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藻青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官路驰骋》(朱新涛简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官路驰骋》(朱新涛简历)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4 18:02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朱智涛 郑主任

一直郁郁不得志的朱智涛,今天又被留下来加班可是这次加班却让他从此改变了人生……

小说《官路驰骋》(朱新涛简历)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官路驰骋》(朱新涛简历)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第5章 仅此而已

“会不会领导在我去厕所的时候自己回家了?要不然到现在了怎么还没动静?”

朱智涛等急了,想着他等了这么好几个小时,光茶水都喝光了一整瓶,,厕所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了,如果郑主任一个人出门走了他怎么会知道呢?

“靠!总不能在这里傻等吧?”朱智涛咒骂了一句,他突然间泛出一个聪明主意来——他经常在一大早没人上班的时候就把领导屋里收拾干净,在领导来之前赶紧退出来坐回到办公室。

他咬了咬牙站了起来,拿起那一串整个机关所有领导钥匙的汇总走向了走廊东头最朝阳也最豪华的一把手办公室!

整栋楼除了办公室,都是一片黑暗,朱智涛带着惊悸轻手轻脚的用钥匙拧开郑主任的门走了进去,随手又把房门给锁上了,正想开灯,却马上听到了一种十分让人惊讶的声音,居然是女人带着焦渴的呢喃**声!

朱智涛一听领导居然在屋里登时吓了一跳,心里暗暗叫苦,第一反应就是想转身逃出去。

可是他马上就被这种奇异的声音吸引了——那声音怎么听都像是领导病了!可是,这是什么病啊?发出的声音居然像是……

他在黑暗中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倾听着里面的声音,果然,那是一种压抑的女人的**。

那种低沉的,从喉咙里才能发出来的、带着极度诱惑的声音朱智涛只从自己的老婆嘴里听到过。

只是这压抑的声音怎么能从领导、特别是女领导,更特别的还是一个从冷冰冰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女领导的里屋发出来呢?

“难道领导居然在办公室偷偷和谁在……?靠!这也太来劲了!”

朱智涛好奇心就如同火山爆发一般难以按捺,居然猫一般踮起脚走到套间的门口偷眼往里面看去,这一看有分解:毛头小子变身江洋大盗,冷领导竟成火热玫瑰了!

一把手的办公室自然是豪华宽敞的,郑辉芳因为时常中午不回家在办公室午睡,所以她的套间里有一张很舒适的大床。

此刻办公室并没有开灯,可是借着大院里灯火辉煌的路灯,朱智涛看见在那张大床上,有一团雪白的肉…体在辗转蠕动着,吟~哦着。

他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看的越来越投入,听的也越来越血脉贲张,双腿间的本钱早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得斗志昂扬。

他身子原本在门外,仅仅把脑袋伸进门去偷窥,可不知不觉间就整个人都顺着虚掩的房门走进去了!

一走近他看的更加清楚了,在床上翻滚着的不是别人,居然正是那个平时冷冰冰的、高高在上的一委之主郑辉芳!

此时此刻,这个女人浑身不着寸缕,那一头如水的发髻散落了下来,居然长长地披散了一整个枕头,黑黝黝的把她的脸衬托的那么白嫩,那个黑框眼镜丢在床头柜上,眼睛紧闭着。

在莫莫的灯光下,她的脸蛋娇芳,嘴唇更是嫣芳可爱,此刻正微微的张开着,露出雪白的牙齿,丁香般的小舌头舔着嘴唇,那让朱智涛胯间怒张的声音正是从这个鲜草莓般的小嘴里发出来的。

朱智涛再也没想到他一向视为中性人的女领导居然这么美丽……

他浑身**,着了魔般的越来越走近了床边,眼睛发芳贪婪的看着床上那朵火热的玫瑰。

女人的一双手此刻忙碌的很,在那个让所有男人劳碌一辈子都无怨无悔的地方快速的揉搓着。

郑辉芳可能也是尚在醉中,更加是好久没有的一次发泄了,居然丝毫没有察觉到床边有一个她平时根本连留意都不曾留意过的男下属正贪婪的盯着她,只顾一个人沉醉在忘我的快乐中。

朱智涛再也没想到,自己的领导居然还会有这么一副好身材?平时穿着刻板的正装,可是丝毫没有察觉到她也能跟美丽尤物这些词汇扯上关系,可是现在,床上蠕动着的,分明就是一个火爆的辣玫瑰啊,哪里还能跟平常那个冷面夜叉划上等号呢?

郑辉芳可能越来越接近顶峰了,但是,好似总是差那么一点点让她不能尽兴一样,她的叫喊声越来越急躁,也变了声调,后来居然带着些哭音了!

朱智涛正值身强力壮的时候,因为妻子生过孩子之后,也不知道是因为照顾孩子分了神还是身子没有养好,对男女之事总是显得十分勉强。

对他的要求能推就推,不能推就满脸的不耐烦死鱼一般躺着不动,让他就算是要了她也寡淡无味,跟吃了少油没盐的菜一般难受。

看着床上这个极度需要男人的抚慰的女人,朱智涛忽然忘记了这个女人就是他平时畏惧如虎的、能一言确定他成败荣辱的领导,在他的眼里,此刻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可怜到极点的莫弱女人,而他,正可以跟扶危济困的大侠客一般帮她一把,让她畅快淋漓的尝到顶点的味道。

朱智涛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他昏头昏脑的、手忙脚乱的、忘乎所以的扯下了裤子,连上衣都没来得及脱就扑了上去……

郑辉芳依旧有一丝残存的理智在作用着,就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可是那暴风雨般的撞击却是带给了她那么震撼的快乐啊!

又是那么的一点点把她送上了云端,她长这么大,还从来不知道男人居然有这么大的魔力,居然能够把她从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变成一团轻飘飘的棉花团,而他就那样伏在她身上,把她当成褥子一般享受着。

她忘记了呼救了!这种平生第一次,蚀骨的快乐让她忘却了侮辱,别说现在让她推开身上的男人了,就是这男人自己要走她恐怕也要死死地拉着他,让他把她送上云端再走了!

朱智涛的确没有让她失望,他是兴奋不已,居然整个把她提起来按倒在相对较高的老板桌上,就在那张他平常无数次怀着无比敬畏的心情擦过的桌子上,恶狠狠地把他的卑微一次次通过撞击发泄了出来。

云收雨住,朱智涛就算是再强壮,也不由得浑身汗湿,丢盔卸甲的坐倒在了沙发上,女人就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歪倒在老板桌上一动不动,仿佛还在享受着尚未消退的幸福。

而男人总是比女人干脆好多,随着刚刚的喷射,朱智涛的快乐就已经结束了,酒意也更加随着汗水跟一起消散了,他坐下来之后仅仅得意了一两分钟,马上,理智就回到了他的脑子里,这一恢复可就把他吓得浑身冰冷,魂不附体了!

“老天爷!刚刚我这是鬼迷心窍了吧?怎么会把老板给上了?这下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朱智涛在心里暗暗叫苦,赶紧扶着沙发背艰难的站了起来,跟脱的时候一样手忙脚乱的提起裤子掩盖好了罪恶的证据,偷眼看着老板依旧躺在那里不动,长长地头发从桌边垂了下来,她好像仍旧闭着眼睛。

“看来她依旧醉的不轻,老天爷保佑,让她别醒!”

朱智涛暗暗祈祷着,轻手轻脚的准备溜走,谁知道就在他转过沙发抓住卧室的门把手的时候,一个他无比熟悉又无比惧怕的、冰冷冷的声音说道:“站住!”

朱智涛一听到这个平时发号施令的时候就是这种口吻的声音,登时吓得腿肚子转筋,想要夺门而逃又迈不动步子,心里更是不争气的只想求饶,就哆哆嗦嗦的停住了身子,听天由命般的背对着已经在桌子上坐的稳稳地了的女领导。

“呃……郑……郑郑郑……郑主任……您……您您……您叫我?”朱智涛不单单是声音吓得颤抖着,更是从头发梢一直抖到了脚趾头,裤裆里刚刚收起来的本钱此刻也是又湿又凉,让他难受到了极点,此时倒是对那根惹了祸的东西痛恨不已。

“你是小朱?”

郑辉芳刚刚在神魂颠倒的时候,似乎已经看清楚了那个胆大包天的男人是谁了,但是不太确定,因为朱智涛在她的印象里,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窝窝囊囊的平庸相,跟在她身上奋力驰骋的形象相差太远!

可是她看他被她一声“站住”就吓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利落的样子,就又把那个胆小如鼠的男人跟眼前这个人融合到一起了。

朱智涛听到领导居然认出了他,更加魂不附体了,他低着头嘟囔道:“嗯……郑主任,我……我来……我来看看您是不是需要我送您回家……”

郑辉芳却已经彻底的放下心来了!刚刚她朦胧中遭到侵犯,非但不大叫反抗,反而顺势享受了一番,当时固然是畅快淋漓,可理智瞬间让她也出了一身的冷汗!

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平时窝囊到极点的小杂碎给玷污了,她心里显然是窝火之极的!那么该如何处理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呢?

报警显然是不明智的,那样身败名裂的可不仅仅是那个男人,她立刻会被唾沫星子淹死的!就此赶走他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如果这个男人从此之后借这件事要挟把持她可怎么办?

她在烦乱之中试探的叫了一声,谁知朱智涛马上就承认了是他,这就好办了!就这个胆小如鼠的男人,今晚也不知道什么壮了他的胆子,让他敢对她行使了男人的威猛,看他现在就吓成了这样子,只要她不追究他就会觉得老天爷照看了,还怎么敢反过来要挟她呢?

唉!吵嚷出去吃亏最大的不会是这个死小子,就算是他被**抓走了又管她什么事?可她立刻就会成为大众的笑柄,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罢了罢了!只当被鬼压了一次吧,把这个哑巴亏吃了算了,现下最要紧的是如何安抚住这个混蛋不让他出去乱说,至于日后怎么处置他,反正他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放着,要他扁要他圆还不都在她一念之间?

“去给我倒杯水来,我渴了!”郑辉芳放心之后就恢复了威严,跳下桌子一边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一边吩咐朱智涛。

“哎……哎哎哎!我马上去给您倒水,郑主任。”朱智涛听领导话里的意思,好似也没有怎么怪罪他的意思,登时如蒙大赦,屁颠屁颠的跑去倒水。

郑辉芳仔细的审视着这个男人,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在她身上的凶狠,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却跟孩子一般胆怯,两只手搓着衣服角头都不敢抬起来,她看了看他冒着青胡茬的下巴,又看了看他兀自**一大片的胯间的裤子,不知怎的,觉得怪有意思的,居然连恐吓他一番的决心也动摇了!

“小朱,你为什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家啊?又为什么到我办公室来呢?还有,我记得我锁门了,你怎么进来了?”郑辉芳慢慢的喝着水缓和下了语气,冰冷冷拖长了声音问道。

“蒋主任今天晚上岳母过生日,说您中午喝酒了在办公室休息,让我等着安排送您回家,我等到现在也没见您出来,不放心就拿着办公室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进来了,谁知……呃……郑主任,我……我该死,我刚才等您的时候喝了好多啤酒,所以……可您……您刚刚……而且您的头发披着那么好看,我哪里忍得住……”朱智涛先是老老实实的交代着,讲着讲着,就想到了自己犯下的罪过,登时吓得跪倒在郑辉芳的膝盖下,带着哭腔语无伦次的哀求道。

郑辉芳用冷冽的眼光跟朱智涛对视着,看着对方的眼神越来越瑟缩,越来越羞愧,终于躲闪的低了下去。

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盯着一个下属看,今天才发现这个小伙子居然长得挺帅的,又猛然想起刚刚他那粗壮的本钱,心里不禁一荡,想到他刚刚夸她的话,居然忍不住要笑出来,自然更加对他提不起恨意了!

但是,她明白今天如果不镇住他,日后如果他胆大起来,还是很有后患的!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因为特殊的家庭背景,早就是一个领导干部了,自然明白该如何给对方造成压力,于是,她就一直不吭声,用沉默把朱智涛压制的跪在那里,肩头越缩越低了。

好久好久,她觉得差不多了,就威严的说道:“小朱,把我的手机递给我,我要打电话。”

朱智涛小哈巴狗一般抬头看着她,又回头看到他身后的茶几上放着的手机,就赶紧抓在手里递给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郑辉芳接过手机说道:“我要打110抓走你!”

“不!”朱智涛的脸登时惨白了,他死死地抓住郑主任的手,把她的手机也合在手心里,苦苦哀求道:“千万不要啊!郑主任,我父母年纪都大了,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跟唯一的希望,而且我女儿还小,如果我以这个罪名被抓了,这辈子他们可就都毁了啊!求您千万发发慈悲放过我这一次吧!我刚刚实在是看您看可爱了才会犯混的,您要是报了警,您也会受影响的啊!”

郑辉芳被他出着汗的大手抓住了手,心里不禁又是一阵狂跳,居然也不甩开他,就冷着脸继续说道:“那么你说该怎么办?我刚刚醉的不省人事,你欺负了我,难道我不该惩罚你吗?”

朱智涛心里已经恐慌的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一个劲的只顾求饶,郑辉芳最后就顺水推舟的说道:“哼!要想你的父母跟孩子不跟着你丢人,就把今天这件事给我忘了,把嘴巴给我闭的紧紧的,能做到吗?”

朱智涛一听主任好似要网开一面了,立刻赌咒发誓的,恨不得把大天都给许下来,终于,郑主任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那么大个子跪在这里成什么体统?还不赶紧站起来洗洗脸,安排车送我回家!”

因为教委办公室主任蒋美艳不会开车,而他办私事又不放心司机,所以就让是非不多的朱智涛学会了开车考了驾照,平常把他当私人司机使用,所以此刻派上了用场,他赶紧屁颠屁颠的伺候着郑主任下楼上车,然后开车出了教委大院。

郑辉芳主任舒舒服服的坐在后座上,看着小朱紧张的双手紧握方向盘,头都不敢扭一下的开着车,她就松懈的微闭上了眼睛。

很奇怪的是,以往醉后醒来,每次都是头疼欲裂,恨不得把脑袋给敲破,可这会儿却觉得浑身舒泰,头也恰到好处的微微带着些舒服的眩晕,仿佛刚刚泡了一个出了一身汗的温泉浴,浑身的疲乏荡然无存了!

猛然间,被朱智涛按在桌子边上狠狠地冲撞时那种滋味再一次回到她的脑海里,她的浑身居然有一次触电一般**了一下,嘴里居然忍不住溢出一声舒服的低吟,睁开眼媚眼如丝的看着朱智涛。

但那个可怜的小朱却依旧头也不敢回,对女主任对他的想法毫无察觉!

到了郑主任家的小区,在楼洞门口,朱智涛停了车,赶紧先下车走到郑主任坐的车门跟前,拉开车门替她挡着上面,毕恭毕敬的说道:“郑主任,您请下车。”

郑辉芳却腿没动先伸出一只手来,朱智涛愣怔了一下才意识到郑主任这是要他扶着她!

这一下可把他受宠若惊的不轻,但还是不敢确定,就试探的把手伸了过去,谁知郑主任却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然后才施施然的下了车,但还是没有放开他手的意思,他就只好跟着她一直把她送到电梯口,看着她上了电梯关上了门,他才长嘘了一口气,伸手把额头上的冷汗擦掉,一溜烟的跑回到车上飞驰而去了。

第二天,朱智涛早早的拎着钥匙去打开了郑主任的办公室,擦拭着那张他往日看着觉得那么高高在上的桌子,心里却在惶恐之余有些沾沾自喜,想着就是这么个威严的地方,他朱智涛却把一个那么威严的主任给按上去上了!

虽然心底暗暗自鸣得意,但当他发现桌子边上居然残留着他罪恶的证据,空气里也散发着他的腥膻时,还是吓了一头冷汗,赶紧忙不迭的擦干净了,又抓起桌上的空气清新剂喷了几下。

“小朱,你怎么还没有收拾好啊?赶紧出去,郑主任已经上楼,马上就要来了!”身后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他吓得一抖索,赶紧转过身,却看到蒋美艳主任正探进来一个明亮的脑门子,不高兴的看着他。

“哦哦,马上就好了!”

“收拾完,来我办公室一趟”,蒋美艳说完转身下楼了。

朱智涛赶紧一般答应着,一边跑出了郑主任的办公室,刚走到走廊里,就看到居然穿了一条很得体的裙子,而且貌似没有盘头发的郑主任迎面走了过来,他那里敢细看,脸“腾”的就红了,两手垂下来把整个身子都贴在墙壁上,嘟囔了一声:“郑主任早。”

郑辉芳跟往常一样,神态自若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直直的挺着脊背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朱智涛一溜小跑的去隔壁蒋美艳的办公室了,不等吩咐就给蒋美艳泡上了茶。

“小朱,后天市里要召开全市教育系统工作会,郑主任现在就已经去市里请市长主持会议了,今天你把郑主任的讲话稿初稿拿出来,最迟晚上交给我,我修改了明天打印。”蒋美艳吩咐道。

“嗯,那我现在就去写。”

“咦,你的眼睛怎么了?昨天晚上没睡好?”

“呃……那个……我跟小刘闹别扭了,所以昨天晚上睡的比较晚……”

“呵呵呵,你这小子啊,看你能把老婆宠上天!去吧去吧,赶紧写,我可不管你昨晚有没有跪搓板,晚上我要是拿不到发言稿可是不行滴!”因为朱智涛怕老婆在整个机关都是出了名的,所以蒋美艳毫不怀疑,笑着就挥手让他走了。

“哦,对了,我还忘了问你了,昨天晚上郑主任几点走的?”

猛地一听到蒋美艳问起昨晚的事情,做贼心虚的朱智涛,立马面红耳赤的支吾起来。

“额……我是十一点送主任回家的。”

朱智涛从蒋美艳的办公室出来,惊魂未定。

他不知道刚才的说辞,蒋主任会不会相信,还是已经被她看出了什么马脚。

他是正规大学毕业生,因为文笔不错,所以蒋美艳才把他要在办公室里死死把着不放。

其实他知道蒋美艳是有私心的,平时她貌似对自己十分器重,什么大材料都交给他,却不交给副科级的方晓卓,就是因为方晓卓的舅舅杨千里是教委副主任,一旦方晓卓崭露头角蒋美艳是压不住的!

可自己就不同了,一没有后台二没有野心。什么材料他写完了蒋美艳略一修改,甚至都不用修改,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以自己写的名义交给领导了,领导满意了,她的办公室主任位置也越坐越稳。

郑辉芳今天要去市里,一路上心情是极好的。想起刚刚一进走廊就看到那个昨晚闯了祸的傻小子,脸色羞得跟大红布一样,更是局促的把身子恨不能穿墙而过一般,她更觉得这傻小子完全不可恨了!

教委是**口主要的部门,作为一把手的她自然经常要跟市长汇报工作,此刻就轻车熟路的走进了市长高伟光的办公室。

高伟光可是一个不容小看的领导!

他不单单有着比郑辉芳更加硬挺的背景,而且在政界的手腕也是出了名的强硬,当上市长之后,更加是黑着脸使出狠招拿下了好几个他看不顺眼的常委,还把**口能做主的地方做了一次大换血,其手段之强硬居然连市委书记林挥伟都不敢拿捏他,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如何强势的人了。

对于教委主任郑辉芳,因为明知她是省委组织部部长郑学阳的嫡亲侄女,他自然是不会傻到去动她的,但是他也明白,收拢部下有两种法子,一种是换上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另一种就是用绝对的信任把敌人的人变成自己的人!

对郑辉芳,他选择的是第二种措施。

所以,很快的,郑辉芳就对他怀着一种知遇之恩彻底投诚了!

但在高伟光的眼中,这个郑主任就是一个教委主任,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的意思是—这个人对高市长来讲就是一个职位的代表,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更加不会是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

不过,她那种老姑婆般的形象也让高市长觉得十分的可靠,总觉得这样古板的人不至于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干教育正需要这样墨守成规的人。

可是今天他办公室的门打开后,走进来的居然是一个走起路来袅袅婷婷的女人!

只见这女人长长发披肩,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衣服,因为料子十分轻软贴在身上,显得身材凹凸有致,脸上明显没有化妆,天生的唇芳齿白,粉面大眼,虽然素面朝天,看上去却比那种脂粉满脸的庸脂俗粉凭空多了几分清雅高贵之气,更加出色的是她那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莫顺的披在肩上,活脱脱跟香港明星林青霞有一拼!

“这位女士,请问你事先预约了吗?如果没有预约请你到外面我秘书的办公室等一下,有什么事情先跟他沟通一下,我这会儿约了教委主任有事要谈。”

这女人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更不得了了,原本就美的不得了的眼睛里媚态四射,眼波流转之间居然明艳不可方物。

“咯咯咯,高市长,我就是郑辉芳啊!您真会逗人家开心。被市长一夸奖,郑辉芳的小女人本色更加彰显出来了,居然芳着小脸略微有些扭捏的撒起娇来。

高伟光看女人的眼光是十分的高的,一般的庸脂俗粉他从来不往眼睛里放,而郑辉芳平常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一个中性人,此刻猛然间变成了一个艳而不俗,媚而不妖,雅而不傲,纯而不素的女人,怎不让他感到惊喜十分呢?

显而易见的,郑辉芳这一次的汇报十分的成功,高伟光不单单十分爽快的答应了她的任何提议,还约她中午一起吃了饭,虽然吃饭是跟秘书以及计生委主任一起吃的,但是郑辉芳已经从市长时不时看向她的目光里看到了让她十分心动的东西了!

她从市里回来就一直在感慨男人的作用还真是不小,更加在庆幸地想——如果昨天不喝醉在办公室里睡到半夜,如果不是朱智涛阴差阳错的进了办公室,她就不会有今天的妩媚,她如果没有今天的妩媚,高市长就不会对她这么欣赏器重了,归根结底,朱智涛非但无罪,反而是一个大大的功臣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