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傍上极品女上司》(刘立海彭彭)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傍上极品女上司》(刘立海彭彭)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4 18:02 作者:佚名 标签: 刘立海 奇幻玄幻 彭彭

小记者刘立海在阴错阳差之中亲近了自己的女领导,满以为恶运会来临,结果被女领导带进了官场,从此青云直上

小说《傍上极品女上司》(刘立海彭彭)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傍上极品女上司》(刘立海彭彭)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8章 旧仇新恨

刘立海是深夜刺耳般的铃声惊醒的。他整个人猛然地从床上翻坐起,内心却“彭彭”地一通乱跳,如梦中一般喘着粗气,头被扯裂般地剧疼着,身上的汗水湿透了他的衬衣。

“不会吧?”刘立海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却感觉身体在不断的抖动,用手掐了一把,痛得眼泪直冒,才知道这会儿自己是真的清醒着。

“我糙。”刘立海骂了一句,“我怎么又梦到那个女人呢?”

刘立海刚刚做了一个梦,而梦中的那个女人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京江市宣传部女部长冷鸿雁,这一段时间,他连连被这个万恶的梦纠缠着。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他想女人了吗?可总不能想冷鸿雁吧?谁不知道那女人是冷美人一个呢?自从京江市以前的市委书记退居二线之后,这女人就没再笑过,冷美人就成了刘立海以及其他男记者们在背后对她的称呼了。现在,怎么又做这种折磨自己的梦呢?而且那么真实,这让刘立海极其的郁闷,有种暴走撞墙的感觉。

这个诡异的梦,刘立海已经做了一年了,每当自己的心情好了几天,忘了冷鸿雁的时候,这个可怕的梦就会再次在睡梦中出现,疯狂的折磨着自己,本来极好的心情,在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

一想到那个冷美人,刘立海的心就不由得冷颤着,那冷美人已经不至一次当众侮辱过他,说什么长得帅的男人,就是中看不中用的瓦瓶,还不是花瓶,而且对刘立海写的报道总会鸡蛋里挑出骨头来,这让他在报社干得极为不爽,好多次他都生出想把这个冷美人暴打一顿或者用强一次的感觉,这感觉什么时候变成了梦,如此纠缠于他呢?

这一点,刘立海百思不得其解。

刘立海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愣,竟然是冷鸿雁的电话号码。一看到冷美人的电话,刘立海的眼前,就出现一张高贵得无比精致妩媚,又冷得如同一块冰的美丽娇容来。

这女人哪根神经犯了呢?半夜三更给一个被她嘲笑侮辱过的男人打电话呢?

刘立海疑惑归疑惑,还是赶忙按下了接听键。

“立海,立海,我,我打不开门。”

电话里传来冷鸿雁断断续续的声音,声音里竟然带着一丝哭泣。

冷鸿雁柔弱无助的哭声,吓了刘立海一跳。冷鸿雁怎么会打不开自己的门呢?而且声音还带着哭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被人欺负了?她也有被落难的时候?平时她坐在主席台上时,如高高在上的女皇,指责着这文章没内容,那报道内容失实什么的,她那原本美丽的小手一挥,倒也真有几分女皇的气势,总会令台下的刘立海生出一种怪怪的情愫出来。现在,这个美丽而又高贵得不可亲近的女皇怎么会被人欺负,又怎么会哭呢?

刘立海满以为如果有一天冷鸿雁被人欺负了,或者柔弱无助的时候,自己一定会很高兴,可当这一天真实出现时,他怎么反而着急起来,语气变得如梦中一般地温柔,说了一句:“冷部长,你站在门口,别急,别慌,我马上过去。”

刘立海以最快速度出了家门,可这深更半夜的,想打车却前后不见车辆的影子,他便有些着急了,担心冷美人真会出事,一冲动,他决定以在校时训练的百米冲刺速度,跑步赶往冷鸿雁居住的常委楼。

刘立海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当他一身臭汗,气喘吁吁地赶到冷鸿雁居住的常委楼时,在独立的小二楼门前,他看到了喝醉酒的冷鸿雁。

冷鸿雁居然坐在地上,头发凌乱地搭在耳朵两边,整张脸埋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而且瘦弱的肩膀一颤一颤地抖动着,显然哭得很伤心,那样子可是这一年来,刘立海第一次见到的无助和忧伤。

男人都怕女人的眼泪,这一点,刘立海也不例外。他看着这么无助高高在上的女领导时,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被冷鸿雁伤心柔弱的哭泣打动了。

冷美人竟然喝醉了?竟然没人管她?平时风光无限,随从遍身的她,怎么会如此无助地坐在地上?这怎么可能呢?如果不是刘立海亲眼目睹这一幕,打死他都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个肩膀抖动,没有半点形象的女人就是主席上高贵优雅、丰满风姿、妩媚诱惑的女领导。

此时,刘立海的眼里,只是一个似乎受了无比委屈和侮蔑的柔弱女子。

刘立海看着冷鸿雁这个样子时,并没半点幸灾乐祸的心情,反而内心被刀尖划过一般,痛得让他都不敢正视,他赶忙上前扶住冷鸿雁,压低声音地说:“冷部长,快起来,我扶你回家去。”毕竟这个地方是市里的常委楼,被人看到冷鸿雁这个样子,而且深更半夜,他和女领导在一起,对谁都不好。

刘立海这么想着,就伸手去拉冷鸿雁,可是他拉不动她。极有可能是喝多了,只是冷美人平时并不喝酒,今天怎么喝成这样呢?

冷美人此时醉眼如丝,而且用一种说不出的幽怨看着刘立海,看得他内心又扑通扑通乱跳,这醉酒的美女领导,总归在深夜里还是容易让男人有想法的。可此时,冷美人看着刘立海眼睛一亮,眼泪却扑拉扑拉地往下掉着,在刘立海还没想好如何劝她时,冷美人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一下下抓住了刘立海的胳膊,语无伦次地说:“立海,你真的来了?你真的来看我了?你不会再丢下我不管是吧?”

刘立海有些纳闷地看着冷美人,不过还是忍不住一边点头一边说:“冷部长,走吧,我扶你回家,我们回家。”

“立海,我听你的。”冷鸿雁的眼睛看着刘立海,含着泪笑着又补充了一句说:“立海,我们一起回家。”

冷鸿雁说完整个柔软的身子,一下子依偎在刘立海的怀里,雪白的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一种成**人的幽雅体香,混合着高级的法国香水味,一下子冲进了刘立海的鼻子里,顿时让他心猛烈地狂跳起来。而怀里的冷美人大约因为酒精的燥热,本来低开领的上衣,又被她解开了一粒扣子,刘立海想不看,目光却不听指挥,还是朝着不该看的地方看去,这么一看,刘立海惊呆了,她竟然穿着梦里一样的衣服,与梦中的她有所不同的是这深深幽香沟壑,镶在洁白一片的大地之上,让年轻的刘立海看得心惊胆战,身体一阵又一阵地燥热不安。

刘立海已经感觉身体起了变化,可那个该死的梦中情节,此时竟然在他的大脑里连环展现着。

梦中,刘立海在朦胧中走近了浴室,撩人的流水声,顿时在他的耳朵里欢唱着,如同无数女人的小手,柔柔软软地摸着心尖儿,摸着痒痒的,想想的,**带着心跳瞬间打开了向往之门,让他忍不住朝着浴室看去。

让刘立海惊喜的是,浴室的门并没有完全关上,他的目光穿过没关上缝隙,在朦胧的水气中,如出水芙蓉般女人闯进了他的视线之中,那挺立的两座山峰此时挂着水珠儿,闪着魔鬼般的诱惑,而女人娇小、白皙的身躯凹凸起伏,在水雾之中优雅的扭动着,扭成了风光此地独有的美景。

刘立海站着,看着,内心如同大风吹动了湖面,呼吸立马变得急促起来,而浴室里的女人这时哼起了歌声,山峰在女人小手中,时不时调皮地探出头来,在乳白色的雾气中,显得无比地可爱和诱惑。

刘立海的双腿移动了一下,他有想冲进去的冲动,就在他的脚步移动之时,浴室里的洗水声和歌声突然停止了,吓得刘立海赶紧缩回了正要迈出的脚步,傻了般地立在浴室门口。

洗完澡的女人走出了浴室,她如同雨后的香妃竹,透着淡淡的体香,把女人的娇嗔和妩媚展示得满处都是,而女人此时偏偏抬起了一双秀目传情、清如泉水般的大眼睛望着刘立海,仿佛他在外的偷看,她一无所知一样。

女人如墨泼的秀发散开着,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白嫩、滑润的脖颈上,高贵、漂亮得如同油画的脸蛋,因为洗过澡的原因,露出了致命般妩媚诱人的红润,她那副精美得让人消魂的身子,有意无意地暴露在刘立海的目光之中,他的目光收不回来,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一下子抱住了女人,嘴里发出了喃喃的声音:“姐,你真美!”

这是真的吗?刘立海又说了一句:“姐,我爱你!”

“小傻子,姐也爱你!”女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是真的,这是真的。这个美丽高贵得不可亲近的女领导就在他的怀里,。

梦那么完整地在刘立海脑海里乱撞,撞得他不得不使出浑身定力,不断告诉自己,这是冷美人,这是冷鸿雁,这是京江市高高在上的女部长,她要掐死他这个小记者,比踩死路边的蚂蚁还容易,一定不能有非份之想,而且还是趁人之危的时候。

刘立海强迫自己移开目光,努力装作镇定地扶住了冷鸿雁,问了一句:“冷部长,你家大院的钥匙呢?”

可冷鸿雁没有回应刘立海,反而又将没骨头一般的身住靠进了他的怀里,靠得他刚刚被压住的火又往上窜,他晚上和几个哥们一起,也喝了不少酒,就因为喝多了,他才回家倒头就睡,才有那个让他又惊又怕的梦。

刘立海难受极了,可他不得不忍住,伸手去拿冷美人手里的包包,总算是在她的包包里翻出了一串钥匙,他不知道哪个钥匙是对的,只得一边让冷美人依在他怀里,一边一个一个钥匙地试着,一连试了好几个,都不对,试着刘立海的手心全部是汗水,他气得在内心骂了一句:“糙他妈”,连钥匙都和自己作对。

刘立海好不容易把大院的门打开了,一进大院,他赶紧关上了门,紧张的心情才松动下来,一进大院,至少不用再担心被人看到了。而怀里的冷美人似乎格外享受一般,搂着他不放,身子还摇晃过不停,这让刘立海紧张极了。

刘立海把冷美人抱紧了一下,上楼梯担心她摔倒了,这一抱紧,竟然让冷美人整张脸贴到了自己下巴处,她居然说:“立海,亲亲我,立海,你都好久没回家了。”

这是哪跟哪啊,怎么主席台上如此冷冰冰的女人,怎么平时指责刘立海笨得如猪的女人,此时竟然这么主动呢?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会相信,冷美人还有这么一面。

刘立海很有些奇怪,可他没敢趁机占人便宜,他是有心没胆的。他可是好不容易下决心离开了大北京,回来参加京江市在编记者考试,刚刚稳定下来的工作,要是因为自己的心而丢掉了,实在是不值得,何况还是一个多次侮辱过自己的冷美人,这比在北京那个占有他的女老板又有什么两样呢?

一想到女老板占有他,还给了他两万块钱时,他就恨得咬牙切齿,那是一种比杀了他还侮辱的钱呢。那时,他把钱砸在女老板脸上,扬长而去。当然,他也丢掉了工作,不得不灰溜溜地回到了京江市。

“我刘立海好歹也是在京城上过大学的人,怎么能干这种事趁人之危的事呢?何况还是一个比自己大上十岁的少妇呢,传出去,太丢人了。”刘立海这么想的时候,拼命强压住自己的火。

刘立海终于让自己镇定下来,继续试着钥匙开一楼的大门,这次倒是一试就打开了,一打开大门,刘立海尽管知道京江市的常委楼神秘而且高贵,可是亲眼看到的他,还是惊讶了一下。外表看着不怎么样的独立小二楼,家里不仅宽敞而且豪华极了,一楼的客厅在他眼里大得有他家房子两倍大,单单客厅正中间那个硕大无比顶灯没大几万,肯定是拿不下来。而进门口的这一套淡紫色的布艺沙发,在灯光的印照之下,显得格外地高贵和淡雅,这比北京那个女老板的别墅要有品位得多。最关键是这偌大无比的房子,竟然只有冷美人一个人住,据说她一直单身。

怀里的冷鸿雁大约是回到自己家里的原因,更加放肆地说:“立海,抱抱我,立海。”

说着,一双雪白的手臂缠住了刘立海,刘立海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脚下踉踉跄跄没站稳,两个人便被他扯倒在沙发上,可冷美人两条柔软的胳膊不断没有松开,反而更紧地搂住了他脖子。

这么一倒,刘立海的身子正好压在冷鸿雁的柔软的娇躯上,他吓了一大跳,本能而又猛烈地推开来冷鸿雁,整个人一下子弹跳起来,酒意一下子全醒了一般,而冷汗在酒醒之后,不断地往外冒着。

一离开冷美人,刘立海害怕归害怕,可这女人的柔软真是舒服,也难怪她居然做了市委书记十多年的地下情人,确实是人间尤物啊。

倒在沙发上的冷鸿雁,身子向后一仰,整个人躺在了沙发上,而且极为放松了,身体便隐隐约约地暴露着,这么一来,本来就满身是火的刘立海,不由得咽了口唾液,全身的血液狂涌,整个人更加紧张和不安起来。

正是血气方刚的刘立海,现在看着一脸艳丽的女领导,在醉态之中,显得愈发地可爱,与平时的模样反差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这种反差,对于无数次想用强冷美人的刘立海而言,极具挑战性。何况冷美人如白天鹅的颈脖,高耸饱满、如水波般一晃一荡的身体,如无数道勾人的鬼魂,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和无穷的魅力。

刘立海正错乱情迷之时,冷鸿雁突然说话了,不过声音极低,极柔,“立海,我想喝水。”

冷鸿雁的双腿还是张开的,一点也没有收剑,显然她这个样子,肯定不是第一次,只是她如此喃喃的叫着立海的名字时,仿佛是多年的朋友一般,又让刘立海倍感惊诧。

刘立海惊诧归惊诧,心里却非常想就这么扑倒在冷美人身上,就在这沙发上,而且一定是在她求饶和可怜的哭喊声中用强,这是一种念头,比做那个梦还要强烈的念头,刘立海已经感觉到了,这次的念头暴涌之后就不肯停下来。

然而刘立海毕竟是从高等学府出来的大学生,好歹接受了十多年的中国式教育,理智还是有的,更重要的是他知道用强掉女领导后果会有很严重的后面,所以哪怕心里想得厉害,他却不敢付诸行动。

刘立海委实没有这样的胆量,他不得不猛地一个转身,艰难地离开了冷美人,拿眼睛四处找开水瓶,可客厅里没有看到,他不得不去厨房里找,在厨房的一个角落里,刘立海看到了开水瓶,好在开水瓶里有开水,看来这女人习惯不错,估计每天都有烧开水的习惯。当刘立海把开水倒出来后,感觉极烫,他又不得不又找了一个杯子,一次又一次地把开水在两个杯子里交替倒着,好让开水冷得快一点。

冷鸿雁估计是真渴了,又在客厅里喊:“立海,水啊,我要喝水。”

刘立海赶紧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不过没忘用嘴唇试了试水温,水温还可以,他走近冷鸿雁,轻轻的扶起她,可这女人偏偏不省心,整个人非要往他怀里靠,他又不好推开她,只好任由她靠着,把开水送到冷鸿雁红润的嘴唇上,不过他有意把自己喝过的那个地方让冷美人喝,想象哪天她再侮辱自己时,就拿这事损她。

一想到这么一点小乐趣,刘立海的心里竟然又快乐起来,觉得自己这么深更半夜地伺候着美女领导,值了。

冷鸿雁喝了一口水,温度正好。以前她要喝水时,立海也是拿这种水温给她喝的,看来他真的回来了,这还是他的家。于是,抬起让人怜爱的脸,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刘立海的脸,又是醉眼如丝、又是一片朦胧,只是冷美人的眼睛却爆发出一抹狂喜的亮光,猛地一下扑进刘立海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冷美人一边哭一边用**般的语气说:“立海,你不要我了吗?你为什么不理我?你知道的,我是那么爱你,我只爱你一个男人,我也只有你一个男人。这么多年来,我只属于你啊,立海,你明白的。你说过,你最懂我,我也最懂你的。可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呢?我如此如此地想你啊,自从你走后,我白天黑夜的想你,立海,回来吧,立海,不要不理我,不要离开我!”

冷鸿雁满嘴的爱啊,想啊,让刘立海不由得怔住了,真到这个时候,刘立海才迷迷糊糊的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冷美人,认错了人,此立海非彼立海啊,他这么巴心收肝地照顾了大半天的冷美人,竟然把他当成了另一个男人的化身,可这个立海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退居二线的市委书记吗?他叫立海?

可刘立海明明听说以前的市委书记姓宋,叫宋力改,与立海明明是两码子事嘛。

不过,看着喝醉的冷鸿雁,一声一声地叫着立海,刘立海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是立海,不是力改,她的样子根本不象在骗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刘立海越来越诧异了。

冷鸿雁这个时候突然搂住了刘立海的脖子,不容他有任何杂想,一下子粘住了刘立海的嘴唇,这动作快得让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快得让他完全就失去了反应。

不过,刘立海身体本能地僵了一下,毕竟这个冷美人亲吻的人不是他,是她珍藏在内心深处的另一个男人,虽说被被冷鸿雁搂得这么亲密,而且她那散发着幽香红润娇唇猛烈亲吻下来时,他就是再有定力,心跳的加速,全身的燥热,而且身体的反应,都不听他的使唤,一下子又全部反应激烈起来,容不得他的理智回归,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一下子压在冷鸿雁的身上,双手也在她身上探进着,竟然有一种偷袭成功的刺激,这让刘立海激动得把嘴唇狠狠地贴住了冷鸿雁的嘴唇,真如梦中那般地密合得没有缝隙,他开始想象他的梦,想象用所有动作应对这个侮辱过他的女领导,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有这么大的激情,这么大的挑战和这么强的占有以及报复。

“立海,立海啊,我爱你,立海,别再离开我,求你了。”冷鸿雁的声音委屈十足,又娇柔十足。

刘立海明明知道这个冷美人叫的不是自己,可是他已经没有理智,或者是不愿意理智回归,现在,他要的是狠狠强霸这个女人。

两个人滚倒在沙发上,谁也不愿松开谁,一如干柴遇到了烈火,膨然烧起了一片扑之不灭的大火。

“抱我到床上去,立海。”冷鸿雁还是认为刘立海就是她一直想念的宋立海,还是没有分清这两个人原来相距十万八里。可是,刘立海已经不愿意去想他是谁,理智对于他而言,此时此刻尽失。他已经管不了这是冷美人,是他的顶头上司,除了要这个女人,他什么都想不了,什么也不愿意去想。

刘立海听话般地抱着冷美人,往二楼的卧室走去。

刘立海走得特别急,恨不得长双翅膀飞入卧室,和这个冷美人好好拼杀一盘。他几乎以奔跑地速度抱着冷美人去了卧室,因为想得急切,怀里的冷美人倒如同一只宠物小狗狗那般轻盈和乖巧。

一进卧室,刘立海没有开灯,而是就着窗外射进来的一丝丝光线,看到了一张至少有两米多的大床,这可是刘立海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床,当然他此时没心情欣赏床,只想和这个冷美人好好大干一番,在那个已经水漫金山的草地里,尽情的驰骋着。

刘立海毕竟抱着的一个上百斤的女人,并不是一只小宠物狗,在急切和慌乱之中,撞到了床头柜上,接着是一声“啪”的声音,巨大无比般地暴响起来,至少在刘立海此时的耳朵里,他认为这响声过于夸张和暴响了。

接着,刘立海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怀抱里的冷美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从他的怀抱里跳了下来,又是“啪”地一声,房间亮如白昼,而冷鸿雁的脸色在这白晃晃的灯光顿时卡白一片,她的酒似乎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指着地上破碎如泥的镜框大喊:“赔我镜框,你赔我镜框。”说着,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伸手去就抓地上的碎片。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刘立海没想到梦瞬间成为这样,可是在他看到冷鸿雁去抓破玻璃时,本能地蹲下身子,一下子抱住了她,并且急切地说:“不要,危险。”

刘立海这么一喊,彻彻底底把冷鸿雁的酒给喊醒了,她“呼啦”一下子从地板上爬了起来,暴怒无比地冲着刘立海喊:“你怎么在我家?你怎么进来的?你滚,你给我滚出去。”

“我糙你NN的。”刘立海脱口骂了出来,这一骂,他才发觉他现在面对的不是几分钟面对的冷鸿雁,更不是刚刚还在和他纠缠不休的那个女人,现在站他面前的,用想杀人般眼睛看着他的,是一个地地道道,比冰块还要冰块的冷美人。

“你骂谁呢?”冷美人一边冷冷地质问着刘立海,一边伸手“啪”地一声,扇了他一个耳光,这动作连惯得没有停顿,把一个高高大大帅气小伙子打得硬是傻住了。

扇完耳光的冷鸿雁再一次弯下腰去捡地上的照片,那是她和一个男人一张合影照,照片中的她笑得无比地天真可爱,而照片中的男人看上去也就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看上去倒真与刘立海有几份相似之处,最主要的是照片下方写着雁雁和立海照于南海的字样,那刚劲有力的字体,刘立海一看就出自于一个男人的手里,难道她真有一个叫立海的男友?这人不是宋力改?

刘立海摸了摸还在疼痛的左脸,思维却跳到了照片上。

冷鸿雁见刘立海还站着,不由得更是暴怒起来,“你还不快滚,是不是要我报警?私闯民宅,企图用强女领导,你知道会是什么罪吗?”

冷鸿雁一脸不屑地看着刘立海说着,这语气,这神态,再加上平时她对自己的侮辱,一股脑儿冲进了大脑里,让刘立海一下子愤怒起来,一把扯过冷鸿雁手里的照片,想也不想就三下五除二地给撕碎了,而且他觉得这样还不解恨,把碎片直接砸在了冷鸿雁的脸上。

冷鸿雁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大男孩,竟然把她和立海的照片就这样给撕掉了,他打碎了立海买的镜框,现在居然又撕掉了她最钟爱一张合影照片,这比有人拿刀捅了她一下还要痛,她不顾一切地扑向刘立海,一边撕扯着他的衣服,一边骂他:“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你连给立海提鞋的资格都不配,你他妈的还敢打碎镜框,还敢撕毁照片,你等着,看我如何收拾你这个贱人,私闯民宅的流氓。”说着,冷鸿雁就去拿另一个床头柜上的座机。

说是迟,那里快,刘立海一下子冲了过去,抱住了冷鸿雁。

冷鸿雁被刘立海整个人抱在怀里,一时间,她动弹不了,她又羞又气,冲着刘立海骂:“你这个流氓,快放开我。”

“冷部长,你能不能少装蒜呢?你早主动要我抱了,亲了,就等最后的那一步了,装什么正经呢?”刘立海冷冷地说着这些话时,把冷鸿雁整个人推到了一边。

“而且是你自己打电话让我来的,不是我私闯民宅。是你口口声声要我抱抱,还要我抱着你上床,现在翻脸不认人了?今天,老子还真得暴了你再走。我睡得好好的,你一个电话,我累死累活,一头大汗地赶来,你竟然口口声声骂我是流氓,我现在就流氓给你看。”刘立海说着,猛然把冷鸿雁重新推倒在床上,整个人朝着她的身子压了下去。

“你放开我,放开我。刘立海,你要敢乱来,我明天就让赵光鸣开了你,你信不信?”冷鸿雁一边用手去推压在身上的刘立海,一边拿脚踢他,她越这样挣扎,刘立海越是恼火,莫名其妙挨了一顿骂不说,还得被这个冷美人威协着,刘立海从小到大最烦被人威协着,而且他还好心好意伺候了这女人半天,她竟然恩将仇报,打碎了镜框,他又不是有意的,被她如此侮辱着,糙他大爷的,老子一不做,二不休,暴了这女人再说。

此时的刘立海,各种负面的情绪扑面涌来,再加上旧仇新恨积在一起,顿时让刘立海的邪念大发,梦的温情,楼下的亲密,此时此刻的情景交织融合,混合在一起迅速膨胀着,使得刘立海胆量超大,按住冷美人不说,还顺手把她的内内扯下来,往她嘴里一塞,不让她再喊,这才不管不顾地在冷美人身上耕作着。

冷鸿雁被内裤的气息冲得一阵阵恶心,再说喝多酒,又哭又闹折磨了一晚上,她根本就不是血气方刚而且年轻无比的刘立海对手,很快,她便丧失了抵抗力的能力,无论她多怨恨正在她身子里驰骋的男孩,可是,一切是她自己找的,如果她不喝酒,如果她不给宋立海打电话,如果她不想见他,再如果她没招惹这个年轻人,她现在会被他用强吗?再说了,生活本就就像一场强—奸,既然无法反抗,那就享受吧!在最后那道防线被突破后,冷鸿雁竟然在内心怪异地冒出这句话来,说来也怪,这话一冒出来,她便停止了挣扎,也放弃了抵抗,任由刘立海呼呼啦啦地在她的身上动作。

说是无法反抗,那就享受。可冷鸿雁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让自己去享受一个正在用强男人对她的侮辱,她的内心只有滔天的恨意,只有酒醒时分的异常疼痛。她是宋立海的情人,可她和他是相爱的,那张被这个年轻人撕毁的照片曾经记录过他们的幸福和热恋,可她想不明白,从副省长位置退居下来的宋立海为什么拒绝见她呢?今天是她和他相识十五年的纪念日,从20岁就跟了他,15年啊,她是爱他的,可他不接她的电话,不回她的信息,哪怕是在这样的纪念日里。

15年的感情啊,说丢就能丢了?说断就能断的吗?冷鸿雁做不到,她做不到啊。她恨自己,恨宋立海,更恨在她身上动作的刘立海!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