能低下头,当做没有听见,心里可是觉得很痛很痛,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哪怕别人打,头破血流,也没有这般难受,这般痛苦。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